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东北出马实录 > 章节目录 盘道5
    他听我这么说完,他的脸黑一阵白一阵的,被我揭穿了谎言的他气急败坏:“你敢不敢和我比试一番?”平日里,四奶总是告诉我,修行之人不可有争强好胜之心,可今日我实在忍不住:“有个不敢?你说吧!”他看我如此痛快:“好,那就让咱们仙家各自出来比试一番!”我心想,就你们家那几位仙还想跟我们家单打独斗,根本不是对手,况且就算是我赢了,他承不承认都是一回事儿,四奶这时候接着我的嘴说:“要比,就找个人做裁判!而且还能让人看见的!比比真本事!”看来四奶也是想教训教训眼前这个出马仙中的败类了!他停顿了一下,“怎么?不敢了?如果不敢比就把骗人家的钱还给人家!”我继续激他,他这种人,死要面子活受罪:“有什么不敢比的!你说,比什么!”我依旧坐在椅子上:“我们也不比什么上刀山下油锅,挑个简单点的,手拿炭火嘴含热油!”“好!什么时候?”他答应的倒是痛快!“就现在!”我转过身对王利说:“王利,你去旁边的烧烤店买些碳回来,在向他借一勺油!”王利动作到快,由于碳不是烧好的,王利特意求烧烤店的老板求援,十多分钟,十几块的碳就已经烧的通红,这烧烤店的老板和老板娘端着碳盆儿也好奇的来瞧热闹,炭盆放在了地上,他问我:“你想怎么比?”我说:“很简单,赤手将盆里的碳捡到门外面就可以,谁坚持不住,即为输!向天发誓不再骗人,然后在家里人多的时候喊“我是神棍”!再将骗人的财物归还回去!你看行不?”他看了看我:“行吧!”我又问:“是你先来还是我先来?”他看看碳盆又看看我:“你先来吧!”四奶突然大捆而上,直接将手伸向炭盆,说实话,我也怕!没办法!硬着头皮往前冲吧!不就挨烫么没想到四奶捆着我的窍拿起两颗碳就走向门口,然后将碳放在了门外,这时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自己,不热是不可能的,可是我的手竟然没事儿?这把一旁看热闹的王利与烧烤店的两口子都弄蒙圈了!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如果当时这屋子只有我和王利,我相信我都能惊讶的喊出声,这时我转向那个男人:“该你了!”我指了一下碳盆!这男的比量一下,又把手撤回来,又比量一下,又把手撤了回来,“怎么?不比了?”我问,他突然怒气冲天对我喊道:“你是不是精神病?”他说完就打算要走,我走向前去拉着他:“哎!你等会儿!走可以!在佛堂前发誓,从此以后不再骗人!神棍就不用你喊了,你我心中都明白,誓言一定要发!”“就是,愿赌服输!”王利在一旁补刀!“是啊,你也算是个男人了,快发誓吧!”这给旁边看热闹的烧烤店老板急够呛!最后这男人被迫无奈,会在佛堂发誓:“从此以后老老实实出马,真实的面对所有的缘主,否则甘愿承担因果报应!”等他走了以后,这烧烤店的老板和老板娘就对我开始采访,真是“刨根儿问底儿拦不住啊!”等着两口子被我应付走之后,王利拿起我的手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啊!”王利说:“你看看,都起泡了还不疼啊!”我一看!在我抓碳的三个手指,大拇指,食指,中指的指尖上纷纷起了三个小小水泡!这时四奶告诉我:“用针挑一下,沾点仙堂中的香灰,一会就好了!”我照着四奶告诉我的方法,到了下午果不其然,三只手指丝毫没有受伤的感觉,这一下午,让王利纠缠的,说什么还要再看一遍,录个小视频,我打了他一下头:“你以为我是杂技演员啊?唯独这一次!你知道弟子盘道是要费仙家道行的!”王利嘻嘻的笑一下:“也是,像这种猖狂的人,不让他知道知道厉害,他真不清楚天高地厚!”四奶这时候告诉我,让我拿一空碗,接一点点清水,碗上盖一块红布,要给我下药丸,让王利吃,我问四奶:“奶奶,为啥给他吃,不给我吃啊!”四奶说:“王利的肾不是很好,将来容易又大病,给他吃预防一下!”昂!原来我利哥的肾不好!我告诉王利:“四奶要给你下药丸吃!”王利问:“为啥啊?”“四奶说你肾不好,以后容易有疾病,给你预防一下!”我一边准备着东西一边回答他,他赶快跑到堂子前面跪下说:“还是四奶奶心疼我!”于是给四奶磕了三个头才起来,我把碗放在了堂子上,我与王利就出去了,我坐在了沙发上,王利坐在我的椅子上八卦的问我:“大哥,您能不能说说你当时的感受!”我摇摇头,他又问:“能不能说说你当时的勇气!”我又摇摇头!王利又问:“那这个人发完誓了,再继续骗人怎么办?”我累的仰在沙发上:“贱人自有天收!”王利又问:“你咋不直接封了他的堂子?”我漂了忘记一眼:“跟你说也不懂,错不是错在仙家,而是弟子,什么样的弟子带什么样的仙家,何况我相信经过这一次的盘道他也会有一些醒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况且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使有执法的权利,也不要忘了我也是出马弟子,出马都不容易!宽容心与慈悲心比执法更重要!”回答完他我心想索性一起回答他算了,要不然他会刨根问底的,我又回答:“其时当时我也害怕,怎么说也是第一次和人家这么盘道,好在四奶一直给我勇气!”王利刚想继续问,我马上打断他的话语,我以取药为借口进里屋去了,四奶见我进去:“俺刚想叫你,药丸下完了,到些大悲水,让娃子喝喽就中!”“好嘞四奶奶,您快休息休息,累坏了,弟子我可心疼!”“就属你这个臭小子嘴甜!”四奶说完便转身去休息了,我掀开碗上的公布,里面一个小药丸,我从佛堂请下了大悲水倒入碗里,告诉王利一口喝下!吃完药丸的王利刚要张嘴继续问,我给了他一个手势!王利看看我,说:“我明白了!好!我滚!”王利走到门口又转过身说:“我闭嘴,别让我滚行不,我还要等我对象呢!”“行,老实在那坐着!”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