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幻剑奇书 > 章节目录 第24章 运气也是实力
    第二十三章:运气也是实力

    并不是每一场对决都是像孤苏萤河那样速战速决。月牙儿的木牌号码是二十号,可等了两个多时辰,也只是进行到十五号试炼者进行比试。

    孤苏萤河和月牙儿便开始聊天寒暄,到处转悠观看其他人的比试情况。

    随着第六场地的突然沸腾,也是将孤苏萤河和月牙吸引了过去。

    “竟然是内院小妖孽任小灵对战天才王保!”

    “听说任小灵可是灵境九阶,而且曾经越级战胜了虚境一阶的孙兆龙!”

    “可王保也是有着虚境的实力的!”

    “可不是嘛,听说王保之前也和他的死对头许柔柔打得难分胜负,听说许柔柔可是虚境二阶的实力!”

    “第一场就遇到了王保,看来这次小妖孽是要栽跟头了。”

    孤苏萤河听得众人的议论,再看看已经上场的一位面容颇为消瘦的男子,年纪比自己应当要大上一两岁,不由得感慨道:“看来你们这内宗还是有些利害角色的……”

    “那当然,在内宗有个实力排行榜,有着天才之称王保也只是排名第八,在他之上是小妖孽任小灵。两人虽然相差一阶的修为,但实力差距不大,是一场还算有意思的比试。”月牙儿在一旁解释道。

    “越级挑战……挺有意思……不对于虚境过,虚境一阶的实力只能排上第八?”孤苏萤河对于虚境一阶只能排上第八名,显然还是有所诧异的。

    “不用担心啦,内宗排行榜上前五到名前十的实力都是差不多的,最多也就是虚境三阶的……谁来着?记不清楚了……”月牙儿直接忽略道:“不过总而言之,前五名,最少都已经是在虚境四阶以上的修为,不过没有参加今年的试炼大会,听说好像是在宗外执行着什么任务,就算是平时,也很少在宗门出现,排行榜虽然是榜上有名,但其实也没几个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虚境三阶……”孤苏萤河一怔。虚境二阶他倒是可以勉强一战,但仍是毫无获胜的可能。灵境三阶就更不用说了。

    当然,这是在不动用剑灵契约的前提下。

    实上更多的还是庆幸。若不是蓝影给了孤苏萤河剑灵丹,硬生生一下子从灵境五阶突破到了灵境八阶,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实战经验以及那几套剑诀,他估计还只是灵境五阶,试炼前五名对于他来说,可真是遥不可及……

    “看来之前自己真的是把万剑宗想得太简单了。本以为即便是内宗一些颇为强悍的弟子,撑死也就是虚境一二阶,却没想到还有着五位虚境四阶以上实力的人。看来自己当真还是太渺小!”孤苏萤不由得在心中默默感叹。

    “萤火哥哥,比试开始咯!”月牙儿看到孤苏萤河失神,随即哂笑道。

    压下心中的各种思绪,孤苏萤河开始观看任小灵与王宝的对决。

    “小灵师姐,这次我可不会留手了!”王保话音刚落,纵身一跃上空中,手中双剑猛然劈向任小灵。

    “那可正合我意!”任小灵白皙的小腿一踏地面,身形也是跳跃到空中,手中的银色长剑竟然幻向王宝的双剑。

    哐当!一声钢铁碰撞声激起火花,两人皆是从空中落地,都是瞬间稳住身形,然后又是瞬间离开原地,朝着对方劈砍过去。接着一阵阵的剑影银光,一道道火花溅起,双方激烈交锋起来。

    看起来无论气势力量,谁也不输,反而是不相伯仲。

    “那小妖孽就算灵境九阶,但力量上却丝毫不输虚境一阶的王保啊……”

    “难怪能在内宗排行榜能排在王保之上……”

    “那是自然,小妖孽任小灵那可是宗主的外孙女呢!王保虽然叫她师姐,但其实任小灵比起王保可还小上两三岁,十六岁的灵境九阶,难怪被称为小妖孽!”

    “虽然如今看着两人实力相差不大,可不管怎么说,王保毕竟是虚境的实力,有着等级的优势,长此以往任小灵必然会处于下风……”

    “萤火哥哥,你怎么看?”月牙儿看着两人对决,再听得众人的议论,对于灵境七阶的她来说,也难以看得出谁占上风。

    “走吧,胜负已分,没必要看下去了……”孤苏萤河语气轻淡,说着就要离开,仿佛已经台上的对决失去了兴趣。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想起任小灵上次对战诡影猫妖时,以那诡异的身法,竟然将两只猫妖击退。要知道,诡影猫妖可是相当于灵境九阶的修为,而且速度极快。两只诡影猫妖,足以让虚境一阶都颇为头疼,可她竟然独自对抗并且不处下风。

    任小灵也说过,那时候她是灵境八阶。显然她那时候的实力就足以应对虚境一阶。

    由此可见,虽然如今台上任小灵和王保打的难解难分不分上下,但其实根本就没用实力。而反观王保,虚境一阶又如何,面对根本没用实力的任小灵就要拼尽全力,明显是实战经验不足。

    “胜负已分?”月牙儿反而有点愕然,她虽然有灵境七阶,但说到底,实战经验还是不足,一下子竟然不能明白孤苏萤河的话。

    对于孤苏萤河说的话,月牙儿几乎都能猜出个大概。甚至他不说的时候,月牙儿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把他的心中所想娓娓道来。

    可如今看着月牙儿有点愕然的模样,孤苏萤河竟然觉得好笑。

    “萤火哥哥若再取笑,月牙儿可是会生气的哦!”月牙儿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其实脸上却挂着浅浅的笑容,也被孤苏萤河的模样逗笑。

    “之前我在剑道幻境同时遇到两只诡影猫妖,差点不能全身而退,任小灵为了救我,独自对抗两只猫妖,打得难解难分,她那时只是灵境八阶。而一猫妖就有着灵境九阶的实力。”孤苏萤河收起笑容,对月牙儿解释道。

    “没想到小妖孽原来有着这般实力……我倒以为她实力与我相差无几……”月牙儿点点头,一股奇怪的感觉突然在心中升起,她不敢说那是自卑。

    对与孤苏萤河,她一直有着一种跟在他身后几天的心理,就算他实力再强悍,自己也不会至于完全仰望的地步。再怎么说,她本以为自己和任小灵会是相差不大的,可事实上上,自己已经在不经意间,离他们,越来越远……

    “别想太多了,若换做是我对战那个任小灵,我也没多大把握能取胜。身为宗主外孙女的她有着很丰富的实战经验,母亲还是九大长老之一,必定有着强悍的身法秘诀或是剑诀,实力不容小觑!”孤苏萤河自然是看出了月牙儿的心思,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但无论遇到什么对手,千万不能大意,我见过有人以灵境的修为,却让有着极境实力的强者吃瘪的。”

    孤苏萤河其实说的正是自己,曾经在星辰空间和蓝影对战时,就曾以惊变和惊变在蓝影手中讨到好处。虽然那时也是带有几分侥幸。

    “以灵境的实力让极境实力的强者吃瘪?”月牙儿一脸诧异,她自然知道,极境的实力随便一挥手就足以灭了灵境吧?灵境不要说还手,就算是能看得清楚极境对手的动作都有点困难吧?又如何说让其吃瘪?但孤苏萤河显然是不会欺骗自己的,即便是真的欺骗,那也定是处于好意。

    孤苏萤河点点头,道:“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对手,都不可大意。走吧我们回第八试炼场地,应该差不多到你上场了。”

    月牙儿点点头,然后和孤苏萤河回到第八试炼场地。十八号的两位选手已经开打,看着一边倒的趋势,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到决出胜负。

    与此同时,月牙儿也听到第七场地裁判导师的声音:“第七场地,十七号木牌持有者王保落场,获胜者任小灵!”

    孤苏萤河看了看身后不远处角落观众席上的紫离,她也正愣愣的盯着自己。紫离注意到孤苏萤河突然回过头,立马把头转换去不再好看。

    孤苏萤河无奈的摇摇头,不再理会她,反正她只要别给自己惹麻烦就好,这样乖乖的也倒是挺好的。

    “死萤火虫!臭萤火虫!”紫离原本对于孤苏萤河和月牙儿走在一起只是觉得有点鼻子酸,可这几时辰来一直在几个试炼场地走来走去秀恩爱,紫离的那种感觉渐渐的竟然转化成了醋意,越来越越浓,原本也只是在心中暗暗骂几声,最后竟然直接骂出声音来。

    她并不知道,手中的蓝影剑早就受不了了,若不是有着身在试炼会场,有着九大长老以及宗主任云樊坐镇,她怕是早就跳出来吐槽了。

    “第八场地,十八号木牌持有者,宋恩落场,获胜者,刘依依!第八场地十九号木牌持有者巴恩,黎若萱双方做好准备!”随着第八地裁判声音的落下,十八号刘依依已经上台进行获胜登记。

    “黎若轩和巴恩?”月牙儿也是吃了一惊,她当然知道,两人可都是内院排行榜前十的人物。

    当然吃惊的还不止月牙儿,整个第八场地的观众都已经惊呼出了声音。

    “这两人实力很强悍?”孤苏萤河当然察觉到了月牙儿的吃惊。

    “嗯,黎若萱凭借着虚境三阶的修为和强悍的实力,刚刚加入内院就没多久一跃进排行榜第六名。”月牙儿顿了顿,神情有些严肃道:“而巴恩,则是长期盘踞内院排行榜第五人物,应该也是虚境三阶。”

    “这样也好,既能有人替我把强悍的对手解决,又能观看一场有意思的比试,月牙儿,看来实力果然也是运气的一部分……”孤苏萤河反而无比的轻松,直接拉月牙儿在一个位子上坐下来,听着第九试炼场地才进行到十七号,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愉悦。

    月牙儿自然明白孤苏萤河的意思,也陪他坐下来观看比试,反正这样有利的反而是他们,而且这一场比试结束后,也轮到自己上场了。

    “第八场地,十九号巴恩,十九号黎若灵上场。”随着裁判导师话音的落下,一道白色倩影以及一个内宗服饰体格强壮的朴素少年上场,导师缓缓道:“第八场地,双方就位,十九号比试……开始!”

    “巴恩师兄,我可是早就想找你讨教了,这次导师如愿以偿了!”黎若萱面对着巴恩,不仅没有丝毫紧张,反而是说不出的兴奋。

    “师妹小心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巴恩一脸的严肃,黝黑强壮的手臂猛挥动大钢铁大剑,两道紫色的月牙形状剑气直接飞向黎若萱。

    当然,这还不算完,巴恩身形快速跳跃而起,直接将剑气凝聚在手中的大剑,显然剑气不过是他的掩护,真正的一击挥砍是从空中发动。

    孤苏萤河以精神感知力探过去,脸上的表情有点难看,巴恩这一招,若是换做他,除非以八荒天一诀接下,否则,怕是直接会被震飞到台下。可若是他真的以幻剑舞接下,那以剩下的剑之魂剑气再对战巴恩,不动用剑灵契约他将毫无胜算……

    “果然不愧是长期盘踞内宗排行榜第五的角色,这个巴恩还真不见简单。”孤苏萤河暗暗庆幸,自己的运气可真好,还好第一场不是遇到这种变态……

    而反观黎若萱,似乎也是不紧张,嘴角一抹冷笑一闪而,冷喝道:“身法,清踪迷影!”

    声音落下,黎若萱的身形渐渐变得虚晃起来,也不理会飞来的两道紫色剑气和从空砍来的巴恩。

    “出现了!是黎若萱的清影迷形!”

    “听说她就是靠着这招,才刚进入内宗没多久就一跃到了内宗排行榜前六名!”

    第八场地的观众开始惊呼议论起来……

    “嗤……”诡异的声音落下,两道紫色的剑气轰向那虚晃的黎若萱,直接穿过她轰向场外,被一道诡异的剑气屏障吸收而去。

    “是残影!”

    一些修为稍微弱的观众也是才能看出那只是一道残影,直接叫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