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不是八神 > 章节目录 41.统治之路
    高三的生活是枯燥而又乏味的,每天的生活都是上课学习,下午训练体能和体育考试的科目,一百米跑,铅球,二级跳远。晚上还要继续练球,这样的一种状态让张宪洋十分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去释放压力。

    在别人都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在别人看不到希望已经放弃的时候,在别人看到前途无望开始最后的校园疯狂时,张宪洋终于坚持到了最后,体育专科考试优秀,剩下的就是文化课了,虽然张宪洋达不到正常的升学考试四百多分,但是三百左右分闭着眼睛都能达到。

    这就预示着考取省内的普通高校体育专业已经是唾手可得,结束了这一切的时候,距离高考已经只剩下半年的时间了,夜晚,张宪洋和吴阵雨在自己的球房里喝着啤酒手里握着飘香的大块肉,研究着将来。

    这半年中我真是像个疯子一样,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要想有收获就必须要付出,甚至付出的是别人的几倍,这一辈子注定了与名校无缘了,不过好赖算是能读个大学了。

    张宪洋一边说着,一边心中一酸,眼眶中慢慢变得湿润了起来,一杯啤酒往口中一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有谁能够理解自己心中痛,肩负着东西太多了,自问自己并不是一个没有理想抱负的人,一个人不怕有理想有抱负,怕的是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

    一个疯狂的念头,一个憋在了心理很久的想法现在终于可以实施了,那就是在台球这个领域统治这座县城,物质的财富似乎还离自己远一些,但在精神荣誉这一块要让自己充实起来,支撑着自己继续走下去。

    “这几个月怎么样?在外面输了赢了?”张宪洋问道。

    “还可以吧,比没有遇见你的时候强多了,只要不是遇到那七八个人,基本上都是赢的时候多。”吴阵雨笑了笑,似乎对现在的水平感到了一丝满意。

    “约他们吧,准备开战。”张宪洋的脸上带着酒后的红润与豪情,决然地说道。

    “什么?”吴阵雨带着一丝惊讶问道,似乎心中还没有准备好。

    “师傅,你现在的状态可以吗?”

    “没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谁也不能达到完美的境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实战中继续磨练吧。”张宪洋的嘴角划过一抹无敌的笑意。

    看着张宪洋那坚定的眼神,决绝的神色,吴阵雨手一拍桌子,激动地说了一声好,咱师徒俩就开启横扫模式。

    当再一次看见西门胖的时候,正好赶上西门胖在挂杆呢,球房内西门胖眯着眼睛,趴在球桌上,正在准备进攻呢,对手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的行头倒是显得有点身份和钱财。

    台球桌的旁边围了七八个看热闹的,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看热闹的乐趣要比真正打球的更有意思,张宪洋带着吴阵雨在稍稍远点的沙发上静静地观望着,要想战胜对手就要了解对手的情况,对手擅长哪一方面,长台进攻,短台走位,什么样的杆法等等。

    西门胖自然就不用说了,打球很聪明,诡计多端,各种技巧各种障碍球,没有绝对把握不会尝试进攻,善于布局,缺失的是准度和信心,长此以往,在对手绝对的优势之下,容易被人打懵圈,最后啥都不会。

    而那个年轻人略显浮躁,追求了一些华而不实的杆法,更多的实在炫,但也有一点点的基本功,而且西门胖又让他球的,现在看来还是勉强可以支撑住,但随着时间的拉长,肯定不是西门胖的对手。

    这时,吴阵雨在旁边悄悄地说道,“师傅,这小子叫小春哥,人傻钱多,就是喜欢打台球,总觉得自己打的不错,其实挺渣渣的,一年不输个万八千的都对不起他自己。”

    “这可以啊,以后好好琢磨琢磨他。”张宪洋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仿佛盯住了猎物一般。

    果不其然,又过了十几局之后,那小子有一点坚持不住了,首先是心态更加急躁了,导致出杆不稳,不直,身形也有点紊乱,失误增多。

    小春没过多久便退出了球局,靠在旁边的球桌上,嘴上一副不服输的笑意,“今天就到这里吧,状态不好。胖哥。”

    西门胖也装作一副疲惫的表情,点了点头,环视了一周,忽然眼睛停在了张宪洋的座位处,打了一声招呼,“来了,宪弟,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想你个大头鬼,看着西门胖这副表情,张宪洋有一种想要狠狠地切他的一种感觉。

    “怎么,胖哥,我看你意犹未尽,不如接着再玩一会?”张宪洋笑意连连地问道。

    “让你前一的吧,免得大家说我欺负你。也不多打,就十局完事,就当是练练球了。”西门胖笑着说道。

    这死胖子还真够狡猾的,不让个球别人说他欺负人,但真要是让个后一的,估计他心里还真没有把握,毕竟离上一次九球的时间过了不短的时间,而这一段时间张宪洋似乎消失了一般。不知道张宪洋的球技水平是涨了还是掉了。

    还没等张宪洋搭话呢,旁边的小春忽然来了一句,“老弟,在不咱哥俩先玩几局,我看咱俩水平也差不多,就平打,一局五十的。”

    人就是这样,输的时候总是有一点头脑不清醒,总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来挽回一些东西,或是钱财,或是面子。

    小春这时就处于这种状态之中,越是输了越想捞回来点,越是不进球越是想拼准度,已经有一点失去了理智。

    张宪洋的身材要高过小春,微微俯视着小亮,含蓄地一笑,“可以,限定十局。一把一结清的。”

    细水长流,还不能一下子把这小哥哥给打的丧失了信心,打的绝望了,有点难度,张宪洋心中如是想到。

    西门胖再旁边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想到,这块肥肉张宪洋是到嘴了,小春哪里都好,就是心态不行,还需要锻炼啊。

    开局张宪洋便是眼中略带杀气,连续进攻进了四颗球,然后一个防守兼剋球,将白球沉下了底库边,让对手不是没有下球,而是进攻哪颗球都很难。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小春斜着眼睛打量了一下张宪洋,心中的不悦之情流露出来了。小子哪里冒出来的啊,这不是让我出丑吗。

    强行进攻走位,小春反正都是输了,也不差这几百了,小春一个长台进攻,结果失败了。

    张宪洋抓住机会,行云流水一般的攻势,准度为先,走位不差,追求零失误率的心态,三杆球搞定了第一局。先给对手造成心理压力,本来就已经心情不悦的小春,此刻更是火上浇油了。

    不过这小子也不是废品一个第二局开球的时候,故意来了个鸟冲,球堆并没有全力炸开,打算一开始就蘑中盘,拼防守。

    这就是赌局,这就是比赛,什么样的对手都会出现,对手什么样的手段都会使出来,张宪洋丝毫没有在乎他,一杆轰开了球堆,继续击碎他的小心脏。

    就这样,攻攻防防,张宪洋带着自信的心情最后以七比三收场,并没有将对手彻底掐死,给他留点希望,日后再慢慢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