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友是智脑 > 章节目录 第107章 江逐月的请求
    酒吧里的男性同胞一脸复杂,妹纸们短暂发愣之后纷纷鼓掌叫好,一时间搞得刘烈又窘又气:妈蛋这女人心机怎么这么多!

    他一把推开了江逐月,用力擦着嘴巴:“你神经病啊!”

    蔷薇和土豪关皆是一脸懵逼,全聚德则又是羡慕又是生气:这孙子,你不愿意换我来啊!

    被粗暴推开的江逐月丝毫没有生气,她变魔术一般翻手拿出了一捧红玫瑰,走上前单膝跪地递给刘烈,也不说话,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刘烈看。

    看到这一幕刘烈觉得似曾相识,恍惚间有些走神——16岁那年他也是这样被人堵在教室里,在周围同学的起哄以及异样的眼光下羞涩而傲娇地接受了陈傲珊的追求。

    江逐月虽然通过某些途径了解到刘烈和陈傲珊的过往,但她不是陈傲珊那种天性漠然的人,身为一个女性做出这般难堪的行为实在是让她感觉难以招架,要不是她背后的那个狗头军师信誓旦旦保证一定会马到功成,如果不成她这个狗头军师就在闹市裸奔谢罪——有这个军令状在江逐月才狠心摒弃了女孩子的矜持放手一搏,但事到临头她还是没有陈傲珊勇敢,悄然给刘烈发了一条信息。

    “现实中我做不了你的女友,难道游戏中也不行吗?”

    “神经啊你,这事是可以随便答应的吗?”身为男人刘烈不忍江逐月这般难堪,但是已经有了正牌女友的他却也不能随意答应这种请求,于是他便伸手抓住江逐月的手臂想要拉她起来,结果这一拉让他差点泪奔——力量没有江逐月高,拉不动。

    眼看周围的玩家纷纷起哄、吹口哨,不忍江逐月出丑的蔷薇酸溜溜地私聊刘烈:“有什么话去包厢说,别让人家女孩子当众出丑。”

    刘烈尽管行事有些我行我素,但本性还是善良的。即使蔷薇没有发信息他也在照顾江逐月的面子,听见周围的起哄刘烈只觉得心烦意燥,他接过了江逐月的玫瑰私聊对方:“起来说话行不行?这样多难看?”

    面对刘烈的再次拉扯江逐月不为所动,她仍旧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转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再次双手捧着礼物递向刘烈:“一年前我没有留住你,一年后我可以留住你吗?”

    周围的看客一阵哗然,望向刘烈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刘烈面色通红,他暴躁地接过了小盒子,将里面的戒指给自己和江逐月戴上:“满意了?”

    周围一片嘘声,有几个女玩家忿忿不平地吼道:“拽什么拽,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怂样!”

    “没错,竟然这样对待我们女孩子,活该你注孤生!”

    “妹纸别这样低声下气,这种渣男不值得你委屈自己!”

    全聚德内心疯狂咆哮,他撕扯着头发抓狂无比地给土豪关发了条私聊:大叔,现在的妹纸眼睛是不是都玩手机玩瞎了!怎么这个丑货走到哪里都有妹纸倒追,相反我这个惨绝人寰的大帅比却无人问津!!!

    土豪关只能报以一串点点点。

    见仍旧是拉不动江逐月,刘烈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思——这家伙还记着一年前的事,这是想借机报复呢。一年前她恼羞成怒败坏他刘某人的名声,说他x无能;一年后她变本加厉将自己包装成受害者,用世人同情弱者/女性的道德观来进行复仇,意图将他刘某人刻画成拔鸟无情的陈世美!

    真是个蠢货,不知道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吗!

    看见蔷薇那疑惑之中带着鄙夷的眼神刘烈只觉得又怒又悲:一直以来他都很讨厌心机婊,当初他之所以没和江逐月深入发展,怕麻烦是一方面,更主要的原因是江逐月和陈月霜一样都是那种腹黑、心机特多的女人,跟这种女人在一起每天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对于性格耿直的刘烈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每天都费尽心思去猜对方的意思,命都会短几年!

    “是我对不起你,一年前我应该答应你和你结婚。虽然那个孩子不是我的,但我不应该用这个理由和你分手。当时你说‘你要是真的爱我还在乎亲不亲生吗?是爱情重要还是血缘关系重要?我确实有做错的地方,可人家都要跟你结婚了,说明人家已经收心了,人还不能犯个错?呵呵,渣男!’,我当时气头上没有想通,现在我明白了你的苦衷,我决定原谅你。”

    看见刘烈私聊发过来的信息江逐月微微上扬的嘴角霎时一阵抽搐——这家伙,好毒!

    “你起不起来?不起来我就把上面那段话当众说出来了,到时候看谁丢脸。”

    江逐月悻悻地站了起来。

    她卸下了可怜兮兮的假面,转而夹着刘烈的手臂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肩膀上,用只有双方才能听见的蚊蚋之声在刘烈耳边吹气道:“算你狠!”

    蔷薇一众外人自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明枪暗箭,看见这一对“痴男怨女”总算是中止了这场闹剧不由集体松了口气:作为刘烈的队友,谁也不希望被人指指点点说“啊这就是那渣男的队友,大家快来鄙视他们”。

    “谢谢大家。”江逐月戴上了她贵族式的假面,端庄得体地对着周围起哄的玩家柔声道:“下一轮我请,大家不用客气。”

    她话音刚落,酒吧所有玩家的头顶都出现了一张羊皮契约的虚影:这是游戏中智脑即时公证的动画特效,契约会以临时任务的方式出现在玩家的任务栏,一般是土豪专用的大手笔系统,普通玩家连请智脑公证的500点券都掏不出来,更别说请上百号人喝酒了。

    “腹黑女!”刘烈悄悄私聊江逐月:“想要用群众攻势打倒我?”

    江逐月挽着刘烈的手臂,仿佛一汪春水的眼眸轻轻眨了眨,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刻,在江大小姐精妙的操作下浪子烈成功沦为了全吧公敌,不管男女望向他的眼神都写满了恶意。

    “厉害,江逐月。”回包厢的路上刘烈强忍怒火,私聊江逐月:“还是没变啊你,总喜欢用这种愚蠢的行为来制造两败俱伤的结果,有意思吗?你不要名声了?”

    “我的名声早在一年前就被你毁了。”江逐月保持着得体而温柔的微笑,但私聊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刀剑:“现在整个g市都知道我江逐月就是被陈氏女婿玩弄并抛弃的可怜女人,我还有什么名声可言?”

    “……”被江逐月点到痛脚的浪子烈心里发虚,“就不能留下点美好的回忆吗?”

    蔷薇三人先行进了包厢,江逐月再次将刘烈推到墙壁上,盯着他的双眼无声传讯。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看见江逐月发在私聊频道的照片浪子烈汗如雨下。这是一年前二人初相识的那个晚上,在游艇上浪子烈于半醉中写给江逐月的书帖。

    因为江逐月成长于国外,虽然中文说得还算不错但实际上对于中国文化了解并不深,是以当时浪子烈详细解释了纳兰性德这首《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的意思,惹得江逐月对中文、对中国都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当然对他刘某人的好奇也随之更深重一些。

    “那你现在是悲画扇,还是终不怨?”浪子烈擦着冷汗问道。

    “你累吗?”江逐月开口了,柔柔地不答反问。

    “?”

    “那天晚上对月独酌的你就这么悄然闯进了我的心里,在我脑海里走马灯一样跑了快一年,不累吗?”

    “……”

    江逐月叹了口气:“这一年我研究了不少中国文化,虽然气你始乱终弃,但我并未真正恨过你。”

    “别担心,我没有那么下贱当小三抢别人的老公。”江逐月勉强笑了笑,“和你结情侣其实是为了请你帮忙的。”

    在江逐月的解释下刘烈才知道情侣戒指的作用,它是无属性、不占普通戒指槽的特殊装备,唯一的功能是每小时一次的互相召唤/传送。江逐月从小魔王陈月瑶那里得知刘烈有绝对强击能力的幻甲,于是便想请刘烈帮忙攻略一个超级boss,这个boss对于她们「至尊」公会而言极其重要,有情侣戒指的召唤功能会方便不少。

    “要我帮忙你可以直说啊,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刘烈不解地问道。

    “你和我一刀两断的时候跟我直说了吗?”江逐月冷冷回应道:“趁我睡着了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这就是你作为男人的担当?”

    “……”

    虽然和江逐月仅有一夕的相处,但是那晚上江逐月对刘烈说了很多从未对旁人说起的心里话。

    她是混血儿,在旁人的眼光看来混血儿长得好看似乎是件很不错的事情,但事实上混血儿的成长环境是极为艰难的:在英国她不被西方社会接纳,回到国内旁人又以“洋鬼子”的眼光看她,即使她付出再多努力也没法改变偏见,无法融入任何一个族群。

    从小到大江逐月都是孤独而寂寞的,所以初见那晚她才会被喧嚣之中独坐一隅、与周围的人和事格格不入的刘烈所吸引,觉得刘烈和她是同一类人。

    不被世俗所接纳、理解的,源自于灵魂深处的孤独者。

    然后这个让她产生灵魂共鸣感的无胆匪类竟然趁她睡着时跑路了,还删了她好友,电话拒接。

    “对不起。”

    一直以来刘烈都没能正面和江逐月道歉,眼下在虚拟世界重逢却是能够将这句迟来的道歉说出口,尽管刘烈自己都感觉有些轻飘飘的,但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做错事一点表示都没有。

    “按照礼节我应该说没关系。”江逐月眼眶隐现雾气,但是却倔强地别过头不让刘烈看见:“但是我没法原谅你。名节我可以不在乎,但我没法原谅你的不告而别。”

    “那是我江逐月第一次付出一切,但是你却弃之如敝履。”

    刘烈只觉得头大如斗,悔不当初:那天晚上为什么要陪陈逸飞去那个该死的聚会!

    就在这时江逐月又私聊刘烈:“和你结情侣除了想让你帮我攻略那个boss之外,还希望你能帮我做一回挡箭牌。”

    “挡箭牌?”

    “我们公会会长一直在追求我,他的身世背景极为强大,家族的那些长辈都很看好他,但你知道我很反感这种包办婚姻的行为。”

    江逐月发完这句消息幽幽地叹了口气,继续以文字说道:“但是没办法,我弟弟不争气,偌大的家族只能靠我这个女人来撑起门面。如果我明面拒绝我们会长会引发一系列的负面影响,所以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找你当挡箭牌最为合适。”

    “……why?”

    “因为我们的确是有过一段过往。反正在游戏里你给我演好我男朋友的角色就行了,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

    “……我又没有答应你!”

    “你欠我的。”江逐月冷冷地扫了刘烈一眼:“帮我解决这两件事我们就两清,不然陈傲珊回国我会找她好好聊聊她未婚夫勾引良家妇女还始乱终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