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开往墓地的火车
    “话说这个报警器特么的天天响还真是闹挺啊。”

    王乾收拾着手中仅有的那点行李,忍住了一脚将布防器踹碎的冲动,走出了值班室。

    “或许自己能回来了呢。”

    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王乾回头看了看这个工作了的十年的单位,关上的车门。

    “德国必胜!”

    午夜,火车站旁的小旅店内,王乾坐在大通铺上,手上攥着两张票子,紧盯着屋内的老旧电视机,越看越哆嗦。

    “据说不懂球的都赢了,看来真的要下海干活了。”

    已经知道结局的王乾缓缓的倒在炕上,浑身抽搐着,虽然说早就想好了退路,但退路可并不是什么好路。

    一个普普通通的工薪族,输了八十多万,媳妇儿直接给他净身出户,然而这最后博这一次,工作估计也是没了。

    肯定没了,欠的债太多了,过不久债主上门,父亲这一次,估计要被气个半死了。

    至于自己,死是死过的,不过没成功,前几天一起跳楼的哥几个,就他砸树上了,另外几位那个惨的。。亲戚朋友也没有多余的钱帮填窟窿,也不想帮忙,想不跑路都难啊。

    “身份证是不能用了,信用卡都刷爆了,三和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一天玩三天了。”

    王乾缓缓的坐了起来,掏出一根烟缓缓点上,不作死就不会死,自己失去的东西太多了。

    “兄弟,借下火。”

    王乾又是一哆嗦,他看向通铺的角落里,一个年级大概五十多岁的老爷们儿,正在那里看着他。

    “什么时候进来的!丫高炮派来的?”

    “我一直在这屋子里了,看书来着。”那人仿佛猜到王乾的想法,扬了扬手里的书,“什么枯燥的玩意儿经过艺术加工过,都变得有意思了。”

    王乾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暗自放下心来,老东西看样子不像马仔的样,就算是,这体格也不够自己锤吧的。

    将火机扔了过去,那人随手接过,点了颗烟,王乾借着电视光看向他手里的书,好家伙,封面上写着盗墓笔记四个大字,这书真是火啊。

    “我叫罗济广,认识的都叫我外号,罗二鬼。”

    那人吸了一口烟,全腿爬到炕沿边坐下来,上下打量了两眼王乾,看着他手中的彩票和开往南方的火车票道:“输了不少吧,这是要跑路?”

    王乾嗯了一声,没有搭茬,也没有心情跟他搭茬,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他也看明白了,没有谁会为你的过错买单,所以我输钱的事你们也别问,没人给你们当闲饭后的谈资。

    见王乾不搭理自己,那人眯了下眼睛,嘴角微微上翘,漏出一丝不被察觉的笑容,道“我有个野外的活,没什么危险,利润很大,但我一个人干不了,需要人给我搭把手,对身体素质和精神意志方面都要求高一些,事后少不了好处给你,你干不干。”

    “呵,野外?打野生动物还是盗墓啊,能给多少钱啊。”王乾看罗二鬼一眼,转过头去,对于他说的话并不太动心,之前欠钱的时候走了多少家网贷公司,去之前都说能下款,去之后没一个下来的,对于这些能缓解生活压力的希望,他都不抱幻想。

    “一百万。”罗二鬼吐出三个字。

    “多少?”王乾不自觉的提高了嗓门,看眼前这老邦子一脸严肃的样不像骗人,王乾眼睛都直了,一百万,如果是真的话,那自己就有救了。

    “一百万,这只是最低价,如果情况好了还涨。”罗二鬼一副看你表现的大爷架势看着王乾,“但是你这体格不知道怎么样啊。”

    “没问题,没问题,我六楼摔下来才擦伤点皮!”

    “心里素质呢。”

    “我输这逼样了还活着呢,心里素质杠杠滴!”

    “哎。”罗二鬼叹道,“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要不是我那伙计出了点意外,也轮不到你发财,遇到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小兄弟,听老哥一句劝,拿到钱后,好好过日子吧。”

    王乾内心突然有些小感动,一种世上还是有好人的感觉就要喷发出来,但理智还是让他压住了这种激动,他有些迟疑道:“不是判死刑的那种活吧。”

    给这么多钱肯定是偏门,谁也不傻,但危险系数太大或丧尽天良的活,王乾还是有心里洁癖的。

    罗二鬼给了他一个你都这样了还想得小红花咋滴的眼神,随后笑道:“这事没人发现,不犯法,我是个做古玩生意的人,在长沙那边有正经营业执照的门面,你放心,一百万在你那是天文数字,在我这只是一串数字。”

    “做古玩生意?果然是要去野外倒斗么。”王乾看向罗二鬼手中的小说封面,眼睛扫了下所在的小旅店屋内的大通铺,“干这行的都这么低调吗。”

    随着罗二鬼掏出自己的手机让王乾看了眼里面的一串数字,王乾的最后一丝顾虑终于放下了。

    开往南方的火车飞速前行着,心里的大石头落下,王乾觉得人生充满了光明,连推小车的阿姨都觉得是那么的眉清目秀,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罗二鬼给买的是两张硬座,你都那么有钱的人了。

    两人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那老罗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闭目养神,王乾则是不停的买车厢里的零食吃,没有了心里负担,食欲也开始恢复了。

    两人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在一个中等县城下的车,又在一家私人旅店住了一日,这期间老罗去买了一些装备。

    之后的几天里都是在赶路上,县城到乡里,乡里到村里,然后翻山越岭,王乾的体质不是盖的,在粮库干活那练的个结实,但就是超不过前面领路的老罗。

    不知道走了多久,也看不清太阳的起落方向,直到王乾想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罗二鬼停下了脚步,转头对王乾道。

    “到了。”

    “到了?”

    王乾弯下腰喘了口气,随后直起腰来,看向四周的穷山恶水,以及犹如赖头的地面,就算他不懂风水,也能看的出来,葬这地方的王公大臣,不得断子绝孙啊。

    “咣当!”

    只见罗二鬼从他后背包中拿出一堆铁杆,扔到了自己脚下,对王乾道:“挖坟的事就靠你了,我岁数大了,干不动。”

    “没问题。”

    王乾应声道,老板指哪打哪,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