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31.冰城商业赛
    冬日的寒风凛凛,刮在脸上都让人觉得像是刀割一般的疼痛,整个小城的街道都是寂静的,没有什么事情,谁都不愿意出来走动。

    好在处在假期中,而又快要过年了,整个小城还有一些欢乐的气氛,在球房内,张宪洋一边烧着炉子,一边苦笑着。

    仅仅是一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父母还在乡下继续着养殖业,到了年底正好可以上市一批鸡蛋,所以也就没有回来,张宪洋不喜欢乡下的孤独寂寞,独自一个人留在了城里过年。

    今年的震东年赛,张宪洋的成绩也不是很理想,打着打着一下子就没了心情,将一根烟贴在了红红的炉子铁壁上,呲的一下冒了一股黑烟,一个红红的亮点,烟被点着了。

    去年的这间屋内还是热闹非凡,今年却已经人去楼空,这时,门一下被打开了,吴阵雨搓着小手,又揉了揉冻得通红的小脸,走了进来。

    虽然感到了寂寞,但是身边还有这么一个小老弟在陪伴着自己,有时候张宪洋都觉得吴阵雨才是一个真正的球痴,这小子对台球的喜爱是真心的,就像一个骗子想要真心的骗你钱一样,没有一点的掺假。

    “家里不忙了,过年了生意应该不错吧?”张宪洋有意无意地问道。

    “还不错,挺好的,在家干了点活,没什么事就溜达来了。”吴阵雨抄起了球杆,开始了练习。

    看着吴阵雨的状态,张宪洋一阵的苦笑,这小子还真是执着,为了心中那个梦想一直都在努力着,人家是仗剑走天涯,吴阵雨是手拿球杆挑战天下。

    在这期间,张宪洋也曾挣扎过一下,在学校里试图组织了一个台球社团,一个台球联赛,最终也以失败而告终,这项运动毕竟是有点小众化,玩的人倒是也有,但打好的人却没有几个,大多数也都是吃完饭喝完酒顺带着玩几次也就算了。

    “宪哥,怎么感觉你还没有从困境中走出来呢?今年的年赛你本应该打进前四的。”吴阵雨看着张宪洋在炉子边一言不语,关心地问了一句。

    “打到第几,名次意义并不大,就算我没有名次,但是你问问他们小赌局,他们谁敢和我大战三百回合。”张宪洋吸了一口烟之后默默地回答。

    这也是事实,虽然名次不算太好,但依旧不影响张宪洋的地位,最后东哥看张宪洋这幅样子,给了他一条烟作为补偿。

    人还怪呢,打得好的时候他看不起你讽刺你妒忌你,打得不好的时候,他还是认为你这是使用套路,要套路他钱。

    “走啊,出去走走啊。”张宪洋觉得呆着实在是无聊了,招呼了一声吴阵雨。

    两人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飘起了小雪,雪花落在衣襟上落在脸上,一点点化为了水滴,凝结成了冰碴,其实,张宪洋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走着走着到了老尾哥家的地方。

    “走进去看看。”张宪洋招呼了一声。

    “这是谁家啊?”

    “曾经的南城第一杆,老尾哥的家。”

    张宪洋打开了老尾哥家的门,进了屋内,家里依旧冷冷清清的,“伯父好。”

    “来了小子,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父母的身体还好吗?”

    “还不错,老尾哥最近有消息吗?”张宪洋问道。

    “还可以吧,现在在帝都呢,在那里做个台球教练,陪别人练球,这玩意还能赚钱,真是不可思议。”说完之后,老人连连摇了摇头,一脸的质疑和不相信。

    那老尾哥说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啊?今年过年能回来吗?张宪洋又继续问道,心中思考了一下,老尾哥这也算是走出小城的第一人了,至于在外面是做教练还是赌球,已经不重要了。不知道老尾哥现在的球技怎么样了?

    老年给两个人倒了两杯热水,一脸的喜悦之情,讲述了这一段时期的事情。

    老尾哥走了之后,在冰城逗留了几个月之后,没有发现适合自己做的事情,又去了沈城,在沈城又生活了几个月,最后发现还是帝都的台球事业发展的最好,也有前途,在帝都经常有比赛,有相关的产业可以养活自己,而逢年过节正是忙碌的时节,所以,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内,老尾哥赌过球,卖过台球器材,做过球童,陪练,教练,最后才在一家很大的台球娱乐会馆站住了脚,一边赚钱一边练球。

    老人说到老尾哥的时候很激动,不管怎么说,家里的欠债快要一点点还清了,老尾哥也是能够凭借能力赚钱了。

    在这讲述的过程中,两人都听得很入迷,真是坐井观天了,台球那时正在一条产业链中一点点发展成长着,令张宪洋心潮澎湃的是,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有那么多的商业赛事,要是真的能够横扫全国的话,确实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告别了老尾哥的家里,两人走出来之后,都呼出了一口憋闷在心中的一口气,这个消息给两人带来了希望,点燃了心中最原始的热情,续写了希望之路。

    两人互相笑了一下,各自的心意都是心照不宣,两人刚一进屋,老于头也到了,脸上洋溢着笑容,不知道是因为过年的高兴,还是因为两个人对台球的坚持。

    在张宪洋最艰难的时候,于老也曾偷偷地在球房外面观察过几次,心中也是很担忧,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选择道路的权利,于老并没有过多的去干涉张宪洋的选择。

    最后,当看到张宪洋还在继续练球的时候,于老又重新站在了张宪洋的背后,大道至简,言简意赅,于老知道张宪洋的并不是技术的支持,更多的是一种理论支撑,方法上的指导,比赛竞技的精神与精髓,心境上的提高。

    这一次,于老带来了一个好的消息,在暑期市里将举办一次台球大赛,由市里的文体局主办,下面的个县区都可以报名参加,奖金倒是不多,但挺有荣誉感的,有奖杯有证书。

    更重要的是可以和其他的比赛选手交流沟通一下,也可以衡量一下自己的水平究竟什么样?

    然而,比这个好消息更提前到来是赵立霆的到来,那天晚上,赵立霆开着车来到了球房,急急忙忙地告诉了张宪洋一个好消息。

    局里要去冰城采办年货,时间上正好赶上了冰城的一场台球商业比赛,冰雪杯冰城台球大赛,报名没有限制,奖金高达五千元。

    赵立霆也是一个台球爱好者,平日里也很照顾张宪洋,因此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来通知了张宪洋,做好准备,明天早上坐公车出发。

    夜晚,张宪洋的心中不能平静,不知道这一次还会不会遇到那个瘦弱的青年,戴天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