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东北出马实录 > 章节目录 毅哥家坠落的仙家,破裂的魂魄
    毅哥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一部分,第二天我们中午打算去吃饭,走路的时候,毅哥家的老太太竟然洋气的打了一把七色的伞来遮阳,而这把伞当打开的时候,释放出佛教七种陀罗尼,这把伞我看得出来,是罕见的宝贝!我便逗他:“毅哥,弟弟求你一件事情怎么样?”毅哥爽快的回答我:“没问题兄弟!只要你说了,什么事儿都能办!”我确认了又问一遍:“什么事儿都可以?”毅哥坚决的告诉我:“什么事儿都可以!只要你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男人说话算话!”毅哥:“对!没问题!”我这一听,诶呦,我这兄弟真敞亮!!!我心想“那我就不客气啦!”我和毅哥说:“我的好哥哥,你们家仙家手里有一把七色的宝伞,您能让她送给我么?”我话音刚落,毅哥突然转变话锋:“兄弟,咱们中午吃什么?”“我去!毅哥!你是要耍赖吗?”毅哥摇摇头:“不是,兄弟,我说的意思是咱俩之间的事儿我答应你!”我也耍赖:“那你咱俩不是说了!男人说话要算话!”毅哥坏坏的摇摇头:“兄弟!你就当我不是男人!!!”我汗!!!!毅哥又说:“兄弟,我不骗你,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耳朵里传来好多不同意的话!再说兄弟,我家仙家这伞我感觉应该是从不离身的吧!这样,除了这把伞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好吧!君子不夺人所爱,还是算了吧!不过我知道,这把伞可是经历了许多的沧桑。

    中午,我和毅哥吃完饭,回到了毅哥的住处,进了屋子里,我不知从哪来的感觉,总觉得毅哥不对劲,而且屋子的气氛也不对劲,我的护体金光不断地发亮!这时我从沙发上起身打算去卫生间,突然之间,毅哥也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一手抓住了我的肩膀,我转过头来看向毅哥,毅哥双眼显露出阴森森的目光,双手的力气比平时大了很多,此时四奶不在家,身边只有报马,报马告诉我,它不是小鬼儿,而是从仙家坠落成魔的常家!原先是小毅家一脉的!我说:“原来是你?”他很诧异,没想到我能看穿他!他说:“我来是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毅哥的嗓音突然之间发生了变化!他说完,我向他走进了一步:“属于你的东西?你说的是那把伞?”他纹丝不动的看着我:“对!它本身就是属于我的,今天我要拿回我应该有的七彩陀罗伞?”

    这时,毅哥家的老太太刚进家门,看到这对的场面,冷静的思考了一会,突然!老太太奋不顾身的向这脏东西扑去!我见势不对,左手快速祭出法印,迅速点中毅哥的下巴处,拇指与小拇指夹住毅哥的双腮,右手祭出法指,大敕一声:“退!!!”此时我和毅哥家的老太太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在这脏东西被我逼出去的一瞬间,毅哥家的老太太准备直接斩杀!没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脏东西顺势游走于屋内的墙壁悬浮于顶,老太太一看,利索的祭出一柄宝剑,念动咒语,宝剑接收到咒语的命令“嗖”的一下!刺向那脏东西!脏东西的手中不知是何魔物,瞬间从它的怀中显露出来,直接将老太太的宝剑打落在地,毅哥家的老太太紧接着祭出“七宝陀罗尼伞”,这脏东西说:“屋子里太小,咱们出去再打!”老太太冷哼了一声:“还怕你不成?”两位仙家同时化成红黑两道光束便出去了,家里这面,毅哥又被捆了一次身,身体虚弱,我还得照顾他,外面的打斗十分激烈,因为“七彩陀罗尼伞”的威力不小,想运用出其真正的效果,必须根基深厚,否则仙法虚弱,伞的威力也会减小,经过几个回合的打斗,渐渐的双方均持不下,因为这些天老太太四处奔波,浪费了不少的功力,否则哪会这么费劲?最后,老太太拿伞攻击这脏东西的身体,而这脏东西看样子也是有来头的,双手持有大刀,又经过一个回合,老太太手中的伞尖被这脏东西削掉一块,这时老太太的法器损伤,威力大大减弱,此刻!这脏东西已经举刀向老太太砍来,就在它的大刀马上要砍到老太太的时候,“砰!”的一声,一道金光直接攻击在这脏东西的身上,这脏东西直接重伤爬于地上,“噗!”脏东西一口恶臭黑色的血喷在了地上!金光攻击到脏东西后,变成了一把龙头拐杖又折回,原处传来声音:“大胆孽障,尔不思过反持法为祸,俺今日就拾掇拾掇恁!!!”老太太一回头,只见空中火凤盘旋,是四奶!!!可是在四奶身边还有一位仙家!原来是四奶和她的姐姐胡三太奶一同在上空,三奶手拿金如意,四奶手持龙头杖,老太太转过身,诚叩作揖:“拜见二两位姑姑!”“起来吧!”三奶吩咐道,三奶问:“今日我二人本是同去城隍庙,巧遇尔在此,你的道行远远高于这孽障,为何如此狼狈不堪?”“启禀二位姑姑,弟子前些日子四处奔波,元气未复,再加上此伞女身不得尽用,实属无奈!”“不碍的不碍的,姑姑我这有颗东海明珠赐予你,将其镶嵌在伞尖处,虽不复如初,但也足够你用!”说完,三奶在上空直接传给毅哥家的老太太,四奶说:“你性情刚烈,咱们弟子有善缘之处,待俺回来时,使其二人如手如足!一会儿恁直接回家就中,你们家弟子的魂魄刚才被人扣下来,快回去想办法!这脏东西俺会让常天龙处置他!俺晚上就回去,放心吧!”“谨遵二位姑姑口谕!”老太太拜谢了一下,四奶同三奶直接骑着火凤走了!

    家里这面,我看着毅哥双唇发白,脸色发紫,身体微烫,报马很快的查出,毅哥的魂魄被收入地府,这时,老太太着急忙慌的赶了回来,我跟老太太说了情况,毅哥家的老太太的依旧担心却不失冷静,老太太问我:“您说怎么办?”“老太太,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