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相师 > 章节目录 第0369章 两害相权
    c_t;封之‘洞’很不情愿下山。[棉花糖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访问:。复制本地址浏览http://%77%77%77%2e%62%69%71%69%2e%6d%65/

    可是龙潜坤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昆仑的死活,封之‘洞’其实并不关心,他遇见上任掌‘门’加上龙潜坤的话应该是上上任掌‘门’,带艺投师,拜入昆仑‘门’下,为的只是这一天而已。

    现在,他做到了,他已经成为了昆仑的掌‘门’,得偿所愿,接下去,就是要根子上败坏昆仑的内里。

    想让昆仑这样的一个大派就此消失是不可能的,但是,却可以做到使其离心离德,分崩离析,各行其志,就好像金庸笔下的华山派,分裂为气宗剑宗。当然,封之‘洞’的野望更大,他希望可以将昆仑分裂成更多的小山头。

    但是,作为昆仑的现任掌‘门’,当昆仑声誉受到严重挑战的时候,封之‘洞’必须站出来。在他的目的达到之前,他还必须留在掌‘门’的位置上,而如果他不去挽回昆仑的声誉,他就会立刻遭到全部昆仑‘门’众的质疑,甚至被直接弹劾,被迫离开掌‘门’的位置。

    这二十年来孜孜不倦的努力,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坐在这个位置上。这才短短多长时间,封之‘洞’是绝不会给任何人机会将自己赶下台的。

    甚至于,封之‘洞’觉得,龙潜坤沉默或者蛰伏良久,根本就是为了这时候的反戈一击。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机会,更确切的说是他一直在创造这个机会,封之‘洞’很怀疑龙潜坤和许半生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许半生在吴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龙潜坤的成功复辟。

    封之‘洞’的格局还是小了一些,他只看到了许半生和龙潜坤之间的协议和默契,却看不到许半生的真实目的和想法reads;。如果仅仅是为了龙潜坤能够回到掌‘门’的位置上,从一开始许半生就可以让龙潜坤不失去这个位置。

    没有失去,也就没有夺回,封之‘洞’现在一叶障目,对掌‘门’这个位置看得过重了。

    至少有一点封之‘洞’是没有分析错的,他知道龙潜坤是有备而来,并且,龙潜坤已经‘逼’得他不得不下山去解决这件事。

    在封之‘洞’看来,龙潜坤这一手真的很要命,自己不下山,他就会立刻发动弹劾。作为一派掌‘门’,却不肯替昆仑解决声誉问题,这是绝对不能被允许的。棉花糖

    而自己下了山,封之‘洞’很清楚龙潜坤会在山上做什么,他一定会想方设法铲除异己,等到封之‘洞’回到山上的时候,山头已换大王旗,到时候封之‘洞’这个掌‘门’就已经成了空架子。

    两难,绝对的两难境地。

    但是,封之‘洞’别无选择。

    邹南芳说,封之‘洞’应该带着龙潜坤那一派的人下山,而把他们几个死忠和心腹都留在山上。这样,就可以保证在封之‘洞’离开的日子里,山上的局面不会被改观。

    对此,封之‘洞’只是冷冷一笑。他开始怀疑邹南芳的用意,他开始怀疑邹南芳想要取他而代之。

    带着龙潜坤的人下山?那他封之‘洞’岂不是成了孤家寡人?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昆仑就变成了邹南芳的天下,他一定会借机控制长老会,进一步选出一个他足以控制的掌‘门’人选,从而实现太上皇一般的地位。

    封之‘洞’隐忍二十多年才得到的一切,又岂会容忍他人觊觎?

    邹南芳已经是封之‘洞’最值得信任的人了,他尚且开始怀疑,其他人就更加不可能获得封之‘洞’的信任了。

    最终的结果,是封之‘洞’带着五大长老中的三人离开了昆仑,留下的,是大长老陈末,和五长老清梦曹小静。

    留下曹小静,是因为她实力并不出众,而且封之‘洞’也需要留下一个足以抗衡陈末的人。只有曹小静,才是最不可能有野心的。第一,她是个‘女’人,虽然昆仑从来不忌讳收‘女’弟子,但是‘女’弟子成为长老,已经是封之‘洞’一意孤行的结果,遑论掌‘门’。第二,曹小静的实力无法服众,她是最没有可能让封之‘洞’后院起火的人。

    陈末是封之‘洞’不敢带走的,否则他倒是愿意只留下一名长老,这样曹小静就可以用长老的身份把持一切,以钳制龙潜坤。

    陈末和他的名字一样,沉默寡言,平时很少表态。上次封之‘洞’弹劾龙潜坤的时候,陈末出乎意料的帮了他一把,这说明陈末这个人并没有绝对的偏向,可是,封之‘洞’不认为自己这段时间的作为还能让陈末继续沉默下去。如果带着陈末下山,恐怕陈末会不惜一切的跟许半生勾结,从而置自己于死地。

    把陈末留给龙潜坤,韩堪就绝不能留。

    封之‘洞’很清楚,陈末始终是个不完全可控的因素,他纵然厌恶自己,也未必就会完全倒向龙潜坤那边,他对龙潜坤也不见得是满意的。把陈末留在龙潜坤身边,保不齐在最后关头,陈末还会成为龙潜坤的一个阻碍。

    可是韩堪不同。

    韩堪可以说是龙潜坤的死党,他和龙潜坤几乎是完全不可切分的,尤其是到了如今,绝对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状况。

    命令韩堪和自己一同下山,可以剪除龙潜坤的左膀右臂,同时,如果发现苗头不对,封之‘洞’是绝对不惮于将韩堪击杀在山下的。

    但是封之‘洞’依旧很没底,他对秦开元的存在,始终存在着一种极大的忌惮。

    秦开元绝对可以说是昆仑真正的第一高手,以前或许还有人认为龙潜坤能跟秦开元势均力敌,但是没有人比封之‘洞’更清楚,自己才是那个跟龙潜坤实力相当之人。而秦开元,早已超过了他们二人的实力,遥遥领先,只不过秦开元很少表‘露’出来,此人似乎就是个修行的痴子一样。

    经过上次的事情,秦开元这个少言寡语之人,似乎完全的靠在了龙潜坤那边。而像是秦开元这样的人,不会轻易做决定,而一旦做了决定,他恐怕就会一条道走到黑,想拉拢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秦开元作为龙潜坤的助力,即便龙潜坤断了一臂实力大减,可他们联手之下,想要在昆仑山上做出翻天覆地的变化,并不是太难的事reads;。

    无论如何,下山势在必行,而秦开元是绝对不敢带下山的,否则,他要是拔剑相向,自己这边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封之‘洞’没有忘记,他真正的就在吴东,一直在吴东等待着他。

    心里带着诸多复杂的思虑,封之‘洞’带着‘玉’瑾子苏岩、‘玉’牙子邹南芳、‘玉’涛子姚文海以及‘玉’虚子韩堪下了山,同行的,还有十几名晚辈弟子。

    按照正常的计划,他们下山之后要先搭乘汽车抵达首府,然后小住一晚,第二天一早的飞机飞往吴东,再从吴东取道茅山。

    可是,下了山之后,封之‘洞’率领众人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大巴车,直接吩咐司机说道:“直接到机场。”

    众人皆惊,封之‘洞’却并未解释,苏岩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其他人,尤其是韩堪,韩堪却犹如入定的老僧,低眉垂目,根本没有对封之‘洞’的言行有任何的反应。

    邹南芳的心情是最复杂的,他明确的感受到了来自于封之‘洞’的怀疑。

    他开始后悔,他后悔自己怎么会还不够了解封之‘洞’这个人,怎么会跑去跟他说让他把自己留在山上。这是一个绝对不应该犯下的错误,封之‘洞’一定将其当成试图抢班夺权的人了。

    从邹南芳的内心深处,也并不是没有抢班夺权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可是,他也仅仅是一闪而过而已。

    跟自己这个师侄关系如此之近,近到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邹南芳第一个跳出来表示对其支持。邹南芳自然比龙潜坤更早的发现封之‘洞’背后有着一只手,是那只手一直在推动着封之‘洞’隐忍二十年,最终如愿以偿成为了昆仑的掌‘门’。没有那只手,封之‘洞’根本就不足以做到这一点。

    邹南芳很渴望结识封之‘洞’背后的那只手,他无条件的支持封之‘洞’,并不是源于他对权力和地位的渴望,昆仑的资源早已对他开放,一个长老,还有什么更大的追求和野望呢?以封之‘洞’的为人总不可能让他做太上皇吧?

    从一开始,邹南芳就知道封之‘洞’背后有一只手,而且,在邹南芳看来,那只手的实力强悍到自己根本无力抗争的地步reads;。

    哪怕是年轻的时候见过一次林浅,邹南芳也没觉得自己会在一个人类面前产生这种无力挣扎的无奈感。

    可是,封之‘洞’背后那只无形的手,那个邹南芳根本从未谋面的人,却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他认为,那个人完全可以一只手就将他轻易的捏死。他不知道那个人让封之‘洞’成为掌‘门’究竟有什么意图,但是,他却觉得,拥有如此实力的人,唯一的可能就是迈入到了先天境界之内。

    修行了一辈子,邹南芳其实也渐渐看出,所谓成仙成圣很可能只是一个美好的描述,并没有人可以真正的白日飞升,先天,就是人类修行所能做到的最大极限了。

    所谓飞升,恐怕就是人类对于先天的具象描述。

    邹南芳相信,达到先天境界之后,虽不能如仙佛一般长生不死,可却能够极大的延长自己的生命。对于一个十年前就已经六十岁的老人,他很清楚自己时日无多,当他察觉封之‘洞’身后的那个人,很可能唯一可能指点他进入先天从而获得更长的寿命的人的时候,他便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站队。

    从此,邹南芳成为了封之‘洞’的依附,即便那个时候封之‘洞’才是排名最后的长老。

    封之‘洞’被龙潜坤‘逼’下山去,而且将要面对的是许半生这种强人,邹南芳当然也知道这是篡位的最好机会,要知道,封之‘洞’很可能就回不来了。

    但是,他对于生命的渴望远大于对权位的渴望,区区掌‘门’算得了什么?比起生命的延长,根本不值一提。

    每次想起自己终有一日将会沉睡不起,邹南芳就感到全身发冷由衷的恐惧。

    他是一心要替封之‘洞’守住山上的一切的,但却遭到了封之‘洞’的怀疑。

    邹南芳很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