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纵横西汉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赴宴
    话说几人从市场出来,正值傍晚,便去苏建住所赴宴。

    虽说苏建乃败军之将,待罪之身。但就西汉当时的制度来说,一则苏建可以用钱赎罪,二则苏建也是大户人家,出得起钱,因此对其看管便也不严。

    古时注重家族利益。即便苏建认罪被斩,其家族的损失都要远远少于他逃跑。更何况现在只是“死缓”,只须缴纳罚金。日后若是得到机会,官复原职也是可能的,根本犯不着逃跑。恰恰相反,他还巴不得早一天到长安城,赎了身早做下一步的安排。

    马大舌一行人买了不少东西,一部分扎成了两捆,由罗杰夫挑了一担子,另一部分放在两个桶内,由马大舌挑着。

    马大舌还好,从小干活,这点劳动强度自然不在话下。不过自从上了大学,已经多年没挑过担子了,没一会肩膀已经隐隐作痛。幸好底子在,有劳动经验,对这种疼痛心里有数,疼也能忍着。

    可是苦了罗杰夫了,从小娇生惯养,哪干过这种活儿。没挑过担子的人,莫说挑东西了,就算挑一根空扁担,没一会肩膀也得疼。

    罗杰夫身子骨不错,很结实,倒也不觉得累,奈何肩膀磨破了皮,又疼又痒,实在是难受。

    只见罗杰夫一会左肩换右肩,一会右膀换左膀,真是恨不得取下担子用手提着走。

    班娘在一旁看着罗杰夫的囧状,便说要帮罗杰夫挑担子。

    罗杰夫哪丢得起这人!让女人帮他干体力活?还是自己受着吧。

    几人边走边聊,有说有笑。

    ……

    “你们别过来,定襄城内容不得你们胡来。”一阵女声传来。

    这声音像极了黄九兰,不是那马大舌朝思暮想的人儿还能是谁?如今骤然听到声音,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罗杰夫也听到了,和马大舌对视了一眼,赶忙寻着声音走去。

    要说马罗二人对黄家姐妹有多深的感情,那倒也未必。可是感情这事情谁又说得清楚?

    或许是天时地利,恰好心中的弦被拨了一下,从此便念念不忘。自己又不停地脑补对方的形象,以致那个形象越来越饱满,越来越完美。

    其实心心念念的只是自己想象出的形象。这也是许多情侣刚开始爱得死去活来,慢慢地互相厌恶的原因。

    因为随着相处的时间变长,发现对方和自己想象中的形象相差太远。

    却说马大舌和罗杰夫赶忙走去,迎面碰见了赵国太子刘丹。

    马大舌心道不好,怕是黄家姐妹被这二人给盯上了。一扭头,果然看到了黄家姐妹。

    黄家姐妹看到马罗二人,也是一脸惊诧,还有一丝喜悦。

    只见两个小厮堵着后路,前面江充对着黄家姐妹拱手道:“二位姑娘莫慌,我家公子并无他意,只是我家女主和姑娘身形相仿,想找姑娘帮忙试下衣裳。”

    闻言,马大舌心里吐了一口老血,这什么破借口。

    马大舌想到自己有东方朔撑腰,也不把那赵国太子刘丹放在眼里,便放下担子,走到刘丹身边,搂着刘丹肩膀,道:“太子殿下,咱们又见面了。你那种马买得如何了?我们想买两匹马,结果马市关了。你关系广,可得帮我们这个忙了。”

    罗杰夫和马大舌默契十足,也是放下担子去到了江充身边,拉着江充,道:“江大人,不知贵府上的弓箭能否匀给我兄弟几副?现下兵荒马乱的,肉价太贵,想吃肉还得自己去打猎。家里的弓箭老旧不堪,得换两副了。”

    说话间,朝着黄家姐妹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快走。

    那厢东方朔和班娘也转过墙角走了过来。

    由于早先的一场遭遇,众小厮也摸不清情况,不知这几个人到底是敌是友,顿时不知所措,被这么一搅和,就让那黄家姐妹给走了。

    刘丹和江充见状,虽然心里着急,嘴上却也不好发作。

    事已至此,刘丹只好顺着话题说,说道买不到马。江充从随从身上取了两副弓箭送给了罗杰夫。

    罗杰夫道:“多谢江大人,不知这弓箭价值几钱?”说着就去身上掏银子。

    江充忙拦着罗杰夫的手,道:“什么钱不钱的,但凡东方大人需要,尽管去府上取。如若不便,我等派人来送。”话中还是想卖东方朔一个好。

    罗杰夫见目的达到,也不多纠缠,道:“江大人仗义,你这朋友我罗某交定了。”

    东方朔过来,又和刘丹和江充寒暄了几句,便各自散去。

    走远后,东方朔问马大舌,那二女子你们认识?

    马大舌也不隐瞒,把那日攻城后与黄家女子相遇的情形说了一遍,说那黄家姐妹也是苦命的人,死了爹娘,如今寄居在铁匠亲戚家里,帮衬着活计勉强糊口。

    “如此你们也算生死之交了?”东方朔一副了然的表情。

    班娘闻言,眉头皱了起来。

    方才黄家姐妹走时她是见到的,黄家姐妹的眼神虽谈不上爱慕,却也很有好感。马罗二人对这姐妹也是一片热忱。

    倘若他们真的最终走到一起,自己和黄家的恩怨该如何处置?这才愁上了眉梢。

    说话间,到了苏建住处。

    几人刚到门口,早有门童在门口候着,将他们迎了进去。

    见门童通报,苏建从里面出来,遥遥拱着手,道:“多谢几位赏面,来吃这碗薄酒。”

    东方朔也不敢托大,赶忙道:“苏将军客气了,承蒙苏将军不弃,看得起我等。”

    他们几人现在以东方朔为头,凡事由东方朔出面,几人跟着附和便好。

    府上的下人过来接了行李,苏建请了几人向内走去。

    进屋后分宾主坐下。汉时虽然也讲男尊女卑,但是远没有到如后世那般不可逾越的地步,家里有女主强势的也不稀罕。苏建见班娘跟几人形影不离,看模样也不像是下人,便给班娘也备了座。

    班娘也像是见过了大场面的人,一点都不怯场,施施然地落了座,举手投足之间也是礼数周全。

    见众人落座,苏建这边开门见山道:“我等行伍之人,说话便不绕弯子了。我与马兄弟和罗兄弟也算是共过生死的袍泽,日后军中要互相照应。”转头又对东方朔拱手道:“东方大人这边,还要替苏某美言几句。”

    所谓的美言,自然是在皇上那里美言。

    马大舌和罗杰夫不敢托大,连称不敢。

    东方朔道:“苏将军力战匈奴,漫说将军与我两师弟的交情了,即便是陌路,朔也要替他争上几句。”

    “如此,苏某多谢诸位了。来,苏某敬诸位一杯。”说话间,酒已摆好,苏建举杯遥祝。

    众人举杯共饮。

    一杯酒下肚,罗杰夫道:“哎?这葡萄酒还挺流行啊!”

    苏建奇道:“罗兄弟竟然识得此酒?”

    原来葡萄酒刚随张骞出使西域传回中原,即便在贵族阶层都是稀罕物。罗杰夫在张神仙处喝了一次,这里又喝了一次,还以为是寻常物件呢。

    东方朔赶忙打圆场,道:“昨日在吾师处曾饮一杯。”

    苏建了然,心中对几人又高看了一分。

    说话间,饭菜便流水价地上了来,只看的马罗二人眼花缭乱。

    原以为古代没啥好吃的,却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只见蒸的,煮的,烤得五花八门;素的,肉的花样百出;干的,汤的搭配得宜;热的,凉的交相辉映。

    看到马罗二人面露喜色,苏建也是很高兴。请客嘛,客人吃得好,便是真的好。

    接下来气氛就热烈起来了,大家觥筹交错,吃得是宾主尽欢。

    正敬酒时,一名下人进来报信,道:“苏将军,黄铁匠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