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极品相师 > 章节目录 第1065章 却是天外来客
    许半生仍旧住在太元峰,赖天工的状况也只是略有好转,对于赖天工的状况,那烂陀寺和剑气宗都表示爱莫能助,许半生也唯有等待某个机缘的到来。【无弹窗.】

    离开了闭关的次元d天,许半生回到了太元峰顶自己的住处,已经成为太元一脉门主的庄昕,在得知了许半生出关之后,还特意过来打了个招呼。

    虽然许半生依旧称呼庄昕为大师兄,可庄昕却不敢坦然受之,不光在太元一脉,在整个太一派,许半生的地位都很超然。

    闲聊了几句,外边终于有弟子来报,有人在山门之外求见许半生。

    “求见半生?”庄昕觉得有些奇怪,这两年多的时间,前来太一派拜访或者干脆就是串门的修仙者数不胜数,但通常也只是说来拜会一番,直接说要求见许半生的,还是从未有过。

    对此,许半生早有感应,便问:“来的是个什么人?”

    那弟子答道:“那人打扮很奇怪,虽也是法袍,但明显和我们所穿的不同,头脸整个蒙在帽子之中。弟子问他是何门何派,他也不说,只说是师叔的故人,姓温,还说只要一说师叔就会知道。不过此人倒是安分的很,跟弟子说完之后就静静的呆在山门之外等候。”

    许半生听了微微一愣,脑中瞬间浮现出一个形象。

    原以为是天工开,但看到这名弟子前来通秉,就已经知道并非天工开了,否则,天工开只需报上自己的名字,只怕就会引起整个大青山的震动。即便是天工开不想兴师动众,肯定也不会一个人前来,天晴是必然会跟着的。

    当通秉的弟子说起那人的形象,许半生就已经心里有些古怪了,再听到那人自报姓温,许半生便已经彻底知道了那人是谁。

    天外来客!

    许半生所认识的姓温的,只有一人而已,便是在黑市之中结识的外世界修仙者——温蓝山。

    一晃六七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许半生几乎都要忘记了温蓝山的存在,也就是几年前让天工开修复壶中乾坤,取出那些材料的时候,温蓝山这个名字曾在他脑中一闪而过。因为,那些材料之中,除了不二沙以及妖鸾朱羽,其他的材料都是温蓝山提供的。

    许半生当初卖给了温蓝山许多用真炁绘制的符箓,那些符箓在九州世界也只是跟寻常符箓相差无几,可因为是真炁绘制,在虚空乱流之中却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而九州世界通行的用真气绘制的符箓,在虚空乱流里就跟草纸没有任何区别。

    也正因如此,许半生跟温蓝山有过约定,此后为了彻底抹去许半生和温蓝山交易的痕迹,还使得一个和温蓝山来自同样世界的人死在了那里。原以为温蓝山用不了多少年便会到大青山来找自己,上次他买走的符箓也用不了多久,没想到一别便是大几十年,以至于许半生几乎都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可就在今天,温蓝山却又突然出现了。

    倒也未必就是温蓝山,但至少,肯定跟温蓝山有必不可分的关系,他们必定来自于同一个大千世界,并且来人的目的,许半生也已经知晓。

    “带他进来吧,我在此等候。”许半生吩咐了下去。

    那名弟子退了下去,庄昕问道:“半生,来者何人?似乎神秘的很!”

    许半生笑了笑,道:“大师兄,师弟我有客到访,只怕需要应酬一番,今日就不多留你了。”

    庄昕明白,许半生根本不想跟他多说这个话题,倒也不敢多问,便点点头道:“我也还有事务要处理,就先走了。有什么事的话,师弟你记得招呼。”

    许半生含笑起身送客。

    不大会儿,刚才那名弟子就带着一个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件黑色长袍中的人到了太元峰顶,隔着一层门板,许半生也能感觉到来人身上那和多年前他接触的温蓝山相同的气息,知道不会错了,便朗声道:“进来吧。”

    门外弟子急忙推开了木门,躬身将那名黑袍人让了进来,许半生又道:“你先下去吧,没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前来打扰。”

    “弟子遵命!”说罢,他关好房门。

    许半生站起身来,也不先跟那人打招呼,甚至连确认那人是否温蓝山也没兴趣,而是走到门后,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件小小的法宝,放在了门槛之上。

    随着那件法宝被放下,整个屋子瞬间气息一变,这是许半生在自己屋中布下的一个阵法,就缺这件法宝作为阵眼,只需将这件法宝放下,整个阵法就会被发动。

    这个阵法,融合了遮蔽天地的阵法以及八阵图,彻底隔绝天地之外,还可以起到防御的作用,以免被人误闯。

    阵法发动之后,许半生这才道:“你不是温前辈吧?”

    那人也感觉到阵法被发动,知道自己彻底安全了,这才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庞。

    和温蓝山一样,因为常年在虚空乱流之中穿梭,此人的皮肤显得过于白皙,有些病态的模样,同时,许半生也看见他藏于袍袖之中的手上,戴着一个手套,和温蓝山当年穿梭虚空乱流的装备完全是同一种材料打造。

    “你就是许半生?”那人并未回答许半生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许半生笑了笑,回到桌边坐下,道:“温蓝山可比你有礼貌多了。”

    “我必须先确认你的身份,毕竟,我们从未见过。”

    “我若不是,你又如何分辨?你是谁?”

    那人想了想,似乎觉得许半生说的有理,便道:“温蓝山是我的父亲,他已经死在虚空乱流之中了。”

    “当年的那些符箓没帮上他的忙?”

    “正是因为那些符箓有效,所以我今日才会登门造访。只可惜,那些符箓终究只能帮助他避开一些祸端,却不可能彻底保全于他。你没去过虚空乱流,当然不会知道虚空乱流之中到底有多么恐怖。”那人并无太多悲恸,或许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族人死在虚空乱流之中实在是太过于正常的事情了。但是,言语之间,却有几分对于许半生的不屑。

    许半生还是笑了笑,道:“你怎知我没有进入过虚空乱流?你们那个世界的修仙者整体实力太低,并不意味着我们九州世界的修仙者也无法在虚空乱流之中穿梭。你要搞清楚,我和你父亲之间,那只是一笔交易,从无半点交情可言。你跑来我们的世界之中,如此装腔作势,你父亲临死前就没告诉你下场会是怎样么?”

    那人愣了愣,终于显出几分悲哀之色,道:“我几乎从未见过我的父亲,而母亲也是前不久才将父亲留下的遗书交给我。父亲拿到你的符箓之后,回去了一趟,也就是那次才有了我。父亲已经试验过你的符箓之威,确认有效,留下一封书信给我之后,便又去了虚空乱流。以前我修为太低,母亲也不敢将父亲的遗书给我,直到我步入元婴期,母亲才给我看了父亲的遗书。父亲的死讯,早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被确认了。”

    “看来你们的科技攀升的真是不错,在虚空乱流之中死了的人,竟然也有办法确认。你是来找我买符箓的?”

    那人重重的一点头,道:“我叫温青水,父亲说你是个天才,当年不过筑基而已,便能绘制出夹杂真炁的符箓。而且当初和你有过约定,约好将来再做交易。想必这几十年的时间,你也已经积攒了不少符箓。你想要什么?灵石还是珍稀材料?”

    许半生摆了摆手,道:“我要纠正你两个错误。其一,我和你父亲有约定是不假,但只限于和他之间,我没有义务完成和你的交易。其二,这几十年,我有我的仙途要走,不可能时时刻刻只为你们绘制符箓。其三,你不用觉得你父亲言过其实,你们那个世界,从炼气到元婴很容易,但步入元婴之后便举步维艰,没有飞升通道的世界,要返虚也没什么用,这也是天地的规则之一。这并不意味着九州世界从修炼开始到元婴也很容易。你若是再这般时不时的流露出讥讽之态,就别怪我不念及和你父亲之间那一丁点儿的情分。第四点,也是最后一点,别跟我说什么珍稀材料,在九州世界珍稀的材料,在你们那个世界可能一文不值。交易到底如何进行和完成,这得由我来说了算。”

    温青水愣了愣,颇有些恼羞成怒,微虚双眼,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许半生摇摇头,道:“你的态度实在太糟糕了,温蓝山真是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义务,你的母亲似乎也没把你教好。你是不是在想,你是个外世界来客,若是传扬出去,我便是勾结外世界来客的j人,我若不能满足你的要求,随时你都可以让我承担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

    温青水不言,只是看着许半生,眼神中分明是在说——难道不是么?

    许半生陡然绽放威压,一时间,温青水明明感觉到许半生只有元婴七重天的修为,而他已经是元婴九重天巅峰,乃是元婴大圆满之境,一个小小的机缘便能迈入化神期,可却被许半生的威压束缚住了全身,丝毫动弹不得。

    “你修为看似高过我,可我若想杀你,也不过是一念之间。你母亲就没告诉过你?你们修炼虽易,可实力却远不如我们九州世界的修仙者么?就凭你这点儿微末的道行,在我们这儿,一个元婴初期都能轻易的杀了你。”

    温青水的头上,汩汩的流下汗水,他有心反驳,但却无力回天,因为他发现,许半生说的似乎一点儿都不错,他空有境界,但在许半生面前,却根本连一丝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我与你父亲也算有些交情,不管如何,我也算得你的长辈,你一进来就表现出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这就是你母亲给你的教育么?”

    许半生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屋内的气息陡然变得寒冷无比,温青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