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相师 > 章节目录 第0498章 直捣黄龙
    c_t;依菩提对于梵蒂冈博物馆中发生的一幕毫不知情,否则她一定会惊掉下巴颏,甚至可能恶作剧一般的装模作样戏耍那帮老头子一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就上比^^奇^^中^^文^^网]

    事实上依菩提连亨利死没死都不知道,她也惊愕于亨利的表现,以及天禄竟然对西方人会有如此深重的影响,她还并不知道,因为天禄的存在,而她几乎又可算是死而复生的人,她浑身上下的气血早已深受天禄的影响。

    天禄本身也是被活佛满都拉图以莫大神通更改而来,从前只不过是依菩提身上被种下的一只蛊虫,机缘巧合之下,蛊虫竟然生出了灵智,满都拉图看出若是让这只蛊虫不断吸噬依菩提的‘精’血,终有一日会化身为蛟,破出依菩提的身体禁锢,飞升而去。而那时依菩提也必将‘精’血耗尽而亡。

    秉存善念的满都拉图,不惜消耗自己的‘精’气,将蛊虫转化为如今的模样,依菩提也并不知道,满都拉图为此甚至连自身的境界都有些不稳了。

    当时依菩提只是一息尚存,若非满都拉图改造及时,那只蛊虫回到她的体内怕是也没什么作用了。但是满都拉图将其改造为天禄之后,瑞兽之福荫便立刻笼罩了依菩提,用其自身的‘精’血反哺依菩提,使得气血两亏的依菩提得到缓解,这才留下了一条‘性’命reads;。

    原本的蛊虫就是依靠吸食依菩提的‘精’血而活,如今又将自身的‘精’血反哺回去,依菩提和天禄之间便‘精’血互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之后天禄更是帮助依菩提吞噬了她体内巫‘门’的修为,如今的依菩提,说是佛道巫三修,其实修为只剩下佛道二‘门’,只是依旧残存有巫‘门’的印记罢了。

    可以说,如今的天禄跟依菩提实为一体,而当天禄身上会产生西方神使的气息的同时,依菩提的身上自然也会存在相同的气息。

    只不过,依菩提身上神使的气息太弱,以她佛道巫三修的修为完全掩盖了那些气息。随着天禄的成长,依菩提身上的神使气息必然会越来越重,除非她的修为突飞猛进到超过天禄的修行速度,否则,她终有一日走在大马路上都会引来圣教廷的信徒的膜拜。

    如今的依菩提,尚不能算是真正的神使,但总有一天会达到这样的境地。

    只不过,依菩提自己还尚未自知罢了。()

    在一脚踏碎了亨利的面‘门’之后,依菩提根本是被动的骑上了天禄的身体,天禄虽然只有一只哈士奇犬的大小,可依菩提本也是小巧玲珑的身躯,骑上去虽然显得有些不协调,可勉强还是能够骑身其上。

    天禄脚踏祥云,缓缓朝着天空而去,破开了穹顶之后,竟然越飞越高,依菩提纵然再如何胆大,也不由的有些惊惧,紧紧的抓住了天禄背上的鬃‘毛’,趴伏其背,看着大地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恍惚中,依菩提似乎感觉到了来自于地面上虔诚的信仰,那些信仰似乎化作一缕缕的力量注入到她的体内。可是等到依菩提想要仔细分辨的时候,那股力量却又毫无踪迹可循。

    不过依菩提倒是并不担心,天禄与她气血相连,绝不会有丝毫害她之心。更何况,只听说过凶兽弑主的,还从未听说过瑞兽也会反咬自己的主人一口。

    骑在天禄的背上,依菩提晃晃悠悠的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穿越出了云层,此处空气稀薄,但依菩提却并未感觉到呼吸有任何的困难,相反,她只感觉到云层之上灵气反倒变得充沛起来,她不自觉的就进入到了修行的状态reads;。

    一进入修行状态,依菩提就物我两忘了,她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修行之中,她愕然发现,从前似乎不能秉存的佛道两‘门’心法,如今却竟然有同时运行的迹象。

    她尝试着引导佛道二‘门’的心法同时运转,竟然一次‘性’就成功了。

    左半边身子是佛‘门’心法,右半边身子是道‘门’心法,缓缓运转之余,两‘门’心法各不干扰,经脉之中就仿佛产生了两条双向的通道一般,佛‘门’心法缓缓运转至右半边身子,而道‘门’心法却来到了左半边身体。

    转眼间,佛‘门’心法在上半身,道‘门’心法在下半身,忽而前,忽而后,佛道二‘门’心法虽然依旧相互排斥,并不可能融为一体,但是却各循线路,这直接使得依菩提的修行速度大大增加,达到了从前的两倍。

    在这样大的惊喜之下,依菩提再也没有了丝毫惊惧之意,也顾不上自己此刻身在高空,只是沉浸在一种前所未有的修行的快感之中。

    等到终于暂停了修行,依菩提却愕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回到了西班牙广场附近的艺术酒店,正坐在自己的房间大‘床’之上,眼观鼻鼻观心的五心向天。

    毫无疑问,这只能是天禄把她带回来的,依菩提只是在想,回来的时候应该是不会有人能够看见的吧?否则的话,那真是惊世骇俗了。一个人类骑着一匹不过哈士奇犬大小的飞马从空中穿过墙壁进入到一家酒店之内,在如今这种所有手机都具备拍摄功能的社会,那绝对是会成为全世界所有媒体头条的新闻。

    走到阳台之上,依菩提看到酒店外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游客依旧是游客,路人依旧是路人,她彻底放下了心,如果真被人看到自己骑在天禄身上进入酒店,此刻酒店恐怕早就被人群所包围了。

    看看时间,不过是晚上九点来钟,依菩提探出一丝念头,隔壁的房间依旧空无一人,看来朱弦和许兔兔还并未回来。

    不过很快,依菩提就感觉到了走廊上有人走动的声音,她知道那是朱弦和依菩提回来了,便静待酒店的管家告辞离去之后,穿墙到了朱弦和许兔兔的房内。

    看到依菩提,朱弦娇笑着说道:“妹妹,你就不能走点儿正常的路,从大‘门’进来。每次都这样突兀的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很吓人的!”

    而许兔兔,则是眼‘波’流动,带着丝丝媚意的看着她,让依菩提想起头夜的疯狂,不禁顿时娇羞的缩了缩脑袋。

    “你们今天有什么收获?”依菩提带着少许的戒备坐在屋内一角,看的许兔兔和朱弦会心的一笑。

    二‘女’摇摇头道:“能有什么收获,不过是多了解一些这座城市的情况罢了。圣教廷对罗马这座城市基本不设防,看来,他们的‘精’力只是集中在梵蒂冈城内。”

    朱弦又问:“你呢?有什么发现没有?”

    虽然是在问,其实朱弦并未抱太大的指望,如果圣教廷的总部那么容易被发现,这个宗教也不可能发展的如此壮大了。

    而且,朱弦还是很了解依菩提的,她知道以依菩提的‘性’格,如果真的遇到了圣教廷的人,或者发现了圣教廷总部的位置,绝不可能如此平安归来,要么是她把人家给惹‘毛’了,要么是别人把她给打伤了。

    可是依菩提的话,却让朱弦和许兔兔俱是一惊,之前还存在的小小心思‘荡’然无存。

    “我遇到了一个大主教,那个家伙应该是圣教廷的人。他想设计把我留下,可是却被我一脚踩在脸上,然后我成功的脱身而出。”

    二‘女’‘色’变,朱弦急问:“大主教?”她显然想起了亨利,又问,“那个大主教长的什么模样?”

    依菩提也没说话,只是一指点向朱弦,一缕神思便飞向朱弦,进入朱弦的脑中,她共享了关于亨利的记忆,让朱弦可以直接“看到”亨利的模样。

    “是他!”朱弦顿时惊呼。

    依菩提冰雪聪明,当即说道:“难道这家伙就是在雾岛山跟你‘交’过手的人?”

    朱弦严肃的点了点头,道:“他的实力不错,虽然败在我的手上,但是对付你应该还是勉强够的。而且在他的地盘,肯定对他有利,他怎么会被你如此轻易的打败?”

    依菩提微微一下,轻抚‘胸’口,天禄很是乖巧的从她的‘胸’前透体而出reads;。

    看着天禄逐渐长大,落在地上摇头摆尾如同一只牧羊犬的大小,朱弦和许兔兔都愣住了。

    她俩一个是妖灵,一个是妖兽,对于瑞兽有着本能的恐惧,如今虽然都已经修成‘肉’身,可对瑞兽的恐惧依然存在。

    天禄显然也察觉出两人身上从前的气息,不由得好奇的凑上去闻了闻,确定了之后才回到依菩提的身边。

    “天禄?!”朱弦和许兔兔同时开口问到,声音里竟然带着少许的颤抖,其实二‘女’也都知道,此刻的她们并无需害怕瑞兽了,但依旧有些不争气的颤抖。

    依菩提得意的点点头,道:“原本它是我身上的一条蛊虫,被我师父改造成为了天禄。它比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长大了不少。”

    “是它帮你对付了亨利?”

    依菩提这才将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讲述给二‘女’听闻,二‘女’听完之后,很是感慨不已。

    “看来,天禄真的就和西方的独角兽是同一种物种了,真是没想到,东西方竟然还会有这样的联系。”

    依菩提摇摇头道:“幼年天禄就是独角兽,可是成年的天禄就不是这副模样了。”

    朱弦和许兔兔作为妖类,当然明白这一点,成年后的天禄身上会覆盖满满的鳞片,外型也会产生一些变化。整个身体看上去虽然还是一匹骏马的模样,可是绝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跟骏马几乎完全一致。

    “天禄竟然可以抵消西方的圣力,这倒是一个极好的消息,这样的话,我们只要找到圣教廷的总部所在,那就可以毫无阻滞的进入到圣教廷的内部。甚至,直接找到彼得二世也不会太困难。”

    “至少有它在,我们不用担心圣教廷那帮洋鬼子跟我们玩儿‘阴’的!”

    朱弦点了点头,做出了决定:“既然如此,我们明天便直接去梵蒂冈吧,了解环境已经毫无意义,我们直捣黄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