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章 野村异端
    “还是有许多势力认可我们的!”小博德尔双手的拳头攥紧,鼓起勇气说道,“晨曦教会的手段比贵族还残酷。”

    “突如其来的待遇突然变差让他们无法接受是吗?还是压根就是赎罪券太贵容易让他们破产”王乾伸手抓了抓自己头发,示意小博德尔继续说。

    “您是一位有着强大底蕴的商人,如果提供给我足够的资金,我想我有放手一搏的勇气。”小博德尔看向仿佛重新认识自己的父亲,微笑道,“我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比起生命来,我更怕穷,更怕饿死,更怕无法奢侈的生活,所以哪怕最终沦为这位的傀儡,我也会把握住这次机会。”

    “钱我有的是,也会保卫你的安全。”王乾赞许的看着小博德尔,“你打算怎么办?”

    “去野村联络那里残存的异端,盗贼,还有报备厅的佣兵。”小博德尔说道,“如果用您的力量来处理就会更好了。”

    “我手下的兵不多。”王乾皱了下眉头,手下的人都在做着其他的工作,“而且一水的阴兵过来,太明显了,难保晨曦城不会借着清理异端的名号派人过来,我的人不怕死,但那种级别的战争毁掉这座城市就不好了。”

    所以这是贵族之间的n战斗,而不是教会之间的信仰之争。

    “你需要什么”独眼的博德尔看向王乾,这位有着商人身份的年轻人似乎有着自己无法想象的能力,而选择他们,也不过是不想与晨曦教会发生全面战争。

    “铁城牛头商队的互市,地府教会的入住,法庭的权利。”王乾开口说道。

    “掌控法庭,所以人岂不是都由你们来判断是否有罪”博德尔说道,“贵族是否也没了优势。”

    “地府教会的法庭自然是公正的,你们不犯罪,就算是看你们不顺眼,也无法捉拿你们。”王乾开口说道。

    “那好吧。”博德尔看向小博德尔,答应了儿子冒险,“一直这样的活着,与死亡又有什么区别。”

    博德尔被王乾安排到一间旅馆,已经是废人的他没有多余的能力去帮助他的儿子了,而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不要成为他的累赘。

    “我在旅馆里留下了纸人,你的父亲不会有危险。”王乾看着消沉的小博德尔说道。

    “我知道,我只有成功,才能救回父亲死掉的心,还有我的生活。”

    小博德尔点点头,两个人向门口走去,正午的街头,除了贵族和巨商们,平民们对于谁当了城主谁掌控了议会没有多少关注,无非就是在教士下回来的时候,念上两句晨曦教会的教义罢了。

    两辆轿子在纸人的护卫下穿梭在烈日下的野外,远远有骷髅人看到后会跟着追逐奔跑一阵,直到发现追不上轿队,才停留在原地。

    一片狼藉的废弃城堡群出现在王乾的眼前,这是朱兰蔻城附近的野村,与沿海地区的野村不一样,这里不但领主没有,连领民都没有。

    荒废的石屋,倒塌的城墙,到处堆积垃圾的广场,黑色乌鸦在塔楼上鸣叫,迎接着队伍的到来。

    “早先这里是男爵互保的城堡营,在骨灾来临时彻底的毁灭,仅有的居民也随着大流迁移到了朱兰蔻,从而成为了一座空城。”小博德尔透过轿帘看向路旁隔不远就坐着的居民说道,“那些犯罪的平民,n的贵族,通缉的教徒,还有商路上的强盗,甚至白骨道的清明骨有时候都在这里落脚。”

    王乾点点头,就刚才遇到的那个骨瘦如柴的乞丐,睡不准就是晨曦n后逃过来的。

    在一块不大的空地上,王乾他们的轿队停了下来,小博德尔在两个纸人的护卫下走到几个围坐在火堆处取暖的人说道,“去把野村内所有有本事的人都叫来,就说有大买卖。”

    几个人上下打量着小博德尔,并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直到一块牛肉从远处被扔进火堆中。

    “通知所有人,这里有吃的。”王乾从后面走了过来,晃了晃手上的空间戒指,“有的是。”

    几个人慌乱的从火堆里把牛肉捡了出来,互相争夺抢食着,最终被一个身体灵巧的人抢到,他对王乾鞠了一躬,随后叼着只是被火燎了一下的牛肉飞快的消失在原地,向角落里跑去。

    约摸半个时辰,王乾用白面包和牛肉在地上堆砌了一个小房子,空地上也聚集了六七十人,他们之间互有距离,两三个人一伙站着,并且谨慎的看着其他的人。

    王乾看着人到的差不多了,让到了一边,示意小博德尔说话。

    “我是博德尔家族的继承人。”小博德尔开口说了一句,不过见那些人没有反应,又接着说道,“也是朱兰蔻城主的第67顺位继承人。”

    “朱兰蔻的伯爵吗?”

    “67位,貌似顺位比较低呀。”

    “那里现在不是被晨曦教会掌控着吗?贵族死了好多,前几天饿死那个谁,就是朱兰蔻的贵族。”

    “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在这里就不要提你那身份了!这里的人曾经哪个不是威震一时!”

    下面的人骚动了一下,如果不是那些纸人看着着实不详,这功夫早不想听他废话了。

    “我要你们帮助我,进入朱兰蔻,成功加冕城主。”小博德尔看向下方涌动的人群,认真的说道,“有勇气的人就留下来共进晚餐,没本事的人就离去,我的食物不是拿出来施舍的。”

    人群又是一阵骚动,五六个衣衫褴褛犹如乞丐的人默默的离开了,实际上混到这个模样,他们就是乞丐。

    “你们能给我们什么”有长相凶残的狠人问道,“一顿饭就让我们卖命,我们的命虽贱,但还没贱到这种地步。”

    “数不尽金币和食物,还有爵位。”小博德尔说道,“你们曾经都不是池中物,现在却作为失败者苟且在这里,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吗?”

    “爵位太遥远了,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们,起码金币要先让我们看看吧。”又有人出声道。

    “就是,你空手套白狼怎么办?”人们附和着。

    “哗啦。”王乾手臂一翻,大量的金币从空间戒指中掉落下来,美妙的金币撞击声不绝耳,他看向下面的那群野人,“这回看到了吧。”

    “抢啊!”

    随着金币成堆,下面的那个狠人高声叫道,随后就见人群中冲出十几个人,举着凶器奔着那王乾就冲了过去。

    刀光剑影,热血飞腾,十几个野人被腰斩于王乾身前,嘴里痛苦的嚎叫着。

    “你们为什么不一起上”那抢钱的野人扭过半个身子,指向人群里的狠人问道。

    “看来你们还有一些自保能力,这笔交易我们血水教会接了。”那狠人踏过一地的腰斩未死人,理都不理那个发问的蠢货,拿起一块牛肉就放进嘴里。

    “我们也接了。”第二个人走了出来,他一身黑袍,背后勾画着诡异的图案。

    “我们黑骑士也接。”一个长得像野蛮人的家伙也走了上去。

    “我们也。。”

    人们一个个走上来分拿食物,他们很守规矩,在野村中有什么样的实力,就在这拿什么样的食物。

    “我也。。”

    “啪!”

    王乾拦住了那个最后走过来的那个黑袍人手臂,让周围的野人和野狠人们为他的动作冷汗直流。

    “嗨!管家,我劝你最好对他尊重些。”狠人小心提醒道,步伐甚至还往后退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