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四章 黑伯爵
    “或许在你那里你觉得天经地义,但你的舔犊之情在人家眼里那就是一个笑话。”王乾扶起了那年轻被撞伤的父亲,“如不介意,坐我的牛车吧。”

    “谢谢,谢谢。”年轻人赶忙道谢。

    “不用客气,就当我做善事了。”王乾微微一笑,“地府教会,就是要日行一善的。”

    年轻呐呐一笑,显然他是不信的。

    王乾微微一笑,也不恼怒,都骨灾时代了,谁还能一次帮助就跟你信教,这种传教的事物需要时间和影响的。

    这一次的商队以五辆蛮牛兽车为主,那兽车一字排开,如火车样长,每一辆都低得上几十辆马车装卸的货物,唯一的缺点就是走的太慢,奔跑的速度也赶不上人的狂奔。

    近三百的商rn包小裹的带着东西,他们尽可量的与大商人套着近乎,以便能坐蹭车,然而这种事情往往是不可能的,先说大商人瞧不起他们这些小商贩,一旦口子开了,都要上来,偷了自己的货物怎么办?

    辛苦和受不了都不是借口,你既然做了行商就要受这样的罪,就连那些护卫的职业者们不也是走在车队的两旁吗?

    这条上路是两座聚集地为了贸易而共同清理的,道路虽然并不是平坦,但所过的商队遇到的骷髅人还是非常少的,远远看到两个,骑着战马的护卫就飞快的上前去清除。

    背靠着巨大的包裹,看着沿途的风景和地上走着的商人,王乾和年轻人闲聊着,年轻人叫万得弗,在家排行老四,这次别的城市,是为了卖掉一批无法在鲁德基洛卖掉的货物。

    而王乾则告诉他自己要买空各个聚集地的盐,齁死牛头人的打算,可惜车夫只跑鲁德基洛到库瓦德这一条线,到了那边就得卸货,然后从新雇佣蛮牛兽车。

    不熟悉的路线和非本公会的护卫,车夫是不放心的,车行也根本不同意。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护卫的队长面色不善的看着万得弗,对王乾说道,“善意有时候会为自己招来祸端。”

    “我看他像一个好人。”王乾眉头微微一皱,看向那万得否,只见他身上还真有一丝业力,不过消除的差不多,于是笑道,“一个改过自新的好人。”

    “好人?”队长哼了一声,“我是看你在我的护卫下才这么说的,好人,我啪啪喝酒杀人,我也是一个好人。”

    “你不是。”王乾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

    “你说什么?”队长闻言怒瞪着王乾,不过却被打断了。

    “队长,前面好像起风暴了。”一个职业者向那护卫队长报到着。

    “又不是海洋和沙漠,哪来的风暴?”队长闻言又瞪了一眼王乾,离开了他的兽车,“跟我去看看。”

    队长一行人骑马跑到了车队前方,就见那远远的视线里,冒气了尘烟,就见那风沙烟土之中,一匹匹黑马向这边疾行,那每一批黑马后边还插着一根旗子,几个具有鹰眼技能的护卫向那边仔细瞅去,顿时脸色惨白。

    “不好!是黑伯爵的人!”护卫再三确认后发出了警告,队长闻言立马对背后的人们嘶吼道,“停车,围阵!”

    “黑伯爵?”

    “强盗?”

    “杀人如麻的强盗!”

    也许是骨灾之后这些人很少出门,他们似乎忘记了,以前在野外没有骷髅人威胁的时候,还有人类。

    商人顿时慌乱了起来,无论是抢夺了他们的物资还是性命,都是他们无法接受的,他们虽然都是行商,但遇到强盗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除了那些老手,有些新人在巨大的恐慌下,竟然是冲出商队,独自往回跑去。

    “白痴,我们还有护卫呢。”有经验的商人们开始向兽车靠拢,但第一个逃走的行商却同样带走了节奏,几十个没有主见的商人跟着模仿,一起向来的方向跑去。

    不能说谁的做法对与错,在最终结果没出来自己,谁也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样的命运。

    那打头的蛮牛兽车车夫已经停止了驱赶,将蛮牛兽车横了过来,后面几辆兽车也跟着变动,围在一起组成了五芒星。

    护卫们聚集在五芒星的外面,背靠着货车,迅速的布置着正面的防御,同时分出人手将车队的每个面都简单布置了一番,近二百人的护卫队,被分出去之后瞬间显得人员稀薄。

    “你们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情会怎么做?”王乾对坐在身边的面目紧张的万德弗问道。

    “我没遇到过。”万德弗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自己的紧张,他直勾着的眼睛看向王乾,对他正色道,“我会保护你。”

    “感恩的人都不会运气太差,地府诸神会保佑你的。”王乾微笑着点头道。

    “老夫赶车这么久,只知道保佑自己的只有自己的拳头!”那车夫安抚好蛮牛兽后,一掀车坐垫,顿时露出了里面长长短短的兵器,他看向王乾几人说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有武器的掏出来防守,没武器的自己拿!”

    “n湖啊。”王乾愣了一下,随后对他立了个大拇指,随后就见被围在车队中的商人们一拥而上,呼在了驾车前。

    王乾看着一个个跟背着宝藏的地精似的商人们举着武器趴在兽车下和缝隙处小心观望,当在看那坐垫处,嘴角不由一抽。

    “额,就剩一把扇子了。”王乾伸手捡了起来。

    “要不大人用我这个?”纸人张伸过手去,那是一把皮鞭,好像是车夫备用的。

    “扇子很好。”王乾打开那把巨大的铁扇扇动了一下,“还有画在上面,像不像逍遥生的山水人家?”

    “光武吗?”纸人张咧嘴笑道,“大人您仔细看看,那上面是铁锈啊。”

    王乾把玩着扇子下了兽车,他问向车夫黑伯爵很猛吗?但车夫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沉默,显然是不想在这个时候降低商队的士气。

    “我们商人也不是吃白饭的,行走荒山村落,一些傍身技能还是有的。”一个站在王乾身边的老商人看到他被车夫冷落,晃了晃手中的菜刀,“黑伯爵算什么,我年轻时走商,还遇到过自称泰坦巨人的,最终都被一菜刀砍的七裂瓣。”

    “老菲特欺负地精的桥段够他吹一辈子的了。”显然这事他不止跟一个人说过,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哪次喝酒时说漏了嘴。

    “哈哈,蓝龙盗贼团你遇没遇到过?”

    “这大陆如果有龙,老菲特就是屠龙勇士了。”

    一众商人的嬉笑声中,气氛变得好了许多,因为当那黑伯爵盗贼团临近的时候他们看到,来的不过三十个人。

    对于商人三百护卫二百的大型商队,对面的黑伯爵一定是吃错了药,何况他们还有兽车做堡垒。

    “麻烦了。”车夫握着自己的马鞭担忧的说了一句。

    “什么?”王乾望向他,然而这个时候马蹄声已经近了。

    “黑伯爵的兵向来是以一敌十的,骑马翻倍,咱们外面的护卫只有二百人,人数不占优势。”虚弱到被人遗忘的芬得兰从兽车上走了下来,在王乾耳边小声的说道。

    “人数不占优势。”王乾看向兽车外面,“明明比他们多一百七十多人啊。”

    “举盾!”

    队长看到黑伯爵的骑兵临近,高声喊道,就见一群护卫瞬间举起腰间和腿上的盾牌,关于黑伯爵的传闻,工会训练的时候讲过,但是理论有时候并不能让他们完全对付得了实际。

    就见那些黑骑兵如同般发出欧欧欧的喊叫,即将冲到车队前的他们突然向两边分开,只见唰唰唰的一阵骑射,骑兵们瞬间越过了车队,向那远处没跑多远的那几十个商人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