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女友是智脑 > 章节目录 第110章 超凡感知
    「尚武之魂」刘烈之前下线挂机的时候来过。

    它两米多高的天青岩围墙上铺着琉璃瓦,是一栋深具东方气息的建筑。

    它大门开得极高,足有三米,在厚重的石门上方一块两米见方的匾额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尚武之魂」四个汉字,整体建筑从外面看起来有点类似于明朝时期的精舍别院。

    身负任务的玩家在进入特定场景时会触发“玄关”机制,也即是说满足任务前置的玩家和没满足任务前置的玩家进入同一场景看到的却是不同的相位空间,就好比刘烈眼下这样,他跨入尚武之魂大门之前头顶的天色是黎明前的鱼肚白,但跨入大门之后天色却变成了艳阳高照的正午——

    “你进入了试炼空间《超凡感知》,当前空间坍塌倒计时23h5959s,本空间时间流与外界对等,请注意调整作息。”

    进入武斗馆之后首先映入刘烈眼帘的便是散落在院中沙地上的沙包和各类武器,再一细看之后刘烈瞬间汗如雨下:尼玛这哪里是沙包,明明就是一个个被揍得鼻青脸肿堪比猪头的npc嘛!

    这帮或四脚朝天、或头颅插入沙中屁股高高撅起彷如鸵鸟、或呈大字型贴在带有无数裂痕的院墙/建筑房顶之上的npc们有些在痛哭流涕;有些在哀嚎连连;有些是无力呻吟;有些是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有些双手按着裆部跪倒在地,那紧贴地面的面孔狰狞的程度是刘烈前所未见的,依稀还能听见他们鼻子里所发出的诡异鼻音,一看之下顿时让刘烈裆部一阵阴凉,下意识就伸手护住了自己的小兄弟。

    总而言之,眼下所见的场面让刘烈对于“哀鸿遍野”这个成语有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与独到的理解。

    嗯,哀鸿就是悲哀的、流泪的无法工作的小鸟——没看到鸿字里有个鸟么。

    “欢迎来到尚武之魂。”

    一个冷淡而婉转的女子声音忽然在后方响起,刘烈回头看去之后整个人就像是被胶水凝固了一般,就连眼珠都不能再动弹分毫。

    一个身材高挑目测足有175的绝色女子慵懒地单手抱胸,极其随意地靠在武斗馆内开的大门上抽烟。

    她下着一条黑色弹力格斗裤,修长的小腿被一双长度足有40多公分的黑色格斗靴所包裹,狂野之中透露着丝丝魅惑。

    刘烈目光再往上,纤细得堪称是盈盈一握的腰肢束着一条宽大的牛皮腰带,上面插满了明晃晃的飞刀,但和通体雪白的飞刀相比似乎飞刀主人腹部裸露在外的皮肤还要抢眼一点,那是一种羊脂玉般的白皙,隐约可以看见六块若隐若现的小巧腹肌,丝丝透明的香汗不断从上方滑落,让人喉咙忍不住为之一动。

    再往上是被一抹白色弹力小背心所包裹的高耸的峰峦,它们正随着主人的呼吸而轻微颤动,散发着一股野性的神秘诱惑。

    再往上便是能让绝大多数男人为之神魂颠倒、口干舌燥、头晕目眩的雪白沟堑,因呼吸顿止而微微晕眩的一刹那刘烈恍惚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滑雪选手,而赛场自然毫无疑问是那片诱人的雪原了,就算是失足冲进了那深不可测的雪白沟堑里摔得粉身碎骨刘烈也不会有任何遗憾……

    这时一滴汗水自美女的肩骨滑下,如同灵巧的小蛇一般缓缓淌进了刘烈目前一直盯着的双峰之间,几乎是与此同时刘烈的鼻血也随之悄然滴落!

    刘烈痴痴地挪动目光,在女神的纤弱的左肩处刘烈看见了一大簇妖艳的玫瑰文身,其中依稀夹杂着几个哥特式英文字母,但神情恍惚的刘烈却也没有深入研究,而是再也无法按捺地将目光快速向上扫去,如同白天鹅一般光滑修长的颈项上没有一丝细纹,在阳光的折射下甚至能看见细细的、几乎透明的绒毛,再往上是尖尖的下巴……

    这是一副怎样绝美的五官?标准的瓜子脸上两道修长的黑色黛眉斜飞,略微凹陷的眼眶配着大大的、有着浓密而自然上翘睫毛的魅眸让人一见之下就难以忘怀,更别说这双眼睛还有着极其罕见的银色眼瞳。那仿佛一池秋水的眼瞳里写满了波澜不惊的慵懒,衬得那张丰满的、有着黄金切割一般完美唇线的烈焰红唇更富诱惑性,让人一看之下就想用力咬上去尝尝味道是不是和樱桃一般甜润……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女神并不像其他女人一般蓄着长发,她的发型竟然是干净利落的短碎,不过短发更能衬托出她完美的面容,配合这身野性十足的格斗装更是倍添英姿勃发之感。

    每个人的五官都有独特之处,每个人或者是眼睛好看或者是鼻子好看……这些都很正常,但眼前这位女神无论是那眉或那眼或那鼻梁或那唇都是无可挑剔的存在,更让人为之艳羡的是,这些无可挑剔的存在竟然能够同时出现一张脸上,除了完美无瑕、天作之合刘烈实在无法找出其他形容词来形容此时的感觉了。

    恍惚间,刘烈觉得女神的容貌应该是电脑拼凑出来的,绝不可能是真的,如果现实之中有这么完美无瑕的面容出现,相信那女人将会是世上追求者最多的女人,如果这完美无瑕的面容再配上这幅傲人的魔鬼身材,那么就可以在“世上追求者最多的女人”之后添上“没有之一”的强调句。

    这时女神那只缠着白色绷带,有着修长而细腻的手指的右手夹着烟卷,将它缓缓送进了唇间。晶莹的水光很快濡湿了烟卷的纸张,见此情形刘烈忽然想起了一个邪恶的暗喻,口水却是无法抑制地跌落了嘴角,几乎可以用“哗”这个象声词来形容!

    阅美无数的刘烈从未见过一个女人的外貌可以如此诱惑,哪怕是广府明珠陈傲珊的面容都没有眼前这个女人来得惊艳夺目。

    猪哥烈丝毫没发现女神已经走到了自己身前,正以一种讥诮而冷漠的神色盯着他看。

    随着那张勾人心魄的红唇的勾起,女神白皙而红润的脸颊上悄然出现了两颗浅浅的梨涡状酒窝:“看够了没有?”

    神情恍惚的刘烈自然是摇了摇头,迟滞的双眼依旧是贪婪地盯着女神无懈可击的绝美面容,眼神之中写满了裸的占有欲。

    “不就是一串10101所构成的数据么?真有那么好看?”女神讥诮地质问道。

    听见这句古怪的话刘烈顿时清醒了过来,心中忽然警惕性大起:10101所构成的数据?《天启》的智能ai已经能够意识到“自我”和数据的存在?!!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女神盯着刘烈的眼睛,忽然轻启樱唇说出了一个颇为冷僻的成语来,让刘烈为之一愣。

    “在你们‘玩家’的眼里我们‘npc’是异类,但是在我们这些‘原住民’的眼里,你们这些‘异域冒险者’何尝不是异类?”女神神情语气里充满了不屑与轻蔑:“既然你们已经把我们当成了一串串虚幻的数据,那么又何必用如此痴迷的眼神来看待虚幻?难道说你们这些低维度生物已经堕落到分不清真实与假象了么?”

    “你摆脱了「席菲娜」的「魅惑众生」,你的意志恢复了正常。”

    随着系统的提示,刘烈眼前的“女神”顿时丧失了那层朦胧的神光。

    疑惑地揉了揉眼睛,刘烈发现这女人其实长得并没有陈傲珊、江逐流这些绝色好看,她皮肤虽然白,但是脸上有着淡淡的小雀斑,身材虽然高挑,但是双手却很粗糙——

    魅力专长竟然这么强大,能让人丧失辨识能力?

    “永远不要相信你的眼睛。”眼见刘烈恢复了正常,席菲娜赞赏地点了点头:“肉眼会骗人,但心眼不会。作为一名剑士,你必须学会‘刀斩肉身,心斩灵魂’,唯有掌握了心眼,你才能斩鬼弑神。”

    刘烈到现在还没有从席菲娜那句“10101”所带来的震撼中摆脱,这栩栩如生的npc让他感觉很纠结:她说的话是自我的思维还是设计师设定好的台词?

    “随我来,想要掌握心眼,首先你就得学会盲斗。”

    刘烈少年时习武也没少吃苦头,但这些苦头对比席菲娜的“盲斗训练”真的是小儿科,她蒙上了刘烈的双眼,将他带进了一间机关密布的房间。

    在这房间里到处都是被锁链悬挂,呈现钟摆运动的枕头、流星锤、木桩、铁椎、刀片等物体,不断发出沉闷而暗哑的声响。

    当刘烈察觉不对想要摘下蒙住眼睛的黑布时却收到了一条语音消息。

    “烈,坚持下去,一定要在黑暗之中看到光!”

    这是……陈傲珊的声音?!!

    发愣的刘烈被席菲娜踢了一脚,当场便被侧面摆来的流星锤打中了背脊,痛感被系统强制全开的他登时疼得大叫,慌乱中想逃却逃到了房间中部,正面迎上四面八方的“暗器”!

    “《超凡感知》正式开始,玩家痛感值放大至100,试炼未完成之前视力始终被褫夺。”

    “锁血系统启动,玩家hp锁定为1,受到任何伤害都不会死亡,所有防具强制剥离。”

    惊慌失措的、只穿着一条裤衩的刘烈接连被暗器重创,一根铁木悄无声息地自他身后袭来,一击正中他的后脑,使得他当场耳中一阵嗡鸣,整个身躯乏力得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但四周的暗器却并不因为他丧失了抵抗力而停止运动,反而加速撞上毫无还手之力的刘烈!

    此时现实中的刘烈正浸泡在淡紫色的特殊“生命电解质”中,双目紧闭的他面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鼻孔里冲出两条血线,很快便将头脸处的电解质染成了一片黑红色。

    “警告,警告!玩家身体出现异常!启动紧急断线机制!”

    “嘟嘟……紧急断线机制启动失败!开启紧急求救机制……”

    此前一分钟,北美洲加拿大某地。

    “珊姐,sion已经进入了《超凡感知》。”一个年约18、9岁的马尾辫女孩端着笔记本电脑冲进了房间,急促喊道。

    身穿白大褂,戴着防辐射眼镜的陈傲珊闻言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两道古剑一般的剑眉将眉间挤出了一个小小的川字:“开启生态舱后门程序拦截讯号,不要被他们发现异常!”

    “是!”

    房间里陷入了沉寂,只有马尾辫女孩快速敲打键盘的声音在回荡。

    “sion的大脑已经出现了感知分裂,颅内血压大幅上升!”

    “加大svp的剂量!”陈傲珊躲在了屏幕后面不让对方看见她的表情,但紧握的双拳却因为用力而骨节泛白。

    房间里的气氛压抑得让人感觉像是一块巨石压在胸口。

    坐立难安的陈傲珊站了起来,走向浴室:“无痕你看着他,如果计划失败……就中止程序吧。”

    被陈傲珊称之为“无痕”的马尾辫少女额上细汗密布,咬了咬唇道:“难道就要这么放弃吗?”

    “我已经失败了两次。”陈傲珊仍旧是背对着谢无痕,语气逐渐恢复了镇定:“我不能让他因为我而面对死亡的危机。”

    “这样的错误,有一次就够了。”

    抛下这句话,陈傲珊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浴室。

    衣衫褪尽的陈傲珊仿佛白玉美人,但让人惊惧的是她背上、胸腹有着好几个狰狞的弹痕以及伤疤,使得这副完美之躯平添了几分震怖。

    躺进浴缸里的陈傲珊闭上了眼睛,缓缓沉入了水中。

    她的世界陷入了一片无声的黑暗。

    ——一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