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相师 > 章节目录 第0361章 头疼的许半生
    c_t;许半生这几天有些头疼。全集下载。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朱弦和依菩提回来了。

    依菩提不用说,该回学校回学校,走的时候虽然没请假,可是她作为一名十五岁就考上大学的天才,校方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儿事情为难她,无非也就是督促她把落下的课程补上。三天之后校方就再不为此事担心,因为依菩提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把其中一‘门’课自修完毕,以这样的速度,到学年末,她追上进度就跟玩儿似的。

    而且这丫头因为那个假满都拉图的死,心境多少受到些影响,意志略显消沉,每天呆在学校里,倒是没给许半生造成任何困扰。

    朱弦是一个这世界上本不存在的人,又和许半生有血誓存在,毫无疑问,她只能住在许半生那里。

    原本想的‘挺’好,相比起李小语,朱弦更符合‘侍’‘女’这个身份,也就是丫鬟,许半生指使她做事心里更是半点负担都没有。

    一切也都‘挺’好,朱弦虽然从未做过家务事,也没服‘侍’过人,但是她好在言听计从,许半生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做的不好就一遍遍的去做,总有做好的时候。

    李小语也的确需要人伺候,虽然有护理在,可有些事还是需要有人盯着的。

    有了朱弦之后,许半生就被解放的更多,一度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好景不长,仅仅两天之后,朱弦同住的弊端就显‘露’无疑。

    没有别的,这姑娘的‘女’人味太重了点儿,一举手一投足,那份‘女’人特有的魅力,顾盼之间彰显无遗。

    天气愈发热了,进入到了六月,朱弦身上穿的也清凉到无法再减一寸的地步。

    偏偏她妖灵的本‘性’,骨子里就带着媚意,挑衣服也尽挑些**‘性’感的装束,在家里就更加随便,经常是齐那什么的小短裙加一件小可爱,光着双脚在屋里走来走去,看的许半生两眼发‘花’。

    那两条洁白如‘玉’的大长‘腿’,又长又直,哪怕是专业的‘腿’模在她面前也要自惭形秽。短裙太短,弯腰俯身之时,免不了就‘露’出里边白‘花’‘花’的屁股蛋子。

    人家穿这种******,还知道里边‘弄’个安全‘裤’打底什么的,朱弦这姑娘,直接迈向国际,跟欧美范儿接轨的厉害,里边就是一条掰开屁股才能看见的丁字‘裤’,许半生稍不注意,就能一窥裙底,倒不是想看,只是架不住它自己晃到你眼睛里来。[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上身更不说了,小可爱这种比内衣也就没什么差别的上衣,根本裹不住朱弦那‘波’涛汹涌的身材。

    ‘胸’前那对伟岸的‘胸’器,除了方琳谁也没法儿跟她比。但是方琳的那种媚气,多少有些故作姿态之嫌,显得‘骚’却没有那么魅‘惑’,朱弦不一样。她的媚是发自内心的,她自己也并没有刻意展现什么,可举手投足之间就将‘女’人之美挥洒的淋漓尽致。

    哪怕是笔直的站着,‘胸’前也是让人瞠目结舌的饱满,那件小可爱根本遮挡不住里边丰厚的内容,一对豪|‘乳’呼之‘欲’出,中间那道沟,别说男人,即便是家里每天过来的护理看了也是头晕眼‘花’不已。许半生甚至听到过那个小护理‘私’底下给她的朋友打电话,描述朱弦那对‘胸’,说的夸张无比,同时也‘艳’羡无比的表示自己要是能长成那样就好了。

    单只如此也便罢了,许半生大不了注意点儿视线,尽可能避开,或者干脆到楼上呆着,眼不见心不烦。

    偏偏朱弦有事没事就来向他请示,请示的时候姿态又特别低,没办法,主子和丫鬟的关系么,弯腰低头的,那对‘胸’脯就恨不得从小可爱里跳出来,直接蹦到许半生的脸上才好似的。

    许半生之前警告过朱弦,也是因为她蓄意勾引自己的事情,可这次回来之后不同,许半生能够体察的到,朱弦还真是没有存心勾引的意思。否则,她心里那点儿小小想法,跟许半生近乎是全通的,朱弦有点儿念头,许半生都能知道,自然也便知道这就是她正常的举动reads;。

    可这种正常,也着实有些不够正常,许半生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啊,尤其是他现在和三个‘女’人都有着灵与‘肉’的‘交’流,即便把李小语排除掉不算,也有两个‘女’人,食髓知味的他,天天被一个‘骚’媚入骨的大美‘女’在面前这么晃,免不了就有些虚火上升。

    其实即便许半生把朱弦推倒也无所谓,朱弦肯定不会介意,甚至会带着欣喜,只是许半生并不愿意。

    现在两人的关系很清楚,就是主子和丫鬟的关系,可一旦上了‘床’,发泄完毕,就多少有些不同了。即便是古代的那些大少爷,在和通房丫鬟发生关系之前和之后,也是截然不同的。

    许半生还是希望和朱弦之间的关系简单一些,不希望搞得太复杂。

    是以这些天来,他就颇受煎熬,甚至有时候坐在楼上,耳朵里听到楼下传来哗哗的水声,他知道这是朱弦放水洗澡,就忍不住动用入定状态下的上帝视角,看过那么两次朱弦的身体。

    真不是许半生存心故意,只是人类的本‘性’使然,他使用上帝视角的时候,也是纯粹下意识的。一旦他有了主导意识之后,就会立刻切断。

    好在他现在有两个‘女’人,倒是不担心虚火太旺出现什么意外,而且作为一个修行者,要是连这点儿虚火都应付不了,那也算是白修行了。

    但总有忍耐不住的时候,许半生便会穿衣出‘门’,去往蒋怡之处,然后跟蒋怡**颠倒,以泄心头虚火。

    许半生也不是没有提醒过朱弦多穿一点儿,可是这姑娘也不知道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如此,她倒是多穿了一双黑‘色’丝袜。道理上真没错,可穿上还不如不穿,黑丝对男人的‘诱’‘惑’明显更大。

    经此一次,许半生再也不提让她多穿点儿的事情了。

    原本打算让朱弦去日本找火蝠的事情,许半生也只是想想而已,现在看起来,他真的很有必要让朱弦去一趟日本了。

    朱弦的身份好办,蒋怡那边没几天就帮她创造了一个身份,护照签证这些事情也难不倒蒋怡,当许半生做出决定之后,短短一天都不到的时间,护照和签证就已经都到了许半生的手里。

    回到家里,许半生看到朱弦正在厨房忙活,要为许半生准备晚饭。

    到底是妖灵修成的‘肉’身,学习能力真是没的说,这也就是半个多月的时间,从一开始厨房里的活儿什么都不会,到现在里里外外一把手,做的饭菜味道还真是不错,甚至不比一些饭店里差了。

    这段时间许半生基本都在家里吃的晚饭,比起之前李小语服‘侍’的还要周到的多。

    “朱弦。”许半生轻轻喊了一声。

    朱弦在厨房里大声的回答:“主人,什么事儿?”

    关于称呼,许半生其实也跟她说了好多遍了,喊名字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就喊许少,可朱弦很坚持的喊着主人,搞得许半生也是没辙没辙的。

    好在出‘门’在外的时候,朱弦倒是比较注意,没有惊世骇俗的喊什么主人,久而久之,许半生也就懒得去管她了。

    “晚饭别‘弄’了,我们出去吃。”

    朱弦听罢,立刻停下了手,洗了洗手走出来,双手在腰间的围裙上轻轻的擦着,有些茫然的问道:“主人你不喜欢吃我做的饭么?”

    看着眼前的朱弦,依旧是******小可爱,‘腿’上一双黑‘色’的丝袜,好在穿着做饭的围裙,总算是把‘胸’前和大‘腿’遮住了一部分,没有那么扎眼。

    许半生道:“明天要让你出‘门’去替我办些事,今天就不要忙了,直接出去吃。”

    朱弦这才点了点头,道:“哦,那我收拾一下。”

    许半生摆摆手,道:“不急,你怎么不先问问我要你去办什么事儿?”

    朱弦嫣然一笑,用手捋了捋耳际垂下的头发,道:“主人吩咐做事我直接去做就好了,不管什么事反正都是要做的。而且一会儿总是要吃饭的,主人到时候自然会告诉我。”

    许半生点点头,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沙发,道:“过来坐下说。”

    可是,朱弦刚走到许半生的身边,款款坐下之后,许半生就开始后悔自己这个决定了reads;。

    这姑娘竟然开始喷香水了!

    这倒也罢了。

    朱弦坐在许半生身边,原本被围裙遮挡住的‘胸’部就再一次重新展现在许半生的眼前,偏偏许半生要跟她说话,还不能不看她,这就搞得有些尴尬起来。

    “小语昏‘迷’很久了。”许半生道,他只能寄希望说起李小语的事情可以让自己分一分心,不要把关注点放在朱弦的‘胸’上。

    朱弦点点头,略显担忧的说道:“‘女’主人的确昏‘迷’的太久了,主人,我能帮上什么忙么?”朱弦当然知道许半生不可能无的放矢,此刻说起李小语,就必然是因为要让她去办的事情跟李小语有关。

    “救醒她并不难,只需要将其体内之毒‘逼’出来就可。可是那需要一枚丹‘药’的配合,炼制丹‘药’的方法,我也掌握了,但缺了两味材料。”

    朱弦明白了,这是要让她出‘门’采‘药’。

    “主人尽管吩咐,朱弦一定将那两味材料找回来。”

    许半生满意的点点头,又道:“你只需去寻找一味就可以了,另一种在昆仑山的百草园里有,待到其他材料都齐全了,我找昆仑讨要便可。”

    “还缺哪一味?”

    “火蝠之涎。”

    饶是朱弦本是妖灵,胆子奇大,听到火蝠这两个字,也不禁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头疼。看来,她深知火蝠极其稀少,并且即便找到了也未必抓得住,这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有些犹豫的朱弦,不敢立刻回答,呼吸也显得急促了一些,许半生本已成功的偏移了注意力,朱弦这喘息一重,‘胸’前的起伏也跟着大了许多,那伟岸的‘胸’器就越发让许半生感到‘胸’闷气短,心道自己还真是有些失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