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17.胜后之思
    旗开得胜,张宪洋不负众望拿下了首局,但是并没有太多的骄傲与自满,淡定地在球台周围,掏球摆台开球。

    一个低杆开球,力量不是很大,母球缓缓地回到了底库边上,给对手的进攻造成了难度,稳扎稳打,控制住比赛的节奏,要比多进几颗球重要得多。

    此时一层篮球比赛的拍球声音,当当地响着,在整个体育馆内回荡,张宪洋坐在座位上,右手握着球杆,有一种王者君临天下的气势。

    严启云也是一杆以攻代防,翻中袋又将母球沉底,可惜目标球距离袋口三四厘米,弹到了球台下方。

    没有太好的进攻机会了,只有一颗球直线三十度角的底袋进球,但是距离很远,跨越了整个球台的七分点位,角度还不好,拼了,这一杆必须打出气势来。

    张宪洋向后站位,手架架在了球台的岸边上,由于母球距离底库的距离,很难击打到母球的中心点位,中杆偏上,发力出杆。

    可惜了,目标球有一些打薄了,在袋口的底库边上弹飞了,给对手留下了机会,张宪洋看了一眼球型的分布,无奈地摇了摇头,回到了座位上。

    严启云抓住机会将几个球台中不靠边库的球打进,似乎是找回了一点感觉,开始尝试着贴库球的进攻,母球与目标球成三十度角,翻袋底袋四十五度角,狠狠地一击,梆的一声,目标球落袋,顿时一片掌声。

    再看母球由于受到了角度力量的挤压,一个反角回旋,转进了中袋的袋口,接着又是一阵的叹息声。

    张宪洋将母球放在了开球线的最左边,同样是贴库球,张宪洋才不会傻到去翻袋,一个高杆将目标球推向了袋口处,母球接着向前旋转到了袋口,差点没有落袋,弹回与目标球基本贴死了,一杆完美的防守。

    打完后张宪洋也是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好险啊,无论是比赛还是赌球,都有这么一个特点,运气越不好,母球越掉袋,球越打不进,心情就越糟糕,结果就容易输钱和比赛。

    所以,应该尽量避免母球摔袋,给对方机会。

    严启云的脸色很不高兴,站在母球的球台边上,直立着身子很随意地推出了一杆,张宪洋乘胜追击,又是一杆精妙的防守,打活了一颗贴库的死球,已经差不多到够清台的局面了。

    在相差段位不是很大的情况下,主要打的是心态,是稳定性,谁能够先给对方造成压力,干扰对方的心境,谁就占了先机。

    严启云的压力要更大,无论从年龄和影响力来说,面对着张宪洋这个年轻的小学弟,他都不可以败,从打球的经验和技术来讲,更是觉得自己更胜一筹,所以,一旦局面出乎了意料,他开始着急了,心理乱了。

    稳稳地以二比零取得了优势之后,张宪洋开始犀利的进攻,带动着击球的节奏,而严启云更像通过进攻来找回自信与丢失的局数,这样两个人以攻对攻,开始了表演赛。

    当严启云似乎醒悟过来的时候,张宪洋已经来到了赛点,四比二,让严启云的心理快要崩了,这一局,在看似犀利的进攻之中,张宪洋留了个心眼,那就是每一杆发力之后的母球控制的很好,给对手留下的大多是反角度的球,给对手进攻造成了障碍。

    一击不进,两击不进,第三击的时候严启云就已经失去了准度,目标球距离袋口两三厘米,严启云看着球台,球台被放大了许多倍,仿佛自己置身于一片荒野之中,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了。

    当赛点中的黑八被张宪洋打进的那一瞬间,周围的同学已经掌声响起了,伴着尖叫声,张宪洋缓缓地站起身来,做了一个深呼吸,赢了,脑中闪过了这一个概念之后,唯一想到的是,这几个月的付出没有白费。

    以后的路还究竟有多长,自己又能走到哪里,正想着的时候,李颜桦快步走到了跟前,一个甜美的笑容,带着淡淡的芳香的手帕,已经接触到了额头。

    淡淡的芳香与凉意让张宪洋从思考中回味过来,拍了拍李颜桦的香肩,张宪洋用一个微笑回应了所有人,有人欢呼雀跃,自然有人黯然伤神,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校际之间的比赛,但是奖品远远不如名声来的实际。

    最后,进行了简单的颁奖仪式,说是颁奖仪式,其实就是请来一位体育老师,简单地宣布一下结果,将一张学校的证书和一个水晶黑八交给了张宪洋。

    严启云赛后临到离开的时候,说了一句玩味的话,“希望以后能够在西门球房见到你的身影,到时候我们九球在比试一把。”

    “可以奉陪。”张宪洋冷冷地说道,目送着落寞的背影一点点消失。

    “你高兴吗?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回去的路上李颜桦看到张宪洋的怪怪的表情问道。

    “怎么不高兴啊,晚上出去嗨皮一下,怎么样?”张宪洋为了安慰李颜桦而提议道。

    “好是好,但是我不能回去太晚啊,要是让我妈妈知道会说我的。”李颜桦有点担心地回答。

    “没关系的,晚上你就说你去学钢琴,咱们六点在震东球厅见面,我去接你。”张宪洋高兴地说道。

    晚上,张宪洋约上了两个好友,李辅星与刘青松,现在刘青松比前一阵子结实了不少,一脸的青黑色,自从毕业之后,家里的好亲戚给安排了一份工作,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的城管局,小制服一穿,稚嫩中透着一股威严之气,而李辅星发现摩托车有点慢,该学修汽车了,开了一脸破旧的夏利,冒着滚滚黑烟而来。

    不管怎么说,还是有台车比较拉风,那时一个小县城除了正规的单位以外,能有几户人家买得起车,再说了买车干什么呀?骑个自行车一天能绕城几十圈。

    上车之后,李辅星问道,“哪里去?今天这油钱我报了。”

    “先去震东台球厅接个人,给你们一个惊喜。”张宪洋说道。

    在路上,张宪洋问道,“星弟,你这破车哪里来的啊?这声音比拖拉机的动静还大。”

    “一个老板的,要换车了,打算把这破车修修顶出去。”

    车到了震东球厅,一脚油门哼哼的几声提示音,李颜桦走了出来,一身灰白色的风衣,脚下蹬着一双小靴子,美丽动人。

    “行啊,我的哥,初中也没看出来你有这方面的魅力啊。”刘青松在车里笑着说道。

    李颜桦刚一上车,一股子汽油味道,差点将她给熏了出去,张宪洋看到她这一身打扮,嘿嘿一笑,“姐姐啊,你这是要出席晚宴参加party啊?”

    “早知道,不穿这身好了?”李颜桦一禁鼻子,有点后悔地说道。

    横的一声,这台夏利冲了出去,直接冲向了大市场的夜边摊,那时弄个小棚子,支个小炉子,考点羊肉串,实蛋,火腿肠,土豆片就是相当的美味了。

    青春时代总是有许多的回忆与畅想,几人一边吃着肉串,一边喝了几口啤酒,谈起了很多。

    谁谁谁毕业后就结婚了,不可能吧。

    那有什么不可能的,比我们大两岁,二十了,不读书在农村还能做什么。

    还是怀念读书的岁月,这一上班了,是真没有意思,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得混个大专证,然后就转正了。刘青松感慨地说道。

    以后我要唱歌跳舞弹钢琴,想成为一个明星,李颜桦的眼睛在夜色中格外的闪亮,闪闪地说道。

    “祝愿我们都能够梦想成真,干一杯”在刘青松的提议下,一起干杯了。

    “我们去唱歌,好不容易聚一下,好好玩一会,人不疯狂枉少年。”吃完后,刘青松又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