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老板去打副本了
    感谢书友20180721194100283的推荐票,祝你运气再+666,我今天加快速度,把昨天的补上。

    浦西多城伯爵临时城堡里布满了骑士和卫兵,甚至还有两门小号的魔晶炮,但由于没有魔法师,只能当成摆设。

    布诺坦斯伯爵一脸忐忑的在城堡的书房里不停的走动,城外的声响已经停息了,他在等待着下一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亡灵,还是王乾。

    这一刻的他从来没就有发现墙上的油画,脚下的鹅绒毯以及名匠打造的书架是那么的令人赏心悦目,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留意过它们。

    还没有离去,就突然怀念起自己现在的生活了。

    直到仆人的通报,布诺坦斯才压下心脏要跳出来的感觉,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紊乱的情绪,准备接下来的见面。

    “咳咳!”

    咳嗽了两声压下心慌的布诺坦斯看着走进来的琅菲斯,连忙上前两步,激动道:

    “怎么样,击退那些亡灵了!”

    “亡灵绕道了,只象征的留下了一部分炮灰。”

    “那就好。”

    布诺坦斯伯爵松了一口气,退后了两步坐在宴宾的兽皮沙发上,自己得救了!只有在亡灵大军入侵这一刻,他才觉得过往的贵族生活是多么的美好,以前那种野心太荒谬了,真应该好好享受生活,话说追逐权利与力量的自己已经算不上年轻了,应该给这座城堡找一个女主人了。。当然,这都是之后的事情。

    “王乾先生呢?”平缓了一阵的布诺坦斯伯爵问道,这位莫名出现的下级领主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以对方的那种实力,以后还是要用善意对待的。

    “老板去打副本了。”

    琅菲斯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词语,对布诺坦斯说道,“他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也许三五十天,或许三五十年才能回来。”

    “不会是刚刚死了吧!”布诺坦斯眉头一跳,尴尬的挤出一丝微笑,“也不打声招呼,我还想好好感谢他呢。”

    “感谢的话就免了。”琅菲斯走到布诺坦斯书桌前的地图上看着一眼,“你现在最主要的是应该考虑一下自己的问题。”

    “我?”布诺坦斯伯爵疑惑道,“亡灵不是都离开了么?”

    “嗯。”琅菲斯的眼睛从地图上移开,坐到布诺坦斯伯爵对面,微笑的说道,“暂时是这样的,但据我所知你们的城里已经没有多少战力了,我们撤走之后,一旦亡灵大军杀回来绝对不是你能抵挡的,还是要早做打算的。”

    “你要走?”布诺坦斯瞪大了眼睛说道,“现在外面到处都是亡灵,王都又是它们重点打击对象,出去很危险的。”

    “没办法。”琅菲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王都有我的庙宇,我的信徒,越危险的时候,我越要过去,而且这里我也没有理由留下。”

    “琅菲斯先生说的很有道理。”布诺坦斯额头突然出现了冷汗,他郑重的说道,“但浦西多城同样是您传播信仰的所在,身为领主的我都信仰着解救了我们的您,我想其他士兵和平民也拥有这样的心。”

    “啊,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这样离开还真的说不过去。”琅菲斯看着布诺坦斯点了点头。

    “当然,您不能抛弃您的信徒。”布诺坦斯诚恳的说道,“我感觉在亡灵纵横的季节里,浦西多城需要几座神灵的庙宇,才能安稳他们惊恐的心。”

    “你倒是一位不错的领主,我感觉你能世袭很多代,也许家族里能出现一位大公也说不定。”琅菲斯嘴角露出笑意赞许的说着,

    “那些原宗教的遗址我就感觉不错,修建的事情就不要你操心了,但作为本神的信徒,庙宇修建之后,是要去放香的。”

    “这是必须的。”布诺坦斯卑谦的说道。

    “呵呵。”琅菲斯扭身离开了书房,那恐怖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城堡之中,走过来的管家烈菲亚连忙让到一边,生怕被一步三晃的琅菲斯撞到。

    “爵位战争之后,我从没见到伯爵如此的卑贱。”烈菲亚皱着眉头说道。

    “不然怎么办,它完全可以杀掉我们,然后再招募一批人。”布诺坦斯平淡的说道。

    “弑杀上级领主,可是大罪!您应该强硬一些,而不是懦弱。”烈菲亚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当现在是什么季节,它和王乾不一样,那是一个完全没有人格的东西,可以用祂来形容了。”布诺坦斯伯爵对管家的出口不逊没有一丝不满,“如果我不说些什么,祂不会只是离开那么简单。”

    “弱势之时,人真的是比狗还低贱,谁都可以踩上一脚。”管家絮叨着,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别这么想,起码它帮过我们不是么。”布诺坦斯安慰道,“至于那些痛打落水狗的,在我们没有能力的时候,暂时只能忍耐着。”

    随着琅菲斯离开,隐藏在城堡附近的捉刀纸人如同教堂飞舞的白鸽般,铺天盖地的跟着它离开,惊的守卫骑士们纷纷仰头望去,这些纸人究竟是什么时候靠近城堡的,他们居然没有发现。

    “你来这里干什么?”

    昏暗的街道上,路灯照不到的边缘,白无常默默的转过身来,看向一身土地打扮的琅菲斯。

    “艾可力离开了这么久,我来接他,顺便向大人请安。”白无常伸着通红的舌头看着琅菲斯,眯眯着眼睛看向它,“为了摆脱我的压制,居然走独立机构,这种信仰路线发展的虽然快,不过一旦失去了源泉,就会被打回原型,劝你在香火力足的时候,把本身实力提提,总盯着我是没有用的。”

    “你懂个屁啊,咱们创立地府不就是为了无上功德么。”琅菲斯丝毫没有给这个纸人一族族长的面子,“没有气运罩着,咱们这种邪祟再厉害也要有身死道消的时候。”

    “两样一起来总可以吧。”白无常脸皮一扯,“那帮土著在日内瓦特已经拉扯了一批逃兵当信徒天天对着新建阎王殿磕头嗑得跟不要命似的,我在椴木林的无常殿趁着这次事情也要建成了,你在这一点根基也没有,要努力啊。”

    “这是大人的意思?”琅菲斯问道。

    “大人现在不知道在哪个空间位面挣扎呢。”白无常眯了下眼睛,“我迟早是要追随大人离开这里的,地面上的事,我希望不要被一帮土著压下去。”

    “还是关心好你吧。”琅菲斯看着白无常表情奇怪的说道,“跟你接触这么久,不像是会为别人着想的人啊。”

    “当你的实力在高一些,就会明白我说的话了。”

    白无常与琅菲斯对视了一眼,消失在黑暗的街道上。

    “我怎么会猜到那帮脑仁已经干涸的家伙会使用逐放类的法术!”

    在蔷薇城的一块废弃教堂处,穿着西服的塞森崔夫一脸日了狗的表情看着蹲在墙角处发出嘤嘤嘤声音红色瘦小身影。

    “嘤嘤嘤。”爱丽丝揉着一滴眼泪都没有的眼睛,“小哥哥死了。”

    “是异界逐放!逐放!”塞森崔夫抓了下自己的头发,“不是死了!”

    “总之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了。”爱丽丝撇撇嘴说道。

    “他的命运线在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塞森崔夫摇摇头,雌性就是不讲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