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友是智脑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黑盒子
    《保卫农田》交割npc是农夫哈博,他住在宾佩里的东城。找到哈博之后刘烈才明白为啥这个悬赏任务竟能一口气奖励100点名望——哈博是个农夫,但他的儿子小哈博却因为幼年时期跟着宾佩里领主的子嗣当侍从从而学会了读书识字,成年之后小哈博利用读书识字的技能加入了冒险者公会,成为了宾佩里领委托处的工作人员,可谓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型代表。

    “满怀正义不图回报”的玩家完成《保卫农田》之后哈博知恩图报地赠送了一本名为《冒险者手册》的书籍给玩家,并推荐玩家前往委托处寻找他的儿子小哈博,只要将任务道具“狰狞的头颅”交由小哈博上缴冒险者公会开颅取魔晶充当贿赂取悦冒险者公会的负责人,玩家就能成为冒险者公会在籍的冒险者,此后玩家就能从委托处又或者是其他npc手里接取任务来赚取酬劳。

    当然这是低等级玩家获取冒险者身份的方式,高等级的玩家不需要做什么冒险者公会都会主动给你发邮件、发请柬,跪舔你加入冒险者公会为他们创造利润。

    两个世界对于力量的看法和做法其实是完全一致的——与其抱怨命运不公,何不检讨自己太弱?

    ……

    委托处一般都在城镇中心,是一个类似于报亭的建筑,四面开窗,房顶是一个左边托着剑和法杖右边托着金币的天秤雕塑,寓意:你付出武力,我支付酬劳,每一个委托都将受到「提尔」的关注。

    (提尔:公正与契约之神,圣骑士/圣武士之神,战争与正义之神,誓言的守护者。)

    委托处是全球性的机构,不分阵营、种族,几乎每个城镇都有它的分店,隶属于富可敌国的「魁斯特财团」旗下;而冒险者公会则是由魁斯特财团注资、地方贵族牵头、当地私人武装势力坐镇而形成的区域性组织,名义上归守序中立阵营管辖,但实际上每个地区的冒险者公会内部构成都很复杂,对于阵营大佬的命令也都是听调不听宣的状态。

    当然在前期玩家实力不足的时候是没法和那些高高在上的npc掌权者打交道的,眼下对于玩家们而言冒险者公会和委托处只意味着面包和金钱。

    哈博给予的《冒险者手册》实际上就是游戏里的百科全书——冒险始终是剑与魔法的主旋律。玩家使用《冒险者手册》之后便可激活新的系统版块,《天启百科》——相当于游戏资料库的概念,但很多资料都需要玩家自己去完善,又或者是从其他玩家、npc手里购买,例如说怪物的技能构成、资源的出处……诸如此类。

    《天启百科》自带游戏里各项内容的对应词条,玩家可以通过这些影音、文字描述更全面、深入地了解异世界的风土人情。

    例如说刘烈正在看的就是一段有关冒险机构的官方背景故事:委托处和冒险者公会在迎来名为“异域冒险者”的玩家之前就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特殊机构,哪怕是夜深人静的时间段魁斯特机构以及冒险者公会都会安排人手坐班,以服务那些夜归的、脾气暴躁的冒险者。在《天启》世界迎来异域冒险者之后委托处和冒险者公会更是加大了人力投入,以两班倒的形式不间断运转。随着时间的流逝,拥有不死身的异域冒险者逐渐取代了原住民冒险者的地位,成为了魁斯特机构和地方掌权者的宠儿。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委托处和冒险者公会实际上是一体的。玩家们接取任务是在城镇中心的委托处,交任务则需要在委托处周围的各项建筑物内寻找对应的npc——这些城镇最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几乎都被冒险者公会占据,可谓是有权有势,财大气粗。

    当然在刘烈看来这是游戏设计师为了讨好玩家,免得玩家交个任务还要跑断腿的设定所致——这就是一万个人眼中有一万个哈姆雷特,很多时候事物原本的创造者可能都没有后来解读的人想的那么丰富,人们总是习惯性地给自己眼中的人和事贴上私人的标签,根本不管事物本身和它的创造者怎么看——因为你的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子说了算。

    夜间的委托处冷冷清清,仅有两个npc呆在报亭般的建筑物内值班。刘烈眼尖,远远就看清那是一个少年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少年趴在柜台上捧着一本书看得正入迷;老者却靠在亭内的支柱上昏昏欲睡。

    “你说这些数字生命知不知道他们只是一段程序?他们能不能意识到‘我’的存在?”看见这一老一小外貌、举止各异但都和真人无异刘烈不由悄悄地私聊蔷薇——实际上在这一刻他已经有些迷失了,不然不会下意识采用私聊这种沟通方式,因为他潜意识里觉得当着一个智慧生命面前质疑别人是死物有些不礼貌,感觉就像是当着一个肤色不一样的人类面前质疑对方是动物一样。

    “这个……”蔷薇也有些迷糊,“好像没有人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玩家们都是很清醒的啊,大家都知道这些npc尽管很像真人,但实际上他们就是一段数据而已,你会和一块牛排讨论人生吗?大家是来玩游戏的又不是来满足自己的恋物癖的。”

    “你之前不是说过玩家们可以和npc结成情侣吗?难道他们不会和npc进行思想上的深入交流?”

    “据我所知,目前只有一些受日系文化荼毒较重、有着恋物癖的へんたい会和npc谈恋爱,大部分正常玩家都不会太拿npc当回事,尽管表面上会和npc进行体面的交际,但潜意识里都还是很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只是在逢场作戏罢了。”

    “所谓的玩家心态?”刘烈虽然对日系文化不大了解,但是“へんたい”就是变态的意思还是在各种动漫里听到过的。

    “嗯。哦对了还有一些变态在游戏里面开后宫,你可千万不要学!”蔷薇认真叮嘱道:“让我发现了我就跟你绝交!”

    “……”刘烈莫名其妙:“难道全息网游真的可以ooxx?”话刚出口刘烈就觉得背上一阵恶寒——他想到了玩家们的一举一动实际上都处于智脑星海的监控之下,原本还有些本能的、窥私向的好奇,但一想到那个画面刘烈就觉得背上、裆下凉飕飕的。

    “……”蔷薇俏脸微红,嗫嚅道:“这个你自己去研究,我不知道!”

    “唔,看来有机会还是要和这些npc深入探讨一下。”刘烈自言自语道,浑然没发现蔷薇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变态。

    “其实以前我就很好奇,因为人的思想其实就是一个黑盒子,你听说过黑盒子理论吗?”陷入了自己的思维黑盒子的刘烈没有察觉蔷薇的神情变化,而是自顾自地说道:“就好比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是却不妨碍我们去使用某些东西。”

    听见刘烈的关注点蔷薇顿时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烧——原来他说的是这个……

    “我知道。就好像是电脑,我们不知道它的构成,但是却不妨碍我们使用电脑。”蔷薇对刘烈是越来越好奇了,这家伙的关注点真的是与众不同啊!

    “这只是最初级的黑盒子理论。”刘烈迷茫道:“实际上我们的人生是充满了未知的。无数的黑盒子白盒子就像是chese box,一个盒子套着一个盒子。当我们揭开一个黑盒子,以为明白了黑盒子的原理,但是却发现黑盒子里面还套着一个盒子,一个未知伴随着无数的未知,到了最后你会发现整个宇宙都只不过是你的思维,而你的思维外面则套着最终的黑盒子,你连你自己是谁、你的思想从何而来你都说不清楚,更别说去想象思维这个黑盒子外面的天地了。”

    “如果这些ai能够意识到自我的存在,那么我们将事情的真相,也即是他们实际上只不过是一段数据的事实告知于他们,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呢?会不会造成智脑宕机?”

    “电影《黑客帝国》就讲述了一个虚拟和真实世界的故事,我觉得我们和这些数字ai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其实也是同一种生命/存在呢?”

    “你觉得你是玩家,你比数字生命高一级,但是有没有可能在我们的背后,又或者说是在我们的上空有个比我们更高一级的存在在监视、查看甚至是操控着我们呢?”

    “不然怎么会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句话?因为他们知道我们是在盒子里的,就好像我们知道npc是在游戏这个盒子里一样。但是npc们不知道,但是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上一层的人不知道,我们实际上都在盒子里。”

    “人的感知实际上也是一种信息、数据的交互,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不是并不存在?所有的感知、信息实际上都只是一种幻象?现代物理学也已经认定了物质的本质其实就是能量的波动……”

    “停停停……”蔷薇只觉得头晕脑胀、恶心欲吐:“你别说了,再说我要吐了。”

    捋了捋头绪,蔷薇思考着措辞道:“你这种行为在古代被称之为杞人忧天。”

    “现代社会将人类这种思考定义为哲学。而我们中国的先贤很聪明,造字的时候蕴藏着无数的道理。哲学是什么?折口的学术,意思就是花言巧语,故弄玄虚,是众口难调的学术,学到最终只是一场空,只是毫无意义的思考和辩论。”

    说着蔷薇问刘烈:“知道尼采吗?”

    “嗯。”

    “学习哲学的人有两种下场。一种是成了卖弄鸡汤和‘学术’的骗子;一种是被黑盒子带入思维的死角,变成了疯子,就好比抱着马哭的尼采。”

    “好奇心杀死猫,小朋友。”蔷薇伸手搅乱了刘烈的头发:“人要意识到自己的肤浅和无力,不去思考那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难题,那样才会获得快乐。”

    “这世界并不是所有问题都有答案的。很多时候没有答案的答案实际上就是最好的答案,因为你一切都看透了,都知道了,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正是因为有了未知,所以探索才有动力啊少年!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干吧,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跑任务,不许那么多奇思怪想,听见没有?”

    “噢。”尽管刘烈对于蔷薇那东方式哲学的观点不认同,但是刘烈却也没有和她争辩,因为东西方对于哲学的定义本来就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作为一个成熟的人是不会随意和别人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有那功夫还不如自己去找答案,找证据呢——

    例如说找个npc来研究一下他们是不是有自我意识,跟他们灌输“世界的真相”会不会引起游戏宕机?!!

    好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