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再见了过去的我
    “怎么样,有感觉了吧!”茉莉一边晃着脑袋,一天疯狂的亲吻我。

    “保护的东西在哪儿。”我也感觉到一阵阵无法抑制的亢奋传来,但是还勉强问了一句。

    “戴那个东西干啥,多没感觉,直接来吧!”茉莉迫不及待的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将我推到在床上。

    “哈哈!哈哈!哈哈!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茉莉那张原本还不错的面孔在我眼中渐渐变得扭曲模糊起来,就像是以一块完整的镜子,忽然荡起无数波纹,随后暴裂飞散,化成点点梦幻般的荧光。

    已经迷乱的我,感觉自己像是踩在了云端一般,周围充满了七彩的气泡,耳畔响起了阵阵歌声,仿佛还有一群美丽的天使在跟我荡秋千一样

    等到药劲过去的时候,我感觉头都要炸开了,拿起放在床头上面的矿泉水一口气喝干。

    “怎么样,爽吧!”茉莉吸着烟,穿着浴袍从屋门口走了进来。

    “还行,几点了?”我强忍着头痛问道,虽然现在难受的要死,不过刚才确实是飞上了天。

    “凌晨四点了。”茉莉说着躺在了床上,用手抱着我道。

    “没想到才过了这么一会儿,我还以为几个小时了。”我也回躺了回去。

    “那药没那么长时间药劲。”茉莉道。

    “你怎么会干上这一行的。”躺在床上无聊的我随口问了一句。

    “呵呵,你怎么也问这个。”茉莉笑道。

    “无聊闲着聊天,有很多人问你?”我笑了笑道。

    “很多,从我干这一行开始就不停的有人问,还有人t的想拯救我,说爱我,哈哈”茉莉大笑道。

    “谁要拯救你,拯救你什么?”我也不由得笑了。

    “那些s总以为自己很高尚,以为只要说拯救我们,我们就会感激涕零的跟他们走,他们以为是看么!那些人别看来骑我,可还不一定有我有钱,我做这个三年多了,在老家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多平的门市房子。”茉莉笑道。

    “你老家在哪儿?”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苏州。”茉莉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

    “你都有门市了,怎么不回去做个生意。”我疑惑道。

    “生意不好做,我没啥文化,我上到初中一年级就进了体校,从体校出来啥也不会干,我曾经试着做一下小买卖,可都赔了,还是这样赚些钱吧,虽然天天被人这么糟蹋,但是在过两年我又能有套房子了,等我有了三四套房子,我就不干了,找个好点的男人嫁了,生个孩子幸福的生活。”茉莉一脸向往的说道。

    “怪不得你柔韧性这么好,原来是学体育的。”我敲了敲她的脑袋道。

    “讨厌,我是真的练过体育。”茉莉将我的手推向一边道。

    “你是练什么的?”我问道。

    “足球、篮球都练过,还跟队伍拿过省里的第一名。”茉莉满脸自豪的说道。

    “那你很厉害啊,怎么不练了?”我道。

    其实现在我想睡觉,但是感觉茉莉现在想跟人谈谈心里话所以也就陪着,毕竟茉莉伺候了我两次,伺候的很好,虽然玩鸡的对于鸡可以提起裤子就无情,但是我还是心软的。

    “练不出来,运动员其实竞争很激烈的,当初我也是被教练洗脑了,小孩嘛,说什么只要肯练,一定能出来的,现在看看就是骗人,当初我要是好好上学,也不能沦落到干这个。”茉莉长叹了一口气,很是后悔的说道。

    我没有说话,对茉莉的说法不敢苟同,感觉这只是一个失败者的无能怨恨罢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一定是以为我好吃懒做所以才干这个的,要不然从队伍里面出去,干个力气活也能养活自己。”茉莉有些生气道。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力。”我笑了笑。

    “当时我练不出来,拿不到工资想要离队,可教练说只要我听他话,他就能将我留在队里,我知道他说的意思,可我才没那么傻,他们用这种方法骗了好多人。

    我没理他想走,结果一天被一个要好的姐妹请去过生日,然后就被他们下药了,我当时发现了不吃,他们就打我,然后轮了我,看到没有,我的一颗牙都被打没了,这是后装上去的”茉莉张开嘴给我看了看。

    茉莉的牙很漂亮,很整齐,没有一丝牙垢。

    “你怎么不告他们?”我皱眉道,没想到体育界竟然有这种事。

    “没用的,我一个普通城市丫头,爸妈摆地摊的怎么告得赢。”茉莉眼中满是悲哀。

    “你可以联合其他人一起告啊!”我说道。

    “其他人!在体育界教练控制女运动员就是暴力,药物和侵害,你没事可以看看韩国还有其他国家爆出的体育圈新闻。”茉莉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

    “药物,给运动员吃什么药?”我不敢相信的问道。

    “运动员想出成绩,没有不吃药的,只是某些国家科技先进,造出来的药物让检测机构无法检测到罢了,那些药物对身体危害极大,有的是直接变得男性化,身体变形,有的则是终生不孕,我长得还行,不想吃药变成那样,这也是我练不出来的原因之一。”茉莉道。

    “这也太黑了,我一直以为教练会对运动员很好,毕竟运动员出了成绩教练也赚钱,再说那些运动员出名了不报复那些教练么?”我不解道。

    “你说的也有些是对的,不过大部分都是暴力控制的,外国的没有体制约束,还能挣脱教练的魔抓,可是在某些体制单一的国家,运动员只能选择退役,不服从教练就没有比赛,就没有参加国际大赛的名额,至于报复那就是更不可能了,那种事有啥证据,就算是将事情抖出来了,运动员还拿什么赚钱”茉莉笑道。

    “是啊!群众还是喜欢努力奋进,尊师重道的运动员。”我叹了口气。

    “我说这么多,不是想要你同情我,只是好久没有人能让我敞开心扉了,你觉得我这人咋样,咱俩一起奋斗怎么样?”茉莉的话差点将我吓得跳下床去。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简直是无语了。

    “得了,别和我装了,我知道你的底细。”茉莉撇了我一眼道。

    “什么底细?”我皱眉道。

    “你就是个拉货的苦力,我看过你好几次开个电动三驴子给人拉货,你一个月找小红两三次,是不是将那些辛苦钱都扔进了那小浪货的里

    我虽然是出来卖,但是你也想想,那些不出来卖的不也和很多男人玩过么,也没多干净,只要你真心对我好,我在做几年,咱们回老家一起做个生意。”

    茉莉轻轻的抚摸着我,柔情似水的说道道。

    这爱情来的太突然,让我有些发蒙。

    “你为什么看上我,我也是个玩客,能对你们这种女人有啥真心,你不怕我再出去玩,而且你现在的家底也不错了,回到老家你不说,谁还能知道你干过这个,找个公务员、老师啥的嫁了都行,再不行找个帅哥嫁了也行啊。”我不解的问道。

    “天下那有不透风的墙,再说那些个普通公务员、老师也没啥钱,事儿还多,嫁给当官的也不可能,至于小白脸还是算了,估计没几年就得将我的血汗钱糟蹋光,我才没那么傻,还不如找个你这样的,虽然不太老实,但是以后能听我话,也不嫌弃我。”茉莉将身体移动了几下,更加舒服的躺在我的怀里。

    “那个小红的男朋友就是她的学哥,现在在临大读研究生那,都是小红给的钱,还有其他的姐妹都有男朋友,不过大多数都是在她们身上混吃混喝的”茉莉接着说道。

    “那我有啥能吸引你的?”这是我最关心,也是最不解的。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些累了吧!也想找个男朋友,给个痛快话,行不行。”茉莉坐了起来盯着我的眼睛道。

    这要是我没有钱以前,我绝对会答应茉莉的,生活的压迫让我懂得啥叫“笑贫不笑娼”。

    “不行,我在老家有老婆孩子了,前几年我做生意赔了,没办法出来躲债,等我赚到钱就回去和他们团聚。”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你这么玩,赚个屁的钱。”茉莉不在理我躺在床上。

    “做个临时男朋友吧!有事我也找你,你想了也来找我。”茉莉看我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儿道。

    “好”我也没说什么。

    第二天我强挺着回到家,打开门让老张拿了货,实在挺不住的我,回到屋里睡到了床上。

    我睡了大约四个小时,起来之后洗了洗澡,换了身衣服,然后跟刘姐他们打了招呼就出了。

    “刘姐,你说老板天天白天晚上的不招家,他都干啥去了。”赵默默捧着一杯咖啡紧锁着眉头向刘姐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在忙生意吧!”刘姐笑道。

    “哎!我觉得吧!既然咱们是个集体,老板有事儿也应当跟咱们说说,一起商量一下,虽然咱们见识可能不如老板,但是好歹也能给老板些建议啊!”赵默默叹了口气道。

    “这么哀怨的语气,感觉老板不重视你了?你是不是对老板有意思啊!他这么年轻,有这份家业也是个好的结婚对象。”刘姐笑道。

    “刘姐,我和你说正经的那,我对老板能有啥意思,人家也不一定能看上我这高中读了一年的,老板是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还有钱,以后怎么也要找个大学毕业的,长得还得漂亮。”赵默默说着说着,眼睛有点红了。

    女孩子的心就像是夏天的雨,捉不透,却能让人淋得很透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