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凌天战魂 > 章节目录 第2066章 雷兽是雷神?
    萧杀之气飘荡在大殿周围。

    血色的符文之光绽放,笼罩残破的雷神殿,不让雷神殿在战斗之中损坏。

    大殿周围到处都是犹如洪水猛兽的狰狞大口,要把这片天地给吞噬。

    剑尘手执长剑,一双眸子写满了凝重。

    刀神云逸没有用刀。

    仅凭一记掌刀爆发出一道刀芒,便让自己受创。

    伤势不重,却让他认清了现在的局势。

    刀神云逸,果然名不虚传!

    剑尘从地上站起,刚毅的面容写满了决然。

    此剑,名为戮影,八品仙器,以九颗太阳星核锻造而成,合我剑道,同境之中,难逢敌手!

    他晃动手中长剑,一缕金色光芒在长剑之上绽放,熊熊炙热散发,灼烧得空间都一阵扭曲。

    本座于万年前登临仙帝十阶,大大小小经历的战斗的已数之不清。

    剑尘微微一顿,道死在我戮影之下的帝境强者,不下十人。

    他长剑横在自己的胸前,身上的气势爆发,锋利的剑势好似要把这方天穹都给割开一般。

    逍遥宗刀神云逸,今日我便要看看,是你的刀强,还是我的剑更锋利!

    凌厉的剑芒破开长空,蜿蜒扭曲的空间裂缝直直蔓延到云逸的身前。

    云逸不为所动,犹如木头桩子一般站在原地,任由着剑尘的攻击杀向自己。

    剑气袭来,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斩向云逸的头颅。

    在这瞬间,云逸动了。

    在周围到处都是空间裂缝的情况下,他却没有受到这些空间裂缝的影响,当他再一次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剑尘的身前。

    剑气落空,斩在雷神殿一根腐朽的柱子上,阵阵血色光芒绽放,化解了这惊天一击。

    见到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云逸,剑尘神色微变。

    刀神云逸之名,早些年的时候,他听得耳膜都生出了茧子,这位号称同境鲜有敌手的刀神,在没有踏足仙帝十阶之时,就敢找修为比自己高的仙帝挑战,至今为止,还从没有败过。

    对方的传说太多,这便导致剑尘不敢让对方近身,毕竟擅使刀者,皆喜欢近战。

    他的身形在虚空之中闪烁,犹如鬼魅一般的身形,不断的腾挪,要和云逸拉开距离。

    只是已经晚了,云逸仅仅跟随,以掌为刀,霸道的刀芒压制得剑尘只感觉自己身上背负了一座山岳,其中所裹挟的刀气更是无可匹敌,让他心中生不出任何抵挡的感觉。

    以势压人,气势被压制下去的一方,在这种战斗之中,绝对会率先出局。

    我有一剑,可破万法!

    剑尘不再躲避,越是躲避,他所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大,现在倒不如直接和云逸正面对决,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道道剑气划破长空,锋利规则在虚空之中蔓延,夹杂着阻拦伤口自愈的规则之力,他要反击,不能任由云逸的气势把自己压制下去!

    云逸却没有在动弹,那刀芒如影随形,紧紧跟在剑尘的身后。

    无数道剑气杀至,这一剑破万法的绝招,却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反倒是被云逸的刀芒给直接化解。

    好强!

    这一刻,剑尘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和云逸的差距。

    从始至终对方都没有动用兵器,反倒是提着八品仙器戮影剑的自己,被全方位压制!

    这便是远古六大势力之中走出来的帝境强者?

    这简直强大得令人绝望!

    噗呲

    就在他心头生出一股无力感的时候,刀芒斩杀到他的身前,强横的刀芒破空,直斩而下,重重落在剑尘的头顶,把他给劈成两半!

    帝境级别的战斗,楚云他们根本就无法看清,两人的攻击落在他们的眼中,只是一道道残影。

    直到剑尘的身体被一道刀芒劈成两半,楚云他们才看清楚战斗的结局。

    毫无疑问,剑尘败了。

    号称刀神的云逸没有动自己的的刀。

    以使剑闻名于凉州的剑宗宗主剑尘,被云逸绝对碾压!

    不愧是远古六大势力的传人,同境界之中,竟然强悍到了如此程度!

    剑尘的两半身体在缓缓挥动,那伤口处,正绽放着阵阵白芒,有规则之力在修复自己的伤势。

    对于帝境强者来说,即使只剩下一滴血,一根发丝,也能够重生,云逸想要直接秒杀剑尘,除非是领悟了毁灭规则,否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容易把一尊和自己境界相同的帝境强者斩杀在此。

    更何况,云逸只是随手斩出一道刀芒,根本就没有蕴含什么规则之力!

    剑尘那两半身体顷刻之间合二为一,重新汇聚在了一起。

    他一双眸子死死盯着云逸,道我不是你的对手。

    你才知道?

    云逸笑了,他丝毫没有把剑尘放在心上。

    但你想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剑尘说完,目光陡然放在楚云他们的身上,道我剑尘今日所行之事,已经得罪了两个远古势力,我已抱着必死之心,在此等你们。

    微微一顿,他继续说道我奈何不了你,但在你斩杀我之前,我能把他们都杀掉!

    声音一落,剑尘手中的长剑陡然脱手飞出,化作一抹流光,竟是直直的朝着楚云他们所在的位置飞去!

    靠,这个阴险的小人!

    楚云脑海中的鸿蒙神树突然大骂了一声,在楚云还没有弄清楚他为啥突然爆粗口的时候,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竟是鸿蒙神树这老家伙夺走了他身体的控制权!

    老家伙,你

    楚云很是恼怒,控制自己身体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就像是现在这样的轻车熟路,直接把自己的第一神魂挤到一边,操纵自己的身体了。

    他正准备问责,却看见自己的身前陡然出现一条空间裂缝,紧接着,鸿蒙神树便带着他的身体直接没入了空间裂缝之中!

    漆黑的空间裂缝,楚云的神色变得格外难看,怒道老家伙,你到底在做什么!

    小子,我是在救你!

    鸿蒙神树连忙说道那剑尘疯了,打不过云逸,他便直接对你们出手了!

    嗯?

    楚云微微一愣,道为何我没有察觉此事?

    以你的修为能察觉到帝境十阶的强者出手?

    鸿蒙神树讥讽道小子,我只来得及救你,其他人能不能在剑尘的攻击之下活下来,就很难受了!

    林天娇他们有危险!

    楚云神色一凛,剑尘已经对他们发动了攻击,一位仙帝十阶的强者攻击他们,他们这些仙尊,又怎能抵挡?

    难怪鸿蒙神树在瞬间控制了自己的身体,直接把自己拉入了这空间裂缝之中,在一尊仙帝十阶强者对他们发动攻击之时,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的能力!

    林天娇他们鸿蒙神树没有时间去救援,能不能在剑尘的攻击之下活下来,便要看他们的运气了!

    你这样主动救我,难道就不怕暴露?

    楚云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一般情况下,鸿蒙神树这家伙是从来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存在的。

    他直接撕裂此地的虚空,让自己遁入空间裂缝之中,就这种手段,明显不是自己这个仙尊能够拥有的。

    而且,剑尘的攻击何其快?

    那根本就不是仙尊境界能够反应过来的,自己现在竟然直接遁入了空间裂缝之中,这家伙是完全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了!

    鸿蒙神树闻言,解释道剑尘已经是死人了,现在虽然还活着,但他对你们出手的那瞬间,他便活不成了,那云逸对自己弟子的看重程度,不允许这种对自己弟子出手的人活下来。

    微微一顿,鸿蒙神树继续说道除此之外,你认为云逸没有发现我的存在?

    以云逸的修为,和楚云这一路相处,若说没有发现鸿蒙神树,那绝对不可能。

    之前在画中世界的墨河边上,云逸为何要率先一步离开?

    他只是不想撞破楚云的秘密而已。

    知道自己有秘密,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之中潜藏着一个人,当初连卿水峰主都看出来了,更何况是云逸?

    想到这里,楚云说道这一次就暂时原谅你了,你这家伙,以后若是再这样不声不响的夺走我身体的控制权,别怪我把你赶出我的身体!

    鸿蒙神树道我也懒得占据你这破身体,和我的本体比起来,简直是天囊之别。

    接着,他又直接控制着楚云的身体,从另一条空间裂缝之中钻了出去。

    出来的地方,就在雷神殿的周围,距离雷神殿并不远。

    林天娇几人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反倒是地上,一个头颅和一些四分五裂的身体散碎一地,正是剑尘。

    此时剑尘还没有彻底死去,他一脸惊恐看着云逸,和先前的那一份视死如归相比,这可能才是他的真实的情绪!

    你竟然修炼了毁灭法则?

    他惊恐大喊着,仙帝级别强者,很难死去。

    即使被灭得只剩下一缕残魂,也能复活。

    但是在毁灭规则的侵蚀之下,不把自身的毁灭规则清除,根本就不可能复活!

    在领悟了毁灭规则的仙帝面前,大部分仙帝都是敬而远之。

    仙帝是很难杀死,但在领悟了毁灭规则的人面前,实在是不够看。

    毁灭规则,能磨灭一切能复生的力量,那是恢复力极强的仙帝的克星,很少有人在毁灭规则面前还能淡定下来。

    通天峰主,危险来临,你自己一个人跑了,真不够朋友!

    见到楚云出现在一旁,水月气呼呼瞪了他一眼。

    刚刚剑尘袭杀他们,关键时刻,通天峰主竟然直接撕裂开一条空间裂缝,钻入了里面,躲避危险。

    若不是云逸出手及时,在剑尘的剑气攻击之下,他们恐怕早已经死了。

    水凝也有些不满楚云这种丢下他们就跑的做法。

    她已经把楚云当做了自己的朋友,有话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楚云在关键时刻直接躲进了虚空之中,把他们撇到一旁,这种做法,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

    楚云想解释,却发现自己无法解释。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率先逃走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撇开他们,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天蕊倒是没有什么想法,楚云从画中世界把她带出来,已经是对她天大的恩惠了,在危险降临之际,他独自逃走,也无可厚非。

    倒是林天娇有些诧异的盯着楚云,作为无相山的人,不知道听了多少关于通天峰主的传说,却从没有听说过通天峰主是那种遇到危险独自逃走的人。

    刚刚楚云突然逃离此地,撇下他们,这还真是刷新了她对楚云的认知。

    以至于现在她看着楚云的目光都没有那么尊敬了。

    看到林天娇的那失落而又略微有些鄙夷的目光,楚云实在是有苦说不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干脆不说话,就站在一旁,看着被斩成了好几块的剑尘,琢磨着要不要从他的身上弄点本源精血。

    仙帝十阶的本源精血,可比雷兽的本源精血厉害,若是自己能弄到,对于自己的修为来说,又会是一次提升的机会。

    旁边的云逸倒是知道楚云为什么会突然躲入空间裂缝之中,笑道通天峰主也是身不由己,就别责怪他了。

    没有去解释,若是解释,便会把楚云的秘密暴露出来。

    多谢!

    楚云冲着云逸拱了拱手,他的仗义出言,暂时化解了楚云的尴尬境地。

    他注意到云逸手中已经拿出来了一把大刀,看起来就是一把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大刀,上面还带着血迹,那是属于剑尘的血。

    他终究还是动了自己的刀,刚刚楚云躲入空间裂缝的瞬间,他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兵器拦截剑尘的攻击。

    在拦截之时,更是爆发全力,把剑尘给劈成了碎块!

    剑尘现在还没有彻底死去,但从他话语之中的惊恐来看,他着实没有想到云逸是领悟了毁灭规则的存在!

    他之前还说云逸要杀他不是那么容易,现在看来,这完全是自己的狂言,云逸要杀他,易如反掌!

    这时,云逸的目光移到剑尘的身上,双眸之中杀意闪烁,道剑宗宗主,今日送你上路!

    说罢,手中大刀劈出,毁灭规则夹带其中,威猛绝伦的力量瞬间杀至剑尘的残躯上,溅起阵阵烟尘!

    当烟尘散尽,剑尘的身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空间戒指,他的戮影,他所有的一切都从这天地之间消散!

    天穹上,陡然阴云密布,电闪雷鸣。

    没一会儿,狂风呼啸,夹带着阵阵血雨从天穹降临,让这片世界好似陷入了末日一般的境地!

    帝陨异象!

    帝境强者陨落,若一身能量没有被人故意吞噬,那一身能量便会重归于天地之间,造就天地异象,称之为帝陨!

    当今仙界,很少有帝陨的事情发生。

    大多数帝境强者都闭门不出,要踏入那不灭境界,好在未来天地毁灭之时,依旧能逍遥长生。

    帝陨异象,大多发生在帝级秘境,亦或是帝级遗迹之中。

    眼下这片空间,不过死亡谷之中的一空间碎片,却发生了帝陨,许多没有见到过这种状况的仙人,无不神色大变,认为是此方天地的某位大能在出手!

    无数生活在这片空间的妖兽在四下逃窜,当它们发现那血雨之中蕴含着精纯能量之时,又欣喜若狂,贪婪的吸收着这些能量。

    这一次,云逸没有在楚云他们的身上布置什么防护,也没有限制他们的行动。

    血雨洒落,其中所裹挟的精纯能量不由自主的钻入他们的身体之中,增强着他们的修为。

    前不久才突破到太上五阶的楚云,此时疯狂运转自己的功法,吸收着这天地之间降临的血雨。

    每一滴血雨之中所蕴含的能量非常少,但非常精纯,可以直接纳入自己的身体之中,而不需要提纯。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电闪雷鸣,洒落着血雨的世界,陡然传来阵阵激荡的能量。

    那四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雷神殿的上空,定睛看去,楚云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他们怎么在这里?

    见到来人,楚云神色大变,一颗心直接沉入谷底,连这血雨之中的精纯能量都没有心思吸收了!

    四道人影是直接破开虚空降临的,每个人的神色都格外狼狈,身上伤势严重,几乎每个人身上的伤口都能看到森森白骨!

    但是,这四人降临此地之后,其中一人却是大笑起来,道哈哈,朕的喂马车夫,想不到你竟然来到了此地,我还以为你会迷失在永恒的虚空之中呢!

    楚云闻言,压下心中的不安,毫不胆怯的回怼道本座的夜壶童子,见到你没事,本座就放心了!

    噗嗤

    水凝水月两人听到这‘夜壶童子’这个称呼,不由得笑出了声。

    这是什么奇葩称呼?

    楚云这家伙给人起外号,倒是挺有一套啊!

    本座改变主意了,你这喂马车夫朕不要了,朕要你留在朕的身边,当个夜壶太监!

    那中年男子声音一落,便探出一只大手朝着楚云抓来。

    他浑然不在意一旁的云逸,也不在意此地为何会出现帝陨异象。

    当初,古天庭分裂之时,帝陨异象实在是太多了,他见过太多的帝境强者陨落,帝陨异象,在他们眼中,再平常不过!

    一股令人神魂颤栗的气息从中年男子的巴掌之上传来,面对这巴掌,楚云只感觉自己渺小如尘埃,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怎么办?

    楚云彻底绝望,更让他绝望的是,鸿蒙神树这‘鸵鸟属性’竟然再一次爆发,在这关键时刻,竟然不管自己,直接扎根在自己的第二神魂,屏蔽了对外界所有的感知,收敛了自身所有气息,陷入了沉睡之中!

    就知道这家伙靠不住!

    咻

    就在那巴掌即将卷走楚云之时,一道刀芒凭空浮现,横空一斩,把那袭来的巴掌给直接斩落在地上!

    却是一旁的云逸出手了,破坏掉对方的攻势,云逸手中大刀反握,冷漠盯着眼前这四人,道你们是何人?

    在天帝身后,一面容英俊的男子神色一冷,呵斥道大胆贼子,见到天帝陛下还不下跪,尔是想谋反?

    听见这话,云逸不由得笑出了声,道原来是些躲在坟墓之中的老鼠,现在敢出来见阳光了,胆子也变大了?

    那青年闻言,眼中杀意闪现,道敢对陛下无礼,当诛!

    说罢,一阵绿芒划破长空,瞬间出现在云逸面前。

    云逸见状,手中大刀反手一劈,狂暴的力量爆发,绿芒顿时化作齑粉,紧接着,那刀势的余威不减,却是直直的杀向春神!

    不好!

    青年神色大变,身化流光,连忙退走,不敢和云逸的刀势硬碰。

    然而,还是晚了。

    刀势跨越了空间的距离,携无可匹敌的威势,顷刻之间杀至他的身前,带着毁灭规则,直直的降临青年头顶!

    叮咚

    就在云逸的刀势要把青年给劈成两半之时,九声龙吟陡然爆发,九条真龙虚影突兀出现在青年的头顶,那即将把青年给斩杀当场的刀势,却是直直的碰撞在那九条真龙的身上,发出叮当声响!

    定睛看去,九条真龙所组成的一个防护罩已经把青年给严严实实的保护起来,却是那领头的中年男子出手了!

    见自己的攻击被拦下,云逸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倒不是诧异自己的攻击被拦截,而是那突然出现在青年头顶的九龙防护罩!

    传闻古天庭中有一件至宝,名为九龙神火罩。当初古天庭天帝远走迷雾区,九龙神火罩也就此失联,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在你手中!

    云逸开口,对这上古时代赫赫有名的仙器很感兴趣!

    中年男子闻言,目光放在云逸的身上打量着,良久,他才沉声说道真是令人意外,没想到此地竟然还有一位仙帝十阶的存在,刚刚倒是小觑了你!

    在云逸和中年男子说话的时候,水月也对这突然出现在此地的中年男子来了兴趣,她探头探脑的凑到了楚云的身边,小声问道楚云,他们是什么人?

    楚云道古天庭天帝!

    他知道眼前这个天帝是假的,真正的天帝,现在还在迷雾区呢。

    不过,即使是假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他们能从无相山那些大能的围攻之中逃走,便是证明!

    而且,他们突然出现在此地,又是因为什么?

    难道,是为了此地的雷神殿而来?

    水月却没听说过古天庭,她那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茫然,问道古天庭天帝?那是什么势力,比我们逍遥宗还要厉害?

    楚云解释道逍遥宗,曾经可能是古天庭治下的势力之一,不仅是逍遥宗,就是我无相山,还有其他其他远古势力,可能都是古天庭曾经治下的势力之一!

    什么?还有势力这么厉害?

    水月彻底震惊。

    果然啊,云逸说的话果然很有道理,逍遥宗只是小门小派,在外行走一定要低调啊!

    之前听说自己逍遥宗是远古六大势力之一之后,她还有些飘飘然,现在看来,逍遥宗也不过如此!

    喂,夜壶童子,你在一旁嘀嘀咕咕做什么呢?陛下需要你,你赶紧过来吧!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入楚云的耳中,犹如黄鹂悦耳,格外好听。

    楚云看了一眼说话的女子,好像是自称火神的那位。

    那火辣的身材配上动听的声音,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迷恋上她。

    但楚云此时却是满脑门子的黑线,道本座的夜壶童子在你旁边!

    ‘夜壶童子’这个称呼,是他给天帝起的,现在自然要甩到天帝头上。

    火神笑了笑,道夜壶童子,本座是为了你好,这仙界即将发生大变,你们无相山也好,其他势力也罢,在大变之后,都将不复存在。唯有我等天庭,才会永恒,投入陛下的阵营,可为你未来博一个生机!

    楚云同样也笑了起来,讥讽道哈哈,永恒?你们这些自号永恒的存在,现在这狼狈的模样,怕是刚从我无相山长辈的手中逃走吧?就你们这点实力,也敢号称是一方永恒的势力,不觉得打脸吗?

    火神笑道打脸?我们为你无相山的长辈准备了一份大礼,这份大礼,将会覆灭你们整个无相山!

    楚云心里一凛,看火神的样子,似乎不似作伪,如此肯定的语气说出这番话,难不成,他们在古天庭的遗址之中留下了什么不成?

    换位思考一下,一片古天庭遗址现世,古天庭的天帝在不敌无相山长辈之时,选择逃走,在追击无望之下,他们是继续追击,还是好好探查那古天庭遗址?

    但凡脑子是正常的,都会选择探查古天庭遗址。

    就从这方面来看,现在无相山恐怕会有许多大能赶往古天庭遗址之中,而那到处都是铭刻了符文的古天庭宫殿群,又有怎样的危险?

    无相山长辈踏足古天庭遗址,岂不是危险重重?

    刚想到楚云,楚云不禁哑然失笑,无相山长辈的生死,轮得到自己一个通天峰主关心?

    以无相山的实力,又岂是一片古天庭遗址能够毁灭的!

    大言不惭!

    楚云讥讽看着火神,又道你们来此,怕是为了这雷神殿而来吧?

    他很好奇之前那镇魔宗的三个老家伙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这雷神殿就这么大,就连云逸都没有发现对方去了哪里,实在是有些奇怪。

    火神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说道夜壶童子,机会给了你,你既然不把握,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说罢,他的目光落在雷兽的身上,犹如小狗一般的雷兽,看起来着实有些可爱。

    她冲着它招了招手,道雷神,你该觉醒了!

    唰

    霎时间,楚云林天娇天蕊双胞胎姐妹等,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雷兽的身上。

    这之前不过是仙帝四阶的雷兽,轻而易举就被云逸镇压的雷兽,竟然是雷神?

    这特么的是开的哪门子玩笑?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雷兽也不可能是雷神啊!

    哪有雷神会长这个样子,哪有雷神一点个性都没有,稍微被威胁一番,就不敢胡言乱语的!

    反倒是云逸,在听见这话之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自语道果然是这样!

    水月听见了他的自语,问道师傅,是怎样?

    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云逸卖了个关子,目光也落在了雷兽身上。

    小雷兽很慌,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它一脸懵逼,说道我是雷神?

    自己是雷神?

    开什么玩笑,我若是雷神,我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

    在他的记忆之中,自己就是一只雷兽,当初雷神把它封印在了一只石狮子之中,才逃过一劫,没有被那些覆灭古天庭的人斩杀。

    若自己是雷神,那当初把自己封印到石狮子之中的那位,又是谁?

    它是雷神?火神,你没有弄错吧?

    别说众人不相信这萌宠是雷兽,就是上尸天帝也不相信眼前这长得跟猫科动物一样的小家伙,会是雷神!

    火神微微一笑,解释道陛下,当年天庭遭逢大变,生性胆小的雷神把雷神殿从天庭搬离出来,逃离了天庭,但在逃离的途中被人拦截在此,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雷神舍弃了自己原来的肉身,选择了同行的一只雷兽作为自己神魂的载体,把自己的神魂封印在了这雷兽的身体之中。

    她的声音是真的很迷人,配上那一身火辣的衣着,能让天下男人倾倒。

    楚云甚至不由自主的多看了这火神两眼,和一旁一眼不发的水神相比,她倒是显得更为真实一些,不像是水神那种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淡然出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