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19.眼神分离术
    今日你对我不睬不理,明日让你高攀不起,张宪洋很想上去理论一番,但理智占据了上风,跟着赵立霆离开了治安队。

    这就是现实,张宪洋被赵立霆送回了家中,临下车前赵立霆看着张宪洋有点失落的神态,笑了笑,好男儿鹏程万里,以后的路还很长,也很光明。

    可是这一等就是数年,直到丁俊晖的横空出世,才将台球运动推向了巅峰。

    再上学的时候,张宪洋发现李颜桦的情绪有了一点点的不同,虽然还是像原来那样的说说笑笑,但是明显的感觉到有时李颜桦似乎多了一份思考,至于思考着什么,张宪洋问了几次,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答复,索性也就不在意了。

    更多的精力被转移到了慕名的来信中,时不时地总有一些信件出现在自己的书桌里面,有一部分是慕名崇拜的,想要在一起学台球的,还有一部分是挑战书,写的更是百花齐放,让人喷笑不止。

    张宪洋,我要与你决战西门球房,枪挑西门庆,脚踏张宪洋,问君可敢一战?

    洋洋,本姑娘以后嫁人的时候,要比球招亲,到时你可敢来此一战?

    听闻张君球技高超,在下已在球台摆下了八卦台球阵,问君可敢来破阵?

    张宪洋将这些信件一扔,这的都是谁跟谁啊?最终张宪洋还是一一回了信,无论是志同道合的同学,还是想挑战的对手,一律在自己家的球房接待。

    同时张宪洋的球技也遇到了一个小的瓶颈期,角度球的瞄准与进球点,刚刚开始练习的时候,凭着感觉进球成功率还算可以,但是练习了一段时间之后,进球的成功率没有了提升。

    夜晚,球房内,于老正在给张宪洋喂球,摆着不同的距离和角度,每打进一个之后,询问着方法和感觉,一点点总结经验。

    如果正常的话,是有一个主视眼在瞄准目标球与袋口成一条直线的那一个点,但是张宪洋发现自己的眼睛怎么也聚不到那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越是找不到越是着急,任何一种竞技运动都是以科学理论为依据的,而不是凭借感觉的,更何况是这小小的台球,更需要精密的计算。

    于老沉思了半许之后,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两眼交叉点位确定进球的点位,一只眼睛测试袋口与目标球的直线,另一只眼睛测试母球与目标球的直线,两条直线相交的点位就是击打的点位。

    练好你的眼睛,将球由小变大,在由大变小,由点变成线,再由直线变成平面,最后到三维立体。或许这种技术可以成功,或许会失败,只能由你来一点点尝试了。

    按照于老的这种思路和方法张宪洋又开始了苦行僧一般的苦练,枯燥而又乏味,但是同样在别的方面也有收获。

    每逢假期放假的时候,张宪洋家总是爆满,来打台球的顺便买点游戏币,玩几把游戏,这一战还刺激了自己家生意的发展。

    时间如流水一般,夏去秋来,当皑皑白雪铺满地面的时候,一年快到了尽头,而震东台球厅的年度总决赛也准备在元旦之日拉开了战幕,而这一次的奖金也很高,达到了一千元,五百元,三百元等档次,新年新气象,张宪洋蛰伏了几个月之后,也是信心满满,对自己冲击前八名志在必得。

    千万不要忘了,你在努力的时候,别人也在进步,在那个精神文化贫瘠的时代,很多中年人在茶余饭后,不喜热闹的,都会去台球厅溜达溜达,打上几杆,也有突然间有了兴趣,刻苦练习的,在没有意识到这也算是一项体育运动和没有职业赛的年代中,很多人没有坚持到最后。

    但是也有坚持下来的,例如老尾哥,后来也走上了半职业赛的路上,并以此为生。在这段寂寞的日子中,老尾哥总是三天两头儿的在晚上陪着张宪洋对抗,让张宪洋的心里觉得不那么寂寞。

    震东台球厅在比赛这一天,东哥将整个大厅重新粉刷了一遍,挂满了气球,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参赛的和看热闹的充斥着整个球厅,当张宪洋来到的时候,开始有不少人主动和他打招呼了,月赛中的成绩一般,但是周赛每次都是前几名。

    每一个月的名次排名和照片姓名都挂在了墙上,而且又因为张宪洋的年纪最小,所以在这个圈子里还是混出了点知名度。

    吧台处,摆满了奖品,有本地的啤酒白酒赞助商,谁家过年还不买点酒水啊,孙东子正在那里忙乎着,一边登记着报名的人数,一边和几个人在聊着天。

    老尾哥居然也在其中,还有赵立霆大哥,还有其余的几个人都是球打得不错的,在天南地北地聊着。

    张宪洋打了招呼之后,站在吧台处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听着聊天的内容。

    “斯诺克的比赛奖金高啊,可惜了咱们这里连个斯诺克的球台都没有。”

    “怎么没有,前几年也有一张斯诺克球桌,可惜玩的人太少了,球太小,打了一局也打不进几个球,得不了几分,玩着玩着就没意思了。”

    “听说别的县城,有的高手都去大地方去打球了,说是打球其实就是去赌球了,有老板给出赌资,赢一场也能赚不少。”

    “还有打九球的,怎么就没有这十六彩的大型比赛呢?”

    其实,在那个年代也是有的,只是没有正规的,官方的,而大多数都是民间自己举办的,再加上消息的闭塞,不知道那么多而已。

    台球的在人们的脑中一直被认为是一种不务正业的娱乐休闲方式,很少有人认为这也是一项事业,和正规的体育运动相比,登不上大雅之堂。

    出去赌球是老尾哥提出来的,最后,老尾哥也用实践践行了自己的梦想。

    九点的时候,比赛正式开始了,张宪洋直接轮空到前十六的比赛,所以到处转悠着,看看这个台,又看看那个台,更是遇到了几个熟悉的学生,平时在自己家球房一起练球,张宪洋向他们竖起了大拇指,以表示鼓励。

    看着这些热情高涨,积极参与的人,张宪洋想起了这半年以来每一个夜晚,值不值得?这项体育运动除了赌球之外,真的没有前途了吗?不得而知。既然选择了前方,就披荆斩棘吧,还有别的路能走吗?

    正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两个人,引起了一阵骚动,走在前面的中等身材,胖乎乎的身体,圆圆的大脑袋,两只大肥耳朵,笑眯眯地和东哥他们打招呼,后面跟着一个比较瘦小的年轻人,尖嘴猴腮活脱脱地一个褪了毛的悟空。

    张宪洋虽然不认识也不熟悉,但是根据别人的描述,可以推测出,这个胖子应该就是西街的第一高手,大庆子,经营着三厅,主要靠两所学校的学生消费为生,人们给他个外号叫做“西门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