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飞越泡沫时代 > 正文卷 145. 目标初现
    从岩桥慎一这里得到的回答,令渡边万由美始料未及。

    一直以来,岩桥慎一所表现出来的进取与果敢,以及所收获的成果,证明了如果有一个不受束缚的舞台,他必定能做出一番成绩。

    现在,带着他离开事务所,今后不必再受辈分的压制,从此天高海阔……原本以为是件一拍即合的事,渡边万由美想不到岩桥慎一会拒绝。

    刚才和他共舞的时候内心翻涌着的感动与幸福,在这一刻随之被按捺下去,渡边万由美心中的柔情退去以后,转而恢复理性,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先前,两人表现的心意相通,看待事物的眼光,行事的手法也都很相似,甚至在刚才沟通的时候,都同时看准了今后是乐队的时代。渡边万由美在心里列举和岩桥慎一相似的观点,意图证明自己的邀请是合乎情理而不突兀的。

    但是,想来想去,被他拒绝后的迷惘,却慢慢指向了一件被渡边万由美忽略了的事实。

    那就是,对待岩桥慎一,渡边万由美还缺乏必要的了解。

    准确来说,是对他的才能清楚明白,但是,这种志同道合的心意相通迷惑了渡边万由美,让她忘记了一件事,她对“岩桥慎一”这个人缺乏了解。

    她并不了解岩桥慎一的目标,和他想要的东西。

    这种抽到了空奖的失落,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于,岩桥慎一展现出了她所不了解的一面。

    渡边万由美陷入沉默,岩桥慎一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发生了这件事以后,接下来,两个人没有继续在外面久留。回到大厅,曲子正进行到结尾。乐队休整的空当儿,野崎研一郎和细田董事的女儿一起走过来。细田董事的女儿邀请起了岩桥慎一,“刚才都没抓住你,来一起跳舞吧?”

    她热衷于舞会,对舞技出众的岩桥慎一刮目相看,全然不是初见面时那样的矜持。……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的原因。

    岩桥慎一看了一眼渡边万由美,这时,细田董事的女儿已经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两人走进舞池。

    捧着托盘的服务生走过来,渡边万由美又拿了杯威士忌来喝。野崎研一郎跟渡边万由美打听,“两位刚才到哪儿去了?”

    渡边万由美微微一笑,“突然想要赏夜樱,所以就叫上岩桥桑一起去看了。”

    “赏夜樱?够罗曼蒂克的。早知道这样,就跟上你们了。”野崎研一郎笑道。

    还要说什么,看渡边万由美的反应,像是不怎么热衷这个话题的样子,不仅如此,和岩桥慎一之间的气氛也变了,于是识趣的把原本想想说的话收了回去。

    今晚在场的就没有真正的傻白甜,连凑趣的都是银座的人精陪酒小姐。

    岩桥慎一和细田董事的女儿在舞池里晃动着,两人配合默契。渡边万由美一边啜着酒,一边看着女方翻飞的裙摆。每一次旋转,就露出脚下的红鞋子来。能把红鞋穿出美感来的人不多,她虽然姿色不够出众,却青春逼人,穿红色意外的富有活力。

    当他们从旁边经过时,渡边万由美听见细田董事的女儿问岩桥慎一,“……是这样吗?”

    岩桥慎一的嘴唇动了动,不知回了些什么。

    渡边万由美心里有些在意。她一边被场内的事吸引注意力,一边又思考刚才在庭院里跟岩桥慎一的对话,以及岩桥慎一的回应,不知不觉喝光了杯中的酒,又拿起一杯。

    ……

    细田绫子刚二十岁,在武藏野美术大学念书,这是跳着舞的时候,她告诉岩桥慎一的。

    “你是渡边制作的职员?”细田绫子问他。

    “是的。”

    细田绫子听了,笑得暧昧,“只是职员而已吗?万由美桑还特意把你带来招待会。”

    说出这个问题后,她顿时心满意足,似乎邀请岩桥慎一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探听这件事似的。

    “这种事哪能撒谎呢。”岩桥慎一客气的回道。

    虽说如此,细田绫子的问题,却也让他心中一动,下意识关注起了会场边缘。

    渡边万由美又接受了野崎研一郎的邀请,和他一起走进舞池。跳着跳着舞,忽然觉得晕乎乎的,像是醉意涌了上来。她轻飘飘的受到野崎研一郎的引导,一圈又一圈的旋转着,越是这样,越觉得身体不适。

    舞曲一结束,就离开他,回到座位上坐下。

    岩桥慎一松开细田绫子,看看时间已经不早,想去问一问是否要回去,来到渡边万由美身边,看到她单手托腮坐在那,“您脸色不大好,不舒服吗?”

    “可能是有点醉了。”渡边万由美压低声音,只对他一个人说。

    她面有粉色,不像是醉酒后的脸红,倒像是为自己在这种场合喝醉了酒感到羞愧。

    岩桥慎一表示理解,没有声张,只替她取了杯冰水。

    喝了点冰水,觉得舒服一点,渡边万由美对他说:“我们回去吧,岩桥桑。”

    ……

    岩桥慎一把渡边万由美安置在汽车后座,而后发动了车子。

    来时,两人相谈甚欢,回去的路上却一直保持着沉默。其中固然有渡边万由美有点醉了提不起精神来的缘故,但也和先前的谈话有些关系。

    夜车一旦保持沉默,就显得回程的路格外漫长。

    驶上高速公路以后,岩桥慎一担心渡边万由美,还是打破沉默,开口问道:“您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渡边万由美没有回答,却反问了一句:“岩桥桑是决定要留在渡边制作吗?”

    “……”

    岩桥慎一也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

    渡边万由美虽然有些醉了,但是心中还算清醒,岩桥慎一的迟疑让她意识到:“莫非,你要从渡边制作离职不成?”

    “说不好。”岩桥慎一模棱两可。

    渡边美佐即使同意他接下来继续留在渡边制作打工,但是,吉田美树也未必容得下他这个“万由美派”。再说了,渡边万由美一旦离开事务所,只留下他一个人,恐怕独木难行,到时的情况,即使留在那里也难以施展,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

    不回答“是”就约等于“不是”,渡边万由美心中已经有数。

    他又不留在渡边制作,又不跟她走,那是怎么想的?

    也是话赶话,渡边万由美脱口而道:“莫不是有其他事物所的人想要招揽岩桥桑?”

    问出这句话来,她就后悔了。

    岩桥慎一倒也没在意,回道:“绝不是因为那样。”

    没有其他事物所的人挖角。即使以他的现状,凭借之前的两份实绩,要是离开渡边制作,即使没有渡边美佐介绍,想必也不难在其他事务所找到工作。但是,他也没有打算再跳槽到别的事务所去的打算。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渡边万由美被他给绕糊涂了。

    岩桥慎一却反问道:“您是怎么想的呢?”

    “我?”

    “您是打算让我以什么身份跟随您离开渡边制作呢?”

    渡边万由美一怔。

    岩桥慎一提问了一个跟母亲差不多的问题。

    的确,不考虑岩桥慎一会不会变成渡边慎一,现在他跟着渡边万由美奋斗,等于把自己压在她身上。

    那么将来呢?未来的事说不准。

    渡边万由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一厢情愿——她是在想象着岩桥慎一和她想法相同的情形下提出的邀请。

    如今他跟渡边万由美很合拍,但今后一旦发生变化,还是要陷入被动。假如是以下属的身份跟她离去,此后前途系在她身上,岩桥慎一做不到。

    已经尝过被掣肘的滋味,比起相信别人永远是伯乐和知己,岩桥慎一更想把自己的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

    但是,要是以合作者的身份,他要用什么入股?总不能空手套白狼吧。

    等等、空手套白狼?

    岩桥慎一脑袋里的小灯泡“BIU”一下亮起来了——就在他反复思考渡边美佐抛给他的选择的时候。

    是这个小灯泡微弱的亮度,给了他对渡边万由美说“不”的决心。

    “我知道,和您一起努力是个好选择。”

    事到如今,两人反而敞开胸怀畅所欲言了起来。关于这一点,岩桥慎一也承认。

    和渡边美佐谈话以后,岩桥慎一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我并非不愿意跟您一起努力,只是想要另外考虑一种努力的方式。”

    “另外一种方式?”

    “是的。”岩桥慎一回道,脑中回想起那个才只是冒了个尖的想法。

    听他这么说,渡边万由美稍感释怀,“你打算怎么做呢?”

    “您找到了为之努力的目标,我也发现了可以贩卖的东西。”岩桥慎一说。

    就像渡边万由美是因为找到了这个目标才坚定独立的想法那样,岩桥慎一也是因为找到了自己接下来努力的目标,才会想要行出这一步。

    “是‘乐队’,对吧?”

    “是的。准确来说,我认为,接下来会是一个CD的黄金时代。”岩桥慎一没有在渡边万由美面前遮掩自己想法的打算。

    “怎么说?”渡边万由美很感兴趣,精神了一些。

    现在明明是唱片市场连年下滑的时代,强悍如中森明菜和方格子乐队,都无法改变这一局面,去年的唱片榜年冠只有五十多万张。

    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这个人却断言今后是音乐的黄金时代。

    “现在,唱片市场的确是在逐年下滑的,不过,我想,很快就会迎来一轮新的上升。之所以如此断言,来自于一份统计。”

    “去年,CD的生产量超过了LP,成为各种介质当中出货的首位。”

    “实际上,CD在各种媒体介质当中,有着天然的优势。”岩桥慎一说。

    “LP的音质相比CD毋庸置疑更好,但是它不够方便,黑胶唱机的调试也是个大问题。磁带虽然方便,但是相比CD,后者的技术更为先进,音乐失真度低。当然,还是那个问题,用CD机选曲比用磁带更为方便。”

    “所以可以说,CD是一种在LP和磁带中间,兼具另外两者优势的产物。”

    “刨除掉这些技术上的因素,作为我们这一边来说,”岩桥慎一指的是他们业界人士的身份,“CD的生产成本够低,所以,今后即使是制作方也一定会更加青睐CD。为了推动它全面的占领市场,甚至会进行多方的努力。”

    渡边万由美听得很认真。

    她倒是没有想到,岩桥慎一会从媒体介质这方面看待接下来的形势。但也的确如他所说,CD的优势极为明显。

    “现在跟电视机刚刚开始在民间普及的时候很像。”岩桥慎一说。

    “托奥林匹克的福,电视机在曰本存有量大幅跃升。但是那时,许多人还不相信接下来会是电视时代,渡边晋桑、您的父亲,看出了电视的潜力,全力进入到这一行业,之后果然大获成功。”

    包括时代背景也类似,电视时代到来时,是曰本第一个经济腾飞的黄金时代。而现在,CD时代的背景,是广场协议签订后沸腾到顶点的泡沫时代。

    “是的。”提到父亲,渡边万由美点点头。不由得又在心里觉得,现在笃定说着今后是CD时代的岩桥慎一,和父亲在行事上的相似。

    “所以,现在是要抓住CD的时代。”

    岩桥慎一信誓旦旦,“CD的优势非常明显,唱片公司这么想,经过对比的大众也会这么想,之后,连现在汽车里的设备,也会从磁带机变成CD机。”

    “再说,今后若是乐队时代,乐队不像是偶像,不能每天密集的参加音乐节目,在各种类型的现场都进行演出。想要听到他们的歌,就得乖乖掏钱,所以,唱片的销量一定会迎来跃升。”

    “音乐市场因而会迎来一场大变革。”

    渡边万由美从岩桥慎一的总结里,看到一束小小的野心的火苗。这份流露出的野心让渡边万由美感到意外。

    话匣子打开以后,两个人又开始畅所欲言,所说的也都是围绕着这个共同的目标——乐队。

    等到了东京,已经是深夜。下了高速,岩桥慎一问渡边万由美:“您的家在哪儿?”

    渡边万由美报上一个地址。

    岩桥慎一把车子开过去,本以为是渡边家,结果却是一套高级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