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身边这个死灵法师是假的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三章 末日石板
    “日你妹小龙女的瞪这么大眼珠子看我是什么意思?”仰天看向黄金巨龙的王乾哼了一声,明明是这个红色神邸犯规我才犯规的,刚刚祂用那么火热的眼光看着我你都不出来,我这刚一发功你就出来给祂弄死了,给谁看呢?

    高空上面的黄金巨龙身体盘旋翻滚,但那颗巨大的龙头却始终看着王乾,也不知道王乾的话语祂听没听到。

    或者是刚刚吞噬的红色神邸卡住了祂的嗓子眼。

    此刻的王乾非常生气,他要泻气,于是乎他撤了法天象地。

    黄金巨龙还是在那不停的舞动着身躯,巨大的黄金瞳里看不出祂在想什么,或许只有祂自己知道,法天象地之后的幽冥鬼眼有多么的恐怖。

    世界意志的压迫消失,黄金巨龙整个浪的在空中翻转一圈,祂想要俯身而去,却又在冲向王乾的刹那间停了下来。

    “紫色的佛宝。”一声似有似无的声音从祂的嘴里传了出来,黄金巨龙原本想再说两句,不过透过苍茫看到的那颗不死丹,似乎一瞬间祂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龙翔九天,空间裂口在祂翻转之际愈合,祂向被看去,那边似有白骨厉鬼,巨龙之口微微上翘,隐有不屑,祂向南看去,那边是滚滚梵音,龙须颤抖,祂翻转身形,看着那西方的无处顽疾,最终龙吟一声,向那来时的方向腾云而去。

    北方晨曦城的祷告室里,教宗看向手中神邸圣血在杯中流转,望向被突破位面壁垒的方向,嘴角不可察觉的露出一丝微笑。

    世界意志经历了这次事件,更有压低超凡的决心了吧。

    王乾看着那逐渐消失在眼中的金色身影,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他只是租借这个地方传教,并不是想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如果是,那也是因为有人挡了地府的路。

    散乱的魔法师和学徒们非常有幸的看到了世界意志的化身,并且更加幸运的是他们没有死掉,在那金色身影离开之后,这仿佛被时间静止的场面,再一次恢复如初。

    魔法师和黑袍对轰了起来,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中场休息一般,只有弑神殿的黑袍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倾全殿力量而谋划的这次攻击,失败了。

    的巨大轰鸣让他们知道了地府的神邸感到,这个新兴的教会再是发展中也足矣消灭那些只是投影分身的依靠,当王乾向他们闪烁时,这些黑袍唯一要做的要领就是,跑。

    唐刀毫不费力的切割着被魔法师强大魔法半天都消灭不掉的黑袍,镇龙锁穿透空间杀死了数个想要逃跑的黑袍,唯独一号硬是将自己被穿透的大腿折掉,才拖着血流不止的身体拽着笛卡尔躲进异空间拜逃。

    “阎罗降世,吾等信徒恭迎大驾。”魔法师见王乾的身影只是穿梭几下便解决了那些棘手的黑袍,纷纷弯腰行礼,王乾见状摆了摆手,随后身影再一次消失在他们面前。

    “是神灵寄托在他的身上,还是他本身就是神灵?”魔法师看着奔赴神邸战场的王乾,对其他人问道。

    “先修复马车吧,祂是啥跟我们也没关系的。”大魔导师擦着额头的冷汗,他们刚刚到任,可是还没有领取地府金币呢。

    王乾首先过去的是白无常的位置,虽然被困神之眼的光辉之中,但白无常一挑四个的事情他还是略有感应的,直到他飘逸的身影出现在那里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担心喂了狗。

    此时的场面有些出乎王乾的预料,有琅菲斯被群殴受伤在先,这个最找封神的家伙实际上并没有多么强大,然而看着祂那欢快的模样,王乾便知道自己的担心多余了,白无常竟然还会策反。

    只见那无法让人看见的深渊正在缓缓的愈合,那要爬入深渊召唤本体的恶魔正在被痛苦女王一点点的拖拽出来,模样就像一个被父母从吧门口拽走的孩子。

    开盖的鳄鱼尸体就跟开了胶的皮鞋一样毫无声息的躺在那里,他死后被遗弃了。

    “大人还是向着我的。”白无常满脸哭相的说着,同时嘴里啃着那只投影的邪神,那犹如蝗虫一般的口器,即使是王乾看到都眉头一挑,“这要注意形象,形象!”

    “我华夏的神邸都是配对的,比如牛头配马面,日游配夜游,虽然十大阴帅里无常占一位,但是毕竟民间有黑白无常的说法。”白无常裂着吞天巨口,一瞬间吞掉了比祂还大了不知多少被的邪神,然后吧唧着嘴说道,“我也要配对的。”

    “如此恐怖的场面你说的这么萌真的好吗?”王乾转头看向已经完全把恶魔拽出深渊投影的痛苦女王分身,“这些事回去再说吧。”

    王乾的身影再次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东方,就见地底生灰,天冒黑火,牛头马面二人正在与两个人类模样的神灵在战斗,那场面绝对不下于白无常那边的深渊,但看着凶狠凌厉的架势,祂们半天也没把这两位家伙。

    每当牛头的战斧要砍到对方的时候,祂背后的石板都会即使的绕道前面,而马面的方天画戟总是在勾调的的时候被对方躲过。

    王乾在一旁看了一眼,和马面打的那位根本不与其硬拼,身体在虚实之间转换。一身犹如白袍刺客的衣服犹如投影一般,能够轻易的融入世界。

    看着马面已经驴脸淌汗,而对方却气定神闲,王乾伸手举起唐刀,只见天地突变,阴风四起,三途河显现。

    “啊!”那神邸看到画风的变幻立刻远离马面,马面见此立马抛出手中的戟兵,只见那白袍再无那种免疫,直接被马面钉在了黄泉路的巨大石头上。

    “虚无之主,你挺能躲呗?”马面卷着阴风出现在他的身边,一层层铁链锁向那扑街的白袍神邸,这一位可是类神,本地土著而已,正经百的本体,被那狱卒锁链拿住,立刻被封了全身的神力。

    “我就是一个记录的,你们没必要这么狠吧。”被马面抽戟兵,那瞬间喷出血来的土著神灵差点挂了。

    “这种事情自然会有阴司过审。”马面认真的如同抓捕盗贼的巡捕一般,“妨碍阴差办事的罪名你是逃不掉的。”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虚无之主高喊道,随后就被马面一顿连环蹄,那马脸不屑的看着祂那鼻青脸肿的脸,“阴司有缉拿犯罪鬼仙的权利,你要保持一个做神的尊严。”

    王乾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牛头马面办事真的是一丝不苟,自己站在这这么半天也都当看不见,但当王乾就要奔赴下一站战场的时候,那边的牛头却开口说话了,“大人这龟壳我打不破。”

    “牛头,不是说首战要独立完成吗?”马面不满的看向在那光光光敲石板的牛头,随后拱手向王乾道,“大人放心,我们能搞的定。”

    “搞定你妹!”牛头在一旁泪牛满面,自己手里的战斧也是神器了,根本就不好用。

    王乾没有立马一开,他向那实力格挡的土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前的那个敲不碎的石板连道斧痕都没有,于是开口问道,“你那防具哪买的?”

    “这是末日石板,记录邪神降临的启示录!”那土著听到王乾说的话后哇哇乱叫,“看你才像防具,你们全家都是防具!”

    “难怪感觉如此熟悉,这是世界碎片啊。”王乾笑着看向那个土著,身影瞬间飘了过去,那土著看到王乾来了大惊失色,身体在王乾的唐刀划过前,瞬间化成一道影子钻进了末日石板里。