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末世录 > 正文卷 第206章 圈套
    建安五年的初夏时节。蜀中平原北部还有江州北部河谷地带,不时能见到涌动的人群,在烈日和暴雨中蹒跚前行。

    接管蜀境的冯宇下达了紧急疏散敕令,聚集于蜀郡,巴中郡近二十城的平民百姓,扶老携幼,开始向北部的巴西郡,巴东郡山区转移。在那里,部分人口还会被暂时安排到汉中安置。

    朱罗国大举攻侵汉境的事实,最终被远在南阳宛都的汉廷所接受。朝廷以邸报的形式将此消息通知了各方诸侯,刘协也诏令各方为梁国和越国提供支援。

    诸侯们很快给出了回应。曹操调拨了二十万斛粮草给冯宇,但以自己还需抗击鲜卑乌桓的理由,没有派出一兵一卒。

    马腾遣马超带两千西凉铁骑入汉中,走金牛道来援。吕布遣成廉带两千步骑经南阳入梁国来援。

    孙策给越国士燮提供了十万斛粮草,但吴国的援军,士燮也婉拒了。因为朱罗番兵的主攻方向是向北,所以相比益州,士燮的交州遭遇的番兵压力很小。

    刘表临江国在牂珂郡的部分国境也与侏罗军占领区域相邻,也需要抗击番兵,因此未支援越国和梁国。

    盛夏时节,蜀中平原西部的西岭雪原上的依旧凉爽。一大片葱绿的山坪上,满是星星点点的帐篷。

    这是白狼羌的营地,吴波登劫掠成都后,并没将集结的白狼羌各部解散开来。而是继续屯在此处,等待时机。

    一顶大帐前,燃着篝火,烘烤着牛羊。几名羌人女子正载歌载舞。十几名羌人首领头人簇拥着吴波登,正喝酒吃肉。

    “德钦,上次我们掠了成都,抢了不少财物,可惜的是没弄来人口奴隶。这财物与奴隶相比,后者可是能下蛋的母鸡,而前者只能坐吃山空啊。”一名部族首领大口咀嚼着烤肉,嘟嘟囔囔的说道。

    另一名白狼羌头目附和道:“哎呀,都是冯宇那狗的坏咱们好事。不然现在咱的帐中,至少也得有七八名汉人娘们伺候着。”

    众人一声哄笑,只有吴波登冷冷的说道:“你慌什么,跟着德钦我,你们还怕没肉吃,没酒喝,没有女人和奴隶?”

    此时,几骑羌骑从远处飞驰而来。他们驻马营地后,为首一人便跑吴波登附近,对他耳语几声。

    吴波登的哈哈一笑道:“刚提到这茬,机会就来了。据我们的探马所报,大批汉人正集结在成都西北边三十里处,冯宇要将他们从金牛道弄到巴西。而且这些汉人中有不少富户,携带着装满金银财宝的大车。我们此时不将这些汉人掳来更待何时?”

    众人大喜,只有一名部族首领有点忧心的说道:“可只离成都城有三十里路程,那城里的冯宇军能坐视不理?”

    吴波登冷笑一声道:“我的侦骑探马一直监视着成都城,成都城中的兵力大都去支援南安,汉安去了,根本没有留下多少兵力。他们能守住成都就不错了,哪有多余的力量去保护那些汉人平民?”

    末了,吴波登冷声令道:“传我军令,各部给马喂饱草料,喝足水,让兵丁们准备好干粮。明日拂晓就全军出发!”

    又一名部族首领提醒道:“德钦,不留点人看家吗?”

    “不需要,这里汉人怎么可能来的了。再说我们速去速回,很快就能回来。”

    两日后的上午,一场倾盆大雨落完,太阳又露出头来。成都西北三十里处的沱水岸边,遍布帐篷窝棚的营地已被狂风暴雨弄的一片狼藉。不少窝棚,帐篷已经倒塌在地。

    猛然,西方又传来滚滚奔雷之声。转瞬间,大股的马队身影出现在地平线上。白狼羌的七八千战骑们如同洪水般奔涌而来。

    因为耐不住蜀中盆地特有的闷热,这些白狼羌骑兵上身都赤膊着,挥舞着骑枪马刀呼啸而来。

    冲到营地附近时,他们没有贸然入营,而是围着营地兜转起来。吴波登在亲卫,部族首领们的簇拥下,一边策马飞驰一边仔细观察营地中的状况。

    那营地一片狼藉,但奇怪的是营地中却一个人没有。吴波登心中狐疑,暗想:“难道汉人刚好这两天走了?”,他立刻吩咐几名侦骑进入营中查看。

    此时,又有数骑向他飞奔而来,向他禀报道:“启禀德钦,附近先后发现了十几具我方侦骑斥候的尸体。”

    因为吴波登担心聚集在此的汉人百姓提前撤走了,所以派了些侦骑斥候专门来监视,没想到竟然都被人杀了。

    这些侦骑斥候都是白狼羌中百里挑一,一等一的好手,即使被人发现,也不会如此轻易被做掉。除非对方早有预谋吴波登想到这心中一凛。

    他迅速跟随着亲卫令兵前去查看,只见十几具尸体在草地上排成一溜。他们有的是被刀剑所伤,但大多人伤口却是被野兽撕咬形成。

    这个时候,前去营地中查看情况的侦骑回报:“启禀德钦波登,汉人营地中一个人也没有!”

    “德钦,这汉人定是刚刚撤走了,我们现在去追,也许还来得及。”吴波登身旁一名白狼羌头目说道。

    吴波登绝然说道:“不!传我军令,全部撤离!我们先回去,让侦骑打探清楚再说。我担心这是冯宇的”

    他话刚刚说到这,远方出现大股纠纠铁骑,数以千计的战骑从远方树林中钻出,排成一条宽达一里的骑阵,如同奔雷般滚滚而来。

    吴波登吼道:“撤!”,所有羌骑如同潮水般向西撤去。但是他们还没跑出二十仗,上千发的箭矢便密集袭来。

    这些羌骑都赤膊着上身,被箭矢轻易洞穿了身躯,成片成片的落下马来。对方那些战骑稍微再靠近些后,就与白狼羌的骑队保持着同向而行,并不断射出强矢利箭。袭来的箭矢更加精准了。

    这些羌骑骑手身无片甲,中箭不是当即损命,就是重伤落马。掉下马来的羌兵越来越多,失去主人,跑脱的羌人战马也越来越多。不多时见,羌兵战骑就损失了上千。冯宇的两千轻骑飞羽紧追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