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光明行者 > 正文卷 第214 无欲则刚
    第214 无欲则刚

    任由罚父部落摧毁了云霄县的玩家复活点,玩家就不能在云霄县县城复活点直接复活;待罚父部落进一步驱逐云霄县境内的所有玩家,贺路千失去云霄县的实际管辖权,就没有办法在云霄县建立新的玩家复活点。

    如果罚父部落存在类似孟吉利的特殊部落土著,或者直接占领云霄县玩家复活点,他们甚至可以利用云霄县复活点,建立起直属罚父部落的次级玩家阵营。

    绝不可小觑其中的风险。

    官方网站介绍说,十国阵营只是《十国春秋》的官方推荐阵营,主线比较丰富完善。而若玩家不愿意墨守成规,登录游戏之后,完全可以离开初始十国,改投泥毒番、九蛇部落、罚父部落等非推荐政权。

    推荐阵营拥有许多优势,例如,十国境内的次级势力都有一定权限建立玩家降临点或复活点。

    建立玩家降临点或复活点,并非贺路千独有的特权。

    这是贺路千作为游空招讨使的职权。

    (最初的蝶东岛降临点和游空城降临点,权限来自孟吉利。)

    根据官方网站介绍推测,如果玩家涌入北路招讨司、新丰郡、南路招讨司,傅永炐等修行者官员即使没有比较直观的非玩家角色管理模块,他们也能通过游戏系统自动发布的任务,间接拥有降临点或复活点。

    次级势力的门槛极低。

    各有根基的安乐三杰,都能在炐国大阵营建立次级小阵营,间接分走贺路千独揽炐国玩家阵营的特权。

    大海西面儿的洝国阵营,其发展轨迹,已经间接验证了官网的这些介绍。

    玩家群体膨胀到8100人时,洝朝天后就断断续续颁布懿旨,于北方各州各郡分别建立降临点。分配到洝国阵营的玩家,他们创造人物完毕,就可以自由选择降临在某州某郡某县出生点,选择余地远远超过乐东岛。

    而非游戏系统推荐的阵营,哪怕强如泥毒番东王,他们也没有权力像游空招讨使贺路千、北路招讨使、南路招讨使等官员这般,直接建立玩家降临点或复活点。

    游戏系统甚至苛刻对待所有非推荐阵营,除非他们拥有非常特殊的土著,例如孟吉利,否则无权建立哪怕一处玩家复活点。非推荐阵营势力若想拥有玩家复活点,一则武力侵占十国已有的复活点;二则与十国阵营进行交易,请求十国领袖在他们的领土上援助建玩家设复活点。

    另外,非推荐阵营除非上演蛇吞象奇迹,武力吞并十国之一,否则他们即将占领了十国的玩家复活点,也永远无法当作玩家降临点使用。简单来说,新玩家初始创建玩家完毕,有且只能选择十国阵营范围内的复活点;某位玩家若想投靠非推荐阵营泥毒番,他必须先降临到洝国、炐国等阵营的复活点(降临点),而后再长途跋涉迁徙到泥毒番复活点。

    这是非推荐阵营的劣势。

    游戏系统虽然给予玩家较高的自由度,却燕州歧视非十国阵营的其它势力。

    非十国阵营的势力或政权,若想逆势发展起来,复活点是必须跨越的门槛。

    以游空招讨司境内的九蛇部落为例。

    九蛇部落不属于炐国阵营,境内没有复活点,也没办法建立复活点。投靠九蛇部落的玩家,每次死亡之后,他们都得被迫复活于游空招讨司名下的复活点。

    一旦游空招讨司与九蛇部落决裂,且以优势兵力把九蛇部落围困在蛇湖有限空间里,游戏系统就会判定玩家处于绝对的死地。这时候,玩家被禁止在游空招讨司实际管辖的玩家复活点继续复活;一定时间之后,玩家甚至会被游戏系统视作“角色永久死亡”,强行要求付费修改名字更换角色设定,改投到其他阵营。

    限量公测阶段,十国阵营几乎没有空余名额。

    玩家一旦混到被游戏系统判定为需要改投其他阵营,效果等同被禁止登陆到下一次限量公测。

    一切土著势力,如果重视玩家,如果想驱使玩家为自己服务,必须守好各自的复活点。

    面对罚父部落这样的非推荐阵营势力,贺路千宁可主动摧毁云霄县玩家复活点,也不能坐视云霄县玩家复活点被对方占领。否则,等罚父部落利用云霄县复活点拉起一支效忠他们的玩家队伍,游空招讨司与罚父部落的战事必将演变成两群玩家的消耗战。

    所以,探知罚父部落准备集结兵力进攻云霄县,贺路千连忙取出龙秀秀赠给他的斩日刀,全速增援云霄县玩家复活点。即使云霄县不慎失利,贺路千也得及时摧毁云霄县复活点,确保罚父部落隐患处于可控范围。

    ===

    玩家规模膨胀到81万后,贺路千每日割韭菜割得手累。

    战斗力指数,也随之快速跳动。

    六月初到八月初的短短两月时间,贺路千便又由24战迅速提升到259战,并被游戏系统判定为90级。

    有了切身体验,贺路千惊讶发现,游戏系统把91级作为二品修行者门槛的数据化分级,好像并不严谨。贺路千以战斗力指数更精确地分析,御空飞行的门槛并非等价91级的二百十战,而是意义不明的245战。

    当战斗力指数提升至245战(89级),贺路千就可以催动内力,凭空浮向半空中。

    足足相错四五十战。

    为何出现这样的错位?

    贺路千没有质疑游戏等级机制不严谨,而是宽容理解为误差。

    土著世界的土著,毕竟不像无间地狱那般能够把战斗力提升幅度精确到个位数,也不可能像游戏系统那样把视野范围内的所有修行者都数据化为数字等级。三品巅峰和二品初期的微小差异,实际操作中肯定各有各的说法,一群联系频率极低的修行者精英,很难定量给出所有人都认可的完美而又精确的指标。

    回到贺路千最近掌握的御空飞行。

    御空飞行,非常鸡肋。就像蛇母十三玉所说的,贺路千245战水准的御空飞行,更像消耗极大的沉重负担。哪怕贺路千背后屹立着无间地狱独特的动力系统,贺路千也最多只能坚持半小时左右。

    当然,随着战斗力指数越来越高,御空飞行的消耗也不断微小幅度降低。提升到259战时,贺路千已经能够坚持御空飞行半小时,实际飞行速度也缓慢增长到每秒87米左右。

    速度数据表明,259战水准的御空飞行,仍是鸡肋。

    区区每秒87米的飞行速度,甚至无法跑赢地球上的国家二级百米短跑运动员。贺路千如今踏地奔跑的常规速度大约每秒487米,飞行时骤然降到每秒87米,岂非便成任由弓箭手、强弩手射击的活靶子?

    但御空飞行功能无论有多么鸡肋,它毕竟是御空飞行。

    看在玩家眼中,看在部落土著修行者眼中,御空飞行都能产生额外的特殊功效。

    ===

    云霄县城,坐落在丘陵地形和河流冲积形成三角平原。

    贺路千命名云霄县时,顺便将这条环绕云霄县城四分之三的河流,命名为云霄河。

    贺路千沿着雇佣玩家建设的沙土路抵达云霄河时,连接云霄河南北的渡口非常荒芜,仅有一艘木船晃悠悠地把行人从北岸接到南岸或从南岸接到北岸。

    却是玩家无论如何感慨十国春秋这款游戏的真实性,他们也不会像在现实世界里那样,在这个世界挣扎求活。玩家们宁可挂机循环任务赚钱,也绝不可能像普通土著百姓那样推着小车赚糊口钱。某些又脏又累的活计,譬如掏粪,除了少数特殊玩家,没有谁愿意兼职这样的职业。

    当然,游戏玩家不可能永远在线。当玩家挂机离去时,他们留下的智能机器人般行尸走肉,将会被贺路千委托的土著士兵集中管理。掏粪、清理下水道等又脏又累的活计,终究还会以另一种形式分配给任劳任怨的玩家群体。

    挂机毕竟是挂机,很少有玩家会把挂机执行循环任务的游戏角色模型当成自己。

    玩家永远是最优秀的工人,什么活儿都可以干。

    但他们显然缺乏主观能动性,但凡云霄县这样缺乏土著人口基础的新兴城市,衣食住行等常规商品经济总是无法想象的凋敝。与此同时,而玩家追捧的物资,例如武器贸易、草药贸易、技能书贸易,则又超乎世人想象的异常繁华。

    贺路千遥望渡口的上下游,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三五成群的玩家尝试捕鱼或坐在岸边钓鱼。

    这群玩家钓鱼的目的,或者自用,或者转卖给其它玩家,职业仿佛渔夫或钓鱼翁。但即使把他们称之为渔夫,也是兼职型渔夫、休闲型渔夫、兴趣使然的渔夫。玩家在这里捕鱼、钓鱼,十分之五的因素是喜欢捕鱼、钓鱼,十分之五的因素是把捕鱼、钓鱼当成赚钱的生活技能,而不会像真正渔夫那样依赖捕鱼为生。

    两者的区别,非常直观,也非常容易理解。

    渔夫捕鱼是为了养家糊口,捕不到鱼,就会饿死自己及家人;而玩家捕不到鱼,最恶劣的结局,也不过是体力条耗尽惩罚。这种惩罚,微弱到什么程度呢?玩家自杀一次,跑尸复活,就能解决体力条耗尽麻烦。

    所以,玩家对待捕鱼这项职业的态度,类似某些拆迁致富的拆二代,继续低调留任他的每月三四千元工作。三四千元月薪对拆二代已经毫无意义,他们虽然与你从事同样的工作,目的却已经不是养家糊口还房贷。如果这份工作不顺心,拆二代无论有没有找到新工作,无论下份工作是月薪三千元还是月薪四千五百元,他都敢当日裸辞。

    每位玩家,在土著世界里都是隐形的超级大富翁。

    只凭不死不灭这条特性,玩家就胜于无数亿万富翁。

    玩家群体的游戏心态,对待游戏内的财富,非常类似那些已经实现财产自由的拆二代。玩家在玩家世界的社会地位再不起眼,他们也是土著眼里恐怖的域外天魔,他们随随便便就能突破普通土著百姓无力反抗的阶层枷锁。

    在玩家眼里,游戏再真实,也只是游戏。

    它无关贫富,也无关生死。

    无论去罚父部落主动求死,还是在河边安逸钓鱼,我们玩家都是来享受游戏的。

    玩家心态越休闲,贺路千越难驱使他们做事:我们不在乎经验,也不追求财富,干嘛听你一个np唠叨啊。告诉你,没有兴趣的任务,你让我连升三级,我都懒得接。

    我们休闲玩家,就是这么任性。

    等等。

    休闲心态反馈到现实,云霄河附近的玩家看见贺路千,七成玩家瞟一眼贺路千之后,钓鱼的继续钓鱼,捕鱼的继续捕鱼,懒得理会贺路千的喜怒哀乐;两成对《十国春秋》投入感情的玩家,则及时联想起云霄县南边儿越来越激烈的矛盾,彼此好奇讨论贺路千来云霄县的目的。

    少数行动力较高的玩家,才会条件反射地截图贴到玩家论坛里,向其他玩家传达最新资讯:老贺来云霄县啦!

    镜头回到贺路千。

    贺路千理解休闲玩家群体的无欲则刚。

    和休闲玩家交互,有时候纯属于浪费时间。

    贺路千索性略过一群无欲则刚的休闲玩家,直接聚焦那些愿意投入精力、愿意投入感情的玩家群体。

    贺路千步行走到河边。

    贺路千没有像过去踏水而行,越过宽阔的河流,而是直接施展解锁不久的御空飞行。贺路千保持直立姿态,同时将内力凝结于脚下,并像火箭燃料喷射那样形成向下的冲击,把贺路千稳稳当当的拖起来。

    内劲反作用力与重力达成平衡,仿佛空中多了一条无形的道路。

    但内劲反作用力,其实只是安抚世人的表象。

    贺路千前些日已经做过测试,内劲的冲击力折算成数学公式,其反作用力强度和覆盖面积,理论上无法把贺路千稳稳地平托起来。即使加上流体动力学的空气浮力,也不行。与内劲反作用力抵消了重力的表面解释相比,贺路千更愿意相信土著世界独特的世界架构,允许修行者低成本克服自身的重力。

    飞行的细节原理,暂不讨论。

    无论深层次原理为何,御空飞行就是御空飞行。

    当贺路千距离地面十米高,以每秒87米速度向云霄县持续移动时,包括休闲玩家在内的所有玩家,都情不自禁地望向贺路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