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令人心酸的调研
    “我们这易堂村只有一个叫刘大旺的,你找他啥事?”老人接过烟上下打量着我们道。

    “最近市民政局要对全市范围内所有的低保人员进行调档调查,我过来看看刘大叔的情况,符不符合从抵挡调到高档的条件。”我笑道。

    小雪听我这样一说,转过脸诧异的望着我,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还有这事儿,我们公社没有来人,还是你们公社负责啊,我得打电话问问。”老人感慨道。

    “小韩,我们也歇息的差不多了,走吧!”我故意不在理会老人,对已经恢复正常神情的小雪道。

    “好。”我感觉小雪的声音中既兴奋又有些害怕。

    “我带你去找他吧,要不然你还得打听。”老人热情的笑道。

    “那可谢谢了,大叔怎么称呼,哪儿的人。”我笑道

    “我是蒙阴乡的,老伴几年前就没了,儿女将我送到这个地方,我叫金成”老人边走边说。

    “金大叔,你有儿女怎么还来这个地方啊?”我不解的问道。

    “有跟没有一样,老了就招人烦了,以前还能借着照顾小孙子住在儿子家,现在孙子上初中了,我也没用了,人家能给我付个养老费也就挺好了,我现在就是挺想我那个孙子的。”老人浑浊的眼睛看着前方,满脸期待的说道。

    “你可以去看你的孙子啊!”听着老人的遭遇,有些心酸的小雪道。

    “儿媳妇不愿意我去她家,说是我身上味儿大,我只能在我孙子放学的时候去看看他。”金老头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你这出来是准备去看他。”小雪试探的问道。

    “不是,我是去干活,到工地给砖浇水,我孙子喜欢打游戏,充什么点卡,我一给他充点卡,他就可高兴了,我一看到我孙子高兴,我就特别舒心。”金老头脸上一脸的溺爱之色。

    “上几天我脚被砸伤了,有半个月没去了,这不脚好了一些,我准备去那,给我孙子多冲些点卡。”金老头一脸幸福的说道。

    我和小雪互相看了一样,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无奈之色。

    “老金,你咋又回来了,你不是去工地浇砖了么?”一个四十多岁的门卫不客气的向金老头喊道。

    “这有俩金保镇民政所的人,来看大老刘,说是调查低保的事儿,他们不知道大老刘住在那里,我就带他们过来了。”金老头客气的笑道,同时将我们让了出来。

    “那请登记一下吧!”门卫一听我们是公家的人,倒也挺客气。

    我将自己和小雪的名字写了上去。当然我编了个假名。

    “谢谢你了金大叔,这冰红茶还没喝,您拿着喝吧!”我将一瓶冰红茶递了过去。

    “谢谢,我哪儿能要你们公家人的东西。”老人急忙拒绝。

    “拿着吧,我们都有出差补贴的。”我将冰红茶硬塞在了老人手里。

    老人这才收下,带着我们走进了这间敬老院。

    这个地方环境还是不错的,院子里面种着几颗大槐树,下面放着石桌,石椅,一些老人坐在下面乘凉。整个院子的地面都铺上了水泥,各处种植着灌木,鲜花,还有一些健身器材。

    我们走到了住宿楼里面,一进到里面,我就闻到了极重的味道,跟老年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味道一样,我看到小雪皱了皱眉,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

    金老头将我们带上了三楼,正沿着走廊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房间里面传出吵闹声。

    “你这王八蛋,我们一人给你两块钱,让你买个西瓜,你看看你买的啥,都是烂的,能吃么?是不是从那个沟里捡出来糊弄我们的。”一个老头破口大骂道。

    “去你,说好大家平摊钱买个西瓜吃,你们三个一人出三块,我去买出两块,结果我自己花了四块,跑腿不说,还倒搭了一块钱,你们还嫌弃西瓜不好,不到十块钱买的,你还想吃啥西瓜。”一个老头同样愤怒的吼道。

    “你个老不死的,你一定是拿昧心眼子钱了,良心这么坏,怪不得儿女不养活你。”先前的老人叫喊道。

    “你t”这句话似乎是触碰到了老人的逆鳞,老人张口大骂。

    “好了好了,一个西瓜罢了,别吵了,要是管理员来了,谁都别好受。”一个老头看来是想息事宁人。

    “管理员来了能咋地,也是打这个老东西耳光子。”最开始的老头道。

    “打我,是揍你,将你关禁闭,还有你也不是好东西,你是不是偷吃了我的白糖,我白糖罐子里的糖少了一小截。”买西瓜的老头喊道。

    “老刘,你不能逮谁咬谁啊!”想要息事宁人的老头道。

    “你们都不是好东西,那天我将你们都烧死,烧死”老头愤怒的吼叫着、威胁道。

    “不烧都要进火葬场了,老刘消消火,你们公社民政所的人来看你了。”金老带着我们走进这个在楼梯口一个的房间。

    屋里面的人见到房门口的我们,顿时不都吭声了。

    我看了看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有些害怕的小雪,带头走了进去。只见屋里面坐着三个老头,还有一个老头躺在床上,手上拿个念珠,嘴上不停的翕动,似乎在念经。

    “请问哪位是刘大旺。”我笑道。

    “我是,你是公社的?我以前没见过你。”一个穿着破背心,绿军裤,脚上蹬着一双破拖鞋,一脸老年斑的老头向我们问道。

    “我们是刚分过去的。”我笑道。

    “你们好,请坐,我给你们切西瓜。”老刘听我这样一说,立马笑着道。

    我看了看放在那个破柜子上的西瓜,里面全都烂了,看着就恶心。

    “这破西瓜也没法儿吃,老何,这是六块钱,你去给两位同志买个饮料回来,要带冰的。”老刘向另一个老头命令道。

    “六块哪儿够啊!楼下小卖铺五块一瓶。”老何喃喃道。

    “你不会去外面的小卖铺买。”老刘瞪了老何一眼。

    “去外面买了,管理员又该骂我了。”老何嘟嘟囔囔的向外走去。

    “不用了,刘大叔,我们问几个问题就走。”一直没说话的小雪急忙拦着了老何。

    “那哪儿行啊!就到楼下小卖部买”老刘颤颤巍巍的又想掏钱。

    “没事的,我们在外面都喝过水了。”小雪急忙摆手道。

    “那就喝点热水吧!”老刘拿出了自己的杯子,还有另一个人的杯子,从一个玻璃罐子里小心翼翼的剜出一些白糖,放在了杯子,倒上热水。

    “你们聊,我们出去溜溜弯。”老何拉起躺在床上的那个走了出去。

    “刘大叔,这个地方怎么样?”小雪看着人都出去了,稳定了一下情绪问道

    “不咋样,要不是实在没有地方住,我才不在这住。”老刘一脸厌恶的说道。

    “我看这的环境还行,不过还是在家里更好些。”小雪笑道。

    “是啊,家里最好了,那怕受人白眼也行,只要给口饭吃,能让住着也挺好啊!”老刘叹了口气道。

    “您来这几年了?”小雪问道。

    “三年了,送走了一批又一批人,刚来那会儿我还经常往家跑,站在自家楼底下看着我曾经住的那个小屋子,看着它亮起灯,看着它灯熄了。

    想着我那嘎吱嘎吱作响的老板床,还有我养了几年的那把水仙花儿,那是我老伴在世的时候捡回来的,我走的时候没拿着,我想着儿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觉得我有用了能让我回去,呵呵!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三年。”老刘笑着,叹息着,一脸的沧桑,褶皱的皮肤中似乎满是心酸的泪水。

    我和小雪询问了大约两个多小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也没有敢多待,我给老头留下三百块钱,说是民政发的临时救济款,在老头连声的感谢声中走出了敬老院。

    “申哥,这里太可怕了,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怎么感觉这里就像是一消磨人性的地狱一样。”小雪一脸沉重道。

    “还行吧,我曾经看过一个报道,说是一个外国的敬老院,一些护工为了得到赔偿金,将一些没儿没女,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祸害死了。”我坐上电驴子,将开动。。

    “怎么祸害死的。”小雪也坐了上来皱眉问道。

    “冬天带他们出去透透气,得个感冒之后再用冰冷的水帮他们擦身体,之后就死了。”我笑道,仿佛说的不是一条生命,而是猫狗的死亡。

    “简直没有人性,就没人管么!”小雪愤然中带着惊讶道。

    “谁管,人性这东西,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想伺候躺在床上,只知道吃饭,拉屎的人。”我笑道。

    “可政府不管么?那可是谋杀。”

    “是谋杀,可是没有证据,护工带老人出去透气,帮助老人擦沾染了排泄物的身体,有错吗?”我看着小雪问道。

    “但那是外国政-府。”小雪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哈哈,你说说的外国政-府,是指欧美发达国家吧!天下乌鸦一般黑,在推诿扯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上,世界上的官员都是想通的,这种事情,只要没人去闹,任何国家的官僚都懒得管。”我哈哈笑道。

    “哎!听了老刘的那些话,我都不想在调查下去了,在调查下去,我感觉我的人生观都会被颠覆的。”小雪一脸茫然的说道。

    “习惯就好了,比他们还要悲惨的有更多,他们最起码在自己还能动弹的时候,活的也不错。”我笑了笑。

    对于那些老人的遭遇,我也就是听听,有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说不怕儿女不养活自己,大不了进敬老院,再不行自己吃药死了,可真的到了那个份儿上,又有几个人死的,都是想活着,这生活还要继续,我可没时间,没心情去可怜人。

    “这个世界太可怕,真想永远在学校里。”小雪摇了摇头问道。

    “哈哈,那你可以考老师。”我笑道。

    “我也想,不过竞争也挺大的。”小雪认真的说道。

    “还去其他地方调查吗?”我问道。

    “不去了,这一个也就够了,你胆子太大了,竟然冒充政-府人员,被人拆穿了咋办?”小雪虽然这样说,但是脸上扬起一股小孩子偷糖果,没有被打人发现的那种兴奋感。

    “这不没有被拆穿么。”我笑道。

    “你是不是经常骗人。”小雪侧着头,有些微微气恼的看着我。

    “我是商人,以诚信为本。”我严肃的说道。

    “无奸不商才对。”小雪怂了我一下。

    “那不叫奸,而是智慧,商场如战场,没有两下子,早就被人灭了。”我笑道。

    “也是,没有本事那能赚到钱。”小雪也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我的想法。

    车子慢慢的开着,一时间我和小雪都没在说话,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