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室友
    “你看你,我本来要拉他入会的,就被你给气走了。”

    食堂里,坐在一个大桌子旁的爱德华揉着自己的脑袋,抱怨道,“还有下次不要拽我头发,会谢顶的。”

    “虽然他武士技巧很高,但终究上不了台面的,这个世界最强的是魔法师。”艾伦慢慢的品着手中的热茶说道,随后看了一眼刚刚和王乾搭话的那个叫迪斯卡的魔法师,“他的武技很高,大伙没达到高级魔法师之前,不要与其发生冲突。”

    “他是高级武士?”极限奥术的魔法师们惊讶道,哪怕是武士,在这个年纪达到高级的水平,也算是天才了。

    “应该只是初级武士,我没看到他使用过斗气。”艾伦放下茶杯,眼睛中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不过他的技巧掌握已经超过了高级武士,最少是大武士级别。”

    当初他与爱德华逃回社团的魔法阵后,对王乾如何抵挡住自爆进行了分析,按照当时王乾的周身环境来看,那射来的万只碎骨都是他手中的铁锥挡下的。

    “果然是个天才,难怪他说测试的水晶球会非常亮。”

    “切!魔法学院哪年不出几个妖孽,你们当初测试时水晶球不也亮的刺眼。”

    “就是,艾伦殿下当初测试时可是晃瞎了副院长的眼。”

    “老院长本身就有白内障的吧。。。”

    社团里的魔法师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爱德华则抱怨的看向艾伦,“这下你没话说了吧,你那个二哥。。二王子已经接手了王国一半的守备军,其他人的势力发展的也不慢,就咱们在这被动了,招人的速度有点慢啊,艾伦你可不能挑食啊。”

    “北方我们又不是没去过,那个高傲任性的家伙到那里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至于那个王乾,哼!等他能平安度过今晚再说吧!”艾伦不屑的说道。

    “那些杂碎不知道埋没了多少人才。”爱德华望着食堂里那些新生的面孔,不由的露出一丝同情,随后又呵呵一笑,当他们今晚踢到铁板上,会是什么样子。

    “这和自己大学时的寝室没什么两样么。”

    此时王乾刚在楼下的教工那里登了记,然后按照钥匙上的404标志登上了四楼,这是一个四人的寝室,屋子很小,除了两个衣服柜和上下床铺外,连一个洗手间都没有。

    王乾换下了自己的衣服,穿上了灰色的魔法学徒袍,随后往里面的下铺一躺,修斯勒导师说过,下午的时候会有个开学典礼,到时候要去魔法广场集合,时间还早的紧,索性眯一会儿。

    陆续的开门声后,王乾睁开了眼睛,看着屋里多出来的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在食堂的时候,拿一个金币充值的硕壮小伙,另外两人一胖一瘦,胖的那个始终保持着笑容,瘦的那个跟骷髅一样,衣服都隔出了排骨印,感觉他是用鳃呼吸一样,王乾打量着他们一眼,开口道,“人都齐了,咱们互相介绍下吧。”

    那三个人互相瞅了一眼,硕壮的骑士儿子开口了。

    “大家好,我是阿瑟内姆,一个蔷薇行省小骑士的二儿子,原本打算当骑士的,但是你们懂的。”阿瑟内姆打招呼道。

    “布林斯,紫罗兰大公第三顺位继承人。”瘦子冷淡的说道,一脸阴郁。

    “少奥斯,商人之子。”胖子媚笑道。

    “王乾,子爵,上级领主布诺坦斯伯爵。”王乾介绍道。

    “呦!”少奥斯走了过来,伸出手跟王乾握了下,“您有爵位啊,这可了不得。”

    “客气客气,混口饭吃。”王乾也露出了微笑,看来寝室的同学们都很和善啊。

    “子爵而已,我要是不来上学的话,爵位只高不低。”布林斯撇撇嘴。

    “那你怎么来上学了呢?”少奥斯回头问道,他看向布林斯惋惜道,“我要是有个爵位,哪怕是个男爵我都不带来这里的。”

    “因为我生在紫罗兰。”布林斯一脸生不逢时的说道,“如果我生在郁金香家族或其他大公那里,大哥继位的时候,会给我们这些顺位继承人安排个偏远的地方当个伯爵或子爵。”

    “那你大哥怎么了?”王乾不解的问道。

    “我二哥刚死,父亲的身体也不好。”布林斯回答道。

    “就是说你大哥继位之后会绞死你是吗?”王乾想起中世纪的一些贵族家族,嘴角抽了一下,有句话叫豪门什么来着?

    “别问了,他们那个家族在贵族圈里一向敬而远之的。”阿瑟内姆说道,随后两只眼睛一闪光冲到了王乾身边“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商人来着,居然那么有钱,想不到你居然是个子爵,布诺坦斯手下的,你胆子还真是大,啊,这条鱼是你的族徽吗?”

    “是啊。”王乾挺了挺衣服上的鲲鹏纹章,“霸气吧!”

    “霸气什么啊,你怎么能拿畜生作为贵族的纹章呢,这是家族的传承啊,只有那些泥腿子佣兵才会把野兽当成旗帜。”阿瑟内姆痛心疾首的说着,“作为从小生活在贵族家庭里的我决定给你推荐一款高贵而又符合你身份的花来作为你的纹章,只需要100金币怎么样?跳塔价了我告诉你,绝对值,要知道知名的花几乎都让贵族们用完了,只有我还知道几种未被贵族用过的,你才当几天贵族,印戒还没有呢吧,现在换纹章还来得及。”

    “我怎么感觉你才是骑士之子。”王乾看着少奥斯说道。

    “呵呵”少奥斯尴尬的笑了笑,“阿瑟内姆很有经商的天赋。”

    “贵族和商人的身份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布林斯见二人围着王乾,有些嫉妒道,“在这里学到最多的知识,掌握最狠的魔法,升最高的魔法称谓才是最重要的!”

    “哦,你说的很对。”化身商人的阿瑟内姆瞬间打回原型,低落的说道,“但是学魔法也是需要钱的。”

    “那是指研究项目和炼金买魔晶石,普通的修炼是不需要的。”布林斯说道。

    “可是我现在连学费都没有啊。”阿瑟内姆满脸忧虑道,“当时只是哀求父亲管上位领主要来推荐信,就是那一枚金币都是我自己做佣兵赚来的,可是对于学费来说肯定是不够的。”

    “开学典礼结束后就要去教学费的,否则没法参加第二天的测试。”少奥斯看着阿瑟内姆说道,“你这样一来,明年新生入学的检查就会多出一项了。”

    “钱不是问题,我可以替你出了。”布林斯说道。

    “真的!”阿瑟内姆感动的睁大眼睛看向布林斯,咔嚓就给跪下了,“以后阿瑟内姆的命就是你的了!”

    “折翅的雄鹰在低谷修养时,需要喜鹊的陪伴。”布林斯满意的点点头,“有你不时的在我眼前飞翔,能让我不忘却冲上九天的初心。”

    “现场效忠。”王乾看着二人一副忠臣遇明主的场面,不禁感慨道,“这里的人都愿意来这套啊!”

    “如果遇到一个改变你一生命运的人,你跪不跪?”少奥斯见王乾似乎不喜欢这种场面,突然问道。

    “那也得能碰到呀。”王乾唏嘘道,眼中说不出的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