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26.第一刀
    街边的路灯发出了昏暗的灯光,张宪洋看着站在前面的吴阵雨,心中有一种凄凉之感,又有一种激动之情。前路渺茫但是终究有那么一批热爱着的人,唯一努力奋斗。

    “为什么找我一起打球呢?”张宪洋一边走着,一边聊着。

    在刚刚的战局之中,张宪洋并没有表现出真正的实力,也不过是赢了几个球而已,主要是练习一下在对抗中的心理变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吸引到了这个吴阵雨。

    吴阵雨收起了一脸的坏习气,认真地回答道,“我爸爸说过,做事情认真的人总是一个好人,将来能够有大出息的人。”

    是吗?那只是一种习惯而已,没想到吴阵雨会这么说,张宪洋笑了笑,“你能坚持下来吗?”

    “我能,因为我很喜爱台球。”吴阵雨的语气很坚定。

    好吧,跟我走吧。张宪洋带着吴阵雨来到了自己家的球房,指了指球桌,以后就在这里练球吧,费用给你打半折,张宪洋开着玩笑说道。

    吴阵雨一惊小嘴巴,呲着牙说道,你家自己的球桌啊,哥哥你可真不赖,怪不得你的台球打得那么好呢,那我以后就来这里了,没事的时候你要多指点指点我哦。

    但是,吴阵雨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钱是没有啊,我可以给你偷点我家做的吃的,什么熏酱猪蹄子,猪肝,猪心啥的,说完一笑。

    要是真的让吴阵雨交点费用的话,也真是难为他了,他这个年龄不上学,打工的年龄都不够,哪里有来钱的道?但是只要他喜爱台球,张宪洋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两个一见如故的亦师亦友的青少年,在这间旧式的平房里开启了征战之旅,对抗了几杆之后,张宪洋发现吴阵雨的出杆有点花滑,并且及时地进行了矫正。

    “宪哥,其实那个马明还是挺厉害的,不过依旧不是你的对手,为什么呢?”吴阵雨一边练球一边给张宪洋讲述着向阳球厅的种种见闻。

    “估计是训练的方式,对台球的感悟和理解不一样吧。”张宪洋思考着回答,这也是一种现象,有的人也打了许多年的台球,但是进步却没有多大。

    任何的一种创新与发展,都是在继承前人成果的基础之上的,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模仿,就连达芬奇画鸡蛋都是先模仿,更何况其他呢。

    当张宪洋再一次来到九尊台球厅的时候,已经是两个人了,张宪洋一马当先迈进了屋内,吴阵雨身随其后背着球杆。

    刚一进屋,李四就迎了上来,脸上充满了怒意,冷声道,“张宪洋,你是个骗子。你都震东联赛的周赛前四了,竟然到这里来骗我?”

    看着李四恼怒的样子,张宪洋莞尔一笑,随口道,“这都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事,谁也没有绑着你和我打,再说了,输个几十块钱就当是交学费了。”

    这时,九尊的老板年老九走了过来,笑里藏着刀说道,“宪弟光临这里也不和九哥招呼一声,我也好凑两个人陪你练练球啊?”

    虽然听闻过张宪洋的球技不错,但是年老九也不怎么相信张宪洋这样的年纪能够有多高的水平,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学生,还不是天天泡在球房里。

    至于震东的比赛,年老九不怎么方便去,毕竟涉及到大家做同一个行业,存在着竞争的关系也是面子的问题。

    “呵呵,九哥还真是说笑了,现在也不晚啊?在不今晚我就跟九哥学习学习?”张宪洋来的目的就是横扫一切,因此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好的,咱们今晚就一块钱一个球的,玩玩而已。”年老九还没等打的时候,先给自己找好了台阶下,毕竟赢了张宪洋也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输了的话就当是开玩笑玩玩而已,也不会丢什么面子。

    “无所谓,客随主便你说怎么玩就怎么玩。”张宪洋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张宪洋初生牛犊不怕虎,大鹏展翅恨天低,正想要通过实战来确立自己在南城的台球王者之名,年老九老谋深算,经验丰富,正要给张宪洋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年少轻狂不可得。于是两人针锋相对,开始了一番进攻与纠缠。

    年老九的球风细腻而又圆滑,认真起来还真不是那么好对付,不进球的情况下,带着防守,而张宪洋凭借着年轻气盛,精力旺盛,球风稳准狠,带着一缕杀气,击球很有力量感和震撼力,打出了自己的风格。

    张宪洋贵在一个准字,在那个准度为王的年代,确实能够给对方造成很大的压力,不是人们没有意识到走位与杆法的重要性,毕竟是小地方,从台球的材质和球杆以及皮头的材质来说,还远远不及现在的材质好,打出来的旋转也没有那么强烈。

    更何况真正的比赛,比拼的是准度,进球率,而不是让谁去表演杆法的华丽,能一库走位,谁用多库啊,杆法好也不多给钱。就是进球,给对方造成压力,这才是王道。

    张宪洋的站位出杆以及认真的程度都和职业斯诺克球手有着很高的相似度,不像是自己瞎玩玩出来的,给周围的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三局五局,没有看出什么太大的差别,但是十局过后,两人之间的差距一点点明显了,毕竟两人的球技都不错,只要不是双方的球型十分交错复杂的情况下,三四杆基本上就能够清台了。

    十局过后,张宪洋越战越猛,似乎有着用不完的气血与精力,而年老九一点点显现出了惫态,准度有所下降,而且防守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到位了,力量控制的不是很好,防守快变成了助攻。

    张宪洋一看局势,知道差不多了,今天的目的达到了,见好就收吧,自己能够胜过对方凭借的是自己的这股子豪气与意志,凭借的是年轻气盛,若是再坚持下去,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底气了。

    两人一共对战了十八局,最后的结果,张宪洋赢了将近二十个球,也就是二十左右块钱,钱虽然不多,但是意义却很重要,这标志着张宪洋在南城迈出了一大步,以后再到南城的任何一家台球厅,别人估计的眼光会带着一丝的敬畏与尊重。

    “今天这样可以了吧?九哥。”张宪洋立起球杆笑着问道。

    “可以,真是老了,打的时间一长,注意力就下降,精力也跟不上了。”年老九自我解嘲的说道,有晃了晃颈椎,扭了扭腰。

    张宪洋看完之后心中想笑,你这个老小子还挺会装的啊?平日里赢钱的时候,打到三更半夜怎么也不见你喊一声累呢,这输了就感觉累了。

    事实是这样的,但是不能说出来,张宪洋依旧笑了笑,“今天是九哥承让了,改天等九哥身体恢复恢复,养足精力,咱们在接着玩,怎么样?”

    “没毛病,九哥这里随时欢迎你的到来。”年老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怂啊,更何况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点不服气的。

    那么我们就先回去了,改日再战,说着之间,张宪洋收起了球杆,交到了吴阵雨的手中,两人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九尊台球厅,留下了一群议论传播的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