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九章 抹杀贵族的律法
    “牛头人和牛是两个种族,就像人类之中也有吃猴脑的,据说骨灾之前,魔兽森林的魔暴猿都快让你们给捕绝了。”纸人张从后面走了上来,拍了下酋长的肩膀,示意他淡定。

    “是啊,但是这位兄弟拿人父母兄弟开玩笑,真是当不得一个人字呢。”酋长深吸了一口气笑道,随后看向王乾那边,“我可是给你带来福利的。”

    牛头商队的到来给城市带来欢声,可以吃肉的欢声,尤其是牛肉的价格,还不贵。

    程序正规手续合理,议会一致通过,牛头人打算在这里建立商会,将朱兰蔻打造成一个出货口,未来部落的牲畜将全部销售到这里,然后由牛头商会再向其他城市销售,或者等待他们来采购,牛头人不会留在这里,不涉入人类的生活,商会也是由人类自己打理,他们只负责送货。

    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大生意呢,许多有远见有微词的人也不好在去说什么,至于那个破坏城市与部落安定和谐的商人,在查出是弑神殿身份,乖乖的在火刑架上唱歌了,至于他倒地是与不是,那就无人得知了。

    末世时聚集地多以食物为根基,谁有口吃的,就能拉来一b平民,贵族和王室大抵如此,除了威望之外,多数在于他们能找到吃的,被人们相信。

    总之刚开始与部落勾结的堕落城市在平静了几天之后变成了垄断人类吃肉幸福的城市,又平静了半个月,在城市外建立好农庄的朱兰蔻又成为胆大妄为不知死活的城市,等骷髅人的大军退到无人区,感觉朱兰蔻城死不了后,那些聚集地才开始妥协,派贵族去交涉有关牛肉的事情。

    至于也像他们那样在野外建立农庄牧场,那是在给骷髅人养的吗?

    “连两个王级一个公爵级聚集地的贵族都不派人送一些表示一下吗?”议会的贵族在这一个月忙翻了,虽然司法与缉捕的事情不要他们操心,但按照小伯爵的规划,一个城市还真不是他们一个议会所能运转的动的。

    “那些都是种畜和母畜,我们都没吃一口,为何要送给他们?”小博德尔说道,事实上这一个月,他每天都要吃,之所以不送给自己的上级领主,估计也就是心里的那点小不开心吧。

    晨曦教会把持nn的那个阶段可是没有看到有人过来帮忙,伯爵虽然是他们的附庸,但实际上并不怎么联系,就连象征上级领主的税赋,每个城市也是无需缴纳的,天知道会不会在缴税的路上喂了骷髅人,就是让他们收税,也是不敢来的。

    “今天有什么事情要讨论的吗?”小博德尔敲了敲桌子,向左右的新旧贵族问道。

    “前两日吕查德处死了和他马夫n的四个,还骟掉了马夫的作案工具,今天正午的时候要在集市门口行刑。”有议员开口说话道。

    “我说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他来开会。”小博德尔点点头,随后说道,“那是法庭的事,不在我们的管理范围内,说点别的。”

    “跟牛头人返回部落的畜牧官已经回来了,对方按照朱兰蔻城市与铁城牛头部落畜牧交易条例要求,给予了相当数量的幼崽,并安全的带了回来,现在正等待下一步的指示。”有议员报告道,“部落取货期间,没有牛头难为我们的人。”

    “恩,这是自然,在地府教会的牧守区域,法律的约束力是非常强的。”小博德尔点点头,“地府教会那边在旷野已经安插了岗哨和巡逻队,无需担心野外的安全,吩咐下去,将所有的幼崽都一次性投放过去。”

    “魔法师这边已经在城内检测了许多有资质的少年,并且免费选了一批贵族子弟,过两日就要南下招收学徒了,返航卡地拉尔的新建魔法学院。”议员询问道,“我们用不用派战斧兵沿途保护魔法师和学徒们?”

    “那些魔法师聚集在一起,除了白骨道场和晨曦城,可以挑战任何骷髅人渠帅和人类城市,不用为他们的安全担心。”小博德尔笑了笑,“而你们的次子和下属的孩子在他们手下绝对会安全。”

    “您说的是,胁迫全城贵族的子嗣去威胁贵族,到真正的时候,根本毫无成效。”有议员点头道。

    会议结束后,议员们纷纷离开,吩咐着自己的工作去了,那个之前开口的贵族拦住了要离开的小博德尔,在他身边小声的说道,“法庭的权利分出去了到没什么,但贵族的权利不能失效啊。”

    “我没想到你会为他求情,虽然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小博德尔看了他一眼,凌厉的眼神另贵族很不适应,但他依然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我只是觉得,这一个月以来,死的贵族有些多。”

    “和上一任城主死后的那一段时期,这一个月死的算少的了。”小博德尔开口说道,“况且吕查德的家族由他的子嗣继承,家族的财富还保持着。”

    “人都死了,要财富还有什么用?”议员叹气道。

    “那就遵守法庭的法律。”小博德尔看向那个议员,“你知道吗?在这里的法律已经是很宽松了,解除了那些法师你就会知道,在罗德大陆,一个国家的国王就因为购买n并使用,最终下了地狱。”

    议员闻言腿一哆嗦,他仿佛又回到了晨曦教会n的那一时代,但好在地府教会讲理,你不犯错就不会有事,但他却不讲情,贵族的豁免权在法律前形同虚设。

    “走吧。”小博德尔拍了拍议员的肩膀,“把其他人都叫回来,我们去给吕查德男爵送行,顺便做做那个叫对,警示教育的事情。”

    集市门口,人声鼎沸,围满了平民,贵族判刑虽然在这一个月很常见,但是平民们总是百看不厌。

    王乾和一个判官法师坐在高台上,就等着问斩时辰,那边的法庭宣讲员准备好了行刑书,那是在问斩前宣读罪行用的,五六个陪绑的平民跟着一起跪在那里,他们是刚刚在人群中抓捕的小偷,贵族的行刑结束后将发配到野外,劳动改造。

    “议员们来了啊。”王乾看着驾驶过来的马车走下来的一位位贵族,对小博德尔打了个招呼,吩咐教徒给他们安排座位,并指着下面的吕查德对那些议员说道,“这是一个反面例子啊,他有着不错的地位,丰厚的家产,本可以过的很好,就因为太冲动,有什么事情不能够通过法庭解决呢?”

    一众议员坐在搬来的凳子上没有说话,如果不是吕查德的家产由继承人继承,而是充公的话,死了这么多的贵族,这些家伙没准早就反了。

    打不过可以抵制,暗中寻求帮助啊。

    “我举报!”看到冷漠的看向自己的一众议员,吕查德扫了一眼,然后大声的说道,“我要量刑!”

    坐在观看席上的一众议员顿时一哆嗦,他们看向小博德尔,莫不是新领主要用新议员来辅佐了?

    “律法有此规定,你可以说,我们会认真调查!”判官法师没有去理会那些议员的脸色,他是和筹备魔法学院的一干法师一同前来的,判官府邸的人,说的话言出法随。

    于是哪个杀人夺妻,哪个扮演强盗打劫,哪个欺行霸市,哪个乱用职权,一系列罪状全被他给说了出来,就连曾替他求情的朋友和小博德尔,都被历数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