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一念超神 > 章节目录 第014章 托鼎卖身
    阮庭芳被萧峰拉着小跑起来,她回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周卫等人,一想到周卫之前的嚣张跋扈,冷霜的盛气凌人,还有掌柜的巴结,她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担忧。

    “别怕!”一道轻柔的声音从她的身旁传来。与此同时,拉住她的那只手紧了紧,一股沉稳的力量从对方的手上传来,她漂浮的心在这股力量下沉了下来,看了一眼神色从容的萧峰,她轻声‘嗯’了一下。

    萧峰怕吗?

    他一点儿也不害怕,感受着柔软的手掌被他捏在手心,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贼笑。

    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萧峰凭借着精神探测,带着阮庭芳在人群中不断地穿梭着。他的目光在搜索,突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这边,这边...”

    萧峰拉着阮庭芳朝着前方的一个摊铺跑了过去。这是一个衣服摊铺,桌案上摆放了各种的样衣,后方一排排的架子上也挂了各式各样的衣服。

    萧峰拉着阮庭芳来到了摊铺的后方,在架子上随便拿了一件长袍,递给了阮庭芳道:“穿上。”

    随后他又拿了一件长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阮庭芳见萧峰快速的将长袍套在了身上,她也学着萧峰快速的将长袍套在了身上。

    就在这时,周卫等人跟了上来。

    “在哪呢?”

    “出来!”

    周卫一行人,胡乱的拨开架子上的衣物搜寻着萧峰和阮庭芳的身影。突然,周卫发现他前方的衣服后面有着人影晃动,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对着不远处的几名随从招了招手,缓步朝着那个衣架走了过去。

    “哗啦!”

    衣服被周卫拨开,衣钩在架子上滑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两个略显惊慌之色的人出现在周卫的面前,只是这两人并非萧峰和阮庭芳,周卫的双目中闪过一丝愤怒,环顾左右怒喝一声:“人呢?”

    两旁的随从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这时,摊主从一旁走了出来,他对着周卫道:“这位少爷,我这里是小本买卖,若是弄脏弄乱了就不好卖了。”

    周卫正欲发火,不远处传来了冷霜的声音:“找到了没有?没有的话,你在那里啰嗦什么呢?”

    “算你走运!”周卫瞪了摊主一眼,带着一行随从护卫快速离开了这里。

    “他们走了吗?”

    就在刚刚周卫站立的不远处,堆叠的毛毯旁,一条被拉扯在外的毛毯下传来了一道低语声。

    毛毯下,萧峰正搂着阮庭芳靠在堆叠的毛毯上,闻着阮庭芳身上散发出的少女清香,感受着她柔若无骨的身体,以及那富有弹性的肌肤隔着长袍传来的丝滑触感,他将阮庭芳再次搂紧了一些。

    “嘘,别出声!”萧峰在其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声。

    阮庭芳是背对着萧峰的,她的整个身体都靠在萧峰的怀里,一道轻柔的呼气顺着萧峰的嘴送入了阮庭芳的耳内。

    阮庭芳的身体好似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一股酥麻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她几乎本能的叫了一声,只是她的嘴巴刚刚张开,就被萧峰的手挡住了,发出了‘呜’的一声。

    阮庭芳的脸瞬间就红透了,气息也变的粗重起来。

    “怦怦...怦怦...”

    剧烈的心脏跳动声在她的脑海中回荡起来,她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难道是刚才跑的太快了?不是!是太害怕了?也不是!是刚才他......啊,好难受,喘不过气来了....”

    阮庭芳的脑袋一阵的眩晕,紧绷的身体也软了下来。

    “你怎么了?”感受到阮庭芳的异常,萧峰连忙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

    阮庭芳剧烈喘息了几下,胸中憋闷的感觉这才得以缓和,好容易平缓下心情,萧峰又抓住了她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狭小的空间,她的身体几乎是贴着萧峰的身子,在萧峰的身上翻转了过来。

    萧峰问道:“你的身上好烫啊!你没事吧!”

    阮庭芳看着萧峰的脸庞,清澈的双眼一阵的晃动。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贴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又对他有恩在先,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阳刚的气息,耳边回荡着对方轻柔关切的声音,她的心神突然一阵的迷醉起来。

    “怦怦...怦怦...”

    脑海中再次响起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啊!!!”阮庭芳突然尖叫了一声,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站了起来,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怯怯地瞥了一眼萧峰,好似很害怕萧峰听到她的心跳声。

    看到这一幕的萧峰瞬间明白了过来,他哈哈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你害羞的样子,真可爱。”

    阮庭芳见萧峰在大庭广众下做出这么亲昵的动作,又说出如此暧昧的话,她的头低的更狠了。

    萧峰看着阮庭芳的害羞模样,又看了看她身上的长袍,摇了摇头,道:“这个长袍果然还是不适合你,脱了吧。”

    眼看着萧峰的手伸向了她的肋下,她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低声道:“我自己来!”

    将外面的长袍脱去,露出了里面穿的药徒服饰。

    萧峰上下扫了一眼,短袖短裙,配上玲珑的身材,他点了点头道:“嗯,还是这个好看!”

    这时摊主走了过来,他还未开口,萧峰就脱下了身上的长袍,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金币抛了过去,接着他拉着阮庭芳的手朝着街道深处走去。

    一路上,萧峰故意偏离了周卫他们的路线,朝着深处走去。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契街。

    契街是天象城内街的一条旁支街道。这里的繁华程度一点儿也不弱于主街道,街道两旁的楼阁高耸,人声鼎沸。与主街道不同的是,这里的楼阁大多都是一些酒楼,客栈。来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来出卖自身的。

    在这里签订契约,跟随买主离开,久而久之这里就被人称之为‘契街’了,又因为这里是放弃自由的地方,所以又被一些人说成了‘弃街’。

    契街的街道两旁站着各式各样的人,有男有女,有年轻力壮的,也有年老力衰的,有肥头大耳的,也枯瘦如柴的,有精神奕奕的,也有精神萎靡的。

    萧峰拉着阮庭芳朝着契街里面走去,阮庭芳不解的问道:“少爷,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萧峰道:“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找几个回去。哦,对了,你也我看看吧。我需要护院、家丁、随从、婢女、厨娘......”

    阮庭芳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这些萧家没有吗?”

    萧峰笑了笑,他没有去解释,只是拉着她朝着里面走去。

    一路上,萧峰抱着游玩的态度闲逛着,看到合眼缘的就上前询问,合适的就直接与对方签了契约。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身后就跟着五六个人了。

    突然,萧峰的步伐一顿,朝着前方看了一眼。只见前方不少人正在朝着某处聚拢,他顿时来了兴趣,直奔人群聚拢之地走去。

    人群之中有一男子正托着一方大鼎站在那里。这男子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身高八尺有余,虎背熊腰,托鼎的手臂青筋暴起好似虬龙。

    “那鼎是假的吧!”

    “应该是假的,若是真的,他还会来这里?”

    四周之人的指指点点,托鼎男子辩解道:“这是真的!”

    说罢,就将鼎放了下来,但听‘轰’的一声,地面被大鼎砸的一阵晃动,四周之人立刻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竟然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是啊,以你的身手完全可以参加一些大户人家的招聘啊。”

    “就是,再不行你去加入那些佣兵团也行啊,何必来这里呢?”

    男子道:“我去了呀,他们给的钱太少了。”

    此话一出,众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其中有人就问了:“你想要多少钱?”

    男子道:“我娘说了,至少要一万金币。”

    “哗!”

    四周的人都张大了嘴巴,要知道这里的人很大一部分为了几十金币就将自己卖出去了。他竟然一张嘴就要一万金币。几十金币,一万金币,这两者差的不是一点两点,这些人只觉得他是疯了。

    就在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一男子。此人看年纪与萧峰相仿,身上衣着华贵,他从身后的下人手中接过了一个钱袋,朝着托鼎的男子丢了过去。

    “跟我走吧!”

    托鼎男子一把抓住了钱袋,将钱袋打开,他拨拉了一下钱袋里面金光闪闪的金币,开口道:“这里顶多也就一千金币。不行,我不能够跟你走。”

    衣着华贵的男子嗤笑一声:“一千金币你还嫌少?你问问其他人吧,若是将一千金币给他们,看看他们愿不愿意?”

    托鼎男子没有去看四周之人投来的羡慕目光,他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我娘说了,一万金币,少一个字也不能够干。”

    衣着华贵的男子冷哼一声:“小爷我看上你是你的运气,你还矫情。你知道小爷我是谁吗?信不信小爷我今天一个子都不给,你还得乖乖的跟小爷我走?”

    托鼎男子一脸认真的摇了摇头道:“我不信,你打不过我的。”

    此话一出,顿时有几人从衣着华贵的男子身后走了出来。

    托鼎男子见状,又是很认真的道:“他们也打不过我的。”

    这话乍一听的确有些硬气,可是你若是再看他的表情,立刻就无法将硬气与之联系在一起了。

    的确,他本是一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之人,说话也应该是那种中气十足,硬气十足,很阳刚的感觉。可他偏偏却用那种好似生怕别人不相信他,有些着急,却很认真的表情在辩解着。

    萧峰被托鼎男子那认真的表情给逗乐了:“哈哈哈...有意思...哈哈哈...”

    衣着华贵的男子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他的眉头一皱,看向了开怀大笑的萧峰,眉毛一挑,嘴角一撇讥讽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萧家的弃子呀。”

    萧峰丝毫不在意对方的讥讽言语,道:“你谁呀?”

    衣着华贵的男子刚要开口,萧峰抢先一步道:“你还是别说了,没有人想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更加没有必要知道。”

    “你!!!”衣着华贵的男子本想借助萧峰的问话,好好的炫耀一下自己的身份,可是却被萧峰之后的话堵的一阵气闷。

    “别人或许会怕你萧家,可我不怕。你一个萧家的弃子,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嚣张?我可是堂堂李家大少爷,李浦。你敢得罪我?来啊,给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