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飞越泡沫时代 > 正文卷 146. 制作公司
    渡边万由美平时住在老宅,不过,成年人还和母亲住在一起,有些时候也会感到没有私人空间,所以,她自己在东京也另有套公寓。

    今天去参加招待会,预感要回来的很晚,为了不兴师动众,一早说明不回家,这时也就报上了这里的地址。

    把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渡边万由美意犹未尽,没有下车,而是和岩桥慎一继续着一路上的话题,“岩桥桑,如你所说,接下来会是乐队的时代。那么我们——”

    她说出“我们”,心里想到之前在热海被他给拒绝,觉得不是滋味。

    但是,正事当前,理智让她忽略掉这点不舒服,继续说下去,“但是现阶段,乐队的时代毕竟还没有到来,并且还不知道究竟何时会到来。”

    “其实,有时候也用不着等待机会到来。”岩桥慎一无声笑了一下,假如此刻正跟渡边万由美面对面,她一定能看出这个笑容跟他先前两次打算搞事时的笑容是同款。

    “去创造机会也未尝不可。”他说。

    渡边万由美听了,深以为然,“这倒是。”

    他的话正中渡边万由美下怀。这也让她再度感受到,至少在事业上,他们心意相通的程度,恐怕远超想象。

    越是意识到这一点,就越是对不能和他携手并进这件事感到遗憾。

    “您身体好些了吧?”这时,岩桥慎一已经转过了话题,语气关切的问道。

    渡边万由美心情稍冷,拿起手包,“现在觉得好多了,谢谢你。今天特意跟着我跑东跑西,还要送我回来。”

    “都说了‘越是偶尔,越是周到’嘛。”

    再度听到这番带引号的高论,渡边万由美还是觉得很好笑。

    ……

    就这么着,说着越是偶尔越是周到,到最后,岩桥慎一周到到底,还是把渡边万由美送上楼去了。

    从电梯里出来,迈上走廊,岩桥慎一扫了一眼,随口说了句:“这房子还真不错。”

    渡边万由美“嗯”了一声,“是我刚从大学毕业以后买的。不过,平时一直不怎么来住。”说到这,她想到件趣事,随口跟岩桥慎一说:“因为这样,最近不动产中介的人还打电话过来,问我有没有出手的意愿,大概以为是空置房屋吧。”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点头。

    不动产中介的人会主动联系出手,就说明这座公寓升值了。岩桥慎一继而想到,曰本疯狂的泡沫时代就是现在。

    想发财?赶紧炒房炒股啊。

    他要是开局有渡边万由美似的这么一套公寓,现在早就走上人生巅峰了好不好。

    渡边万由美那一户是5002,到了以后,渡边万由美看着他,“我……”

    想了想,没说接下来的话,而是把手里刚才他交付过来的车钥匙又递了过去,“岩桥桑,开我的车回去吧。”

    “什么?”

    “这个时间,电车已经停摆,搭出租车还不知要等多久,岩桥桑开我的车回去,明天再开回事务所就是了。”

    “虽然很谢谢,”岩桥慎一没有去接车钥匙,“但是,明天一早,如果我开着您的车去事务所,恐怕要给您添不少麻烦。”

    本来就已经小白脸传言满天飞了,要是再开着霸道总裁的大奔去上班,这是要石锤被包养吗?

    女主角剧本也不能这么拿啊。

    “好吧。”渡边万由美也没勉强。

    岩桥慎一只送渡边万由美到门廊前,继而告辞离去。

    渡边万由美开门进去,在玄关前换下鞋子,摸到电闸一拉,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这套公寓使用面积大概七八十平米,不算大,一个人偶尔过来住一住正合适。

    平日里,有家政人员在固定时间上门维护,即使只是偶尔过来住一住,也不必担心屋内状况糟糕——除了冰箱空空如也,屋里也没什么人气。

    她的醉意已经差不多退去了,只是感到口干舌燥,到厨房去接了杯水,一点点喝完,这才感到疲倦,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决定成立渡边制作时,父亲向母亲求婚,请求她能够成为自己事业和人生的伴侣,共同努力奋斗。

    渡边万由美小时候,知道了父亲和母亲的故事以后,想象有一天自己也能遇到在工作和生活当中都情投意合的人。

    因此,当她和岩桥慎一相遇,热海之行,在和他共舞时感受到那种幸福,才格外的感动。

    最终,却又因为这种一厢情愿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这不是岩桥慎一的错……渡边万由美当然明白。他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也没有要帮助她实现心中夙愿的责任。

    姐姐和姐夫是相亲交往进而步入婚姻殿堂,让渡边万由美早早就了解到,婚姻生活有时未必需要爱情。

    而另外一些认识的朋友们的经历,又让她明白,有爱情也未必能修成正果。

    所以,对渡边万由美来说,这份失落的大部分并不是来自于幸福的落空,而是不能和他在事业上同心奋斗的遗憾。

    人生一知己难求。

    ……

    岩桥慎一离开公寓以后,果真在外面等了很久才等到一辆出租车,等回到家安顿好,已经凌晨两点钟。一早还要参加晨会,因而,第二天顶着一张睡眠不足的倦脸去了事务所。

    同事们见怪不怪,只当是周末彻夜狂欢的后遗症。

    不光是他,晨会上见到的渡边万由美,虽然还是辣么干练,但也看得出些许睡眠不足的疲态。

    得亏没有借她的奔驰车来开,要不然恐怕误会要大了。

    在热海的对话以后,渡边万由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没有被岩桥慎一拒绝那样,表现的平平常常,岩桥慎一也顺理成章,把那天的事放到了一边。

    一阵子没接到她的内线电话,一方面是近来没什么要出风头的大事,琐事倒是一堆,另一方面,虽然两个人都心照不宣,但拒绝了她的那一夜,到底还是有副作用的。

    就这么着,岩桥慎一先忙他自己的,准备起了辞职的事。辞呈没有打给自己的上司,而是先递交给了渡边美佐——这位真·BOSS一直在等待他做出选择。

    当他见到渡边美佐,说出了自己的最终决定后,渡边美佐有些意想不到:“你要辞职?”

    “我仔细考虑过,最终决定,为了不给您和渡边制作带来困扰,还是辞去现在这份工作为妙。”

    “是吗……”渡边美佐沉吟了一下。

    “或者,要我介绍你去其他事务所工作吗?”这时,她反而又提起这件顺水人情来。

    岩桥慎一谢绝了,“谢谢您的好意,不过,能够得到现在这些照顾,我就已经很感谢了。”

    目的如愿达到,却没想到他两个选项都没有选,而是直接辞职。岩桥慎一的选择可说是颇为刚烈,渡边美佐面对这个结果,一时竟然觉得是自己小气了。

    “好吧,我知道了。”即使如此,她也没有阻止。

    不过,三月是曰本财政结算的月份,再加上紧跟着的四月是电视台进行节目更替、事务所进行契约更新的日子,大家都忙到脚不点地,渡边万由美要独立的事都被暂时按下,要等到过去这一阵才会正式宣布,岩桥慎一也不能这就走人,还得站完最后一班岗。

    当然,在这期间,两个人也都不是在那里按兵不动的。

    这一天,在“冷落”了岩桥慎一一阵子以后,渡边万由美的内线电话又打过来,把他给叫去了办公室。

    一过去,渡边万由美告诉他,“岩桥桑,我想在港区一带给事务所选址。”

    她开门见山,仿佛把岩桥慎一看成是合作伙伴一样的商量。

    “港区?”

    这个位置跟渡边制作总部隔得可远了,看来是想让自己的新事务所不要染上本家的颜色。但比起这个,岩桥慎一想了想,立刻明白过来,“您打算换家电视台合作?”

    渡边万由美投以一个赞许的眼神,“正是如此。”

    渡边制作在众多电视台当中,固定的合作伙伴是富士电视台,渡边万由美的姐夫就是富士电视台的制作人。

    富士电视台的总部在新宿,渡边万由美选址时避开新宿,摆明了是要和旧事务所划清界限——至少在路线上。

    “港区的话,就是朝日电视台或者TBS了吧。”

    NTV(曰本电视台)一度跟渡边制作是死敌,就算渡边万由美要独立,也没有反过头来去跟曾经和自家老爹翻过脸的电视台合作的道理。

    至于同为五大民营电视联播网一员的东京电视台,还没成立的事务所就先这么说或许有些狂妄,但事实就是,如果要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这不是个可以被列出来的选项。

    对于东京电视台,岩桥慎一有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后世,每当发生什么大事时,围脖上的营销号就要拿出一套截图,上面是同时段包括NHK和五大民营电视联播网在内的六家电视台的播出内容。

    在其他五家都紧急切换节目内容,针对大事进行报道的时候,唯有东京电视台画风清奇,不管发生什么天塌了的大事都不为所动的播放既定的节目。

    所以,假如连东京电视台都紧急切换节目内容,那就是世界末日到了——有这种搞笑的说法。

    之所以会这样,不是因为东京电视台是个跟外头的妖艳贱货不一样的清奇美少女,单纯是因为它规模小、收视率不高、资金短缺,贫穷使它画风清奇,所以只能破罐儿破摔而已。

    “六本木的位置不错,”渡边万由美说,“整个港区聚集了好几家电视台,还有众多的唱片公司,既然是另立门户……说真的,开事务所,跟开一家门店差不多,都要考虑位置,考虑邻居,然后选一个合适的地址。”

    “TBS跟富士电视台关系不佳,以前不好和那边过多接触,今后要是自立门户,减少跟富士电视台合作的前提下,这方面也就宽松一些了。”渡边万由美说。

    TBS一度是五大电视台当中的收视王,从1963年到1981年连续十九年保持收视率第一。终结这一神话的就是富士电视台。TBS的王牌节目《八点全员集合》,就是被1981年开播的富士电视台的《我们是滑稽一族》干趴下。

    富士电视台不仅终结了一档黄金节目,还终结了TBS的收视神话,所以两家电视台一直是竞争对手关系,咖位不够大的艺人,都很难在两家电视台同时拥有节目。

    “至于朝日电视台,渡边制作从前和他们有些交情,但又不像和富士台那么密切,倒不必担心跟本家有冲突。而且,最近他们开了一档新的音乐节目《MUSCI STATION》,给非偶像的机会挺多的,今后既然要专注乐队,不失为一个好的宣传途径。”

    渡边万由美对岩桥慎一的毫不隐瞒里,隐藏着另外的一个想法。

    “岩桥桑,社长告诉我,你决定要辞职了。”

    “是的。正式的辞呈,之后会打给您,您独立以后,我也会从渡边制作离职。”

    明明是在说正事,渡边万由美的表情,却像是在说俏皮话,“按说,你在职刚刚一整年,离职时也没什么离职补贴可以拿。不过,社长的意思,你为渡边制作立了功,原本应该为你升职,现在你辞职,也不能薄待了你,所以会给你一笔丰厚些的离职补贴。”

    她未必故意耍宝,只是想到短短一段时间里,发生这么多脱了轨的事,心里觉得有些滑稽。

    岩桥慎一大概理解她这种心情,也配合她,回了一句:“那真是荣幸。”

    不过在心里,能有笔钱拿,他心情不坏。

    既然要离职,接下来要实行自己的计划,马上就是急用钱的时候。这种情况下,渡边制作肯给一笔丰厚的离职补贴,对他来说正好救急。

    “先前你说,今后是乐队的时代,并且要以另外一种方式努力。”渡边万由美说,“可是,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找到的是哪一种方式。”

    她的毫不隐瞒,是想换岩桥慎一一个答案。

    “您要自立门户,成立自己的事务所。”

    “我想要成立一家音乐制作公司。”岩桥慎一终于揭晓谜底。

    丢出去的骰子转来转去,没想到转出了这样的点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