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友是智脑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前尘
    自小刘烈就和只比他大17岁的母亲无话不说,任何事情都不会瞒着母亲——除了他早恋这件事。

    事实证明刘烈还是很懂他老娘的——17岁那年,偷尝禁果的刘烈和陈傲珊赤条条地被抓奸在床的洪红堵在被窝里扔烧着的报纸,简直是他人生挥之不去的阴影,尴尬得难以直视。

    实际上抓奸事件不光是刘烈尴尬,洪红这个做母亲的感觉是更加复杂:17岁的刘烈虽然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但在她这个母亲眼里刘烈仍旧是那个三寸长的、从她身上掉下来的小肉团,她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尽管这两个赤条条的肉虫是真实地呈现在她的眼前。

    洪红也忘了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了,事后回想,当时她脑海里好像是一片空白。彼时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一个孩子竟然干出了这种事!失去理智的她跑去客厅到处找,最后带着点燃的报纸扔在了刘烈床上……

    事后刘烈因为羞涩和尴尬也没有和母亲解释;洪红则因为一直都没有对刘烈进行过性教育——实际上这也是中国家长的潜规则,做父母的大多都不会跟孩子讲这些东西,故而碰到这起突如其来的、仿佛十级地震的惊天意外洪红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于是母子二人便心照不宣地“遗忘”了它。

    洪红是比较开明的家长。

    抓奸事件之后平静下来的洪红接受了“儿子已经长大”的残酷事实。在“要克制,不能影响学业和发育”的前提下,对于刘烈的早恋洪红保持了不支持不反对的中立态度。她只是告诉儿子一句话——

    感情不是过家家。

    这是母亲传递给刘烈的爱情观。

    尽管它很不符合现代社会“以婚姻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的观念。

    但刘烈的父母却是这种传统爱情的执行者,无论对方经历怎样的低谷、婚姻经历多少的风波,他们都没有抛弃彼此,夫妻一体,同富贵共患难,相濡以沫、生死与共。

    那时候刘烈不确定自己和陈傲珊之间是不是爱情,17岁的他也不懂什么是爱,他只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了,就应该像父母那样,不管处境有多艰难都不能放弃对方,应该从一而终,荣辱与共。当时在刘烈看来爱情就意味着责任,面对母亲对陈傲珊的不喜刘烈不断去辩解,试图让母亲改变对陈傲珊那让人尴尬的第一印象。

    每个父母嘴上都说别人家的孩子好,但内心却觉得自己的孩子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对于自己的子女有着不需要理由的偏护。

    陈傲珊比刘烈大一岁,当初二人在一起的时候陈傲珊已经18岁成年了,故而在护短的洪红看来陈傲珊属于成年人诱导未成年人“犯罪”,无论刘烈怎么解释她心里面对于陈傲珊始终都有根刺,但是顾及到儿子的感受故而洪红一直将抓奸事件藏在心里,没有让第四个人知道。

    陈傲珊性格冷僻怪异,哪怕是获得了刘烈父母的默许成为了刘烈的正牌女友,但是二人在一起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却很少和刘烈父母交流,甚至都不会主动和两个长辈打招呼,这让刘烈父母心里不禁有些生气,觉得陈傲珊是大宅门的傲慢千金,看不起平头老百姓。

    一边是血肉至亲的父母,一边是已经有了肌肤之亲的恋人,夹在中间的刘烈很为难。他费尽唇舌才让父母接受了“她就是这么个冷淡的性子但是人不坏”的说辞,但奈何陈傲珊的性格就是这样,刘烈也没法委屈她改变自己去迎合家长,刘烈知道只要他说了,陈傲珊绝对会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但刘烈不愿意也不舍得让陈傲珊受委屈。

    当时他觉得,或许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会和他一样看到陈傲珊身上好的一面,例如说才思敏捷,多才多艺,又高又漂亮,而且对于刘烈差不多算是千依百顺,只要刘烈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陈傲珊都会想办法为他摘下来;同时刘烈也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某一天陈傲珊能够变得通情达理,而不是什么人情世故都不理会、都不在乎。

    但谁曾想时间带来的改变不光是好的,同时也有坏的。

    一贯冷漠的陈傲珊突然就情绪失控了。在陈傲珊情绪失控的那半年,18岁的刘烈几乎是衣不解带、寸步不离地陪伴着她,连学业都放弃了。

    洪红觉得儿子休学照顾女友的举动是正确的,尽管有些担心刘烈的将来,但洪红犹豫再三还是尊重了刘烈的意志,并没有干涉刘烈的抉择,她觉得刘烈还年轻,只要陈傲珊好起来,到时候再回去上学也为时不晚。

    但谁曾想陈家人却要刘烈远离陈傲珊。

    这让自认仁至义尽、内心又嫉妒又欣慰的洪红感觉很不舒服——我儿子对待你们家女儿比我这个当妈的还要在上,你们陈家人就是这么对待我的孩子的?难道你们家女儿的病是因为我儿子引起的吗?

    尽管内心对于陈傲珊一直都不喜欢,但对方此时是病人,而且是心理方面的病人,于情于理洪红也没法在这个时候雪上加霜,于是她只能把情绪放在了心里,有些不合时宜的话也没有和儿子说。

    接下来看到一向没心没肺的傻儿子因为感情而变得消极、沉默,整夜整夜地不睡觉,甚至沾染了吸烟的恶习时洪红心如刀绞——本来早恋就容易引起一些负面效应,因为年轻人的心理太脆弱,也不理解什么是爱,他们更多的时候会被情绪所误导,产生偏激/消极的想法和做法,很容易钻牛角尖,极端。

    洪红担心儿子,但这个时候她没法对儿子进行说教,因为这会触发反弹。故而她只能找些别的事情让刘烈转移注意力,例如说琴棋书画,她借口说很久没看过刘烈写字了,要刘烈满足她的心愿——实际上却是希望儿子能够通过这些活动来舒缓心情,不要钻进了牛角尖。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看到儿子醉后题的半阙《雁丘词》,洪红心里面很不是滋味——《摸鱼儿·雁丘词》是金代文学家元好问创作的一首词,在刘烈很小的时候是她教给刘烈的,当时只是为了培养儿子对于文学的美感,并没有过多地去注释意境,她希望刘烈自己去理解诗文的含义,而不是将自己又或者是旁人的观点强加于子女的心灵世界——这也是她和刘烈父亲对于刘烈教育的最大分歧点。

    古说字如其人。

    刘烈的书法受隶书和颜体影响较大,字体方圆相济、轻重有致,方正雍容之余却又隐隐流露着坚韧不拔的风骨,但凡看过他的字的人无一不是满口称赞。

    这半阙词前面写的很好,但最后一句“只影向谁去”却变成了刀剑一般的狂草,让洪红看得心惊肉跳——这孩子,已经走进了思维的牛角尖,有了极端的苗头了。

    正当洪红打算跟儿子好好谈谈的时候,儿子突然就喜滋滋跑出去了,几天之后和暌违半年的陈傲珊手挽手回到了家,并且对洪红宣布了一个“好”消息。

    他们要结婚。

    洪红生生将吐到了嘴边的粗话给咽了回去。

    洪红自己尝够了早婚的苦头,故而在她的观念中刘烈最好是晚一点结婚——这也是大多数为人父母的本能,都不希望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总会将自己的遗憾强加于孩子身上,认为自己的人生教训会给孩子竖立一个明确的榜样,让他明白什么是对错,学会取舍。

    哪知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子打地洞,父母身上好的刘烈没学会,坏的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本来洪红心里就对陈傲珊诸多不满,再加上她和陈傲珊接触的次数比较少,而且刘烈这个家伙自从获得了父母的首肯之后更是整天和陈傲珊腻在一起,连儿子都看不到,又怎么去了解儿子女友的秉性?连儿子女友秉性都不了解,又怎么可能同意她升级为儿媳?女友是可以经历很多个的,但是儿媳绝对只能有一个,这是原则问题,没得讲。

    眼见刘烈被洪红骂得狗血淋头、哑口无言,陈傲珊便提出要和洪红单独谈一谈。

    陈傲珊和洪红那次单独会面发生了什么事不足为外人道。

    洪红很快就气冲冲地跑了出来质问刘烈是不是一定要和“那个女人”结婚,浑然不管“那个女人”就在她的身后。当儿子在她“你要早婚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的威胁下仍旧死咬着不松口,洪红真的是没辙了——她悲哀地看到了历史在重演,只是故事的主角从她自己换成了她的儿子。

    有些时候长辈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初洪红的父母就和她说过无数大道理,但是被爱情蒙蔽了心灵的洪红完全当成了耳边风,最终为自己当初的任性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扪心自问,这些年来洪红的苦难多过于幸福,她几乎是在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上膝行了十八年,她不想刘烈也经历同样的不幸和苦难。

    被她护在羽翼下娇生惯养十八年的刘烈,也承受不起那些苦难和风雨。

    万念俱灰的洪红觉得自己好失败,尽管她一直不让刘烈父亲插手刘烈的教育,但眼下这个事情实在太大了,大到她一个人没法独自面对,于是她打电话让刘烈父亲放下手头的所有事情,赶紧回家——

    “谈生意?儿子都要没了你还谈什么生意!半小时之内给我滚回家里,不然咱们就离婚!”

    夫妻相濡以沫十八载,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洪红都没有和丈夫说过离婚这两个字。听见妻子的话刘烈父亲心知肯定是发生了大事,当即放下一切赶了回家,等四人一碰面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他先是强忍火气好言相劝让陈傲珊先回去,看到陈傲珊不为所动他不由心中恼怒,但毕竟和对方非亲非故,故而他也只能让刘烈出去和他谈谈。

    最终谈判的结果是气急的父亲手持钢管痛殴了儿子一顿——这也是十八年来他第一次动手打儿子,第一次感觉到万念俱灰。

    刘烈没有躲闪,洪红也不敢拉——虽然她嘴上说儿子她占了9999,但实际上作为妻子的她很清楚丈夫为了儿子作出了多大的牺牲和转变,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傲珊撞门进来之后护在了头破血流的刘烈身前,一贯冰山一般的脸上竟然有了心痛和愤怒之色:“爸爸,妈妈,你们要打就打我,是我提出要和刘烈结婚的,他起初不同意,是我坚持他才答应的。”

    听见陈傲珊的称呼刘烈父母一点喜悦的感觉都没有,此前陈傲珊见了他们连“叔叔阿姨”都吝啬奉上,眼下失惊无神蹦出这样骇人的称呼,他们心里全是惊吓和愤怒,暴脾气的洪红甚至喝令陈傲珊自重。

    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刘烈是个怎样的德行做父母的怎么会不知道——一个被他们这对没经验的父母宠溺得十五岁还喜欢看动画片的幼稚鬼哪里懂结婚是什么概念?故而喝止了陈傲珊之后刘烈父母无声对视了一眼。

    果然。

    接下来两个年轻人仿佛唱戏一般争相表白结婚的想法是自己先提出来的、要打就打他/她,但打完了气消了还是希望能够同意他们两个结婚。

    洪红这对家长头疼万分,好说歹说都没用,两个固执的年轻人死咬着结婚不松口——“不同意的话你们就打死我吧”,这是两人当时的原话。

    无奈之下刘烈父母只能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洪红留下来给两个年轻人做工作,用自己失败的过往做教科书为两个被激情冲昏了头脑的年轻人痛陈早婚的害处,以及科普婚姻当中必然会出现的鸡毛蒜皮、但实际上却是婚姻杀手的各项琐事,意图让两个年轻人迷途知返;刘烈父亲则硬着头皮踏进了广府陈氏的高门大宅,想要见一见陈傲珊的家长——在此之前双方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却没有打过交道。

    最终的结果让刘烈父母倍感无奈。和被惯得生活不能自理的刘烈不同,陈傲珊自小就极有主见,而且她的爷爷陈鹤轩也是将她从小就当成陈氏未来的家主培养,在登门之前陈氏一族已经知晓了陈傲珊和刘烈的事情,并且在陈傲珊的运作下答应了这门婚事,所以刘烈父亲见到的便是板着一张脸,但是却礼数周到、让人无可挑剔的豪门氏族,所有陈氏族人都明确地告诉他——这婚,你们家结也得结,不结也得结。

    被告知一周后陈府将大摆宴席对外宣布婚事的刘烈父亲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里,心头总萦绕着一股“逼良为娼”、“强娶民男”的屈辱和愤怒。

    豪门有豪门的傲慢,平民有平民的自尊。不甘心被人摆布、惧怕外人说他们卖儿求荣的刘烈父母私下里四下打听陈氏的背景——之前他们只知道陈傲珊家庭条件不错,但具体不错到什么程度却不清楚,因为他们也没想过要沾儿子女友的光,但眼下这一打听才知道自己那不省心的熊孩子是招惹了多么可怕的一个庞然大物!

    陈氏扎根广府四百余年,自明朝时期便是广府首屈一指的豪绅士族,最巅峰的时候整个广府的地界十有三四是姓陈的。今时今日广府陈氏的枝叶遍及粤港澳的商、政两道,陈傲珊的大伯陈衍东更是燕京权力中心的一名要员,成就不可限量。

    揭开了陈氏这庞然大物的冰山一角,身为平头老百姓的两夫妻脚都有些发软:这不是庆幸,而是吓的。双方的阶级相差太大,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惹不起,咱还躲不起?

    刘烈父亲的书生脾气发作,连夜便联系关系出手产业,准备带刘烈回老家——棒打鸳鸯在传统的观念里都是基于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铁律,故而绝大多数父母都会举着这面大旗,正气凛然地干涉子女的人生。

    因为,我这是为了你好。

    陈氏在广府地界,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不用自己去观察,自有“热心”的旁人前来卖好。

    听见旁人传达的刘家的动向,陈傲珊的爷爷,陈鹤轩老爷子气笑了,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家人宁折不屈的文人家风挺对他胃口,于是在陈傲珊的哀求下,他老人家纡尊降贵亲自上门,和刘烈父母商谈起这两个让人又气又恨的小家伙的婚事。

    在陈老爷子软硬皆施的手段下,又见到刘烈和陈傲珊为了这件事一个落得头破血流;一个跪得膝盖青紫,刘烈父母还是心软了,最终点头默许了婚事。但陈老爷子提出的先结婚、年龄到了再补结婚证的说法他们却没答应,而是提出先订婚,并且订婚仪式不能由陈氏一方独自张罗——他刘家虽然是小门小户,但订婚该花多少钱他们哪怕是砸锅卖铁也要出一半,陈刘双方的姻缘关系是嫁娶不是入赘,以后有了孩子必须姓刘。

    陈老爷子答应了,但订婚仪式的开销最终却还是由陈氏负责,只是让刘烈父母斥资百万买了一对古玉戒作为定情信物。

    刘烈和陈傲珊的订婚仪式空前的隆重,震惊、艳羡了整个广府地界。粤港澳三地有头有脸的商、政两界的头头脑脑以及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都有出席,陈傲珊的大伯、位于京畿核心的大员陈衍东也百忙之中赶回来出席了典礼,陈府的千席流水宴足足摆了十五日,刘烈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子也随之成了广府地界最受年轻男子妒忌的眼中钉——他和陈傲珊订婚,概念差不多等同古代一介穷书生娶了郡主。

    于是从订婚那天起,刘烈头上就多了一个头衔。

    广府陈氏的外戚,未来家主的男人。

    一个受人鄙夷的、近乎面首定义的沉重头衔。

    其后坊间提起刘烈,不明就里的人都会说哦,陈氏明珠的男人,我听说过……在旁人看来,陈傲珊就是广府地界最耀眼的明珠,而刘烈,只是飘落在明珠上的一粒微尘,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但当时深陷喜悦中的刘烈并未深思,他觉得只要两个人彼此相爱、双方家庭认可,旁人的非议和眼光根本不重要。

    一片喧嚣之中刘烈父母无声叹息:他们从来不觉得儿子和陈傲珊在一起是“高攀”,即使面对的是陈氏这般庞然大物,但夫妻两个仍旧觉得陈傲珊并非儿子的良配——鞋子合不合脚不光是穿的人知道,做鞋的实际上也知道,但是没鞋穿的人哭着喊着要穿,做鞋的人又能怎么办呢?难不成真的棒打鸳鸯,酿成惨剧?

    世间爹妈情最真,泪血融入儿女身。

    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

    ========分隔线========

    科普:《可怜天下父母心》四句出自清朝慈禧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