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飞越泡沫时代 > 《飞越泡沫时代》正文 398. 终于见面
    “岩桥桑?”

    蒲池幸子站在电话机前,半是意外,半是困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上次受到赤松晴子邀请,在录音室第一次尝试了录音。离开录音室,什么也没有改变,她继续当她的模特,去拍写真,偶尔上电视,也当商家推广活动的秀女郎。

    唯一有些变化的,是她和赤松晴子之间的联系稍微多了一点、当然,也仅仅只是偶尔一通问候电话这样的程度。

    而那一次在录音室的初体验,蒲池幸子也没有想过,竟然还有后续。

    赤松晴子告诉蒲池幸子,自己把她的试唱带拿给了岩桥慎一。岩桥慎一听过以后,对她的表现很感兴趣,想要当面和她聊一聊。

    “对不起,您方便再到录音室一趟吗?蒲池桑。”赤松晴子问她。

    蒲池幸子只停顿了一下,就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于是,两个女孩子在电话里对了一下行程表,约定好见面的时间。

    挂电话之前,赤松晴子对她说,“蒲池桑,您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哎?”蒲池幸子对着电话露出笑容,“谢谢您。”

    直到放下电话,她还为这通电话的内容感到有些奇妙。其实,第一次去genzo的录音室做客的时候,蒲池幸子虽然知道几率不大,但其实也在心里想过,会不会见到那位岩桥桑。

    但是,那又不是一种想在他面前表现自己的期待,而是一种奇特的向往。

    在地下音乐圈的音乐人眼中,岩桥慎一这个名字地位特殊。对于蒲池幸子来说,她眼中的岩桥慎一,则是个能够让别人“梦想成真”的人,因而,也发自内心的尊敬他。

    这时,公寓的门铃被按响了。蒲池幸子收回思绪,把门打开一道缝,看到是精神焕发的冈本夏生,取下门上的链条,放她进来。

    “早上好,幸酱~”冈本夏生盯着她的脸看了看,笑道:“看到黑眼圈了哦。”

    “不过其实我也有,但是好好遮住了。”她有点无厘头的又补了一句。两人都是半夜才结束工作回来。

    蒲池幸子露出个拿她没办法的表情,跟在她后面走进去。

    “要喝咖啡吗?”蒲池幸子走进厨房。说是厨房,只有一段短短的流理台而已,这是典型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单身公寓。

    “谢谢。”冈本夏生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她,“中野桑要我们四点钟去事务所,白天的这段时间打算怎么玩呢?幸酱。”

    “先去新宿看电影,然后去吃饭,吃完饭再去逛街,然后在咖啡馆一直消磨到三点半,这样安排最简单了吧?”冈本夏生早就打好了腹稿,一开口就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

    蒲池幸子抬起头,“看电影挺不错的,不过,下午我有安排了。”

    “是吗?”冈本夏生玩笑道,“竟然有人速度这么快,在我之前就把幸酱的时间预定了。”

    被她这么打趣,蒲池幸子只是笑笑,冲好咖啡,端过去。

    “多谢招待~幸酱和那位约的是几点?”冈本夏生问。

    蒲池幸子告诉她,是午后两点。刚才在电话里,她和赤松晴子相互确认行程,期间还挂断一次电话,让赤松晴子打给了岩桥慎一,然后决定了就在今天见面。

    这样的安排或许有些仓促,但是,岩桥慎一现在忙得很,要见他一面不是易事,只能在这些零碎的时间里见缝插针,因而,连见面的礼仪之类的也都统统先放到一边去了。

    “两点?”

    蒲池幸子岔开话题,问:“要去看什么电影呢?”

    “《龙猫》行吗?”

    两点的话,看电影和吃饭的行程就没问题了。

    蒲池幸子一笑,“已经看过一次了吧?”

    “如果是宫崎骏老师,多看几次也无妨,不是吗?”冈本夏生头头是道的。

    要是宫崎骏的话,确实值得多看几次。

    蒲池幸子不能反驳,点头称是。两个女孩子收拾妥当,出门先去新宿的电影院看电影,电影看完再去吃饭,普通的享受着这个工作后的假期。

    快到一点半,冈本夏生才和蒲池幸子分别。

    “我就自己去逛街看看好了。”她说。

    蒲池幸子面露歉意,冈本夏生没让她把想说的话说出口,自己先乐天派的表示:“不过,如果是逛精品专柜的话,就算一个人也能逛得很起劲。”

    自己这么说不算,还反问蒲池幸子,“你也这么觉得吧?幸酱。”

    蒲池幸子点头,精品专柜陈列的东西,光是看着就已经赏心悦目。她也是个普通的二十一岁女孩子,在这些事情上,跟冈本夏生想法一致。

    再说,她们从事的这份模特工作,身为艺能界底层,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份需要和理想与自尊做斗争的工作。

    因而,用当模特赚的钱买好东西犒劳自己,也可以看作是一种精神上的自我褒赏。

    做这一行的女孩子,赚得多花得也多,除了因为职业的缘故要时时保持入时的打扮、又或者年轻女性的虚荣之类的原因以外,多少也有这么一点微妙的因素在里面。

    “那么,我就自己去优哉游哉闲逛了。”冈本夏生分别之际,提醒她,“四点钟就要到事务所哦,幸酱。可不要光顾着约会,把这件事给忘了。”

    蒲池幸子笑着回答:“绝对不会忘记的。”

    ……

    今天上午,岩桥慎一在cbs索尼那边有碰头会要参加。

    dreams come true的出道单曲和专辑,如今的销售势头相当不错,出道单曲初次登场《the best ten》以后,顺利突破前十的壁垒,最高名次甚至冲刺到了第三位。

    而专辑在巡演加成和单曲的带动下,销量也稳定上升,电台点播那里,也有观众开始点播专辑里的歌曲,一点点的积累,让专辑也一尝闯入前十的滋味,创下了出道单曲和出道专辑在同一周同时进入榜单前十名,这样一个虽然不厉害、但是很亮眼的个人记录。

    出道单曲和专辑状态十足,但总不会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等到卖气过去了以后再行动。刚出道,需要不断有作品维持曝光度和关注度。

    今天在cbs索尼的会议,商量的就是新专辑和新单曲的选题。

    这场会议,cbs索尼、u-miz都派人出面,乐队的三个人也都到场。开一次什么也决定不了,只是先确定几个大概的方向而已。

    不过,一出道的成绩就不错,各方面都对下一张单曲的信心很充足。

    而在见识过了格力高广告曲带来的良好效果以后,对于接下来的新单曲,唱片公司和事务所两边,也都有意想要再继续这种模式。

    也未必只是广告曲,电视剧或者综艺节目的主题曲、插曲之类的都可以。

    电视的黄金时代,歌曲每在电视里播放一次,都不知有多少观众听到。这种效果,胜过众多的宣传方式。

    散会时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吃了个工作餐,岩桥慎一往代代木的录音室前去。他到了的时候,赤松晴子和蒲池幸子,两个女孩子已经在录音室的沙发上坐着了。

    岩桥慎一推门进来,看到两个女孩子,心知和赤松晴子一起的就是蒲池幸子,冲她们两个歉然一笑,“抱歉,我迟到了。”

    两个女孩子一起从沙发上起身,冲他欠身行礼。

    赤松晴子对岩桥慎一说,“我和蒲池桑也刚刚到。”

    岩桥慎一不动声色扫了一眼茶几,上面干干净净的,知道这个“刚刚到”的说法看来不是社交辞令。

    “刚刚到这件事我可以作证。”栗林诚一郎听到岩桥慎一到了,端着两杯咖啡从里面走出来,对岩桥慎一说。

    刚泡好的咖啡骗不了人,人证物证聚在。

    不过,岩桥慎一没接他的话茬,反而玩笑着问他,“我的那杯呢?”

    栗林诚一郎把手里的两杯放下,游刃有余的回了一句:“我的那杯也还没泡呢。”一面又进去泡咖啡了。

    ……

    岩桥桑比想象中可要年轻多了。

    蒲池幸子悄悄去打量岩桥慎一,心里想道。看外表,至多只年长她几岁而已。但是,年纪轻轻,已经是受人尊敬的制作人了。

    见识过他令人信服的作品,蒲池幸子面对他的年轻,就没有那种不信任。

    岩桥慎一刚进门,就是三言两语的玩笑。蒲池幸子观察他和栗林诚一郎的互动,先对岩桥慎一有了个平易近人的温和印象。

    不管怎么说,年纪相仿、平易近人的岩桥桑,一定要比年长许多、不苟言笑的岩桥桑更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蒲池幸子也不例外的这么想到。

    “岩桥桑,这位就是蒲池桑。”

    这时,赤松晴子担任介绍人,把蒲池幸子介绍给他。

    蒲池幸子冲他鞠了一躬,“您好,我是蒲池幸子。”

    “您好,我姓岩桥。”岩桥慎一微微欠身,把名片递过去。

    蒲池幸子接了名片,小心确认上面印的头衔,把它收起来。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句:“那个,您企划的乐队天国,我一直都有在看。”

    “是吗?”岩桥慎一听她这么说,挺高兴的,“您喜欢乐队?”

    蒲池幸子流露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心里想起她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为了能参加乐队,去男生们组的乐队那里挨个去问需不需要女主唱的事。

    那时对乐队的喜爱,能够战胜内心的羞怯,让她主动去靠近那个似乎是属于男性的世界。就像现在,对乐队天国的喜爱,让她战胜内心的羞怯,主动对岩桥慎一表达她对节目的支持。

    但是,这些想法不能告诉初次见面的岩桥慎一,因而,她只是回答:“是的,很喜欢。”

    岩桥慎一捕捉她脸上的微表情,有点好奇在那一瞬她想到了什么。

    这么看的话,这位蒲池幸子确实是个美人,从事模特工作,仪态也相当好,赤松晴子已经是个大美人,蒲池幸子和她站在一起,也绝不逊色给她。

    不仅如此,成为模特以后,跟不动产公司的上班族时期相比起来,给人的感觉也有所改变。但那并非是种不好的改变。

    身在艺能界的底层,倒是没有让她身上沾染那种底层模特的气质。或者应该说,这样的女孩子,倒是让人觉得她同写真模特这份工作不是很搭调。

    怎么就想到从不动产公司的职员跑去当小模特了呢?

    蒲池幸子不记得偶然见过一次的客人,岩桥慎一也不提这一茬,把这事给暂时按下去。

    ……

    寒暄过后,三人各自落座。蒲池幸子和赤松晴子坐沙发,岩桥慎一搬了把椅子。

    “我听了蒲池桑留在这里的试唱带。”岩桥慎一尽量直奔主题。

    蒲池幸子客气地微微欠身,像是在说献丑了,又像是在表达作为外人却使用了他们的录音室的歉意。

    “您喜欢ann lewis的歌?”

    “是的,我觉得ann lewis桑风格非常多变。但是,最喜欢的还是她转型摇滚风格以后的歌曲……”蒲池幸子像个被老师提问的小学生那样,规规矩矩说着自己的想法。

    “确实,听ann lewis的《六本木心中》,就想不到她还唱过《goodbye my love》。”岩桥慎一表示赞同。

    “蒲池桑唱的《六本木心中》就很有感觉。”他说,“我听了蒲池桑的试唱带以后,心想,这样的声音,要是唱摇滚乐,会很有效果。”

    “我的好奇心很旺盛,听过了好的声音,就想要见一见真人。听说是赤松的朋友,就冒昧让她帮忙引荐了。”岩桥慎一半开玩笑。

    “刚才蒲池桑说喜欢乐队天国,又喜欢转型摇滚风格以后的ann lewis,这么说来的话,一定很喜欢摇滚乐吧?”

    蒲池幸子回答:“是的,很喜欢。”

    注意到她有点紧张,岩桥慎一考虑了一下,借着这个引子换了个话题。

    “那么,乐队天国出场的乐队里,蒲池桑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吗?”岩桥慎一笑了笑,“难得遇到节目的忠实观众,也让我现场搜集一下观众的想法。”

    蒲池幸子见面时首先对岩桥慎一表白喜欢乐队天国,倒是让现在的话题比较容易进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