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邻家小雨润如酥
    夜晚是迷离的

    那黑色让人沉醉

    夜晚是深沉的

    那寂静让人无力

    我将小雪送回宾馆,在楼下看着她曼妙的身影印在金色的窗帘之上,消失在厚厚的布幔之后。感觉有些失落的我想要骑车回家,一个衣着褴褛,佝偻身体的老人从我旁边路过,我看到他瘦弱的肩膀上看着一根杆子,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彩色面具。

    “小伙子,买一个么,两块钱。”老人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可怜的笑容。

    我骑上车,没有理会他,直接走了。

    夜晚的风有些凉,但是我心头的火却很旺。

    我开着电驴子来到一家叫“南华池”的洗浴中心,看着门脸还是挺大的,将车找了一个地方停下,步入了这家洗浴中心。

    “先生,请这边请。”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

    “有没有小妹。”我问道。

    “有,先生想要什么类型的。”服务生道。

    “你们有什么类型的?”我反问道。

    “都在这里。”服务生将我领到了二楼一进门口的左手第一间屋子中。

    我走进去一看,只见被灯光映成暗红色的房建里面坐着十七八个小妹,仔细看了一圈,有个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妹吸引了我。

    小妹看起来也就二十一二岁的年纪,不像其他人画了很浓的妆,而是淡淡的素妆。

    皮肤看起来还不错,不算太白净,却也不黑,一字眉下的眼毛很长,看起来是天然的,鼻梁不算直挺,却和整个脸型很相配,薄薄的嘴唇上涂抹着肉色的唇膏。身材匀称饱满,留着披肩发,看起来有几分清纯的味道。

    “就她吧!”

    我指了指这个小妹。

    “小雨,过来陪一下帅哥。”服务生喊道。

    早已在注意我的女孩站了起来,露出一个微笑向我走来。

    “帅哥,在这开房,还是出去,想做多少钱的?先说好,我不开后门的”小妹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校大学生,在和同学说一件平常的事情一样。

    “一千。”我开了一个价。

    “帅哥”女孩儿还要再说什么。

    “那就换一个吧!”我不想再跟她讨价还价。

    “走吧!今夜包你满意。”女孩急忙笑着拉住我。

    我带着女孩儿从洗浴中心出来,找个一家宾馆。

    我一般不会再洗浴中心做的,洗浴中心里面的有些服务生手脚不干净,看到客人玩小妹就偷钱,甚至被当场抓到也不承认。

    小妹伺候我洗完澡,扔掉澡巾斜躺在床上玩手机,我看了看,小妹挺干净的,但是我喜欢带着一些的,否则有种怪异的感觉。

    我也躺在了床上用手捏了捏小妹,示意了一下,小妹打开一瓶早已准备好的带冰的矿泉水含进去几块碎冰。

    “你看起来挺清纯的,有种邻家小妹的感觉。”我抚摸着她的头笑道。

    “做这行的,那有什么清纯的。”小妹含混的说道,倒也实在。

    “不过你看来确实比其他人好些。”有了感觉的我手上开始用力。

    “呵呵,你喜欢就好,就这样还是要做?”小妹用力了几下之后,抬起头将矿泉水吐了出去。

    “做吧!试试你的松紧。”我笑着将小妹推到在了床上。

    “好干涩”我试了试有点费事。

    “那就让我多出些,这样就滑了。”小妹抱着我咯咯的笑着,一条腿还荡来荡去的。

    “你的是天生小,还是做得少。”我喘着粗气问道。

    “我从十四就在班级里面做了,是你的太大了。”小妹用力抓着我的肩膀,面向我微笑道,一双毛茸茸的大眼睛看起来很明媚,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我真不敢相信她是做这个的。

    “你怎么没有声音啊!”我加大了力度,同时用力捏了捏她。

    “什么声音,那种声音么?我感觉得那好怪异啊,你有没有其他设备,可以打开看看,那里面的声音都是专业的,比我们好听多了。”小妹下意识想要躲我,不过被紧紧压住的她根本动弹布料,脸上勉强笑道。

    我抽身出去,找到了手机,在打开视频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将摄像打开了之后点开了视频。

    “你一般多长时间一次。”此时的小妹背靠着床头,双腿曲起,可能是被弄得有感觉了,脸上泛起了红色,嘴里哼哼唧唧的出现一些声音,看来是怕我时间短,她无法过瘾。

    “你想多长时间都可以,你来感觉了”我支起身子,居高临下的问道。

    “嗯!别太快。”小妹微闭着眼睛喘息道。

    “尝尝这个。”我从手机上挂着的饰品里拿出一个东西,这个饰品是圆筒形状、带着繁复花纹的挂坠,我从里倒出了一个晶莹的小药丸,吊坠是纯金的,我特意买的。

    “这是六号?”小妹的瞳孔瞬间变大了,惊喜的盯着那个小药丸。

    “你认得。”我拿着药丸在她面前晃了晃。

    “吃过两次,很难弄到的。”小妹眼中露出了渴望之色。

    我将小心的拿着药丸放到她嘴里,她伸出舌尖接住,我付下身去和她拥吻在一起,一瞬间,那种如坠云端,忘却一切的感觉袭遍了我的全身,小妹也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咯咯的笑声响满了整个房间。

    “老板,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下次有那种药丸,不要钱我都陪你。”凌晨五点多的时候,我起床准备走人,小妹将她的电话号码给了我。

    “好”我笑了笑扔给她1000元

    在通信录里面记下了“邻家小雨”四个字。

    迷迷糊糊的找到电驴子,给王哥打了一个电话接了一趟货,回到房子里面就睡了起来。

    一觉醒来,我冲了个澡,拿出数据线想将昨天拍摄的视频拷贝到电脑上。一看手机有个未接短信。

    我打开手机一看,小雪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一看时间是两个小时之前发的,也就是我刚回家没多久。

    “申哥,你在忙么?”

    我将视频考到电脑上之后给小雪打了一个电话,短信一条一毛,很多学生一个月的电话费也挺贵。

    “小雪,我去取货了,一直忙着没来得及回话。”我边从房子中往外走,边说道。

    “呵呵,我也没什么事,就是问问你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这每天白住你的房子也不好意思。”小雪笑道。

    “没事,你也是因为帮我看货才惹上那变态的,你白天回学校没啥事吧!”我问道。

    “没事,碰到了他两次,不过那个她一见到我就转身溜走了,很害怕的样子,不过我们系有人说我的闲话,说我给社会混子包养了。”小雪语气黯然道。

    “说这话的人想象力也是逆天了,真是不好意小雪,给你添了这么大的麻烦。”我实在无法想象,那群传这话的大学生是怎么想的。

    “没事,反正也快毕业了,我们学校里面对于女生的分言风语也多,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那个变态不会再骚扰我了。我可以安心写毕业论文了。”小雪笑道。

    “那就好,你的毕业论文准备的怎么样了?”我问道。

    “还行吧!素材还是太少,本来我和凤凤一直在调研农民工群体,但是出了那事之后,每当我下笔就想起凤凤的样子,实在是不想写他们了,我想去养老院看看,选择孤寡老人这个群体。”小雪道。

    “也行,你要想写关注底层特殊群体的毕业论文,孤寡老人也是一个很好的方面。”我抬头看了看湛蓝色的天空,天上一丝云彩都没有,阳光也很温暖,照得我很舒服。

    “我上几天去了几家养老院,说明来意之后都被拒绝了,连门儿都不让进。”小雪的语气中透着失望。

    “我带你去,不过一切得听我的。”我道。

    “申哥,你有办法实在是太好”小雪笑道。

    “我去宾馆接你,你准好东西。”我想到可以帮小雪的忙,心中满是火热。

    “好。”小雪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我转回屋子走到客服室

    “刘姐,默默,我出去看看货了。”我打了一声招呼。

    自从默默说我总是无故失踪之后,我感觉出去之前还是跟她们打个招呼好点,毕竟现在团队就我们三人,需要凝聚力,我这个老板不能带头自由散漫。

    “好。”刘姐答应了一声。

    “我看老板不是看货去了,而是看人去了,一定是去找韩姐姐了。”默默圆润的面孔上流出出丝丝的哀伤。

    “你呀,就是太胆小,直接表白,追啊!”刘姐一脸的怒其不争。

    “算了,人家韩姐姐气质那么好,还是大学生,跟申哥有共同语言,我只能跟申哥说我家邻居的大黑生了三个小狗崽。”默默此时对自己没有上过大学真是特别懊悔。

    “大学生咋了,你也有自己的优势,长得漂亮,个子高,还心地善良”刘姐继续给默默鼓劲道。

    “可我还是觉得,没知识,没文凭根本不行,以后申哥生意做大了,肯定需要一个跟他一样的人来帮他,可我啥也不会”默默已经陷入了思维死角。

    我开着电驴子来到小雪住的宾馆,将她接了下来,今天的小雪看起来特别清纯,一身雪白绣花连衣裙,大红色的亮面皮鞋,头上还戴着一个白色宽沿软帽。头发也梳了起来。

    “申哥,我们去那个养老院?”小雪坐上车笑道。

    “你没有去过哪个敬老院,我们就去哪个敬老院。”我笑道。

    “啊!”小雪张大了嘴,一脸的不解。

    我们一起来到了一家叫临市第四养老中心的地方,一个很偏僻的地方,附近都是破旧的平房,路也是泥土的。

    我没有进去,而是在这家养老院附近的一个小店里面要了些汽水冷饮,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休息。

    “申哥,我们现在不进去么?”小雪跟着我坐下满是疑惑道。

    “时机尚未成熟。”我神神秘秘道。

    “哦”小雪看我这样子也不再说什么。

    坐了大约一个半个小时左右,一个穿着还算干净的老人从敬老院里面走了出来,来到这家店。

    “给我拿一盒烟。”老人操着沙哑的声音向店主道。

    “你好,请问你是这个敬老院的么?”我向老人笑着问道。

    “你是?”老人疑惑道。

    “我是金保镇镇政-府的,在民政所上班,我来找一下易堂村的那个。”我装作想不起来名字,从背包里面掏出一个本子。

    我感觉我此时的演技真是太好了,同时庆幸自己长得很斯文,很容易取得其他人的信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