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淡蓝色的天空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一辈子不愿提起的事
    我回到公司之后打开旺旺看了一下,回复了几个客户,之后感觉无所事事,在空荡荡的房子里绕了一圈,实在是没意思的我打开了游戏,想要玩几下魔兽,不过打了几下就觉得没啥意思了,感觉是在虚度光阴。

    打开储存的电影看了看,也是没什么意思,忽然我看到我昨天自拍的电影,随手打开一看,感觉别有风情。

    “拍的还不错,我应当考导演戏,可惜了我的艺术细胞”我看着看着,不由得笑了起来。

    正当我浮想联翩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嘟!嘟!”我拿起电话一看,又是茉莉的,随手挂掉,这个女人真讨厌,都跟她说明白了还给我打电话。

    一想到茉莉,我又想起了那一夜。

    “可惜没玩过几次,还没有腻歪,这娘们的身体真是柔韧。”我有些可惜不能再去蹂躏茉莉了。

    我叹了口气,起身洗漱了一遍回到床上睡觉。

    第二天一早,我按时起床让快递公司拿货,到了八点半的时候,小雪给我打电话说是要陪我去取信封,但我知道她在赶论文就没让她来。

    “嘟嘟!”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个座机号码,随手接上,是我的车牌到了,我高兴走到小区假山附近,在那有个快递员在等着客户来领取货物。

    我报上手机号码和名字,拿出身份证签了单子,将牌照领了回去,也没有回工作室,而是直接去了车库,将牌子安放到皮卡上之后,开着车就去取我的纸盒和信封了。

    我打开车载收音机,一首老歌的旋律充满了整个驾驶室,《青苹果乐园》一个时代的回忆。

    我随着旋律哼唱着这首歌,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神采飞扬的年代,一切都不发愁,一切都随缘,脑中只有那风花雪月,啤酒白酒干脆面,烧鸡火腿花生米……

    正当我沿着进城的道路开的又嗨、又开心时,突然看到前方一群人围在路中央不知道在干啥,幸好这是一条八车道马路,交通并没有对阻断。

    我经过的时候摇开车窗向外看了看,一名已经失去生命的苍老躯体,仰面张嘴躺在地上,周身上下全是暗红的鲜血,一辆车头变形的计程车停在不远处。

    一名交警在拉警戒线,另一名拿着笔记本的交警,向一名身穿破旧黄色薄衫的老人和一名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走去,应当是要做记录。

    我在远处看到两人都在张嘴争执着什么,警察打断了他们的争执,让他们一个个的说。

    “这不是大老刘么?他怎么会被撞死了?”我仔细看了看死者,发现竟然是敬老院的那个刘大旺。

    我艰难的咽了一下唾沫,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将车停了下来。

    我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听到老人连哭带比划的说着事情的经过,因为过于激动,老人几乎是用喊出来的声音在说话。

    “大老刘说上几天公社的人来调查低保,说是要给孤寡老人调档,可我们打听了其他敬老院的老人,都说没这事,大老刘始终惦记着这事,因为我跟他的公社在一条路上,今天硬是拉我去公社打听一下。”老人激动的说道。

    “说重点的,怎么出的事故?”警察问道。

    “在这打车能便宜五块钱,大老刘和我为了省钱,我俩从敬老院一路走到这,那知道这个王八羔子开着车将像疯了一样撞我们,将大老刘撞死了。”老人说到这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想撞死他们的,我只是在吓唬他们,现在客源不好,我这一天下来只赚了三十多快钱,看到他们在路边等车,我问他们坐不坐车,他们不坐。”脸色惨白的年轻人说到这喘了口气。

    “我想我自己这一天才赚了那么点钱,耗费了那么多油,这俩人明明有事想坐车,还不坐我的车,就开车撞向他们,想吓唬一下他们,结果那个老头可能是吓毛了,向我冲来,我也吓坏了,将油门当成刹车踩,我不想撞他的,是他自己找死,要是坐我的车就没事了,他死了跟我啥关系没有,是他自己往我车上撞的。”年轻人眼中充满了怨毒的看着黄杉老人。

    “造孽啊!我们俩孤寡老头子,那有钱做你的车。”老头哭道。

    “八十多的车费你们都没有,你们穷死了,穷死了,我今天真是倒霉,以前和车友一起吓唬人也没出事,今天就出事了。”看样子要不是有交警在场,这个年轻人会直接上手打黄杉老人。

    “闭嘴!”交警狠狠瞪了年轻人一眼,拿起对讲机开始叫人。

    “你是干什么的,车停在这里干什么?”拉警戒线的交警走了过来呵问道。

    “这个人我看着熟悉,过来确认一下是不是我认识的人。”我平复了一下恍惚的心情。

    “你认识他?”交警上下看了我一眼。

    “不认识,看着像而已,对不起打扰你们公务了。”我说了这一句,转身快步离开。

    “该死的。”我心里骂道,也不知道想骂谁,上了车将车开走。

    这就是生活在底层的悲哀,人命贱如猪狗一般。

    我可以说是害死大老刘的间接凶手,这是我一辈子最不愿意想起的事,大老刘的儿女如果孝顺一些,或者大老刘能有一份退休金,有一份完善的社会保障,或许就不会死。

    我心情沉重的开车离开,到了小李那里,勉强应付了几句,将货拉了回来。

    “老板,这么多货,你打算怎么弄。”帮着搬盒子的默默问道。

    “当然是将衣服一件件的装进去。”我笑道。

    “可是纸尿裤的箱子就那么大,盒子放不进去的。”默默擦了擦汗水道。

    “没事,将盒子用袋子套上,用胶带和箱子绑在一起就行了。”早就想好了对策的我笑道。

    “可是这盒子盖四周没有卡扣,运输途中很可能将里面的信封掉出来,那样信封就会被压到的。”默默从装信封的大箱子中拿出一个信封道。

    “你说的对,我们出货时,装盒子的黑袋子体积大,不可能将盒子绑的绑的那么严实,信封很可能从里面掉出来,我们用双面胶将盒子的四个角黏贴一下,这样就牢固了,”我想了想道。

    “不过拆完之后,盒子边缘可能有破损,就不好看了。”刘姐拿着一个盒子一脸可惜道。

    “我明天就去买个塑封机,以后的货用塑封机封住就好了,当初还真没想到这一块。”我饶了饶头有些尴尬的说道。

    “在网上买便宜些。”默默建议道。

    “哈哈,咱们不是着急用吗,也不差那几百块了,况且网上买机器也不保险,我在网上查查信息,然后在去市场上打听一下,这里应当有卖的。”我笑道,现在网购越来越普及,很多人买东西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网购,但是有些设备还是不能网购的。

    “这些盒子是用大箱子套装的,三十盒一个大箱子,信封则是五十个一个小箱子,咱们得再找个小工了,不然这样来回搬货太麻烦了。”我甩了甩胳膊,这东西单个挺轻,放在一起特重。

    “没事的,就当运动了,来回也没几趟,咱们三个就够了。”刘姐笑道。

    “老板没事的,我在打印社的时候经常帮着搬货。”默默也跟着说道。

    “哈哈,我不做那种将员工剥削到骨头里的老板,再说这工作也是各司其职,我雇佣你们来,也不是让你们一边干客服,一边干搬运工的。”我笑道。

    实际上我这是在收拢人心,刘姐和默默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就目前来看,忠心度还是可以的,对公司认同度也高,俩人还报了班天天学习,以后都能用得上。

    创业初期的老兄弟,只要他觉得你重视他,做事公正,并且觉得他能跟你有发展,就会一心跟你,心思不会太多,不过等到家业大了,老兄弟也是最先要清除的,尤其是那些摆不清自己位置的老兄弟。

    “老板,现在是公司的困难时期,我们要携手度过才行,你又给我们买饮料,又给我们安空调,天天大鱼大肉的,而且我和刘姐现在赚的是以前的一倍多,真的很想公司越来越好,我和刘姐知道你天天在外面奔波想办法,我们也没啥能给你支招的,多出些力气还是有的。”默默一脸真诚的说道。

    “是啊!老板,默默说的对,我以前在国企干,天天混,结果单位没了之后我过的那叫惨,我就想,如果当初我们这些职工好好干,那是不是就不会失业了。”刘姐也真诚的说道。

    “你们的心意我了解,但是你们也亲自干过了,这包装,放衣服之类的非常耗费人力,你们现在既客服,还要贴出货单,再让你们装衣服糊纸盒那可不行,这个人力成本必须是要增加的,你们要做的是专心与客户联系,这才是咱们的主业。”我严肃的说道。

    “好,老板,我明白了,客源才是最重要。”刘姐点了点头道。

    “是的,客户才是咱们的根本。”我笑着点了点头。

    “默默,咱们打出有服装附赠的广告之后,今天的销售量怎么样了?”我问道。

    “没什么起色,销量还在下滑。”默默叹了口气。

    “无妨,这不是一天两天能见效的事,等到咱们的服装放出去,你们在推销纸尿裤的时候也要注意推销这服装。”我提醒道。

    “嗯!”俩人同时点头。

    “你们忙,我去买两面胶装盒子。”我将手上的灰拍了拍道。

    这次,刘姐他们没有在坚持跟我一起粘盒子。

    我开车出去,找了一个便利店,买了一沓白手套,又买了几包双面胶,还有裁纸刀,剪刀之类的,又买了几双拖鞋。

    我拎着东西返回公司,将用塑料袋子装的童装小心的拿出来,这衣服弄乱了我可叠不了出厂时候的样子,我按照今天的出货量,也就是每个客户的不同消费量,将价格不同的童装分类包装。

    购买一到两箱的顾客,我每箱给一件丝光棉的衣服、三箱子的给三件丝光棉外加一件纯棉的,购买五包不足一箱的,只给一件纯棉的。

    今天的成交量到现在是一百七十箱,晚上还应当能爆发三百多箱,当初我进童装的时候,每样进了五百件,

    我也是考虑不周,因为服装、盒子都没有到位,所以没有在网页上打广告,等到打广告的时候,默默提出了对应不同的消费应当给不同服装的问题,我才想到要根据客户的消费量进货才对。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