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大人还会此等技术?
    “感觉浑身为什么这么无力了啊。”王乾嘀咕了一句,“脑袋就跟如喝了五瓶假酒一般,整个天地都旋转了。”

    “你刚刚用的是拘魂诀吧?”在地上慢慢爬起的长脸纸人问道,他伸腿踢向地上趴着的纸人们,看向王乾,:“越级施法就是这样,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有些法术你会了但是你不一定能用的了。”

    “可是我刚刚用了。”王乾撇了一眼长脸纸人,一副身不由己的表情感慨道,“不用就得死了。”

    “谁让你非得为那个小兔子报仇呢,不然哪来的这些事,你几等实力啊?。”长脸纸人一脸你死了活该的表情,“发过的愿你就得经历这些啊,你当许愿是放屁呢,抱怨什么呢!你是神仙啊!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你无赖啊你,路还长着呢,发了大宏愿还管这么多屁事你当过家家呢?”

    “你怎么跟我说话呢?”王乾皱着眉头,“你走错片场了吧。”

    “抱歉,听你抱怨脑袋疼我一时没控制住。”

    长脸纸人沉默了一下,“为了一个土著人类报仇,损失了我这么多的手下,你接下来没自保能力的时候怎么整?”

    “再招。”王乾眯着眼睛说道。

    “你当纸人是大风刮来的呢?”长脸纸人沮丧道,“这是聚灵术复苏来的纸人,不是花圈店二十块钱一个的劣等货。”

    王乾捂着疼痛的脑袋,挥手一招,随后一阵大风袭来,一队涂抹腮红的纸人遍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可不是大风刮来的。”王乾咬着牙说道。

    “太后出殡时的纸人吗?”长脸纸人点点头,“在纸人里面算是实力高的了。”

    长脸纸人说着,挥手一指,一个趴在地上的随行纸人就一瘸一拐的冲到了新招的纸人队伍中,手中凝聚的纸刀一顿狂砍,那些腮红纸人用力反抗,却始终打不过这一只随时都要倒的纸人,片刻之后地上出现了大堆的纸片,一阵红火燃烧,留下了一地灰尘。

    “通灵术不是乱用的,这些太后的纸人天生带有诅咒,用一次行,随行的话时间一长就得造反。”长脸纸人说道,“你是神了,就要有神的觉悟,那点功德是留着给你建地府用的,不是让你乱结因果的。”

    “手下的事,我不得不办。”王乾看着脚下的纸灰,冷声说道,“你特么要造反啊?”

    “不敢,只是让大人了解一下随行纸人的珍贵。”长脸纸人抱拳道,“除了我们几个残兵败将,您暂时招不到恶鬼等级的纸人了。”

    “啥意思?”王乾问道。

    “我们这一脉被分到这个世界的就只有随行的一百多纸人,受您召唤降临到此处就算的上自立门户了,除非所有纸人都死光了,不然你招不到新的随行纸人。”长脸纸人解释道。

    “感情你们还是一次性的。”王乾眼角一跳。

    “大人册封了首领为白无常,有了神位之后自然就跟原先的地方断了联系,一切都得自力更生。”长脸纸人说道,“传承的扎纸术我倒是入门了,可以扎一些纸人弥补失去的兵力,但关键的是这个世界没有合适的纸啊!”

    “你就担心这个?没有纸不还有人嘛,可以造啊!”王乾随口说着,满脸疲惫的向尾草宫走去。

    “真的?”长脸纸人画着的眼睛一亮,飞快的上前搀扶着王乾“大人还有这种技术。”

    “又不是什么高难技术,以前到下面收粮点混的时候跟着去给造纸厂送过几次稻草,原理什么的略懂。”王乾推开长脸纸人的搀扶,“你看看剩下的纸人还有没有能用的,造纸这事起码要等到王都以后的。”

    “能被天道承认开地府分店的人果然都有大气运啊,冷门知识都会。”长脸纸人奉承道,“大人放心,剩下这些残肢破腿的怎么也能凑齐一队县令随行的标准。”

    “嗯,费心了。”

    “大人您是不知道啊,能听召受遣的鬼物都是想干出一番事业的。”长脸纸人见王乾爱答不理的,立马解释道,“否则凭咱的实力阳间冥界混日子多好,随便占个地方招几十个小鬼就能称一方鬼王,遇到小势力就吞,遇到强鬼打不过就跑,天天显圣吓人,无聊去酆都城逛逛,谁愿意没事去伺候别人啊,不就是为了混个正式的身份吗!”

    “额,你接着说。”王乾被长脸纸人一抱怨,心中火气消了不少,以前总觉得施展多少的法力就召唤实力多高的鬼物,但这些被召唤过来的不是毫无思维的死物,完全没有想过这些被召唤的鬼也是有自己的念头,他们为自己服务,是需要代价的。

    就像女巫请来的死亡天使,用五芒星阵召唤,用灵魂作为献祭筹码,只有那种低等物种,才会被法力或者魔力支配,无条件的给召唤者打工。

    “这一届的纸人首领为什么领我们过来?不就是搏个出身和上位吗!”长脸纸人一听王乾的话赶紧诉苦道,“我们纸人一脉只能有一个是头,现在我跟着你身边,算是大人的管家了,又属于分出了一支,首领连哭丧棒都没找到呢开始养老了,威力算是白无常里最差的一支,如果刚刚召唤的是纸人张的法相,一棒子就打死他了!”

    “慢慢来吧。”王乾暗道你这是想造白无常的反啊,话说一方首领不是绝对压制么,这么长的脸是不是因为你的野心太大怼的啊?

    “跟我去废墟找找,开造纸厂也是需要钱的。”

    王乾感觉脑袋稍微好了一些,将刚刚蹦飞后插在雕像上的镇魂锥拔了出来,一个闪身向尾草宫奔去。

    “怎么可能!”

    尾草宫角落废墟中,死去灵魂开始离体的女巫迷茫的自语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封住没有实体的投影?”

    “你这花钱学来的技术不怎么地啊。”

    王乾捂着脑袋走入尾草宫的废墟,瞅着早已死去的女巫尸体上空飘着的灵魂说道。

    再一次被怀疑技术的迷茫灵魂立即恢复了神智。

    “不要以为能将死亡天使的残念封住就高枕无忧了!”

    五芒星阵的气劲向回反流,女巫的灵魂也跟着一闪一闪,要被吸入阵盘。

    “你这样黑暗的存在,那些自诩正义的虚伪神官迟早会找上门的,我会在星朵拉的世界看着你一点点死去。”女巫被封禁在五芒星阵上空的灵魂冷笑道,伸出两只手指反着冲向王乾。

    王乾冷眼打量着虚空的灵魂,伸手一抓,将满脸不可思议的女巫灵魂封进了镇魂锥里去。

    “你可以在我身边看着,等地狱成型时,会让你见识一下那里是多么的美丽。”

    五芒星阵上的光辉气劲彻底的消失,死掉的女巫犹如经历千年的时光一般,爆成一片灰尘遮盖在五芒星上,彻底的掩盖了勾勒的画线,长脸纸人领着手下在废墟中翻了半天,最终一无所获。

    “大人,除了几套银质的餐具,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和城堡搜刮的塔勒放在一起吧。”

    王乾踏出了废墟,看着周围的一切,何必呢。

    “起轿吧。”

    来时的八十纸人仪仗,走的时候只剩下了二十一人,除了四个抬着轿子的纸人外,前后各八个纸人负责护卫,打旗的敲鼓的都不在了。

    路过小镇时,整个镇子都静悄悄的,就连平时镇子上热闹的酒馆此时都紧闭着大门,一副无人的模样。

    刚刚在那边弄出的动静太大了,以致小镇里的居民全部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王乾一行走在小镇的石子路上,就见路旁的乞丐小心的躲在垃圾桶后面。

    “大人,要不要屠镇?”长脸纸人对轿子里的王乾问道,吓的垃圾桶后的乞丐浑身发抖。

    “留着吧,杀孽太重掉功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