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爱上双面人 > 章节目录 第九章:步步高升
    两周后。

    颜氏踩着紫色细跟高跟鞋轻快的走在去cbd的路上。秋高气肃,朝阳正穿过薄雾,洒下暖暖金光,晨风拂过,颜氏深深呼吸凉爽又带着薄荷味的空气,惬意沁入肺腑。高级灰的九分裤,极佳地衬托出她的高挑身材。白色衬衫,亚麻材质的粉红色休闲西装,头发微微散散的绑了一圈,整个感觉简洁素雅。脸上略施薄粉,耳上戴着几何图案的耳环,唇上是栗子色口红,更显女人的温婉和媚态。

    一看,知性而冷烈,和酒吧那晚判若两人。

    走到写字楼下,拐进了一家咖啡店,如往常一样要了一份刚出炉三明治和一杯冷艳又温暖的摩卡咖啡,对店员礼貌的笑着付钱离去。

    轻轻抿一口摩卡,只觉寡淡无味。

    这种一成不变,亦复如是的日子,她过了四年,习若自然。高跟鞋,三明治,摩卡......早已如尝清汤寡水一般,倍感无趣,寡味。

    大学毕业之初,不通世务,她向往着成为一名职场女精英,可以在职场中行云流水般发挥自己的价值,获得物质和精神上的满足。一晃,已入职场七年,一路奋斗,跌跌撞撞,饱练世故,已成为自己想象中的那种人,却亦是感到寡味无趣,淡而无味。

    在这职场之中,有多少八面玲珑,就有多少万箭穿心。形势之途,谄上抑下,逢场作戏,筋疲力竭......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善到伪善再到善的过程,而职场大致是善,到伪善的过程。职场人沉浮其中,相互征服,相互利用,又相互逃离......

    这些年的咸酸苦辣,说有趣亦可,说残忍亦可,终究不过是一场戏。

    电梯还是如往日一样,排了两条队伍,亚肩迭背。幸好,风迅刚好在六楼。颜氏不喜欢电梯里拥挤的感觉,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走楼梯。六楼,一股气,便能走到。

    “老大,早上好。”

    刚要上楼,小初气喘吁吁出现。

    颜氏点头,“早啊,你也爬楼梯?不是还早吗?”

    小初憨状可掬,回道:“老大您都到了,我当然要快点赶上啊!电梯人太多了。”

    颜氏笑笑,两人一前一后开始爬楼梯。

    细跟高跟鞋爬楼梯可不简单,只要稍微不留神,就会前脚掌和脚跟不同步,鞋跟被卡在楼梯上。只见颜氏是侧着身子,一手扶着扶梯,鞋子是倾斜着,一步一个台阶慢慢的走。小初亦是高跟鞋,不过是粗跟五厘米不到,走起来就轻松多了。她跟在颜氏身后,察颜观色,故意走得很慢。

    颜氏问:“周末过得愉快吗?”

    小初点头,“嗯,还行,诶,老大,最近新上的电影,你看了吗?”

    颜氏笑问:“什么电影?”

    她只顾着看去看一壶酒工作室的表演,其他娱乐圈的消息,她基本不怎么关注。说来也怪,上周末去剧院看演出,连着两次表演都没看到柳公子。她对此很失落,正愀然无乐中。

    小初:“《北京遇上西雅图》,爱情片,挺好看的。”

    颜氏笑着点头,“好,我抽空也去看看。”

    毕竟是六楼,一会儿的功夫,两人言笑晏晏就到了。

    “颜总监好!”

    前台小妹妹毕恭毕敬地像颜氏打招呼,笑容可掬。

    颜氏看一眼时间,8:40,看着小妹妹,嫣然一笑,道:“早上好,副总到了吗?”

    “到了。”

    颜氏:“好。”转而对小初说:“小初,我一会跟副总有个会,我们今天早上的周会改为下午,你去通知大家。”

    小初点头。

    颜氏走到最靠窗的工位旁,放下手提袋和手里的早餐,又将西装脱下披在椅子上,拿出手提电脑,弯腰正要坐下,又站起,啃了两口面包,猛喝了几口摩卡,拿着电脑就朝张姐办公室走去。

    张姐,是风迅娱乐的副总,是颜氏的直接汇报对象。对颜氏而言,她是亦师亦母般的存在。公司总裁是谁?颜氏不知。从入职开始,便没见过总裁,亦没听过。圈内的人都只知道,风迅公司的事物都由张姐说了算。

    敲门,发现门没关,推开门,只见张姐坐在椅子上,一脸憔悴,闭着眼睛,双手撑住下颚。

    颜氏轻轻唤:“张姐?”

    张姐抬头,神情沉重。

    若不论憔悴的神情和苍白的面色,张姐的确是一名令人眼前一亮的美女。张姐今年四十岁,但外表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十岁。穿着裙装,一头卷发盘起,是个标准的知性美女。身形虽单薄,但却异常玲珑有致。她的脸上好像天然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但她本身并不带有侵略性,却可以在举手投足间让人感受压力,使人产生顾忌或者畏惧,远离她或者臣服她。

    柔而不犯来形容张姐,最合适不过了。

    张姐一见颜氏,眼神从迷茫到闪过一丝亮光,忙起身,朝沙发处走去。

    “小颜,你来了,坐。”

    两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颜氏瞧着张姐的脸色,心生担忧,怜惜的眼神从张姐面庞柔柔划过。欲问她是否家里出事,眸子闪烁,嘴唇张了张,又吞了回去,转而神态严肃,一字一句极端认真,问道:“张姐,是公司出什么事了吗?”

    张姐面露不安的神色,眉头紧蹙起来,叹了一口气,道:“贺百兰走了。”

    “啊......”

    颜氏如受到惊吓般,有些失措,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张姐,眼底全是诧异,见张姐皱着眉,愈发不安了,顿了顿,不可置信问道:“走了?!”

    “怎么可能?!”

    “她怎么舍得离开,她可是要跟我斗一辈子的人啊!”

    张姐两道眉毛深锁,付之一叹,发愁道:“上周五跟我提的,我没批,她今天早上直接不来公司了。”

    “......”

    对张姐这个身份而言,颜氏和贺百兰,都为她的左右臂,缺一不可。

    颜氏皱了皱眉头,疑惑道:“张姐,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给她打个电话。”拿出手机,正要打开通讯录。

    张姐正颜厉色道:“是真的。”

    颜氏愕然,放下手机,脸上的诧异凝固。

    张姐忧心忡忡,迟疑片刻,才道:“眼下这般,我们也无可奈何,由她去。但游戏引进这部分,不能没了人带,今天起,这块业务就划到你这边,你看怎么样?”

    心照不宣。

    老对手走了,自己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吞了她的业务,好像,有点不对劲啊!怎么感觉是名不正言不顺呢?颜氏感到有些不妥,疑惑地说道:“你没同意她辞职,那再把她叫回来就好了啊!现在立刻调整业务,我担心影响不好......”

    张姐艴然不悦,脸上露出愠怒,道:“我早就察觉到她跟风腾科技的人接触,得陇望蜀之辈。如今她走了,正如我意,只是我担心,她手上关于我们的信息太多......我也并非计出无聊,这个安排,我早就有打算。”

    颜氏一楞,原来张姐早有察觉。

    颜氏在去台湾出差前一晚,把一份测评文件留在了公司电脑,于是她大半夜的返回公司拿文件。不料,却撞见正在加班的贺百兰。颜氏问她怎么这么晚还留在公司,贺百兰神色紧张,有些支支吾吾说了一些理由便遮掩过去。颜氏就心生不安,但也不好多问,拿了文件就离去。

    如此一想来,贺百兰最近的行为的确古怪。

    颜氏也心生不安。

    两人都低沉着脸,沉声静气。

    颜氏强装神色自若,安慰张姐,道:“我想,贺百兰虽然平日里为了业绩阿谀求容,但还是有职业操守之人,不会负恩昧良,做出犯法的事。”

    张姐笑笑,还是一脸焦心劳思,道:“小颜啊,你还是太嫩啊......人心惟危啊,但愿我们不是放鱼入海啊!”

    如今这局面,是福是祸,谁知晓。想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怎么可能?

    颜氏见不得张姐这副焦虑不安的神情,接收贺百兰的部门,不过是举手之劳,如振落叶。她心里有了决然的痛快,咬咬牙,义形于色道:“既然这样,那引进这块,在没有人来接手之前,我先带着。张姐,你且宽心。”

    张姐神色终于缓和了一些,轻叹一声,道:“如何宽心,如今啊......这页游市场增长点几乎为零,咱们现在手头上的游戏流水也是增长缓慢,踵决肘见。我看啊,咱们老板怕是要坐不住,要来找我问罪了。”

    老板?

    咦,我们还有老板的啊!

    哦,对,我们公司还有一个神秘的老板啊!

    颜氏:“咦,张姐,咱们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

    张姐笑笑,道:“快了,你们很快就会见到他了。”

    颜氏心想,管他什么老板,自己只要跟着张姐就好。三句话不离本行,献策道:“如今的市场,是因为大家为了追求流量,纷纷推出题材风格都相同的游戏,才导致每一款产品再赚了第一波流水后就失去人气,最终只能废掉。”

    张姐无可奈何淡淡道:“流量为王啊!”

    颜氏:“我倒觉得质量才是硬道理,我们目前研发的两款页游,一定会大赚的!”

    张姐点点头,“叫你来,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颜氏:“张姐,你说。”

    张姐:“我们和风腾,争名于朝,争利于市,这次,要多多争取花来科技的资源。今年,断不能让风腾再压制我们!”

    颜氏点头会意,问:“张姐有什么新策略?”

    张姐眼中一丝凌厉,忧心忡忡道:“去年风腾科技的暗黑江湖的海外运营权放给台湾的华来科技,两家公司都大捞一把,名利双收。今年我们还没去拜访东南亚市场的代理们。现在看来,这台湾的华来科技,尤其重要。”

    颜氏默认,点点头,回道:“去年的暗黑江湖,的确让风腾大火了一把。”

    张姐看着颜氏,目光坚定,一字一句道:“所以,今年的拜访,就由你亲自去。”

    啊?!不是吧!

    东南亚的市场是风迅娱乐最重要的海外市场,往年都是张姐亲自出马拜访,维护和几家大代理商的合作关系。因此,颜氏大惑不解,道:“张姐,往年都是你去的,我担心我......”

    张姐摆摆手,道:“放心,你可以的。”

    “可是......”

    “小颜,推诚相见,你总不能原地踏步,继去年春天你负责的《我是武士》大火后,你后来经手的游戏都不温不火,再这样下去,于你自己,于公司,都是不利的。”

    颜氏对张姐的委重投艰,心领神会,只好输心服意。

    “张姐,放心吧,我定将不负重任。”

    从张姐办公室出来十分钟后,一封升职邮件便发到了全公司邮箱。一千多人,就在周一这个最疲倦又充满激情的早上,得知了颜氏升职的消息。

    颜氏和贺百兰,斗了四年,你来我往,公司上下无人不知。大家对这个升职,虽说不上物议沸腾,亦是众说纷纭。

    颜氏也是经过大风大浪之人,对这等场景,只是付之一笑。倒是开始琢磨贺百兰辞职这件事,凭她对贺百兰的了解,人心难测,总觉得她辞职不是那么简单。

    当天,颜氏又再张姐的指示下收编了贺百兰团队的十人。

    一折腾,就到了下班时间。

    张姐走到颜氏位置,递给她一瓶咖啡,笑道:“我已经和老板沟通过了,你明天就启程去台湾,老板刚好在台湾度假,说不定你还能碰上他。”

    “啊?!”

    这被宠若惊让颜氏有些惊喜交集,满腹疑惑地看着张姐。

    “明天啊!”

    刚调整部门,一堆人心要安抚,这就走?那不是逼着她今晚开会,然后通宵达旦安排部门人员的工作吗?心里怏怏不乐,但也只好弯弯嘴角,笑微微说:“好吧。”

    张姐眼里一亮,闪过一丝狡黠,挑着长长的眉毛向颜氏眨眼,轻声道:“哦,对了,你过来。”

    颜氏贴耳过去。

    “老板,是个基佬。”

    “?!”

    基佬?

    基佬?

    什么鬼?

    颜氏神色突然有些古怪,半天才嘟囔着说了一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