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鲁特丹男爵庄园
    鲁特丹镇五公里外的男爵私人庄园里,本地男爵鲁特丹正一脸紧张的看着女巫指着他翻的塔罗牌,后者表情异常的认真,认真到呼吸困难,身体发抖。

    无论哪个时代,贵族的身边都会有魔法师的存在,前者需要他们的力量来稳固自己的地位,后者则需要他们提供一些资金,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比如郁金香大公身边的魔导士,布诺坦斯伯爵身边的高级法师团。

    子爵什么的如果条件好了,也会请个中级魔法师或者初级3等这类的存在,虽然魔法师在超凡之前未必能打过武士,但起码也是身份的象征。

    至于男爵这一层面的,有些吃饭都成问题,请俗称烧钱机器的魔法师,还是洗洗睡吧。

    也有一些上进心强的低阶贵族,为了最求强大的力量或某些目的,会聘请一些野法师,或者是女巫一类,收费比较低的施法者。

    比如鲁特丹男爵就在自己的庄园里收留了一位,据说是南方国度逃难过来的,实力还不错的初级女巫。

    都说女巫是厄运的象征,但鲁特丹男爵是不信的,这都是南方那些信仰光明教廷的王国献媚教廷的结果,毕竟烧死不穿衣服的女巫也算是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免费涩晴表演了,可惜自己太天真了,这都没超过一年,就给自己占卜出了这么个结果。

    “我们大难临头了。”女巫扶了扶自己的帽遮,指着命运之轮和死神两张牌,虚弱无力的说道,“连续三次都是这样的结果!”

    鲁特丹男爵脸色苍白,虽然前两次翻的牌不一样,但解释的意思却是相同的,他抱有侥幸的心理问道,“这个占卜不是说有禁忌的吗?短时间内推测同一个问题两次据说是不灵验的,何况你推占卜了三次。”

    “本女巫岂是城市街头的那些骗子能比的!”

    女巫怒吼着,声音犹如受惊的母猫那般尖锐,被质疑了自己的业务能力,哪怕是大难临头了她也不干。

    “别生气洛祺儿女士,我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罢了。”男爵面色有些难看的对女巫,“或许商品太重,他们路上耽搁了也说不定”。

    “第三次是我给自己占卜的,结果还是一样的,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我就知道纵容手下打劫早晚会出事的。”女巫痛苦的捂着额头说道,巫师帽掉落了下来,露出了他那酒红色的长发。

    “不劫道拿什么钱养你啊!你每炼一回草药都够我十年的税收了!”鲁特丹张了张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只是不甘心啊,认识了这么久,还没一起吃过饭,一起睡过觉呢。”

    鲁特丹满脸遗憾,走到酒桶那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品尝了一口,转过身时,正好看到女巫有些害羞的看着自己。

    “你?”鲁特丹看向她那红宝石一样炙热的眼睛,以及微微张口的小嘴,瞬间感觉心跳加快了。

    “要不要来一次?”

    女巫站起身来,缓缓的脱掉她的巫师袍。

    “在这里吗?”鲁特丹感觉喉咙有些发干。

    “是的,不然没时间了。”女巫露出她里面的薄薄单衣,“过来抱我。”

    “好的。”鲁特丹满脸渴望的扑了过去。

    “男爵大人!艾博回来了,领着商队。”一个卫兵在门外喊道。

    “偏偏这个时候!”鲁特丹咬牙切齿眉头紧皱,他对着怀里的女巫猛亲了一口,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去。

    “洛祺儿我出去一下。”

    女巫看着走出去的鲁特丹,面无表情的捡起了地上的巫师袍。

    “我的骑士首领和卫兵队长有没有回来?”

    走出庄园巴草宫的鲁特丹向站在那里的卫兵问道。

    “没有,当时只有艾博一个人,他还领着一个商队。”卫兵答道。

    “商队?那你怎么没问艾博啊?人哪去了?”鲁特丹怒吼道。

    “当时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感觉不太对,所以就早早的跑了回来。”卫兵说道。

    “去把庄园里巡逻的卫兵全都叫过来。”鲁特丹深呼了一口气,对卫兵道,“你表现的很好,卫兵队长的位置应该由你来做。”

    “谢谢男爵大人。”卫兵满心欢喜道。

    “去吧,我看好你,让他们在尾草宫门前集合!”鲁特丹淡定的说道。

    看着撒欢儿的跑去叫人的卫兵,鲁特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看向只有两层的木质结构‘宫殿’,愤怒的摔掉手中的酒杯。

    “该死!早知道我就应该待在城堡里!”

    鲁特丹走进宫里,直奔那副全身重甲走去,一件件给自己穿上,看着在角落里蹲着的洛祺儿,他叹了口气道,“你走吧。”

    然而女巫却没有说话。

    “对方实力很强,杀了骑士首领和九个骑士外加四十骑兵和四百三十人的卫兵,我们根本顶不住!”鲁特丹穿着重甲亢当亢当的在大厅里走着,一脸痛苦道,“我本来好好过日子,不用这么慌张的,请不起你我硬请什么?天啊骑士之神在上,我违背了我的誓言,我被魔鬼引诱了!”

    “你怨我?”女巫站起身来,微笑的看着鲁特丹,“你一定很恨我吧。”

    “抱歉。”看着女巫的微笑,鲁特丹底下了头,“我不应该把一切责任都推到一个善良的女孩身上,你走吧,趁着他们还没打上来的时候,我不希望你死在这里。”

    外面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大队的卫兵走进了宫里,这是他们这辈子第一次走进这个尾草宫,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除了城堡里的五十个卫兵,鲁特丹剩下的二百卫兵全在这里了,他们将宫里挤的满满登登,报信的卫兵叫他们准备热油和顶门的东西,就在这时,遥远的地方传来了恐怖的哀嚎声。

    他们来了!

    庄园门口,卸掉商队伪装的纸人众将四个把门的连同艾博一起做掉,魂魄被王乾封到铁锥里,特意选的黑天过来,就是为了低调。

    布诺坦斯的领地乱子接连不断,看在他识趣的面子上,这一次王乾管杀管埋。

    “贵族就是奢侈啊。”王乾坐在轿子上,看着两旁的植物说道,“光葡萄就种这么多,吃的完么。”

    轿子一路越过这个比王乾小时候矿上公园还大许多的庄园,花园、雕像、水池、喷泉,最终到达了里面的木头房子。

    “大人,他们都在那木屋里。”长脸纸人落轿后,对王乾说道。

    “正好,省的挨个找了。”王乾点点头,满意的说道,“这地方比刚才的石头城堡好打多了。”

    “房子木质的,火攻最好。”长脸纸人建议道,“容易着。”

    “火光冲天的边上的镇子肯定能看到。”王乾摇摇头,“里面再来两个嘴碎的第二天消息就能传出去,对布诺坦斯不好,咱得卖他个面子。”

    “那强攻?”

    其实怎么打长脸纸人都是不惧地,只是省不省事而已。

    “木头房子么,给他拽爬架子了,人不就出来了。”王乾笑道,“你们不最能变东西了么。”

    “得令!”长脸纸人咧嘴笑道,看着那咧的很开的大嘴,越来越像纸人首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