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熟人
    背了一遍空间戒指使用说明书的王乾从魔法商会出来,他看了一眼四周,顺着脚下干净的青石路沿着大街走着,严格来说,这是他来异界之后第一次进入到一个算是城市的地方。

    沿途王乾看到了博物馆、杂货商店和武士公会,还有每个异界不可缺少的佣兵公会,王乾进去溜达了一圈,除了登记大厅以外,那种和原世界人才市场一样写满任务的木板不禁的让王乾想起那个野狼佣兵团来,想来当初他们就是到这里接的任务吧。

    几个看似中介的人悄悄的围上了王乾,问王乾是不是要发布什么任务,不用去登记大厅,直接跟他说就行,费用要比佣兵公会低一倍。

    “买房子的活你们也接吗?”王乾随口问了一句。

    “当然,我们就是干这个的。”那人小心点看着周围,对王乾小声的说道,“去外面,这里不方便说。”

    “佣兵不都是接那种砍人护送找宝藏的活么。”跟着那人出去后,王乾问他道。

    “佣兵是不分活计的,上到屠龙下到找猫,只是小活那些级别高的佣兵不愿意接而已。”那人说道,“叫我瑸杔就可以,f级生活佣兵。”

    “佣兵还分生活什么的?”王乾瞅了他一眼,“f级?”

    “是啊,s级的佣兵也不能干这个呀!”瑸杔苦笑了一下,“我们就算是个中介的性质,挣点跑腿钱,顺便在卖家那抽点佣金。”

    “那附近的房源你有吧?”王乾看着他说道,“看的上眼的价钱不是事。”

    “有有有!”瑸杔闻言眼睛一亮,“这附近的房源就我瑸杔这里最全,老爷您要什么样的尽管说。”

    “带院墙的,屋子多的,地方大的,其他的无所谓。”王乾想了想说道。

    “符合这样条件的房子倒是有好几处,不过都不在主街上,而且这一片属于中城的贵族区和商业区,暂时没有销售的,和平大道东上区是宗教区,那里大多是各宗教的私人领地,如果您的信仰相符的话倒是能买到几处院落。”瑸杔问道,“您信仰的是哪位存在?”

    我信我自己好么?王乾打量着瑸杔一眼,“买个房子还得信教啊?信教不花钱啊?你让我建个宗教让别人来信我还差不多,这里神权很大吗?这建个教用批文什么的不?”

    “老爷您可小点声!”瑸杔听王乾一嚷嚷脸都白了,吓的赶紧挥手制止道,“教会的玩笑可不是乱开的,您要不信教也没关系,那边还有东下区,那里符合您的房子也不少!”

    “你早说。”王乾看向瑸杔问道,“要多远?”

    “不远,和平大道东正对的就是东下区。”瑸杔连忙说道,“您钱带在身上吗?如果买成功的话,直接写地契钱房两清的。”

    “当然。”王乾从空间戒指中掏出魔法卡,在瑸杔面前晃了一下,“钱多着呢,你们那能刷卡吗?”

    “可以的,那边也有魔法卡直接划过去就行。”瑸杔鞠身伸出胳膊做了个请的手势,“老爷请,今天的时间这么长,足可以多看几家,一定会有令您满意的。”

    “嗯。”王乾点点头,跟着瑸杔离开了佣兵公会门口。

    一路上,瑸杔咨询着王乾买房子的用途,以便更好的介绍合适的房屋,王乾简单的说了用途后,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走到了无人的街道上,貌似是一条商铺的后身,街道那边是一堆没有人住的平房。

    瑸杔停下了脚步,王乾跟着向前走了两步也停了下来,他看向前方,那里有十多个长相恶劣的家伙堵在街口,手里拿着棍棒砍刀等武器,面目狰狞的看着王乾。

    “我们遇到麻烦了。”王乾说道,看着那几个跟社会人似的人物,他感觉腰疼。

    “是老爷您遇到麻烦了。”瑸杔拿着沾血的匕首飞快的退后两步,冷冷的看着王乾“您如果老实站着不乱动的话,他们会给你留个全尸,这是你最好的待遇。”

    “你扎我苦胆了吗?”王乾看着腰部不停流出的绿色血液,痛苦的问向瑸杔。

    “孩子你贵族教育学的不合格啊。”瑸杔指着自己肺部下面,“胆在肝下面,我只是涂毒了而已。”

    “哦涂毒,你真卑鄙!”王乾转着脑袋仿佛要自己用嘴吸出毒液一般,但又够不到。

    “身为一个盗贼,涂毒只是我的职业技能,我又不是牧师,算不上卑鄙,年轻人劝你不要耍花招,这是从猛毒巨蜥毒腺中的提取毒液,几分钟你就会麻痹心脏死去的。”瑸杔看着王乾依然拽动着衣服,劝说道,“你是魔法学院的新生吧,充其量之前是个中级武士,但就是高级武士中了猛毒巨蜥的毒也得跪下,孩子,你要看开呀,生活是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的,比如上不到的姑娘和不抗花的钱,继承不到的爵位和同情的谎言活着没有意思,别挣扎了。”

    “你们杀了我就不怕城防兵抓你们吗?”王乾紧皱着眉头,衣服又弄脏了,还绿绿的一片。

    “城防兵?”瑸杔冷笑道,“你如果坚持到现在是等待他们的出现,我劝你放弃吧,那些家伙是不会巡视平民的居住地的,等把你的尸体处理掉,谁会知道你是死到哪里去了。”

    “你们一共就这些人吗?”王乾看着后面走出来几个人之后就再无他人的街道,向瑸杔问道。

    “怎么?”瑸杔的腰微微一弓,摆出一个防御姿势,谨慎的看着王乾,“你有意见?”

    “大哥!和他废什么话,半天也不倒,兄弟们一起上去砍死他得了。”

    “就是一会儿被人看到还要封口!”

    满身暴戾的打手们叫嚷道,瑸杔面色一沉,这只肥羊身边的仆人都出去找房子了,而他又中了剧毒,为什么自己心里出现一丝不安呢?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命令道。

    “动手!”

    “杀啊!”

    “打死你个臭小子!”

    街道两头围堵的打手们在瑸杔的命令下纷纷冲向中毒冒绿血的王乾,冲在最前面的勇猛打手早已举起手中的砍刀砸向王乾的脑袋,他们打架的时候勇猛,打便宜的时候更是将勇猛发挥到了极致!

    没有人注意到这只肥羊的手中何时出现了一把铁锥,那把铁锥上冒着犹如火焰燃烧般的黑气,他们只看到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口中的呐喊声便传不出去了。

    一具具尸体被惯性带着奔跑了两步便倒在了地上,跟在后面的打手看着周围只剩下了自己一人,惊恐的大叫一声,扔下手中的棒子转身就跑,然而没跑几步就被一支铁锥穿透了他的胸膛。

    “当!”

    一直徘徊在附近的瑸杔趁着王乾甩出铁锥的瞬间冲到他的背后,发起了他的背刺技能,匕首直击王乾背后的心脏部位,然而却如同扎到一块老牛皮上一般,紧接匕首处就传来一丝波动,直接将他顶翻了回去。

    那巨大的反震力道让自己手中那还算精良的匕首都差点折断,他借着反震力道翻身落地,身影瞬间消失在那里。

    王乾伸手一扥,收回了镇魂锥,他眼睛微眯,看向瑸杔落去的方向,很快就发现一个半透明的影子小心翼翼的向街外跑去。

    王乾手中的镇魂锥直接向瑸杔的背影甩去,将那奔跑中的瑸杔穿透,散掉了潜行的瑸杔满脸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向王乾,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

    王乾收回铁锥,浓重的血腥味充满了街道,他看了一眼四周,捂着腰打算离开这里,却发现酒馆的后门,突然开了。

    一个身材肥胖的人走了出来,他看向街上满地的尸体,皱了皱眉头,紧接着抬头看向站在那里的王乾,惊讶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