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职业者的伏击
    王乾他们离开了餐厅,下午的时候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身后的两个盯梢的盗贼缓缓的吊在后,沿途留着一些只有他们才能分辨的信号。

    这一下午的羞辱没有白受,俩盗贼虽然没有听到什么有用情报,但是起码知道一点,就是他们很有钱。

    “天都要黑了,后面什么情况,怎么还是那两个人。”漫步在大街上的王乾头也不回的对身边的纸人张说道,“按理来说抓咱们的人早应该从四面围上来了,这街上都没什么人。”

    就在这时,一个站在路边卖花的小女孩向王乾他们跑了过来,只见她面容精致,两只眼睛纯洁无瑕,棕色的长头发带着自来卷,配上她身上穿着的华丽小长裙,就如同童话里的小公主一样。

    你说她是个卖花的小女孩谁信呢。

    “大哥哥。”那个小女孩停到了王乾跟前,认真的问道,“你是地府教会的人吗?”

    那萌萌的表情,认真看着王乾的眼神,仿佛王乾说不的话就会哭出来一般。

    “是啊。”王乾眉头不可察觉的一挑,蹲下身去,“小朋友你有什么事吗?”

    “有一个地府教会的小哥哥被人抓走了,正在受罪,我带你去找他吧。”小女孩说道。

    “是蒂纳塔收的教徒吗?”王乾脸色一沉,点点头,“好吧,你带我去,我给你金币。”

    “恩。”小女孩高兴的点点头,随后快步的向一个方向跑去,王乾他们三人则在后面跟上。

    “这是圈套吧,教主看到小女孩魂都丢了。”哈威无精打采的跟在王乾身后,拽了一下与王乾平行的纸人张嘀咕道。

    “大人不是那样的人。”纸人张的脑袋转了一百十度对哈威说道,“至于圈套陷阱什么的,又能怎么样呢。”

    “好像也是。”哈威点点头,不在说话。

    卡地拉尔的一座关门的大麦加工厂里,正发出一阵阵的惨叫与谩骂声,外面三五成群的职业者不断的向这边靠近,有的埋伏在黑暗的四周,有的则直接进入了加工厂。

    此时加工厂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二十多人,他们围着一个铁笼子,看着貌似带头队长的职业者在用长矛木棍殴打着笼子里的年轻人,不时的发出嬉笑。

    “她抢劫了赌神教会的钱,是犯罪知道吗?告诉我她在那!”

    王乾在进入这片废弃加工厂时便听到了里面的声响,前面的小女孩步伐缓慢了下来,仿佛是被这怒吼声吓住了,王乾眉头一皱,闪电般跑了进去,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副残酷的画面。

    “劫富济贫啊?当英雄啊?为什么不说?当英雄啊?”就见那个人每念一句英雄就用长矛扎那笼子里的小男孩一下,直到小男孩的下半身被扎成了筛子,晕死过去,才停止了施虐的动作。

    “我没有骗你啊,你看,那个确实是地府教会的人。”小女孩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王乾的身边,拽住想要冲过王乾的裤腿认真的说道。

    “知道了,你没有骗我。”王乾点点头,也没有去想她为何能赶上自己的脚步,只是随手掏出一把金币递给她,“快离开这里吧。”

    “大哥哥真好。”小女孩天真的看向反光的金币,然后抱住王乾的大腿,那鲜花都被夹在了中间,紧接着小女孩转身飞也是的跑开了。

    “噗!”

    一只白色的鬼手穿透了小女孩的胸口,她那原本天真的瞳孔突然凝固了,血液不停的从胸口和嘴巴里喷了出来。

    半睁着眼睛看向那个小女孩背后的哈威打了个哈欠,只见他的手掌处连着一只如蛇一般延伸出去的纸人,那纸人的手臂正插在奔跑的小女孩背后。

    “扑通。”

    纸人收回了手臂,后半身从哈威的手掌里完全的钻了出来,站到了地上,那没有了支撑的小女孩随之摔倒在了地上,尸体伴随着血液喷涌偶尔颤抖一下,到死她手里还攥着那花。

    “你这也下得去手。”王乾看着如同洋娃娃一般倒在血泊中的小女孩说道。

    “大人您血还没干呢,还关心这个。”纸人张在一旁咧嘴笑道,“先包扎下伤口,啊,血都绿了,那bs涂毒了。”

    “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这和年龄无关。”哈威无精打采道,他对王乾的批评并不赞同,“我们村以前每个月喂守护者的小孩多了。”

    “大人心善,你要理解大人。”纸人张对哈威摆了摆手,“他活这么大不容易。”

    “咳咳!恩,这孩子练过,这bs插的只要力气再大一些,整条腿都能卸下去。”王乾拔掉大腿根处的bs,看了一眼上面的字,“地狱之蛇,神器啊。”

    “能杀死你才叫神器吧。”纸人张咧嘴笑道,“看硬度也就一史诗。”

    “喂!”站在那边的队长不乐意了,“能在层层包围之中耍宝,你们是傻子吗?”

    “傻的是你才对吧。”哈威睁着死鱼眼睛看向他们,“这个时候,你们不应该趁着我们不备的时候偷袭吗?”

    “你们三个人有一个中了必死毒素的,我怕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队长硬声说道,不过被王乾他们如同看弱智的眼神看着,显然有些尴尬,“你们外地的吧。”

    “恩,南部的男爵城堡。”王乾回答道。

    “那地方的人还没死绝呢?”那人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随后如同疯子一般举起长矛扎向一动不动的笼中人,“你们不过来救人啊!”

    “啊,救人。”哈威玩世不恭的说道,随后一挥,就召唤出来五个纸人,加上刚刚杀小女孩的一共六个,它们鬼气森森,举起长刀就向人群冲杀了过去。

    “傻子。”职业者队长嘴角一翘,就见纸人冲过来的地面突然一动,瞬间射出一根根长矛。

    那长矛尾部相连,阻止了纸人的冲锋,就在它们要挥刀斩断束缚的时候,一瓶瓶火油向它们砸来,紧接着便是圣光与火焰的组合。

    一时间纸灰味儿飘满了工厂。

    这六只可不是纸人张给他的那十个,那十个在哈威自己能用扎纸术聚灵的时候就还了回去,他毕竟是那么有个性的人,不过显然厉鬼级的纸人干不过圣光和火球。

    “同样的东西,差距怎么这么大。”火光照耀下,哈威有些沉默。

    “五星级大厨和三天速成厨师能一样吗?”纸人张拍了拍哈威有些“年轻人你还得练啊。”

    就在那边的职业者看着化成灰烬的纸人满脸本事的时候,一群人三三两两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他们看着站在那里的王乾三人一个急刹车,随后惊慌的绕过他们,与那群职业者会合。

    “不是让你们守在外面吗?”职业者队长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他们,“不相信我的实力?”

    “不是的尼罗德队长。”那跑回来的职业者里其中一个慌张的说道,“外面来了好多的纸人,我们打不过,森伦斯主教都死外面了!”

    森伦斯主教死了一直待在厂子里的职业者们大吃一惊,队长听到更是连头发都立起来了。

    “纸人哪有那么厉害,一定是谁给主教吃了泻药!”队长大怒道,“痛苦教会的那帮杂碎!”

    “不是的尼罗德队长。”那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森伦斯主教发挥的很好,但外面是好几百的纸人啊!”

    “你胡说什么呢?那个教会总共才几个人?那个b也不过能召唤十个!”队长拽着那个职业者质问道,他不相信!

    “你要接受这个事实。”那职业者的脸都憋红了,艰难的说道,“不信你问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