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相师 > 章节目录 第0483章 天师符咒
    c_t;张天师出现了,曾武的态度明显就和刚才不同了,显然,他认为自己有了靠山。75。更多最新章节访问:。首发

    “曾武小友啊,咱们不是约好的明日碰头么?这么着急把本座喊来,究竟有什么事情啊!”张天师本事不怎么样,谱儿倒是摆的很足,坐下之后,曾武先给他倒了杯茶,他喝了一口眉头便舒展开来,显然是因为这茶叶的滋味不错,这里来往的都是非富即贵之人,付村绝不会在这种细节上掉链子。

    曾武陪着笑脸,他毕竟只是个刚刚被提拔的教区主教而已,也就相当于东方修行者耳之境的实力,根本就看不出张天师的实力究竟如何,总之比他高就是了。加上又是他教父的老友,最主要是龙虎山的名气着实太大了,自然就在曾武的心中被拔高到半神的地步。

    低声将发生的一切大致都跟张天师讲过了,张天师这时才仿佛注意到许半生和李小语的存在一般,看到李小语,张天师的眼睛一亮,显然是被李小语的眉‘毛’所惊,少不得心里就有了点儿‘淫’念reads;。

    终究是天师的身份,张天师还是要装模作样一番的。

    “你就是许半生?”张天师带着慢慢的傲意问到。

    许半生还没说话,李小语便出声喝道:“见到太一派掌教真人还不跪下参见?”

    张天师一愣,曾武倒是勃然大怒起来:“不要以为你是个‘女’人就可以肆意妄为,什么太一派,这可是龙虎山的张天师。龙虎山你知道么?道教起源,你们这些道‘门’中人,见到张天师才该跪下参拜才是!”

    李小语俏面一寒,也没看她怎么动的,竟然就绕过桌子来到曾武面前,扬起纤纤素手就是一记耳光,直接将曾武‘抽’飞了出去。

    然后,李小语又回到了许半生的身后,速度快到极致,就仿佛她从未动过一般。

    “这一巴掌是替你父亲打的,教训你不分长幼不知尊卑。”

    李小语出手极重,曾武被这一巴掌打的几乎都站不起来了,而张天师见状,也是一惊。

    他这个天师虽然名不正言不顺,并未得到真正的天师传承,可天师府里留下的道典功法等等,也不是假的,实力虽然很一般,可眼力价还是有的。

    看到李小语的出手,张天师就知道,这个‘女’人比自己的实力可是要强多了。75/不过,他也看出李小语的实力主要就是在武道一途之上,道法方面,低微的很。

    仗着出自天师府的天师符,张天师自忖自己还是有胜算的,龙虎山天师府号称道‘门’符咒第一,这也绝非‘浪’得虚名。

    但是张天师也因此多看了许半生几眼,什么太一派,他着实没什么印象。若是今日坐在这里的是昆仑武当这些名‘门’大派,他早就不敢如此托大了,可是太一派……

    事实上,如果许半生是个有些年岁之人,张天师也会谨慎许多,可许半生横看竖看也不过二十岁,这样的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就成为了一派掌教,这个‘门’派的水准也就可想而知了。至少,按照张天师的思路,一定是太一派上下无人,才会让这样一个不过二十岁的年轻人当上掌教的。

    这他倒是没想错,太一派的确人丁不旺,许半生可谓是又是掌教又是弟子,通派上下,一共也没几个人。一年前的这个时候,他干脆就是个光杆司令,现在还总算是有了几个人。

    尤其是看着许半生那孱弱不堪的身体,脸‘色’也十分不好,怎么看都像是个病秧子。这样的人都能当上一派之主,可见这个没听说过的‘门’派有多式微了。

    至于李小语,大概是这个少年唯一的凭恃吧,年纪轻轻不知天高地厚,以为有个舌之境的保镖,就可以横冲直撞了。

    张天师琢磨了半天,却还是漏算了一层,且不说李小语这样的高手为何会给许半生当保镖,光是想想李小语的年纪,也不过二十左右,而且几乎纯粹是武学入道,就已经达到至少舌之境的实力。这样的人,绝不是一个天才二字可以解释的,身后必然有个庞大的师‘门’,光凭这一点,就绝非他这个冒牌天师能够惹得起的。

    “当着本座的面,你也敢动手,而且他还是本座老友的后辈,你是不是也太不把我们龙虎山放在眼里了?”

    张天师自忖对方绝不敢跟自己动手,即便动手,他随便丢出几张符就能搞定,见曾武被打,自然是要替他出头的了。

    李小语简直就想把这个不知所谓的冒牌天师拿下了,可许半生却冲她微微摇了摇头。

    “我若是记得不错,你是叫张一龄是吧?”

    张天师眉头一皱,这些年被叫惯了张天师,张一龄这个名字倒是有些陌生了。关键是他本不叫张一龄,这名字是后来改的,改完就字号天师了,对这个名字真的是很有陌生感。

    许半生依旧微微笑着,又问:“我还知道,你本名叫做王华,这张一龄是你为了坐上天师之位改的名字,不错吧?”

    这一下,张天师吃惊了。

    他是外戚改的母姓,这算不得太大的秘密,可那也是道‘门’中人才知道的,外界知之甚少。看这个许半生,所谓太一派掌教真人,虽说也可能是道‘门’之一,可一个无名小派,又是如何知道自己从前的名字的?

    关键是,道‘门’中人,哪怕知道这一点,也绝不会说出来,这么打脸,岂不是要跟龙虎山为敌?

    “你怎么知道的?”张天师倒是不否认,只是脸‘色’‘阴’沉下来,一双小眼死死的盯着许半生。

    许半生也不回答他的问题,反倒是说道:“鼻之境,缺失了天师传承,只凭着龙虎山的功法,能修行至此,你也算是有些天才了,难怪当初有人会怂恿你冒天师之名。”

    “你胡说什么?我就是天师,天师传承就落在我的身上,什么叫做冒天师之名?年轻人,你说话要小心一些,不要以为自己年轻,本座就不会出手教训你!”说罢,张天师看了一眼李小语,心说你就是仗着这个‘女’子,待我几张符一出,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许半生不恼,脸上的微笑依旧,他说:“当初怂恿你冒天师之名的就是那个叫做莫力安德斯的所谓老友吧?为了这个天师名号,你连你小舅舅都容不下。虽说你小舅舅也并未得到天师传承,可从血脉上而言,他比你可是要名正言顺的多了。”

    “一派胡言!”张天师被揭了老底,愤而站起,指着许半生大骂:“小子,本座若不是看你年少体弱,早就出手教训你了。一个无名小派,让你这么个痨病鬼模样的黄口小儿当了掌教,你还真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了?你若是再敢当着本座大放厥词,休怪本座不客气!”

    拂尘一扫,不怒自威,不得不说,这个张天师水平不怎么样,可演技还是不错的。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执天下道‘门’之牛耳的太一派的掌教真人许半生,一个已经是身之境大圆满的真人,况且龙虎山本就是太一派传人开设的道场。

    “小语,既然这位道友出离愤怒了,你就领教一下他龙虎山的符咒,也好让他平复一下怒火。”

    李小语早就按捺不住了,如果不是许半生不让她出手,她早就把剑架在这厮的脖子上。现在许半生既然发了话,她直接就‘抽’出了腰间的寒铁软剑。

    寒铁软剑一出,顿时满屋寒气,曾武和那两名圣骑士,都曾吃过李小语的亏,刚才李小语出剑的时候,并未将内力注入软剑,是以他们只是感觉到软剑之寒,却不会有如今这寒意针砭入体的感觉。几乎只在一瞬之间,曾武和那两名圣骑士就有些抵挡不住寒铁软剑的寒气,纷纷运起圣力发出圣光来抵御这种寒冷,三人身体周围,顿时出现了一层朦胧的白光。

    张天师看到李小语出剑,也被寒气所惊,很快他便冷笑着说:“寒铁软剑?雕虫小技,以为拿着一把法器,你便可以在本座面前猖狂了么?”

    手一挥,张天师便扔出了一道符,黄‘色’的符纸上用朱砂画着许许多多的笔迹,被扔向半空之后,无火自燃,随着符纸烧尽,屋内的寒气顿时一敛,曾武等三人也觉得屋内温暖无比,散去了圣力。

    张天师得意洋洋的说道:“本座这烈阳符如何啊?”

    李小语凤目一瞪,手中软剑一摆,剑身发出嗡嗡的声响,虽然屋内受到烈阳符的影响,依旧温暖如初,可软剑四周,却还是起了阵阵寒气,李小语的身前也有丝丝薄雾出现,李小语横剑便向张天师攻去。

    见李小语一剑刺来,张天师倒是也不慌不忙,再度一挥手,一张符纸再度飞向半空,这次却并未自燃,而是化作一面冰盾,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李小语一剑刺在那冰盾之上,以李小语的功力,竟然未能将冰盾刺碎,龙虎山的符咒之力,果然非同凡响。

    张天师冷冷一笑,再度扔出一张符纸,符纸到了空中,顿时化作无数碎片,四散飞去。霎时间,整个屋内的空气仿佛成为了胶质一般,李小语明显感觉到了在这空气之中寸步难行,手上的动作顿时也慢了至少七八分。

    此时的李小语,就像是电影里播放的慢镜头一般,这样的出剑,哪里还会对人有半点威胁?

    张天师冷哼一声,道:“现在知道本座的厉害了吧?武功再高又当如何?空有境界,却不知道术之能,今日,便让本座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话,张天师脚下走出九宫步伐,手里的拂尘挥了出去,丝丝内力破空而出,犹如千万根细针,尽皆刺向李小语。

    李小语行动受阻,可一身功夫还在,这些细针虽然极为强劲,可却穿不透李小语的防御。不过,这些内力凝成的细针虽然无法刺透她的身体,却依旧撞在李小语的‘胸’口,将其撞得倒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