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七章 可以吞噬光明的黑暗
    “叫重甲兵!地府教会要n!”宗教理事见状大惊道。

    “你们等会儿。”见有城防兵去搬救援,王乾瞅向法官,质问道,“重甲兵是归城市议会直属管理的吧,什么时候这么听晨曦教会的话了?”

    “休要挑拨离间!”宗教理事喊道,“我是宗教理事,是议会的人!”

    “看着这城市这么先进的,又是议会又是法庭的,本以为是一个讲道理有秩序的文明城市,想不到还是这样的肮脏不堪。”王乾有些失望的说道,“不管你是什么,这么袒护他们,欺负善良,那我也就不能用对待正常人那样对待你们了。”

    王乾瞟了一眼正在向这边赶来的一伙人,掐动法决说道,“我要召唤地府的神邸,清理你们这帮看似光明实则卑鄙的蛀虫!”

    “住手!”

    一个长得一看就像主角的人物出现在不远处,身后还跟着四个裁决者,就见他们穿着厚重的板甲,也特么不累。

    “理事长大人。”宗教理事看到那来人怒气冲冲,顿时低下头去,不敢触及其眉头。

    “谁给你的权利去调重甲兵的!”那个理事长先是训斥了宗教理事一句,随后看向那个法官,“仅凭判断就随便抓人,你的律法应该好好学一学!”

    “是你的人请我来的!”法官暗自骂了一句倒霉,内心俳句道。

    理事长看他那副模样,用屁股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他也不过是随口甩锅而已,作为一名贵族,他必须让对方信服。

    “我是科尔山子爵,卡迪拉尔的宗教理事长,伯爵先生想要见你,请您随我去一趟中心城堡。”科尔山子爵向王乾说道,“请您放心,只是单纯的邀请而已。”

    “当然放心,正义永远都不会来迟。”王乾收回了摆着动漫里召唤的手势,没事人一般吩咐着纸人张他们,“回去好好睡一觉,哈威值班,第二天让纸人张教你们扎纸术。”

    “请!”

    见王乾吩咐完了,一辆专属议会的马车驶了过去,在科尔山的陪同下他上了马车,后面的四个裁决者则在后面跟着。

    “听说您也是一位贵族”马车上,科尔山问道。

    “是的,不过领地不在这里,我也不怎么管。”王乾回答道,“给了特定的建设意见,他们自行发展就可以了。”

    “您还真是位宽松的贵族呢。”科尔山闻言点点头,他看着繁华的街道,感慨道,“在卡地拉尔当贵族是不容易的,维持一座城市的正常运转,各方面都要照顾到位。”

    “这世界上除了退休,还有什么事是容易的。”王乾笑道,“身为管理者,在众人之上,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一直到了伯爵的城堡门口才停下,在伯爵管家的领路下,子爵和王乾一起来到了伯爵的宴客厅。

    引导王乾和子爵入座,管家自然而然的站在了伯爵的身后,那伯爵一把年纪,没有想象中的精明能干的模样,但一种久居上位的气势却让他显得有一丝威严。

    “欢迎你,来自地府教会的朋友。”那精神的伯爵老头伸出一只手臂来,做了个欢迎的手势。

    “嗯,见到你也很高兴,伯爵先生。”王乾点点头,他看着不停走出来上菜的女仆们,对伯爵笑道,“大灾之年,破费了。”

    “能请动地府教会的人来,是我的荣幸,这一点食物不算什么。”伯爵微微的笑道,“我怕再不和阁下见面,以后我都没有饭吃了。”

    “有话直说。”王乾看了一眼伯爵不在兜圈子,我困了。

    “议会关于地府教会的入住要进行一次选择,关于是否让地府教会留下的问题。”伯爵的眼睛里闪一丝精光,开口对王乾说道,“我想在开会之前,了解一下你们。”

    “是想看看我们有没有投资的价值是吗?”王乾笑道,“一旦会议通过,我们有很大的可能要被驱逐或抓捕了是吧。”

    “晨曦教会这阵子在议会参透了很多议员,贵族和职业者那里也是,毕竟他们掌握了卡地拉尔的命脉。”伯爵叹了口气说道,“实际上我今天请你来都是非常危险的举动,一旦晨曦教会接管了卡地拉尔的权利,我被当成罪人被放到火刑架上也说不定。”

    “看来你很不愿意放下自己手中的全力。”王乾闻言微笑的说道,“但可以理解,毕竟这一切原本就是你的。”

    “议会,宗教理事会,法庭,报备厅。”伯爵数着,“事实上我已经放下了许多的权利,甚至晨曦教会主导卡地拉尔的事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我一旦失去了权利,将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晨曦教会的口碑不错,但伯爵显然想去赌他那最后一丝幻想。

    “不要去接纳他们的请求就好了。”王乾闻言看了一眼身旁给自己倒酒的子爵,“自古以来,凡是接受教会帮助的领主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道理我懂,但卡地拉尔的危机只有他们能解决。”伯爵摇摇头,拿起管家倒来的红酒说道,“外面那个能制造沙漠的怪物可是s级的,他正在蛰伏,一旦突破到ss级,第一个吞没的便是我们这座离他最近的聚集地!”

    “ss级,大魔导师的那种实力吗?”王乾换算了一下问道。

    “按照旧日的算法确实是这样,但又不能这样算。”伯爵说道,“骷髅人没有魔法和武技的区别,他们是魔武双修的存在。”

    “所以他们以解救城市的条件来要求你们依附晨曦教会。”

    “清除异教徒,是依附教会前的附属条件。”伯爵肯定道,“不管你们有没有消灭赌神教会,如果一切照旧,你们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能解决城外危机的不止晨曦教会,我地府教会一样可以解决,这个是肯定的了。”王乾弹着手上的地府金币,看向认真听着自己说话的伯爵道,“前提是地府需要这座城市居民的信仰。”

    “这和晨曦教会好像没什么区别吧。”伯爵盯着王乾问道,“强迫民众去信仰,只会让他们更加的厌恶。”

    “我和晨曦教会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这里还是你当家。”王乾说道,“我们也不会强迫任何人,信不信由他们,但这个城市最终只能有地府教会。”

    “我考虑考虑。”伯爵说道。

    “那你可要快啊。”王乾点点头,拿起刀叉开始用餐,他切开牛排看着里面的红色血丝说道,“你们的人已经有许多不等议会就开始献殷勤的了,我辈善良,但并不代表一味的退让,最终那种暴力传教手段是我不想看到的,也影响我的布局。”

    王乾离开了,在他吃光了所有的食物后终于得到了一个尚算满意的回复,考虑到晨曦教会的参透数量及其大本营的威慑力,伯爵只能答应保证规则的绝对公正,并同意在地府教会立功之后,给予主教蒂塔纳一个荣誉男爵的身份。

    这个看似帮助实则两边不想惹的中立态度,足够王乾处理他们的了。

    “告诉其他人,开城市会议之前先到我这里来一趟。”伯爵对管家说道。

    管家鞠身行礼离开,伯爵说的其他人,是指那些忠于伯爵的人。

    “大人决定不处理他们吗?”科尔山子爵看到管家离开后向伯爵问道,“教会援助的圣殿骑士都死于非命,卡地拉尔又是距离晨曦之城最远的,如果这段时间晨曦教会被完全削弱,新圣殿骑士还未来,我们就危险了。”

    “他们是可以吞噬光明的黑暗。”伯爵不赞同的说道,“同样也可以对付外面的骷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