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大佬一直爽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天道好轮回
    兽人语中沃舒古的意思是灵魂之山,自从兽人发现死去的先辈灵魂在这里聚集,并且族中的萨满祭司来到此地后可以与先祖之魂短暂交流后,他们在把这里当做自己圣山的同时,也将其化为了禁地。

    除了兽人自己可以进入之外,其他外来者还没接近沃舒古就会遭到兽人的阻拦,甚至是攻击。

    即便是体型大如山岳,堪称陆地巨兽的德拉诺世界最强一族的戈隆,他们要是敢靠近沃舒古,兽人照样操起武器砍过去,哪怕粉身碎骨也要捍卫自己心中的圣地。

    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面对疯起来不要命的兽人,再强大的巨兽也得怵三分。久而久之,沃舒古变成了外族人的禁地,这里除了兽人外已经很多年没有其他种族的人出现过。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却被一个人类踏足。

    这个人出现得悄无声息,没有引发任何波动,守山的兽人并没有发现山上多了一个外族。更为神奇的是,即使这个人类自兽人身旁走过,兽人守卫也视若无睹,就好像他们完全没有看到这个人。

    随着叶然实力的飞跃,曾被古尔丹称之为小把戏的神术效用越来越强,比什么潜行术之类的更为好用。

    施展潜行术移动时还得小心翼翼,怕被对方发现端倪,从而暴露行踪,而施展神术,只要你实力比对方强到某种程度,便不虞有法术被破的风险。

    “这就是沃舒古?环境到是不错,但是……”

    说话的时候一旦出现但是,可是这类的词语之后,接下来的意思往往会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为什么整个空间中弥漫的元素波动这么古怪,给我的感觉是这般的矛盾?”

    叶然眯着双眼,精神力场全开,他用心感受着沃舒古的元素波动,眉头很快便皱了起来。

    在沃舒古这座兽人的圣山中,有浓郁的光元素,这种光元素的力量充满着勃勃生机,长期待在这样的地方,可以保持身体的活力,减缓衰老,同时还能缓慢的治愈身体的伤势。

    正是这些生机勃勃的光元素的存在才会吸引了智慧生灵的灵魂聚集于此,让兽人在这里很容易就看到他们先祖的魂魄。

    然而,这一切只是表面,它不过是克雷乌由光转暗时释放出来的假象。

    掩盖在光明背后的,是最深沉的黑暗。

    光元素是一个幌子,为黑暗做了掩护,你若是有足够的实力进行深究,揭开表面的光鲜后,露出的是腐烂的恶臭。

    勃勃的生机下是死亡的哀嚎。

    那些被吸引过来的灵魂,当他们沉浸在光元素的美好之中时,并不会料到自己正被黑暗悄然吞没,最终失去灵智。

    叶然发现,一旦有灵魂丧失了神智,他们就会朝着山腹内行去,从此消失于所有人的视线中。

    所以说,沃舒古的内部才是关键。

    想到沃舒古是因为搭载克雷乌的飞船坠落后被尘土覆盖才形成的一座山,叶然心中明了,那些进入山腹的灵魂是何结局。

    只是推测终归是推测,没有亲眼所见还不能下结论。

    跟在一个失去神智的灵魂后面进入了沃舒古内部,叶然发现显露在外的只是这艘坠毁飞船的一部分,更多的还埋在地下。

    叶然跟着那灵魂足足走了半个小时却还没达到目的地,他禁不住想,这艘飞船体型到底有多庞大。

    如此庞大的一座飞船坠毁,其势绝对不下于地球上那一次导致恐龙灭绝的灾难。

    可以想象得到,在德拉诺世界的某年某月,兽人还处在蒙昧状态时,一艘坠落的飞船划破天际,坠落在大地上。

    那一刻,地动山摇。

    那一刻,日月无光。

    飞船坠地时造成的地震,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让兽人为之恐惧,令兽人的灵魂都在颤栗,也在兽人的灵魂身处刻下了沃舒古这个地方不简单的印记。这也就造成了后来他们发现沃舒古的不凡之处后,便毫不犹豫的将其当成了圣山,而不是去探究山中的奥秘。

    行于飞船之中,叶然不是单纯的走路,他一面前行,一面让小一扫描并记录数据。随着他的脚步,这艘飞船的秘密被一一解开。

    走了大半天,带路的灵魂停了下来,叶然通过小一对飞船的解析图发现,这里正是飞船的中枢位置。

    在灵魂的正前方,有一个发着微弱的金光,形似七巧板的能量生命。从那金光中,叶然解读出了一种日薄西山,行将就木的意味来。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家伙就是克雷乌。

    克雷乌的本体意识陷入了沉睡,只能凭本能行事的他并未发现有意隐藏的叶然,使得后者能看清楚克雷乌吞噬灵魂的全过程。

    说是全过程,其实也没什么好讲,不过是那个灵魂呆呆傻傻的走向克雷乌,被化为最纯粹的能量,然后被克雷乌当成养分吸收,连半点残渣都没有剩下。

    窥一斑而知全豹,在这千万年的岁月中,有无数生灵的灵魂就这样进了克雷乌的肚子,成了克雷乌光暗转化时的牺牲品。

    叶然不想评判克雷乌如此做究竟是对是错,立场不同对错的标准自然也不一样。

    不评判对错不代表叶然没有动作。

    克雷乌的意识陷入沉睡,光暗转换还在进行中,他现在非常虚弱,虚弱到强大如神灵的纳鲁在叶然看来解决起来毫无难度。

    一抬手,无数灰色雾气盘旋缠绕着,有如一条条锁链,又有如无数灵蛇,顺着地上蔓延,将克雷乌盘了一圈又一圈。

    等到克雷乌被捆成了粽子之后,叶然用力一握,锁链朝内收缩。那一根根锁链如一根根粗大的吸管,疯狂的抽取着克雷乌身上的能量,缩减着克雷乌的体型。

    致命的危机下,克雷乌的本体意识从沉睡中惊醒。当察觉到自己处境的不妙时,克雷乌全力挣扎。然而长久的虚弱,未完成的光暗转换,让克雷乌连鼎盛时万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无法挣脱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体内的能量流逝。

    “是谁?”

    “你是谁?”

    叶然挖了挖耳朵:“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就可以了。”

    “你要对我做什么?”

    “当然是超度你!”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克雷乌,你吞噬万千生灵,让他们魂飞魄散,今天我就让你尝尝同样的滋味,也算是你的报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