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28.生命之杯
    就在张宪洋意气风发的时候,一曲生命之杯响彻了全球,再一次燃起了人们对体育运动的激情,大街小巷中到处响彻着这首经久不衰的歌曲。

    周末放假时刻,在校园的操场上也经常能够看到一道高大帅气的身影,像风一样自由地奔跑着,时而盘带过人,时而凌空一脚射门,时而组织着进攻,可惜的是对于足球的喜爱也就到此为止了。无数的人都为之前仆后继,但最后的结果也只是观看他国的比赛。

    张宪洋常常在踢球的休息时间躺在地上,望着圆圆的足球思考到,足球是圆的台球也是圆的,踢球的时候也有旋转,也有直线推球,想着不觉间笑了起来,原来球与球之间也是相通的。

    吹着温暖的夏风,晒着太阳,十分地惬意,这时一道身影遮住张宪洋的目光,很高很长的一道影子,慢慢地靠近到他的身边,带着一股清香的味道。

    张宪洋睁开眼睛,一愣神,原来是李颜桦站到了自己的身旁,笑了笑,“怎么?周末不用去练琴?”

    看着张宪洋这幅慵懒的样子,李颜桦努了努嘴,微微蹲了下来,面色凝聚了一丝稳重,轻轻地说道,“过些天我要转到文班了,这样的话,文化课的成绩还会更高一些,考上好大学的几率也更大一些。”

    “已经决定了的事就去做吧,想好了就去做吧。”张宪洋看着李颜桦的美丽的脸蛋,有一种想要去狠狠掐一下的冲动,让她永远记住自己,但还是克制住了这种冲动。

    现在的张宪洋在面对李颜桦的时候,反而感到了一种轻松,或许在张宪洋的血液里面早已经融入了一种男人的责任感,现在这样的距离让张宪洋觉得和李颜桦更好相处了,没有约束了。

    “那我走了,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啊?能舍得我啊?”李颜桦眉开眼笑地问道。

    “舍不得还能怎样?再说了,看你这样子,似乎离开了我,你更高兴似的呢?”张宪洋懒懒地说道。

    说完之后,闭上了眼睛,这一年多的同桌,确实让张宪洋的心情愉悦了许多,有过快乐,也有过悲伤,有过挫折,更是一种成长,突然听到了李颜桦要转班,心中不免有一种失落的感觉,像是一个小孩丢失了最心爱的玩具,再也找不回那段快乐的时光了。

    “好了,懒得理你了,一天天就知道玩,也没个正行,过几天我送你一份礼物。”李颜桦用手拍了拍地上的张宪洋,然后扬长而去了。

    过了没几天张宪洋坐到教室的时候,发现旁边的座位上已经空空如也,人去楼空了。在自己的书桌里静静地躺着一个长方形的礼盒,没有精美的包装,打开一看,张宪洋不禁一笑,和自己买的礼物差不多。

    那是一个水晶奖杯,上面镶嵌着一颗精美的足球,可是却被李颜桦硬生生地给雕刻成了一个黑八台球,还有一个明显的黑色的8字,印在上面,下面写着祝福语。

    生命之杯,送给那个有追求,有理想的男生,希望有一天那个男生能够捧起他的生命之杯。

    看着这个礼物,张宪洋心中一颤,鼻子似乎一酸,眼眶中有了一丝的湿润,这个小丫头还是了解自己心意的。

    整个一上午张宪洋的心思都放在这颗生命之杯上,又看了看自己准备的礼物,是一对小情侣,男子在前女子在后,前面的男子托着一颗球,黑色的8号球。男子想着上方的黑八仰望,后面的女子仰望着男子,底座上刻着一行字,能够站在我张宪洋身后的女人,必是天之骄女。

    这个礼物张宪洋已经准备好多天了,只是一直没有问她具体离开的日子,以免伤感。

    放学后,在那条必经的路上,曾经充满着欢笑的路上,一道身影的夕阳的照射下被拉的笔直,如一座石塔般矗立着。

    “桦桦,那里有人等你呢。”迎面走来的三个女孩中,传出了一声。

    然后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李颜桦的脸上泛起了一层微红,睫毛弯弯,双眸闪闪,望着张宪洋,含笑问道,“在等我啊?”

    哦,张宪洋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将手中的礼物递给了李颜桦,半笑不笑地道,“我能抱你一下吗?”

    李颜桦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惊异的神色,嘴唇翕动不语,望着这个男生,心中亦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夕阳下两道身影一点点重合在了一起,张宪洋幸福的表情中带着一丝的无奈,短短几秒种后,快步离开了,留下那个心中不知作何感想的女孩。

    世界杯过后,人们又像以前一样,回归到了正常的生活中,张宪洋每天依旧是放学后回家练球,研究球,偶尔去别的球房打打球,晚上回来后,继续和吴阵雨分享其中的感悟。

    那一年的雨水很大,仿佛是天空被捅破了一个窟窿一样,平日里阴雨绵绵,偶尔更是倾盆大雨整夜的下。各地抗洪的信息每天新闻都在报道,老天又和张宪洋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差一点将张宪洋推向了无底深渊。

    突然有一天,张宪洋的父母突然回来了,带回了一个极坏的消息,家里在乡下的所有养殖业全部废了,整个家底全部赔了进去,血本无归。

    随后张父又急火攻心生了一场急病,全家人都笼罩在一股阴霾之中,游戏厅和台球厅的机器也都变卖了,在张宪洋的恳求之下,留下了一张球桌,夜晚,整间房内变得空落落的。

    出事的几天之内,张宪洋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球房内,脑中一片空白,心中涌现出了无数个为什么,一夜之间,张宪洋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了往日的从容自信,多几分忧郁与伤感。

    身体稍稍恢复了一些的张父,看到张宪洋的样子亦是心中酸楚,张父是一个倔强的男人,体内流淌着不服输的血液,夜深人静的时候,披了一件外衣,来到了前屋的球房。

    看到张宪洋一个人失神地坐着,心中更是感到一股自责,没有给孩子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安慰着说道,“宪洋,你知道父亲为什么将所有的东西都变卖了,而单独给你留下这一张台球桌吗?”

    张宪洋抬起了双眼,望着日渐消瘦的父亲,眼眶不觉得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泪水模糊了父亲的身形。

    “因为这张球桌代表着你的梦想,是你最喜欢的爱好。”一语惊醒梦中人,张宪洋的心中一颤,以前的日子总是还有依靠,就算自己考不上大学的话,还可以过一个温饱小康的生活,现在这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们家族中,都是好男儿,我卖了能够变卖的,打算回去从头再来,在哪里跌倒就在那里站起来,我不希望你是一个禁受不起打击的男人。”张父的一句话,字字铿锵有力,透着一股坚决的力量。

    “日后的你,只能靠你自己了,靠你自己去走你的路。”张父说完之后,一转身离开了球房,不忍心将自己内疚的泪水让张宪洋看到,更不想这一副重担压在张宪洋的肩上,但是未来真的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