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12.真叫我哥呀
    张宪洋抬头看了看球厅墙上的石英钟,离正式比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转过头,看着胜利一笑,“这样吧,时间也不多了,打全台的话浪费时间,咱俩就每人十个五分点直线球,母球高杆跟进,双落袋为赢。”

    这也是扬长避短,要是打全台的话,张宪洋也有把握赢,但是现在还欠缺很多,母球的走位,控力,旋转加塞,以及清台的线路,张宪洋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好的,没问题,谁先手?”胜利哥嘴角一笑,一副必胜的表情说道。

    “尊老爱幼,你年长,你先来吧。”张宪洋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其实内心的想法是轮到自己的时候,还能少打几杆,节约一下时间,要是自己先打不是累傻小子嘛。

    此话也正合胜利哥的心意。胜利哥歪了歪头,正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让张宪洋见识见识,先下手为强攻破对手的心理。

    说是说笑是笑,逞强归逞强闹归闹,真正比赛或是赌球的时候,心理还是有着波动的,就看谁的心理素质好,适应性强,看谁先进入状态。

    这时,有不少的人已经围了过来,看热闹也不要钱,人就是这样,对新奇的事总是很感兴趣。

    张宪洋来到了北墙处的储藏柜,背靠着木柜,手中握着球杆,静静地注视着。为了解决心理的波动与练习心理抗压性,张宪洋认为那就是将球打死,练到死,基本功的球就算是闭着眼睛,心脏调到二百次每分钟,也能让杆出直,点打对,身体就是一台机器。

    胜利哥用手扬了扬头发,避免遮住眼睛,得意洋洋地开始击球了,第一杆,清脆的一声之后,目标球在袋口晃荡了几下,没进,母球向前旋转了一段距离,停在了目标袋的十厘米处。

    “手凉啊。”胜利哥起身,狠狠地抖了抖右手腕,自己嘟囔了一句。

    第二击,目标球进袋,母球的旋转力似乎有点不够强,转到了袋口的袋角停顿了一下,最后借助袋角的力量一弹,居然进去了。

    围观的人中没有人议论,都在静静地观看着,似乎都在试着问自己,如果是自己能够打进几个双下,目标球进袋容易,准度好的,运气再好点的话,能打进七八个,但是加上高杆的话,再打个对折,能进三四个也就差不多了。

    这时,孙东子悄悄地站在了人群中间,静静地看着胜利打球,又用眼神向张宪洋这里瞟了瞟,没有言语。

    胜利哥似乎找到了感觉,第三击的时候,母球的旋转速度一下上来了,飞似的奔向了目标袋,可惜目标球的点歪了,目标球没进。

    张宪洋的一双眼睛也紧紧盯着胜利哥的击球节奏,品味着胜利哥每一个细节,胜利哥的姿势有点意思,上身不是与球台平行的,而是成将近四十度的角度,注意力似乎放在了目标球的点位上,而母球的击打点不是很准,状态也很放松,没有认真的态度。

    十杆终于击打完了,胜利哥松了一口气,用手弄了弄自己的发型,得意地一笑,看向了张宪洋。

    张宪洋无奈地回应了一个笑意,一共进去了三个,还得算上一个幸运球,母球双踢了一下才进去。

    轮到张宪洋上场了,旁边的李颜桦有点担心地问道,“师傅,你行不行啊?”

    张宪洋对着她的脸庞轻轻地吹了一口气,戏谑地说道,“你能不能把行不行中的不字去掉啊,小丫头。”

    依旧是一种习惯,张宪洋围着球台转了一圈,用手摸了摸球台的案边,又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台呢,寻找着那种感觉。

    “你行不行啊?小老弟?快点吧,一会就打比赛了。”胜利哥在旁边催促道,看见张宪洋的一系列动作故意给施加压力。

    张宪洋甩都没甩他一眼,像是寻到了一件宝贝一样,感觉着,亲自将目标球与母球摆正,成一条直线,又用眼睛瞄了瞄,确保是一条直线,看不见一点多余的角度。又单手拿起杆,单手向前面的直线比量了一下。

    周围的人群中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声音,“这小子,这十三装的没谁了,还能不能打了?”“故弄玄虚呢,快点打啊,真特马的浪费我的时间和表情。”只有孙东子眯起双眼,认真地注视着张宪洋,没有言语一声。

    站直,俯身,瞄准,此时的母球的高中底杆点位似乎在放大,达到了和整个皮头一般大小,手架提高了些许,但是又落下了。

    一声清脆的击球声后,目标球砰地一声,空心落袋,周围的人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松了一口气,刚在表示表示,忽然发现母球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这一下,围观的人都禁不住笑了起来,开始指指点点地谈论着。

    “这小子是不是傻了,紧张过分了吧,高杆打成了中低杆,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这小子,弄得我这个紧张啊,最后打成这样啊,吓唬人呢,我的心脏啊,被他搞得得去买点药了。”

    “假装深沉呢,装台球高手呢,连个高杆都没出来。”

    只有孙东子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这小子这时候还在这里玩呢,这是适应一下环境,投石问路,先打出气势和自信心来。

    “师傅,你真是?”李颜桦瞪着眼睛,张开嘴刚要喝彩加油,突然发现母球压根就没有移动,后面的高手两个字生生地咽了回去。

    “真是什么?找找感觉而已。”张宪洋自信地一笑,心中一下子变得轻松了,重新俯下身子,将手架太高了一些。

    耳边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这张球台似乎就是专为自己准备的,还没有出杆,似乎已经看到了结果一般,这种感觉很不错,后手一拉,球杆平稳而又有力的一击。

    杆头中底部平行地击打到了母球的高杆点位,一击过后,发力很强,整根球杆似乎微微地一颤。

    再看母球,像是雪球一般,飞一般向前滚去,接触到目标球的一瞬间,似乎有了那么一刻的停顿,卸下了三分力,又向前追着目标球而去。

    两颗球保持绝对的直线度,没有一点的偏移,双双空心落袋。

    似乎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张宪洋没有理会围观的人的反应,继续摆球,测量直线角度,用球杆丈量,像是一个机器人上了发条一般,自动而又机械。

    第二击,又是相同的效果,围观的人已经没有了声息,全都用着另一种吃惊的眼神看着张宪洋的表演。

    一个是偶然,两个是偶然,三个以上就不是了,那就是必然和实力的体现了,借助着这种节奏感,张宪洋连续击球成功,双双落袋,丝毫不差。

    当第五杆击球结束后,张宪洋没有再摆球,而是扫了一眼胜利哥,冷冷地问道,“还用继续吗?”

    都快要惊呆的胜利哥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忽然又语气一转,“用用用,我想看看你一共能打进多少个?”

    张宪洋不屑地一笑,“想看,你买门票了吗?”

    一句话,得罪了全场的人,“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口出狂言”,”还真以为行了,一会比赛时就有他难堪的时候了”。

    当然,也有人哈哈一笑就当是一个玩笑过去了,那些笑话张宪洋的人在若干年之后发现,原来看张宪洋真的要买门票啊,是谁的嘴开光了。

    围观的人自然离开了,没有谁会无趣地看着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尴尬场面,但是结果已经注定了,张宪洋在这震东又出了一把名。

    胜利哥虽然有点痞气,但做事还是很守信用的,走上前来,递出了双手,“叫我胜利就行,不知道贵姓?”

    “张宪洋,问我名姓,不会是真的想叫我哥吧?”张宪洋开玩笑地说了一句,也递出了右手。

    伸手不打笑脸人,张宪洋明白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不能还在羽翼未丰的时候,将人都得罪了,弄得满城皆是敌人,到最后就不好混了,握了握手,“胜利哥,叫哥那时气话,把台费替我们交了吧。”

    臭不要脸的,你还真想让我难堪啊,胜利心中想到,口中笑道,“顺便帮你交了报名费,总不能不知道打败自己的人是谁吧,那岂不亏大了,以后还找谁报仇啊?”

    “我叫李颜桦。”身旁的她也跟着凑了个热闹。

    张宪洋一脸的无奈,只好安慰道,“女生以及小孩参加比赛时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