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章节目录 第1524章 番外:渐渐浮出水面的真相
    一家三口散步回来,都累了一身的汗,不过肚子里吃的食物,也消化的差不多了。温如意带着容月儿去洗澡,容子澈心情很好的走到助理跟前,问:“有什么情况?”

    “这是今天去杜筱染家的男人。”助理把拍摄到的照片,递给了容子澈,“他在杜筱染的房间里待了五分钟,时间很短,不过我们查到这个人,是刚刚从美国的俄亥俄州入境到国内的。”

    “美国?”容子澈神色变得沉凝,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姚万三也在那边,别告诉他,这只是一个巧合。但倘若这个男人的确是姚万三的人,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杜筱染和姚万三不是离婚很多年了吗?两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牵扯上关系,难不成他们暗中有往来?再或者,跟杜筱染联系的人不是姚万三,而是别的人?

    忖度了片刻,容子澈说:“你派人盯着这个男人没有?”

    “有,不过这个人很机警,反跟踪能力也很强,我们的人跟踪了他没多久,便被他甩掉了。”

    容子澈点头,沉声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继续盯着和杜筱染往来的人,尤其是这个男人,一旦他再出现,一定要牢牢地跟紧他。”

    “是。”

    助理走出了房间,容子澈一个人坐在客厅,修长的双手交叠在一起,单手支撑着额头,不停地想着杜筱染所做的一切。

    这个杜筱染一定有问题,可她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把月儿要回去,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钱?为了权?

    不

    这些他都许诺给她了,她当时听到几个亿,也只是有一丝丝动容,并且最终拒绝了,说明她要的根本不是这些。既然不是为了权钱,那就只可能是人了。

    她想要月儿,但月儿能替她做什么?

    联系到在美国的姚万三,容子澈的双瞳渐渐的暗了下来,心里也生出一股不安的想法:会不会真的和他之前想的一样,月儿是杜筱染和姚万三的女儿?他们想用月儿的胰脏,换给姚万三?洛琛刚给了他更详尽的资料,美国医院那边诊断,姚万三的胰脏很早之前就已经出现了衰竭的现象,最多活不过一个月,除非,有人将胰脏捐献给他。

    可每个人只有一个胰脏,活着的人把胰脏捐出去,只剩下死路一条,这无异于杀人。而等待无偿捐献遗体的时间又太过漫长,姚万三所剩时间无几,根本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

    所以

    想让姚万三活下来,只有一个法子。

    若真的如他所想的这般,那这杜筱染未免太心肠歹毒,竟是要杀了自己的亲生女从,也要救姚万三那个混蛋。

    容子澈不寒而栗。

    他不愿意承认这个大胆、令人心寒的想法,可这是目前唯一的合理解释。

    按照这个猜测,那月儿交到杜筱染手上,会有很大的危险,他绝不能容忍,那样的事情发生。

    容子澈再次联系老,让他帮忙调查杜筱染十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按照月儿的年龄,那么杜筱染应该是十年之前,认识了姚万三,并和他发生了关系。所以,从那个时候入手,一定能查清楚,月儿究竟有没有可能是姚万三的女儿。

    老答应了下来,容子澈又吩咐手底下的人,去杜筱染第一任丈夫的老家找他的亲人,跟月儿做n鉴定。现在杜筱染第一任丈夫,已经烧成了骨灰,没办法再做亲子鉴定,但通过月儿和他亲属,可以间接的确定亲缘关系,验证月儿是不是他的女儿。

    做完这一切,容子澈还是没办法放心,起身焦躁的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

    离开庭的时间没剩下几天了,假如自己没办法证明,杜筱染要回月儿,是为了利用孩子,那么这场官司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会败诉。

    届时,杜筱染哪怕带着月儿飞去美国,把她交给别人,他也无权干涉。

    情况火烧眉毛,不得不加快节奏了。

    查找杜筱染第一人丈夫亲属的事情,耗费了两天时间,最后只找了他的一个表叔张战。这个人是他们家,唯一留在国内的亲人了,其他的都移民去了加拿大,能不能联系上都是个问题,更别说还要把他们请回来,这其中耗费的时间太长,根本没办法指望。

    容子澈提出条件,给他一笔可观的钱财,请他做n鉴定。

    当时张战答应的好好的,说一定配合。

    可没想到,到了约定的时间,张战变了卦,坐地起价要求急把价钱加到一百倍,他才肯过来做鉴定。

    容子澈恼了,答应给张战的是一百万,一百倍就是一个亿!

    他当自己的身体是钻石做的?

    为了月儿,容子澈忍下了这口恶气,好声好气的说:“张先生,我们说好的事情,你怎么能说变就变?”

    “因为,我刚从别人那里得知,你们容家特别有权势,而且很看重我这个宝贝表孙女,容先生开出的一百万,我觉得实在是太低了。一个亿换一个宝贝女儿,应该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吧?我想你不会拒绝的,我等着你消息。”

    张战得意洋洋地挂断了电话。

    容子澈气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目光里凌厉的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冷声斥责道:“我不是让你偷偷派人过去接他吗?怎么会走露了风声?”

    临出发前,他就担心,会被杜筱染的人知道,自己找人的事情。所以再三叮嘱手底下的人,行事千万要小心,别把张战给弄丢了。可这些人倒好,不止让人接触了张战,还把人给弄丢了!

    “对不起,先生。”助理再三道歉,“我这就安排人去把他找出来。”

    “不用了,既然他们有预谋的让张战避开我们,不会那么容易找到他。”容子澈挥手制止了助理的行动,道:“而且,杜筱染他们既然有行动,说明做贼心虚,不想让张战和月儿做亲子鉴定。”

    杜筱染心里有鬼,所以证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月儿根本不是她和第一任丈夫的孩子,虽然眼下不能证明是不是她和姚万三的,但至少已经验证了一半的猜测。

    可容子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越是证明他的猜测正确,那月儿危险的可能性就增加了一分。

    容子澈掌心渐渐的冒了一层冷汗,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想着所有的事情,直到温如意接容月儿回了家。

    “爸爸,你看我刚学会的画画!”

    容月儿跑到他跟前,兴高采烈的举起自己手中的画给他看。

    画的很简单,一家三口,手牵着手,在彩虹下玩耍。

    容子澈看到画,心底涩然,抬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夸赞道:“月儿,你把爸爸画的真帅气。”

    “那当然咯,爸爸你是天底下最帅的人!哪怕慕叔叔也比不上你!”

    容月儿满心欢喜。

    温如意走上前,注意到容子澈的脸色有些不对,道:“月儿,你去找相框,咱们把这幅画裱起来。”

    “好的,妈妈!”

    容月儿开心的去选相框。

    温如意关切的问:“子澈,你是不是不舒服呀,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可能吹空调有些久了,有些不舒服。”不想让如意知道月儿的事情,容子澈避开了眼睛,不敢和她对视,他对她说谎,永远都会被她看穿。

    温如意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觉得有些凉,拿起空调的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些,然后又找了一些预防发烧的药,看着他吃下去,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容月儿找到了相框,跑回客厅,举起来问:“妈妈,这个相框怎么样?”

    “很漂亮。”

    “那我们就用这个把画装起来吧。”

    “好。”

    两母女开始忙活,容子澈心里越发的不舒服,担心她们看出自己的不开心,说:“如意,月儿,我有点公务要出去,一会儿就回来。”

    温如意头也不回的说,“那你早点回家,等会儿我给你们做酸菜鱼吃。”

    “好。”

    出了公寓,容子澈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逛,不知道开了多久,等再停下来时,看到眼前的停留的地方,他的眸光顿了顿,原来无意识中,竟然来到了杜筱染所在的地方。

    容子澈勾了勾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正准备调转车头离开,余光里却瞥见了杜筱染拎着包,从街道上往小区里走。这几天窝在心头的火,骤然爆发出来,他一脚踩在了油门上,车子瞬间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杜筱染。

    杜筱染正在讲电话,没有发现他,等车子开到跟前,想躲已经来不及。她瞪大了眼睛,站在原地,手里的手机因为惊吓过度,跌落在了地上。

    吱呀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子险险的停在距离杜筱染不到三指宽的地方,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车子掀起的热气流,扑在自己的脸颊上。

    容子澈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大步流行的走到杜筱染跟前,抱歉的说:“对不起,我车子刹车失灵了,没吓到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