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东北出马实录 > 章节目录 晒堂子,攀缘份,干大娘的遭遇
    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多多转发,多多收藏,可以添加微信!快年底了,这一阵事情太多了,更新的慢,谢谢大家的支持!

    今天早上来到店里,没什么事儿,我就拿起电话看看各个段子软件,我发现了个事儿!就是好多出马弟子开始各种晒!晒什么呢?堂口、佛像、香炉里的香,还有各种朝拜,这是为了什么呢?今天我给大家从头讲一讲!我讲的不一定对,仅是我个人的看法!

    首先咱们先说说朝拜是什么意思,朝拜是佛菩萨的信徒一种虔诚的拜佛仪式,又称为磕长头,有的人说“五体投地”、“三拜九叩首”或者“三步一磕头”都属于朝拜的一种形式,朝拜的弟子一边念六字真言或者念“南无阿弥陀佛”,一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然后行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面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迈第三步时,双手自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再站起,重新开始复前,该过程中,口与手并与诵念之声连续不断,为了什么朝拜呢?是为了表示对佛菩萨感恩,虔诚的用最神圣的礼仪膜拜,这朝拜不仅增福报,助修行,还消灾免难,而当今个别的人(我说的是个别的人),把朝拜这真诚心的心当成了一种“攀缘分”的礼仪,为什么说攀缘分?“攀”汉子的意思是:“抓住某一件东西向上爬,拉拢,结交的意思!”“缘分”就是佛缘,道缘和仙缘了!整体的意思就是想结交更深的佛缘,道缘和仙缘,为了什么才去攀缘分呢?目的有三:“第一,缘分深了,可以供养更多的佛菩萨神像,有不懂的朋友去了一看,这么多佛像,这位大师简直道行太深了!这个观点是错的,佛像多不代表道行深!第二、为了更好的在世人面前显现成为真正的“虔诚弟子”!这样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位正宗的出马仙,不会去怀疑他!第三、攀龙附凤用在这类人的身上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总而言之,个别的出马弟子把朝拜当成了一种“作秀”,而佛菩萨看到这样的人也是无奈,佛菩萨是最宽容的,且静观其果,所以说,这种专门在网络上发段子,发视频朝拜的人,你不要去离他,平时多做善事,少骗人的钱,把人家的堂口安置明白比什么都强!

    再说说“晒堂子”的人,我觉得出马仙是不应该把自己的仙堂随便给别人看的,有人说了:“我家是正法,不怕别人看!”那我想问问你,你家大门没事儿会敞开让别人来看么?给仙家们一个的空间,虽然别人只能看见那几个名字!

    还有就是这个香炉碗儿里面一弄插一把香,什么“十六根香”“三十三根香”“九九八十一根香”,一烧火苗窜那么高,还敢说香火旺盛,这香炉碗儿里忌讳有明火,举个例子来讲:“不管在电视中还是在现实社会中,点香的时候如果有火苗,要用手扇灭,是不能用嘴吹!”这一点足矣证明,上香就是规定的那几种,佛堂和道堂一致四根香:中午1点之前如果上香,三根香,代表的是:佛法僧!前面一指的距离还要有一颗护法香,中午1点之后上香,护法香就在后面,在家诵经的朋友可以点一根“清净香”其他少数特殊情况可以另说!

    仙堂:保家仙一个香炉碗儿,三根香,出马仙是三个香炉碗儿,九根香,每个香炉碗里插三根!有的出马仙堂是一个香炉碗儿,有的是五个香炉碗儿,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管是保家仙还是出马仙的堂单子,必须是红色的,以三尺三的尺寸为准,现在有印制好的堂单,或者有人用三尺三的红布,地方不够大怎么办?红布可以折一下,但不能剪掉!可以用双面胶粘一下,大家放心,不碍事儿的,或许有人说我说的不对,我只能说一个师父一个令,但是不管什么令,都没有这种方法好使!

    我不能说我讲的都是对的,各有各的缘分吧,到了中午,那天开的干大娘领着他精神病的儿子白东明来了,我热情的接待:“来了,干大娘!”干大娘笑着说:“快给我们家白大仙儿看看吧!又犯病了!”她们娘俩说着坐在了沙发上,我走了过去拉起了白东明的手搭上脉这脉上跳的这个乱套啊!胡黄常蟒都在身上,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冤亲债主一个不落,个个儿都想带他走!这就是命数不到,要不然也就被这些脏东西害死了,白东明也是带着缘分的,只不过他的缘分大多数都是以前被他们家祖先伤害过的,就是所谓的“仇仙”,而且白东明身上有一个眼睛不好,脾气火爆,穿着军装,拿着大刀的眷属,他也就是罪魁祸首,是他伤害了半山的动物,才导致了他后代替他背因果,看来他是断子绝孙了!还有一个是水淹死的的老头!死前疯疯癫癫的!我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儿,白东明身上替身多到八个!我没告诉定,又查了一遍,知道确定是八个替身,我把这些事儿告诉了干大娘,干大娘说穿军装拿大刀的是白东明的大爷爷,水淹死的是白东明的爷爷,他那个大爷爷也就是白东明爷爷的大哥!(挺绕嘴!)他最早以前是土匪,占山为王,在山上就靠这些动物生活,后来又当上军阀,无恶不作,这些是当年干大娘刚嫁到白家她婆婆跟她说的,那时候这个当军阀的男人还活着呢,他们生活在一个院子里!干大娘说至于替身已经不知道还多少个了,我说:“这就是因果报应,父债子还,你家儿子身上带缘分,所有的脏东西就找你儿子!你丈夫也一定没有好果子吃!祸及三代啊!”于是干大娘就开始从头给我讲起白东明的故事,以前的时候干大娘每天做批发蔬菜的生意,对孩子大咧咧的,随便造,随便玩,白东明的父亲因为家里那时候经济条件不错,整天不着调,又找了个小媳妇儿,所以白东明就一直没人管他,任由身上的脏东西折腾,而且那时候这个“小富二代”还不学好,学会了吸du,整天迷迷糊糊的,当后来发现的时候已经处于半疯状态了,这两口子才当成事儿去管,那时候他们家经济条件特别好,找了许多出马弟子看仍然没管用,又让立堂子,又让还替身,堂子立了四次,替身还了八个,后来又去寺庙和道观上长住,诵经,都不管用,其实那个时候虚病就已经快要成为实病了!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就把18岁的白东明送进了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的白东明被药物刺激的彻底成为了精神病,白东明的丈夫因为经济刑事案件被判入狱三年,白东明还有一个弟弟,这些年来看病,吃药,加上被心术不正的出马弟子骗,已经穷困潦倒,母子三人相依为命,经济来源只靠政府的最低生活保障金维持,干大娘瘦小的身材去哪里招聘人都嫌弃她身子太弱,小儿子未成年,今年才16岁,而白东明今年已经30岁了,经历了十几年精神上的折磨,现在睡觉必须要服用精神药物才能入睡,每个月干大娘都要到社区去领取药物,后来干大娘已经不敢在给白东明看虚病了,怎么说的都有,已经麻木了,直到我的佛店开业才又抱着试试的态度过来。

    听了干大娘的遭遇我确实感到同情,人的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任性,“大娘,我唯一能帮到你的就是缓解白东明的症状,但是你放心,不管在我这里用什么,我分文不取!”我说完之后干大娘有些不好意思,可我确实是真心的,我觉得上天赐给我不同常人的功能不是让我来坑蒙拐骗,而是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我接了一碗清水,用红布盖上放在了堂子上,等待着仙家赐药,我照着四奶告诉我的方法一点一点的替白东明治病,我没有能力去治好他的精神病,因为他的患病的时间太长了,十二年之久,换做谁谁也不可能治好,但我能保证他缓解!干大娘这时又说:“我家这白大仙,天天晚上不着家,一到早上就回来了,去哪了谁也不知道!脚步还快,我根本撵不上他!”我说:“干大娘,明天你来的时候,在家里带一小碗儿大米!”用处我没有告诉她经过一个小时的治疗,(这里治病的细节我就不便多说!各位谅解!),四奶也累了,干大娘临走的时候还说:“白东明今天这是出息了,往常像你们这样的人他都不让碰,今天他还能老老实实听你话!”我笑了笑:“各有各的缘分!”看着她们母子的背影,我有种莫名的伤感,这就是人生,我们不能给子孙造就出万贯家财,但是我们一定要给子孙后代积德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