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黄山修道士 > 章节目录 第139章:乱局
    “我知道,大家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大佬放下手稿,面容严肃。

    他对着话筒,把话传达给整个华国,“其实在最初,我也很难接受。”

    像这种东西,哪个人能轻松承认?政府最开始的设想是出现了异能者和变异生物,这就是把变化范围锁定在了个小圈子里面,依照现代的科技,当然有信心镇压他们,而使民间依旧是该干啥干啥。

    可事实却是整个世界变了脸……

    只能努力适应了。

    “我们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大家不必太过担忧,要相信国家,相信人民……再过不久,政府会尽快公布一些关于近期发展的计划,努力维持秩序,促进旧时代向新时代的转变……”

    大佬结束了这次的播报。

    不管怎样,这个通告一出来,就注定了接下来的时间不会平静。

    就算不去理外国爆发的种种变故,就说在华国,也紧接着发生了几场恶性的攻击事件——无数人昨天还沉浸在天下太平的日子里呢,今天就被告知世界变了,修仙都有了,那些神神鬼鬼的还会远吗?

    终归是潜移默化的不够,一些脑子轴的直接钻进去了牛角尖,企图跟着过去的“科技时代”,给它陪葬。

    疯子和有心者哪里都有,这也是政府前面一直担心的。

    就算在之前的暴雪和洪水里已经把政府抗灾的决心摆出来了,这次大佬的讲话也强调了维护现有秩序,实现和平转变的态度,可还是有一些家伙趁机找事……

    你说他们到底图什么?

    这种大变化大家抱团扛过去才是真理,怎么就会有人出来“激情杀人犯罪”了?

    尤其是在国外,邪教实力更是随着这次的讲话而气焰嚣张,喊着“我爱我主”的话就自爆了。

    除此之外,华国那些脑袋灵活的一经此事,立马打包东西找了个附近的道观,询问他们那里能不能出家,或者有啥功法可以借阅。

    不过政府早就防着他们这样的人了,像正式的典籍古书和道门败类,在过去的几个月就遭到了一次大清理,保证不会再轻易流落到民间,从而闹出什么事情来。

    当然,除了道门之外,要是还有一些没登录在册被政府掌控的民间法脉存在,那官方大佬也没办法了——摁住道门这条大鲲已经够花他们的心力了,其余的小杂鱼,就让它们自己玩耍吧,别干啥犯法的事就好。

    还有几个当即跑到道观里面,抱着三清祖师的神像含情脉脉的喊着要出家的服侍他们几位的,让看着的道观主持无语的很,把他们扒拉下来,拿着新出台的《道教管理办法》拍这几个沙雕脸上,指挥弟子把人架着扔出去了。

    总而言之,在讲话结束的几个小时内,整个世界都呈现出了乱像,并在后面几天愈演愈烈。

    不过再过了一段日子,心情还揣揣着的大伙儿出了门,才发现自个儿的生活好像根本没变化——照旧要想着还房贷和保养日益衰退的发际线,跟高大上的修仙基本搭不上边。

    由此可见华国的准备有多齐全。

    鹰国,由于上次国际会议的影响,号称“日不落”的泰西搅屎棍更加受到了打压,自家培养的修士在高卢折损严重,只剩下了几个没去的弱鸡。

    现在真相一被揭露,鹰国的大街小巷都举起来游行抗议的旗子,痛斥鹰国的那群官僚蒙蔽国民,同时还在反对之前鹰国脱离泰西联盟的事,要求在全新的世界下,实现泰西诸国的互惠互利。

    鬼知道他们怎么会一下子把这两件事联系上。

    然而在高卢国那边,阿德里安再次登上了自家政府为他斥巨资修建的观星台。

    他们想要阿德里安占卜一下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大事,好未雨绸缪,特别是前面华国的那条龙鱼,那样的威势,简直是给了西方一个“大惊喜”!

    他们知道华国的历史源远流长,在时间流转里难免会留下几个大杀器……所以相较于华国官方,西方人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那条巨兽的来历——是好是坏?它跟华国是一边的吗?

    阿德里安站在台上,将星光收敛入双眼,整个人的气质忽然变得飘渺不定。

    再睁开眼时,万事万物在他眼里的模样都变了。

    星光交织成线,缠绕在天际,垂落于每个人的身上。

    他本来想应高卢政府的请求,将目光投向东方,可是在转动之间,他只看到一大片绿光从西北的鹰国上空冲天而起。

    与之呼应的,还有泰西北部的三国和毛熊的西陲地带……

    果然,局面更加复杂了么?

    阿德里安看着那几道光柱,心里虽然惊讶,但又莫名的觉得理所当然。

    “阿德里安先生,你又看到华国……”看着对方结束了占星,高卢国胖胖的官员立马迎上来,想要问他。

    阿德里安摇摇头,说道:“先不要去窥探远东了。”

    “泰西……又出现了新的势力。”

    圳城。

    正忙着给橘猫割蛋蛋的安北游并没有时间去看电视或者上网,所以他没能及时知道这件震惊了全球的大事。

    他还在淡定的抓着大橘的爪子,把它摁在兽医院的桌子上。

    “不行啊,安同学,你家的猫野性太强了,我们完全控制不住它。”

    被抓花了脸的兽医李雷无奈的给自己敷着药,对安北游说道:“我们给它打了麻醉,可你家这猫还是很生猛……死活做不了手术啊。”

    “它今天一天都很激动。”回想起一出门就开始哀嚎挠笼子的大橘,安北游也皱起了眉头。

    尤其是到了兽医院,一把它放出来,大橘猫就疯狂挣扎,不但抓坏了好几个垫子,还弄伤了好几个医护人员。

    都这样了,也难怪李雷医生不想再伺候了——这橘猫是他出来混至今,碰到的最凶的一只,太难搞了!

    他就没遇到这么难割的蛋蛋!

    “那我过几天再带它来做绝育吧。”把大橘放进笼子里关好,安北游很愧疚的看了眼李雷脸上的血痕,“你这伤……”

    “没事,打针了。”李雷摆摆手道。

    反正安北游是个富二代,钱早就给了,他根本不在意这点小伤。

    “那我就带着它先回去了,下次联系。”提起快二十斤的笼子,安北游打车回了家。

    幽暗的宠物笼内,大橘终于停下了自己颤抖的爪子。

    它蠕动着身体,抬起后腿,给自己舔毛。

    舔着舔着,它就忍不住流泪——经历了这么辛苦的奋斗,它总算保住了自己的蛋蛋!

    可安北游压根不晓得它的内心活动,还在跟话唠的司机搭话。

    “靓仔,今天的新闻看了没?有神仙了哦~”

    安北游嗯嗯啊啊的应着,低头看手机。

    上面讲的比司机唠嗑唠出来的详细多了。

    等回到家,安北游也不做别的,第一时间就把大橘猫从笼子里捞了出来,对着它肚子上的肥肉捏了一把。

    肥猫痛苦的叫了一声。

    于是安北游的心就顺了,“不会说人话,你不是妖怪。”

    大橘在他的魔爪之下有苦难言,心说等自个儿牛皮起来了,第一个就是杀了这人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