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24.腹黑八神
    第二天,张宪洋故意来迟了十多分钟,毕竟不能让对方看出了破绽,让对方心里产生怀疑,你小子真是拿这里当做银行了,天天早早地来取钱啊。

    果然,李四已经早早地在球房内等着呢,一看见张宪洋背着杆进来之后,马上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热情地打了一声招呼,“张老弟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咱们现在就开始啊?”

    张宪洋慢慢地取出了君临,装作羞赧的样子,笑了笑,“别急啊,四哥,我还得先练练球,毕竟不像你天天有的是时间练球。”

    “好的,没问题。”李四嘴上答道,心里却暗自骂上了,你小子还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磨磨唧唧的竟是事。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张宪洋站在球台旁边,握着杆而立,招呼了一声,“来吧,四哥。”

    李四应声而到,一副乐呵呵的表情,估计认为今晚报仇的日子的到了。

    “还是昨天的格式。”张宪洋笑了下,没等到李四思考和回答,一杆轰开了球堆,开启了战局。

    昨天的格式就昨天的格式吧,为了能够稳住这小子,李四也得付出点代价,不就是让一个球嘛,也不影响年成。

    张宪洋的姿势和状态有随意,暂时处于一种放松的姿态,即使这样对付李四也够了,在实战中练习着走位,偶尔大了或者小了,装作一副可惜的样子。

    李四更是认真无比,快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就像一个初学武功的人面对一个神秘高手一样,总是感到自己的攻势被化解于无形之中。有浑身的武功却打不到敌人一样。

    没多大一会,又输了,如果李四反思一下的话,就会发现自己进入了张宪洋的节奏之中了。

    这时,从球房的另外一个球台的围观人群中走过来一个年纪相仿的男人,来到了这里,笑嘻嘻地搭着话,装作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张宪洋瞟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心中自然明白,李四这是不放心,今天又找了个帮手,来给他照管来了。

    果然,没过几分钟之后,这小子突然提议说道,“兄弟,你们俩玩也没多大意思,在不加我一个吧,反正玩的小,闲着也是闲着。”

    心中暗自一笑,张宪洋自然明白这小子的意思,但还得装作一副受惊的样子,“这样不好吧,我们也不熟悉啊。”

    “再说了,咱们三个人怎么打啊?”

    这时,李四接过话来,安慰着说道,“张老弟,没事,玩着玩着不就熟悉了吗?就像咱俩,一回生二回熟的,大家都是年轻人嘛。”

    “咱们三个人可以打台麻或是九球啊,自己进自己的,谁也不干扰。还是一个球五毛的。”

    台麻就是各自选择一组球,将自己的球打进之后,便是赢了,别人剩下几个就是几个五毛钱。刚一开始是明着打,一到五号一组,六到十号一组,十一到十五号一组。后来害怕其他两人使手段做人,便是用十五张扑克,各自抽取五张,谁也不知道谁的球。

    “行,先试着打几局看吧。”张宪洋装作一副懵懂的样子,傻乎乎地跟着抽了扑克。

    这种赌局,不光比拼的是技术,更是一种智谋,特别是张宪洋面对两个一伙的,要做他的对手。

    除非你有绝对的实力,能够一杆清台,否则的话你若是暴露了自己的球,上下家都不会给你好位置,让你进攻的,而且防守的母球位置也是非常变态,不是贴库就是半贴库。

    你若将球养到了袋口,只有有机会,下家一定会将它大力黑出来,要是帮进了,那是没招了。

    张宪洋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股笑意,两个小贼,我今天好好玩玩你俩,让你俩知道在台球这里,你俩加一起都不顶个二百五,于是张宪洋,时而将自己的球养到袋口,时而将对手的球养到袋口,而下家有时帮进了自己,有时黑了对手的球,结果这两个小子,也懵了。

    就这样在夹缝中求生存,张宪洋不停地观察两人的表情变化,猜测着两人的用意,还是略胜一筹,但这样也有点暴露了自己的技术水平。

    看了看时间和钱数,张宪洋说道,“这时最后一局了,天有点晚了,明早还得上学呢。”至于两个人怎么研究和反思,就当他俩交学费了。

    回到家中,张宪洋又在球房练习一会,现在的角度球已经差不多了,主要的问题还在于走位上,有时控制不好,除了半贴库的球难以打进之后,其余的角度球都不错了。

    但是,贴库球和半贴库球可以分两步走,那就是先将球推到袋口附近,等着下一杆的进攻和走位。张宪洋也知道这是一个缺陷,因为在这一杆之后,就给对手留下了机会,又有无限的可能性了。

    练球的时间又太短暂了,每天放学之后,练球的时间也就能有四个小时,而且正是打好基础的阶段,偶尔有那么灵光乍现,感觉触摸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巩固的时间还有点不够。

    这样骗下去也不是路子啊,顶多在这个小城走一圈之后估计也就没有市场了,大家都知道了以后,还有谁和你玩啊。

    在那个时刻,张宪洋还没有想到将台球做大做成一条产业,只是想着做一名球手,就连做一名球手都不知道未来能会如何。

    能骗一天是一天吧,明天肯定不能去九尊球厅了,准备去市场附近的向阳球厅了,那里的人多,更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平时市场中这些游手好闲的,不务正业的,偷鸡摸狗的全都汇聚在那里,赌球的更多。

    第二天夜晚,张宪洋背着球杆走进了向阳球厅,整个球厅内,有一些吵闹,人很多,有做小买卖的,收摊之后来溜达的,还有左邻右舍吃完饭来看热闹的,也有市场中做着小偷小摸的在那里东张西望地搜寻着什么,什么样的人张宪洋都见过,自己家的游戏厅和球厅虽然规模小点,但是也经常光顾三教九流,小手段看的多了。

    老板李明阳正在老板台那里的床上和几个人开拖拉机呢,没有注意张宪洋的到来,李明阳四十多岁,身体很健壮,面容也很冷峻,能在这龙蛇混杂的地方经营这种娱乐场所,也不是一般的人,而这些都是听东哥讲述的。

    至于老板是谁,有着什么样的实力,张宪洋不在乎,别的方面我不沾染,台球这一块谁都不在话下,赵哥曾经告诫过张宪洋,只要是台球方面的事,我都可以帮你,但是别的事,惹了祸犯了错,找我也不行。

    还是按照惯例,张宪洋一个人悄悄地练着球,这一次上来搭讪的是一个中年大哥,要想骗人首先要笑,态度要好,要真诚,这时张宪洋后来总结出来的。

    中年大哥笑着自来熟说道,“小老弟,我看你这球打的可以啊,那边有局,玩不玩几局?输了算我的,赢了对半匹。”

    “非亲非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张宪洋苦笑了一声,冷冷地回应道。

    一下子回绝了中年大哥,意思是,别套路老弟了,你这点小把戏还是嫩点,毕竟环境不同,张宪洋的变现也不一样,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心中自然清楚的很,省去了不必要的麻烦。

    必须要先有气势,表现出大家都是聪明人,小伎俩就别耍了,想要得到钱,就显示出你的真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