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友是智脑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端木卉
    眼看刘烈将手伸向金色骰子,眼镜娘嘴角不禁浮现了一丝狞笑——

    “对了你们这游戏是不是非法运行啊,怎么我都没有看到过相关的报道呢?”刘烈停下手问道。

    “……你丫懂不懂什么叫内测?!”眼镜娘是真的怒了。这贱男进入游戏就昏迷,搞得监测部门、运营部门鸡飞狗跳,自己这个龙腾高科大中华地区的运营部长为了他已经浪费了整整三个小时的宝贵时间来客串游戏接待员,老娘屈尊纡贵到这般田地了你丫竟然还这么多问题,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以为足以改变世界的全息网游是人人都有资格受邀测试的吗!

    眼镜娘扑闪着翅膀“呼”地飞到了刘烈身前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们公司的技术吧!”说着眼镜娘打了个响指,四周虚空顿时出现了许多现实世界的视频以及新闻报道——

    刘烈看着四周的影音资料先是不耐烦,继而瞪大眼睛,最后瞠目结舌:“断肢再生?器官克隆?重塑肌体青春?你确定这些不是科幻大片的片段?”

    眼镜娘冷哼一声松开了手,不屑地抬了抬眼镜道:“目前内测所使用的游戏生态舱「天启秘枢」是‘drc医疗舱’的简化版。在生态舱应用于《天启》之前drc医疗舱已经在各方秘密测试了两年,除了极少数失败的例子,基本上90的实验目标都恢复了健康,这是半个月前医疗舱首席设计师drchan领取诺贝尔生理、医学奖时的录像资料,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

    刘烈望向虚空新出现的影像资料整个人如遭雷击,当场呆若木鸡——

    “想感谢的人有很多。”视频中的drchan,也即是刘烈初恋女友陈傲珊一脸疲惫,伸手将下垂的发丝撩至耳后,陈傲珊以英文说道:“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合作伙伴dr,没有他和他的团队我无法实现我的梦想。其次我必须感谢我的家人……”

    目瞪口呆的刘烈感觉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了——三年前陈傲珊未留片言只字突然出走,就是为了去当科学家?!!

    “最后,我想对我的丈夫说一句对不起。”在视频的最后陈傲珊转用粤语,疲惫的面容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烈,我所做的一切,皆因你。原谅我暂时不能陪在你身边,如果可以,我愿意每一分每一秒都与你共渡……”

    刘烈听见陈傲珊说到“丈夫”时心疼得难以言述,但是转瞬听见“烈”这个字又觉得脑子嗡嗡作响,整颗心被难以置信的狂喜、世界坍塌的虚无……所充斥,一时间竟是无声失语。

    “《天启》是足以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伟大科技结晶。”眼镜娘肃穆道,“在全球范围内仅有两百万内测名额,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搞到的客户端,但是你既然拥有了这个亿万中取一的幸运为什么还要这么多问题呢?你平时都关注些什么?没有看科技报道吗?”

    刘烈羞愧地低下了头颅,嗫嚅道:“我……”

    “你看看你,身为一个新时代的青年啥也不懂,简直像个文盲。”眼镜娘不屑道,“再看看人家drchan,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诺贝尔奖得主,举世瞩目的科学家,哎不是我们女人太强势,而是新时代的男人太废物啊!”

    “切!”刘烈听见眼镜娘拿陈傲珊打比方不单止没有羞愧反而一扫沮丧眉飞色舞:“你知道你口中的drchan跟我什么关系吗?”

    不等眼镜娘回答刘烈便自豪抢答:“那是我老婆!”

    “呃不对,是前女友,我打算跟她说清楚好聚好散来着……”

    眼镜娘一脸看神经病之色:“要不是繁衍需要y染色体我恨不得将你们这些臭男人全部人道毁灭!最烦你们这些整日里拿别人意淫的死宅了!”

    “……”

    “好了别浪费我的时间了,快点选择骰子摇点吧!”眼镜娘镜片忽然闪过了一道寒光。

    “不能一次扔三个?”

    “想太多了你。”眼镜娘同情地看着刘烈:“没看到三个骰子的颜色都不一样吗?实话告诉你好了,其实这三个骰子代表的是……我就不告诉你,气死你个死肥宅!”

    “不能给点提示吗?”刘烈不甘心地追问道。

    “呵呵呵呵……”眼镜娘风情万种地掩着小嘴假笑连连,忽而板起脸斩钉截铁道:“不能。”

    红色,金色,黑色。

    选哪个好呢?刘烈有些为难。

    看了看一脸得意之色的眼镜娘刘烈忽然道:“你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底裤?”

    “算了一看就知道你没穿,我选黑色。”刘烈不等呆滞状态的眼镜娘反应过来径直踢了踢当中的那枚黑色骰子——

    《天启》角色合计有力量、敏捷、体质、智力、精神五种主属性,玩家升级、完成特殊任务等渠道所激活的可支配属性点可以加到这五个属性上。和一般的网游设定差不多,力敏对应肉搏系;智精对应魔法系;体质属性则见仁见智,但不管玩家选择什么发展路线体质这个属性或多或少都要加一些的,不然就会沦为一个连装备都穿不上的垃圾角色。

    感觉、魅力、幸运则是不可加点的次要属性:

    感觉影响角色的五感(视听嗅味触)以及第六感官(extrasensory perception,esp超感知觉,通常也被称为第六感,第二视觉)强度;

    魅力影响npc的友好度以及装备特殊装备权限;

    幸运则影响角色的运气以及打出攻击上限几率;

    虽然刘烈自认自己一贯运气不错,但是当看到摇点结果之后还是忍不住爆了粗——

    「幸运-3,魅力-3,感觉9,又丑又衰但是感知敏锐的可怜虫模板。」

    这特么是什么鬼?!!

    看见刘烈的掷骰结果眼镜娘哈哈大笑:“系统分配模式是幸运、魅力、感觉各3,你手气可真好,竟然摇到了满点的感觉!好吧就这样了不用再摇了。”眼镜娘说着直接小手一挥将三颗骰子隐入虚空,褫夺了刘烈二、三次掷骰的权利。

    先前眼镜娘讲解角色属性相关的时候刘烈看似漠不经心实际上已经尽数记在了心里,所以被眼镜娘剥夺了掷骰机会他顿时抓狂了:“你这是在公报私仇?!你以为我不知道9点感觉代表的就是90的痛觉体验吗?!!难不成你真的没穿内裤?黑人你也不是这样黑的吧?!”

    眼镜娘冷笑连连:“自己点背不要怨社会!我就是坑你怎么滴,有本事来打我啊你这臭流氓!”说着眼镜娘一把拎起了刘烈就要扔下云端:“现在给我进入游戏接受命运的审判吧你!”

    看不出这女人体格娇小力气倒蛮惊人的,身高177的刘烈在她手中就跟小鸡仔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慢着!”刘烈一声暴喝阻止了眼镜娘的暴行。

    “怎么?想求饶?”眼镜娘不屑撇嘴:“迟了!”

    “哼,你想多了,老子还没抽奖呢,抽了奖再进游戏不行咩?”刘烈傲慢地扫了一脸得色的眼镜娘一眼,指了指二人脚下的转盘。

    “……祝你好运,哼!”眼镜娘悻悻地放下了刘烈,眼珠转了转后一挥小手:“掷骰结果确定,玩家角色已生成!”说完不等刘烈查看他的系统提示眼镜娘便幸灾乐祸地提示道:“忘了告诉你,为了避免资源浪费所以内测期间玩家只能建立一个游戏角色,如果想要删除角色重建的话你只能等到公测了,哦呵呵呵呵……”

    刘烈耳边连连响起了几声柔美的女声系统提示,旋即左手食指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灼痛感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当灼痛感消失后刘烈讶然发现食指上诡异地浮现了一道金色电流状的环形刺青,看起来就像是闪电编织而成的指环。

    【命运的青睐】:玩家宿命神祇赐予的印记。只有抛掷了命运之骰的玩家才有机会获得的特殊圣痕,具体属性需由神官鉴定之后方能显示。

    听见眼镜娘那令人生厌的呱噪刘烈好想射她一脸,但奈何形式比人弱刘烈也只好假装没看到她的挑衅,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捡起了转盘:“怎么用?”

    “拨动转盘就完事了,等转盘停下来的时候正对指针的那件物品就是你可获得的最终奖励了。”眼镜娘说到这里话音一转:“一般来说玩家转动命运之轮获得的奖励多半是药品补给、商城道具什么的,但也有极少数运气极好的玩家获得了技能神石和装备奖励,至于你么……我觉得能摇到一瓶初级药剂就很不错了。”

    刘烈算是看明白了:这眼镜娘大概就是长期单身以至于内分泌失调——x求不得的女人惹不起,惹不起。

    有了结论刘烈便没有再理会这个可怜的女人的挑衅,径直转动了轮盘。在走马灯一般疯狂旋转的轮盘上刘烈看到了许多物品的微缩图形,有长枪大剑盾牌铠甲也有各种大小形态颜色各异的药剂,几乎常规游戏当中常见的道具图标都有,但唯一吸引刘烈目光的却是一枚黑色的硬币,短短三秒里它已经六次经过了指针,没由来的,刘烈便已经确定这硬币就是这次抽奖的结果了——这是刘烈天生几乎百试百灵的直觉。

    果然不出刘烈所料,当转盘第一次停下来的时候红色指针正对的图形正是那枚硬币,但还没等刘烈检查硬币落到哪儿去了轮盘便自行转动了起来,刘烈恼怒地望向眼镜娘却发现她一脸若无其事地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指甲锉……

    “神啊,赐我力量让我一雷劈死这个该死的女人吧!”刘烈暗暗祈祷,但被暗中捣鬼的眼镜娘这么一搞刘烈已经完全丧失了继续抽奖的兴致,就连转盘最终指向的道具是什么都没有心情去关注了。

    “好好享受您的异界之旅吧勇士。”眼镜娘镜片闪过了一道寒光:“那么,再见了。”

    被抓着脖子的刘烈只来得及双手比了个中指,然后便觉得身躯一轻,继而整个人便如同流星一般破开云层来了个干脆利落的自由落体——

    自由落体的快感,没有体验过的人是无法想象那种感觉的。在坠落的过程中有莫名的心悸所引发的刺激,有重心改变所带来的体液堆积上脑的微眩,有空气稀薄所带来的轻微缺氧,有风声和流云掠过身边所引发的自由,有大地尽在脚下的征服……

    那是绝对的自由。

    刘烈想放声高呼但刚张开嘴就灌了一肚子风闹得差点窒息,然后他便看到下方的云雾散去,一个眼睛状的建筑群在黑色的地表上不断放大——浮云、眩目的阳光、惊慌失措的飞鸟群、眼状不断放大的城池……这些便是刘烈陷入黑暗之前的最后一个画面。

    当刘烈眼前画面再次亮起时已经是十几秒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蛇,然后是很多蛇,再之后是无穷无尽的蛇山蛇海。

    刘烈眼角抽了抽:你个阴险无耻的眼镜娘觉得哥一个大男人会怕蛇?

    刘烈不屑心道,然后拨开爬到自己身上的小蛇站了起来。他四下打量了一圈发现自己似乎身处一个地下墓群之中,在正前方是一个年代久远的残破祭坛,祭坛之上是一个闪耀着淡淡绿芒的精致水晶瓶,刘烈之所以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得以视物便是沾了这瓶子的光。

    “宝藏?”刘烈心头一热,对于那个把自己丢到这蛇坑的女人的敌意顿时淡了几分:果然哥的魅力无法挡,就连官方工作人员都给哥开后门作弊了!神秘小瓶,哥来了!

    e……这是西幻网游,不是凡人修仙。所以自我感觉良好实际yy过头的刘烈刚一动作就引起了正在冬眠的蛇群的注意——

    如同一颗石子投进了夜之海域一般,黑色的蛇群海洋缓缓蠕动了起来,那嘶嘶嘶的群蛇吐信之声让刘烈的骨髓瞬间冻结了……

    男人啊,永远不要得罪女人。得罪女人的下场不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的,而是很多很多很多个、无数个惨字都不足以形容!

    寂静的地底蓦然爆发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潸然泪下的尖叫,由于画面太过于限制级所以就略过,不作细述。

    ……

    京城某地,「龙腾高科」驻京分部。

    “我回来了!”一个身穿白色齐膝连衣裙仿佛粉雕玉琢一般的少女冲进了客户信息处理中心,香汗淋漓地举高双臂亮出了手提的塑料袋:“端木部长我买到了您想吃的过桥米线了!”

    端木卉摘下了全息眼镜并顺手按下了工作台上“清空当前监控信息存档”按钮,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好慢,我都饿饱了。”

    “可是十四桥米线生意实在太好了,我排了四个小时才……”白裙少女小嘴一扁,委屈地辩解道。

    “好啦好啦,反正现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今天姐姐心情好请你去吃顿好的!”端木卉拿起桌子上的黑框眼镜将之架上鼻梁,原本柔媚精致的五官顿时平添几分冷意与傲慢,整个人的气质却是瞬间由知性ol变成了冰山老姑婆。

    “吃什么?”

    “蛇羹。”端木卉拿起手袋,心情大好、眉飞色舞地解释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好想吃蛇羹!”

    “呃……”白裙少女面露恶心之色,但瞥见端木卉不悦的神色马上换了副乖巧的假面:“好吧,那沫沫就舍命陪君子了。”

    “嗯,那姐就不计较你今天无故脱岗四小时的小事了。”端木卉满意地点头道。

    “啊!什么嘛!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明明是端木经理您让我出去帮你买米线的,说什么你帮我看着让我不用担心……”白裙少女又气又急,小脸都红了。

    “有证据么?我可是掌握着你脱岗四小时的全程监控录影哦!”端木卉邪魅一笑,伸出光滑修长的食指轻佻地挑起白裙少女尖尖的下巴:“苏小沫同学,需要我提醒你现在身处的是凡事都要讲证据的法治社会么?”

    苏小沫膛目结舌:“我错了,我早该知道像您这么无耻的人根本就不会安什么好心……”

    “呵呵呵呵……”端木卉得意一笑,收回了手指道:“打给你姐姐,我想我需要和她谈谈她那个不听话的妹妹的工作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